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八百一十九章血色兽域(二十六)千载为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忽然,一缕鬼异的黑幕撩起,霎时,莫邪眼前如同竖起铜墙铁壁,空域一黑,飞沙走石,遮天盖地,呼啸之声,万丈之距,令莫邪面如针扎一样疼。

  道道惊汗流过莫邪面颊,挂着沉沉的珠体冰凝在脸上。在刺面扯痛中变幻着形态。莫邪身后的疯子似的吼叫声,跟着凝在空域,定在千丈之外,抖着低吼颤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

  莫邪心寒胆战,不等寒念袭到,“金影龙纹匕”斩向壁域,龙影金光仰首落下。刺耳的声音爆起,射出万道金光,淹没了急燥的空域。

  莫邪顾不得神识一匕斩去的效果,身影一晃,化成数十道影子飞遁而去,参天古树,赤褐岩石纷纷泛起清烟。莫邪鬼影子似的消失在空域里。

  苍苍石色,莽莽林域,转眼风停林静,一颗硕大的熊头伸出空域,龇了龇锋利的尖牙,吐着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两道血瞳瞪着幽幽的凶光。

  “熊崽子们想死呀!追只兔子进本祖修身之地”。遁停在林域里数百熊者吓得慢慢向后退去。

  此地为熊峰,是未化形大熊者盘锯之地,不到化识六阶不得入内。守在峰口的这只老熊,不知活了几十万年,凡入熊峰熊者,必先与之战上数个回合,能接住其三技方可入峰内清修,否则等着被其拍死吧!

  偶尔有游兽到此切磋技法,少不了被老熊打得皮开肉绽。这只熊主凶得很,惹急了同族都得打的断胳膊断腿。

  三域息了火势,退回林域。空旷的山野,安谧的森林,只要一只凶巴的熊头引颈长嚎,声震四野,听了令人毛骨悚然。“小兔崽子出来,挡住本祖一技,万错不纠。挡不住,就别想出熊峰”。

  呼!腥风吹过山头,漫过山梁,插进山沟,灌进山口,阵阵血气的口臭呜呜吹过残木枯技,林间败叶飞舞,断草飞扬,飞沙走石,拉枯似的吞噬枯败的林域。

  莫邪躲在疯摇的黄叶下。盯着空域里硕大的熊头。道道风卷刮了皮似的针刺着寒面,是躲还是藏,一时进退两难。

  “躲?能躲过千年吗?本祖在此守候数十万载,你守得起吗”?凶熊嘿嘿的笑着,似在与莫邪聊着天。

  清光闪过,灰兔子玉树临风般立在空域,顶着劲风向凶熊深行一礼。“熊祖,在下是入熊林清修的,不想惹到清修熊友。引起一场大战,错惊熊祖,请见谅”。

  “嗷!哈哈!没错,是惊到本祖。不然也不会救你一命。来接住本祖一技,即可离去,接不住为本祖奴役千年”。凶熊嚎笑着,一只大爪子腾空而起。

  莫邪兔面微白。盯着凶熊可怖的呲牙嘴,原来这是一只战熊,见到好战的兽者就热血沸腾。一定刚才与群熊大战时被凶熊窥视到。定要以莫邪决雌雄。

  “熊祖,在下接住一技是否真的可以离开此峰”?莫邪看着渐渐抬起的厚厚熊掌,心里阵阵发毛,掌势微抬,旷野里响着轻微的簌簌声。似在吮吸天地灵气,凝聚在掌影间。

  “不错,想进熊峰清修的兽者,要接住我三技,看你小小境界接下一技,只要能飞得动,自可离去,本祖数十万年未失过信”。凶熊傲慢的吼道,根本未把莫邪这只小兔子放在眼中。

  数十万年未失信,数十万年前哪?莫邪眼神转转,眯着红眼儿。“熊祖,我如果接住三技哪”?

  “滚,你当本祖在儿戏,你能接几技,本祖一看便知,别和我谈条件”。凶能摇着熊掌,轻轻一摆化出无数的影子,啪!一声落下,空域被踩出一串黑坑。

  莫邪的脸绿了,圣术、植术、虫术、兽术见过何止数千记,从未见过如此神技,术法实就是实,虚就是虚,一技斩下,实技开天劈地,声势强弱不一,但也不过是一技,术法虚影根本没有威力。

