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主人的到来,筵席正式开始。方令天郑重其事的向所有人介绍了自己的侄儿许海风,这代表着从此以后,黑旗军就烙上了方家的金字招牌。这个消息得到证实后,当真是有人忧,有人喜,在心中打起小算盘的不在少数。

  既然是大型筵席,自然少不了艺伎献舞,在悠扬的音乐中,一群训练有素的女子翩翩起舞。她们容颜姣好,也只有方家这等显贵豪门才能豢养如此众多出色的舞伎。只是此刻筵席上最惹人瞩目的却不是她们,而是林婉娴和那位绝色美女。

  看到许海风的双眼时不时地瞥向那位美女,陪同他们的方向智轻笑道:“许兄,怎么看上人家了?”

  许海风老脸微红,道:“莫要胡说,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呢。”

  这个方向智是方令德的长子,也是方向鸣的堂弟,比许海风要大上十岁,奉命陪着许海风,为他介绍百官。方家以武起家,最是崇拜英雄,而许海风的黑旗军能征善战之名天下皆闻,他心中佩服,言语间自然就透着一股子亲热劲儿:“有道是英雄配美人,你何不去试试。”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液,道:“这位姑娘大大有名,乃是我大汉公认的第一美人,唐家五女唐柔儿。”

  “原来是唐家之人,她的追求者肯定不少吧。”许海风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

  方向智嘿了一声,兴奋地道:“何止是不少啊,简直就是追求者云集,只要自诩有资格的,哪一个不是存了妄想之心。你看她身边的几人,就是她最主要的护花使者。”

  许海风仔细一看,在她周围的几张筵席上,坐着数名气宇轩昂,满面自负的年轻人。若是单比相貌俊俏,许海风是拍马难及,而程英豪和英杰兄弟亦是坐在其中。

  唐柔儿与三位女伴同坐一席,那三位女子举止文雅,显然都是出生世家大族,每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女孩儿,只是坐在唐柔儿的身边,就难免为之失色了。

  不过她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彼此间谈笑风生,好不亲热。许海风不由地感慨万千,女子的美貌到了这种境界已经超出了性别的局限,无论是林婉娴还是唐柔儿,对人的吸引力都是致命的,而且还是不分性别,不分老幼。

  突然觉得右手衣袖一紧,许海风转头望去,只见林婉娴眼波流转,嘴角含笑,媚态十足,正轻轻的扯动着他的衣袖。附近几席客人看见她这副娇慵狐媚的神态,都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有一位老学究刚刚夹起一颗花生米,还未送到嘴里,就像被点了穴道似的定在半空,连筷子上的花生米掉落在桌上也浑然不知。

  唯独与林婉娴相处日久,并近在咫尺的许海风捕捉到了她眼中那浓厚的伤感和坚定的杀意。

  林婉娴伸长了脑袋,露出天鹅般优雅的脖颈,鲜红欲滴地玉唇贴上了许海风的耳朵,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将军若能击杀程英杰,妾身愿终生侍奉将军,决不反悔。”

  许海风身子一震,林婉娴虽然名义上跟了他,但一直与他巧妙周旋,至今尚未与他圆房,然而今日为了杀程英杰,竟然愿意许下一生之诺,可见对此人的恨意已经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

  只是程英杰又是何人,四大家族中程家的嫡系子弟,更是程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程英豪的亲弟,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范的。何况,如果杀了他,又将会引起怎样的掀然大波,程家的报复定然接捶而来,自己又要如何应付。

  许海风犹豫不决的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答应。林婉娴眼中的期待渐渐褪去,只留下一片深深的悲哀和无助,许海风心中一痛,牙关一咬,低声道:“好,我答应你就是。”

  林婉娴双目一亮,顿时又充满了勃勃生机,许海风心中暗道就算是为了她此刻的欢娱,自己冒一次险也就值得了。

  到了此刻,许海风哪里还有心思参加什么酒宴,只是这场筵席是专门为他而办,在情在理他这个主角都不能早退,只得打起精神,应付起来。歌舞一罢,场上气氛顿时热闹起来,这种筵席还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敬酒,许海风这一席有林婉娴这个大美女,自然是众人群起攻之的对象。好在他体质特殊,别人是越喝越醉,而他喝起酒来却是将酒精转化为体内的营养,越喝越是精神。

