苍天霸血 第五章 妓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哥过奖了,秦勇武功虽然不错,但粗鄙不堪,与大哥指挥千军万马相比,那是差的远了。”许海风脸色一变,当朝第一虎将,这个称号确实好听,但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果真的传了出去,只怕秦勇小命难保。

  “不然,我看那秦勇当日一战,身先士卒,勇不可挡,百余人在他的带领下阵形始终不乱,如此手段让为兄甚是钦佩,我敢断言,此子日后必成大器。”方向鸣轻轻摇头,语重心长地道:“老弟能让这般人物惟命是从,更是让为兄心折。有了如此虎将相辅,他日成就当远在为兄之上。”

  许海风心中惭愧不已,他哪里有什么本事让人心服,这些可都是血酒的功劳啊,正想谦虚二句。就听童一封哈哈笑道:“各位都是我大汉的英雄豪杰,今日由此机缘相逢,不如老朽做东,请各位到醉月楼共谋一醉。”

  “好啊,童兄既然如此客气,我们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方向鸣双目一亮,一改方才冷冰冰的颜色,热衷地道。

  “二位肯赏脸,我老童是求之不得啊,大家这就出发吧。”

  “且慢。”方向鸣挥动了一下手腕,转头对许海风道:“兄弟,我们大家有福同享,你把那个秦勇也叫上吧。”

  “正是正是,看老朽这记性……”童一封恍然大悟般地拍拍脑门,接着道:“除了秦勇壮士外,方将军也带上几位兄弟,大家一起图个热闹么。”

  等许海风叫来秦勇,方向鸣也带上了三个兄弟,这三人是他旗下的三个千骑长,身材魁梧,嗓门洪亮,一看便知是北地男儿。一行七人找了二架马车,向醉月楼驰去。

  “昨日还听说大哥身在前线,怎么今日就回来了?”许海风既然认了他作大哥,也就放开了心扉,不再拘礼。

  方向鸣执意要与许海风和秦勇一车,童一封老奸巨猾,立即表示愿意与三位千骑长一车,顺便联络一下西方大营和北方大营的兄弟感情,所以方向鸣回答起来也毫未隐瞒:“我们是回来轮休的,这次将恺撒狗逼退百里,我们自己也是后续不足,暂时无力再次发动大规模进攻,所以古元帅决定各个部队轮流回来休整。我观念兄弟,而且由于我们是客军,所以得到了第一批休整的机会。”

  “啊,这么说前线战局已定了?”

  “也不能说战局已定,只是暂时僵持而已,我估计无论是恺撒人还是我们大汉军部,很快就是后续动作,那时才是我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方向鸣沉吟了一下,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应该是大哥建功立业的好机会,至于小弟我么……只有在后面为大哥摇旗呐喊的份儿了。”许海风笑道。

  “你这个滑头……”方向鸣指着许海风大笑数声,然后右手大力一挥,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招牌动作,每次谈话告一段落都要来这么一下。许海风估计他要转移话题了,果然接下来就听他说道:“今天我们不谈国事了,小弟,稍后童一封在醉月楼请客,他下的本钱可不小啊。”

  许海风轻咦了一声,问道:“怎么?醉月楼很贵么?”

  方向鸣吃惊地道:“你不知道醉月楼?那么你在西京是怎么混的?”

  许海风不好意思地绕了绕头,哭笑不得地道:“大哥,我本来不是西京人诶,要不是这次受伤,我还来不了,况且就这么几天功夫,躺在床上的时间比起来的时间还要多,你说我知不知道?”

  “其实不知道也好,就算你知道了,以你前几天的身体状况也来不了,与其干瞪眼,不如睁眼瞎啊。”方向鸣嘿嘿笑道,不过许海风总觉得他这句话中含有很重的调侃的味道。

  “队长,我知道。”旁边的秦勇突然大声插了进来。

  “什么?你知道?那说说看。”许海风奇怪地问道,他知道秦勇以前也没有来过西京,又如何知晓,但他却更加肯定,秦勇不会做出欺瞒自己的举动。

  秦勇憨厚地一笑,用手一指前面的马车说道:“童将军的手下跟我们说过,醉月楼是西京城里最大最好的窑子。”他的嗓门极大,声音远远传出,只听得前面的马车内突然响起一阵匆促的咳嗽声,不用问,肯定是童一封听见秦勇的话,脸上挂不住,急忙用咳嗽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罢了。