  凶熊一掌落下,明显是威慑莫邪,万数虚影与实影相同将虚空踏出无数掌印。

  “怎么样,小兔崽子,还敢说接下本祖三技吗?没有十万道行,别想接住本祖三技,想入熊峰清修非未化形兽族强兽不得入内”。凶熊嘴角流出一溜垂涎,说得吐沫星子狂乱的摆落。

  莫邪修炼至今不过千年,一技都未必接下。

  凶熊见莫邪吓成这副模样,晃着厚大的熊掌,收缩起尖尖的雪亮爪子。“兔崽子,先接下一技再和本祖讲条件,不然,你不够资格”。

  熊掌凌空一划,啸声从远域响起,沉云压来,闷雷响彻四域。一道爪影压过天域,似凝着阴气的云团从空中落下。

  空域瞬间塌陷,被挤炸了似的响着声声爆音,天地灵气随着压落的掌影,吸向掌缘。无数参差不齐的光芒,闪出弧形的流线,似天穹被一技打得陷落。

  莫邪凝出“开天戳影”打入怪面鬼头,又凝出“阴焚之火”再次加持,似乎还不放心,一技打出“魔心鼓”。几道最强的术法击出,空域爆鸣声声。

  “魔心鼓”未挡一吸,爆成清气。鬼影推着加持数道术法的鬼面盾,撞向破空而来的黑色火影。

  轰!黑色光影微微一顿,似凝了一吸。又一道黑色光影落在燃着气焰的鬼面盾。

  盾面轻鸣向后退去,跟着数道黑色光影落下,凝在掌影后的道道残影纷纷击向鬼面盾,莫邪感觉凝在怪面鬼头盾里的念力被震出盾体,一吸便与黑色气焰包裹的鬼头盾失去联系。

  神识如同受到雷击,嗡的炸出万道星光。识域一阵晕眩,圣体脱了壳,失去了知觉。百骸一轻,魂魄似脱体而出,感觉一身的轻松,却没有半点痛感,这就是死?

  莫邪识域念光闪过,空寂的识域被惊醒,似乎只是茫然的一息失神,眼前再次清明。

  再看空域。怪面鬼头盾被打的失去了踪迹,透出黑域的熊掌已经压在当面,幽幽的澹香伴着凉丝丝的风儿,摩挲着面颊,感觉不到威胁,只是圣女玩笑的一记耳光。

  莫邪指尖一捻,金黑色刺芒闪现。“老大,那来臭脚”。

  “吞雷神刺”细细丝线拉弯了芒尖,嗅到似的想躲开,

  “去”!莫邪一声低呤,弹出黑芒,身子跟着向后暴退而去。

  噗!黑芒射中掌影,闪起旋形光环。瞬间穿出一个黑色的孔洞。

  声声压落的掌影,猛的凝顿在空域,随后遁来的黑色光影闪出骨光,道道骨影从掌间凝出,闪闪的符纹在骨影里跳着鬼火,瞬间聚向“吞雷神刺”刺芒。

  啪!刺芒弯弯芒尖弹起,双丝一旋化成更厉的芒光射向骨影鬼火。

  轰!阵阵鬼气爆开,符纹散去,但后续而来的掌影继续化成骨影、符纹、鬼火。掌影一层层的叠加着,骨影随之更盛,符纹密麻麻的编织在一起,一道“禁”字符瞬间凝在空域,转息燃起鳞鳞鬼火。扑向“吞雷神刺”。

  嘶!莫邪吸了口凉气,好鬼异的术法,好熟悉的魂息,这只凶熊怎么会有如此强的魂识,还能凝出如此鬼异的魂术。

  莫邪在“混阴谷”内与魂者大战近十载,隐在谷内百载,对魂术、魂息十分的熟悉。这不是熊者,难道是噬了熊识的凶影魂者。

  “吞雷神刺”并非一般的虚兵,而是启识虚兵,就如同有了灵魂的兵器,与莫邪心心相通,这不是圣器的器灵,是开化了的兵识。

  “吞雷神刺”击入骨影鬼火,立即来了精神,如同见到了死敌,战意决决,似要一息击破越凝鬼气越重的魂器。

  莫邪眼神一阵惊凝,数十万年来,那些接了三技后,进入熊峰的兽者都活着吗?莫邪从“吞雷”神识中读到了太多的东西,惊得要死。“凶熊并非熊者,不过是只看门的狗,熊峰里一定有更大的暗谋”。

  莫邪禁不住背脊凝出冷汗,强力压抑腰际欲出的九道神芒。一点空域看似在加持芒刺。

  “吞雷神刺”刺尖一转,撞在骨景鬼火上,呼!刺体上燃起缕缕符烟。刺芒闪着乌气,失去攻击的声势,被骨影鬼火打落空域,一息落在莫邪手里。

  本欲遁退的莫邪,再次凝出怪面鬼头盾,挡向劈空砸来巨掌。

  轰!无刃难破的怪面鬼头盾爆成黑气。莫邪跟着骂了句。“死战盾,也在玩弱势”。

  嗵!莫邪扁扁的兔子脸,被硕大的熊掌打中,眼仁一白,兽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摇曳数千丈远。重重的跌落在石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圆坑。

  嚎——!空域响起凶熊长啸声,盯着冒着清烟、糊气的石坑,一脸的狞呲。“兔崽子神识虽然惊人,可惜境界太低了”。

  凝在空中的半血熊爪一晃,数百道爪影消失在空域。想不出凶熊的一技,为何有如些多的实影。

  唰!熊掌慢慢的落下空域,在圆圆的石洞上轻轻一抖,被打的混身冒着清烟,凝着血气,烧成秃斑的灰黑兔子落入尖尖的爪子里。

  “好强的神识,小兔崽子跟我入熊峰为奴千载吧”!(未完待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