  方家举办的筵席之上,起码有半数是有军籍在身,这些军中汉子,十之**嗜酒如命。见许海风喝起酒来就像喝白开水般一样爽快,无不动了好胜之心,就算是原先不打算敬酒的人也举起酒杯来敬上一回。开始之时,众人还不觉得什么,只是觉得他的酒量很好,但是随着敬酒的人数一多,看见许海风一杯接着一杯,来者不拒,除了面红过耳之外,竟然未有丝毫不适,无不相顾变色。

  若是换作许海风修习静心诀之前,他也无法一次性喝下如此之多的美酒,但自从修炼了静心诀,配合上他那能够将酒精转化为精气的特殊体质,喝酒对于他就是在进补,多多益善。只是水喝的多了,如厕的次数也未免多了一些,不太雅观。

  终于当大厅中几乎所有人都敬了起码一遍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许海风酒量如海,无人能及,除了几个死心不改的已经趴在地上外,再无人敢上来自讨没趣。

  筵席结束之后,许海风醉醺醺的向方令天告辞,方令天见他喝的如此之多,只好交代他好生修养,然后放行。其实许海风这醉态倒有七分是假,只是任谁见了他面前那成排的空坛子都不会有所怀疑。

  回到居所,许海风私下找到蒋孔明,第一句话就是:“我要杀程英杰。”

  蒋孔明大奇,但是看到许海风坚定的眼神,便不再劝阻,答应为他全力策划。

  交代完毕,许海风回到房间打坐运气,修炼静心诀。他喝了那么多酒水,也是微有不适,倒不是说喝醉了,而是喝了太多的水,消化不了。不过,静心诀确实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奇功密艺,几个周天搬运下来,感觉好了很多。而且到了此刻,许海风已经习成内视之术,他的精神专注于体内,发现喝过酒后,经脉内似乎多了许多一点一点的细小凝聚物。一旦他情绪激动,这些凝聚物就随着血液涌向大脑,随后他就会头脑发热,行事不再瞻前顾后,只凭意气用事。

  然而,一旦运起静心诀的心法,真气每运行一次,总能带走一些凝聚物,回归到丹田大穴继续温养。他的丹田,就像一个能够融化万物的大熔炉,不断烘烤凝练,将这些凝聚物逐一炼化,转化为本身的内家真气。然后,真气再次运行一个大周天,将经脉内的凝聚物席卷一部份回归丹田。如此周而复始,他的真气高速增长,短短一晚的修炼足足抵得上普通人一个月的苦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心中自有感应,许海风收功起来,发觉天已大亮。虽然一晚上没睡,但他却觉得精神充沛,浑身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恨不得找人来狠狠地干上一架。他想到就做,叫来林长空,二人拉开架势,对练起来。只是林长空是何等功夫,不但功力精湛比他还要高出一筹,而且招式运用,对敌经验更非许海风这个武学菜鸟能够比拟的。只是许海风还有自知之明,早就吩咐过林长空只守不攻,才堪堪打了个平手。

  直到许海风过足了瘾,才停了下来。一阵剧烈的活动之后,出了一身热汗,反而觉得神清气爽,状态更佳。

  原来练武是这么容易的一回事情啊,听林长空的评价,他现在的功力已经相当于江湖上一般的二流好手了。想想看,他练静心诀才几天功夫就有了如此成就,那么成为一流高手,甚至是顶尖儿的宗师级高手也是指日可待。许海风看了眼林长空和安德鲁兄弟,他们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只是一流高手的境界,练功夫练了那么多年,都练到狗的身上去了。

  他这是饱人不知饿人饥,错非是他那独一无二的特殊体质,能够将酒精直接转化为体内精气,而且狗屎运好到极点,学到了能够快速炼化精气的功法静心诀,二者合一才造就出如此奇迹。其他的武者,光是凝练真气就要耗费半生的功夫,那还得要战战兢兢,无一日放松,才能有所成就。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适合修炼的功法也不尽相同,运气好的,能够投入明师,学到适合自己体质的功法,才有机会登上武道的高峰。而那些学了不适合自己体质功法的人,任他资质再好,悟性再高,也是终生无望成为一流高手,更不用说什么宗师级别的超级大佬了。

  不过,此刻的许海风只是功力到了,但其余方面依旧还是一个菜鸟,真要与一个二流好手放对,只怕是凶多吉少,所以才拉林长空每天来当陪练。以免自己眼高手低,空有一身好功力,却无法发挥出来。

  就在许海风洗刷完毕,蒋孔明出现在他的面前,只看他略显憔悴的面容,就知道一晚未睡。然而他这一晚的劳累并不是毫无成果,他已经定下了如何诛杀程英杰而不引起其他人瞩目的具体方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