  “哈哈哈……”方向鸣按着肚皮狂笑起来:“小弟啊,你这个手下还真是可爱啊!哈哈……笑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得这么……这么幽默的呢。”

  许海风狠狠的瞪了眼秦勇,心道这下童一封恐怕要把这个大家伙恨死了,只怕连带自己也要受累。秦勇大惑不解地摸了摸自己斗大的脑门,他实在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从而招惹队长生气了。

  “小弟啊,其实秦兄弟说得没错,醉月楼是西京城内排行第一的妓院。为兄三年前曾经来过一次。啧啧……那股子的**滋味,只有尝过才能知道。比我们北方的官妓院要好的多了。”

  “多谢大哥指点,只是我们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前去,只怕消息传到军法处,那里的执法军官不会善罢甘休啊。”许海风以前只是个平民子弟,根本就没有逛过妓院,再加上现在已是军人,军规上明确规定,战争期间,不得嫖娼。虽然他早就知道这类军规所管的只是普通军士,那些实权将领未必将这类不影响大局的条例放在眼中。但他本人至今还是个普通的十人长,与童一封和方向鸣相比,身份地位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或许可以任意放肆,自己却没有这个本钱。

  “嘿嘿,无防,小弟你只管享乐,天塌下来有为兄挡着。”方向鸣豪气干云的道。

  谈笑之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除了许海风和秦勇之外,其余都是花丛老手,他们聚到一处,结伴进入。虽然方向鸣口口声声说不将执法队放在眼中,但他们还是脱去军装,换了一身便服。毕竟到这里是寻乐子来的,谁也不想惹麻烦,毕竟光明正大的顶风作案和偷偷摸摸的私下交易,这二者间的性质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醉月楼不愧是西京第一欢乐场所,占地甚广,前厅粉着全大红的油漆,正门大开,鲜红的羊毛地毯舒适柔滑,左右各开了一条长长的甬道。正中央是一块石壁,绘着九条形态各异的飞龙,旁边是八仙的石雕,石壁最中则是一块偌大的镜子。

  童一封指着这块镜子道:“大家看,这快镜子就是一年前古大帅从恺撒人那里抢来的战利品,后来被这里的老板买去,就嵌入此处,供人观赏。”

  “恺撒人造的镜子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如此大的镜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方向鸣上前一步,看到镜子中清晰地印出了自己的身影,不由地赞叹不已。

  童一封是这里的常客,他挥手迁走了专门领路的门童,带着众人直接来到了二楼的厢房。

  虽然只是个后勤部的偏将,但能够做到将军行列,必有其可取之处。童一封在西线大营里专门负责款待来自于各地的达官贵人,醉月楼是他最常来的地方,而这间包厢是醉月楼最好的厢位之一,是军部在这里的专用包厢。

  西京是西方大营的老巢之地,历年来经营地滴水不漏,军部在这里的权力远大于衙门,有这点特权那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这里的老板也和西方大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此立足,更无法搞到那么稀有的战利品了。

  众人走进包厢,立即有侍女送上温湿的热毛巾。许海风刚刚有样学样地擦了把脸,就看见包厢门被人推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商贾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

  “哎呀呀,童兄来了怎么不招呼一声,小弟真是有失远迎啊。”他挺着一个肥大的肚子,热情洋溢地招呼着。

  “哈哈,好说好说,陈兄,来来来,我向你介绍几位少年英雄。”童一封也是大笑着迎了上去,拉着此人的手道。

  “这位就是从北方大营而来的方向鸣将军,方将军初来乍到,便以三千铁骑大破恺撒人的三万大军,为我大汉之胜立下头功。”

  “原来这位就是方将军啊,方将军的事迹已经通传全城,将军威名如雷贯耳,今日驾临,真是蓬荜生辉,鄙人有眼不识泰山,赎罪赎罪。”陈大胖子面露惊容,语态真挚,看他的样子,似乎只差五体投地了。

  “不敢当,那是童将军过誉了。”听到有人夸耀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一战,方向鸣亦是有些微微得意,当然口头上的谦逊还是必要的。

  “陈兄,这位是许海风……许先生。”童一封本来想说许小队长,但心念一转,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选择了先生这个称呼。

  陈大胖子双眼一凝,仔细打量了一下许海风,终于长嘘了一口气道:“莫非是亲率二千死士力守军营二十余日,击杀恺撒精锐五万余人的许英雄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