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六百一十九章百年囚奴(四)透影碎心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从漆黑中醒来,静得让人绝望血林,响起“吱吱嘎嘎”指甲扣着基石声,长长划音,像划过莫邪心脏利爪,吱吱令莫邪心纠结拧一起,紧紧,痛痛。【无弹窗小说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阵哀鸣哼吟声渐渐撕破“血花林”沉寂,一躯躯圣体蠕动爬过莫邪身边,挪向“血花林”未开甬道,浓重血腥混着臭烘烘浊气,一股股扑来,淡去,又扑来,渐渐浓郁这片空域。

  黑漆漆,莫邪分不出是圣士,还是圣女。只能看到凝着腥臭圣体黑影,一躯躯移过。一种莫名恐惧袭遍莫邪全身,伸出无力手,软软趴伏基石上,两肘和双膝支着塌了腰圣体,随着圣流挪着。

  这里不再有强者,每位圣者都为明日活着,移着残破圣体。没有高傲,再显赫地位,再惊天战迹,都等着植者对其是生是死判决。

  细微刺芒摩砺声,惊了心得响起。一道阴沉光射入“血花林”,随之吹来惊凉**风。一滴雨滴落到莫邪脸上,像一滴清泪震痛了莫邪心。

  “血花林”外,天穹阴沉沉地笼罩着四域,黑锅压似压着“血花林”透不过气来。不知不觉中,几滴细雨随着冰凉无声无息落下。

  莫邪挪着酸软身子,拄着生痛肘停“血花林”外,慢慢抬起拧结成一缕缕血结头发。雨丝儿仿佛是一根根银针落脸上,不是清爽,而是阵阵冰凉透心。雨细似牛毛,风儿吹过,轻轻拂过莫邪板结阴郁脸,仿佛云落泪。风哭泣,环宇万物都处悲怆中。

  萧瑟风雨里一群绿纱轻漫植者,嬉嬉打闹着。柔丽清笑语,温情脉脉柔情。犹如淳淳清泉。流入这片沉郁血腥“血花林”炼植地。“听说,来了一位长不错圣士”。

  “怎么心动了。心动今日带回环苔消遣”。头顶条纹花丹花植女笑呵呵抿着嘴。

  “那得看今日术法凝炼,小圣士能不能有命活着出来”。头顶簇拥嫣红丹花植女,像喷吐火焰,燃烧着云霞。披着飘舞绿色绸纱。

  “欲荛,我等系妹都不与你争了”。条纹丹花植女嘻嘻笑着。

  “欲茴不得乱说,我等是来练习术法”。欲荛绿嫩小脸变得墨绿,狠狠瞪了眼欲茴。

  玉面花容植士环视着移出“血花林”圣者,满意点点头。“今日各植奴陪着系族植子炼术,要好生侍奉,炼术不专者。小心‘抽魂鞭’”

  唰,数百晶光飞来,一面绿色叶遁落到莫邪面前,簿盾虽绿。却透着明,斜斜倒下。莫邪忙伸出软塌塌手顶住绿叶盾。身子一沉,簿盾将莫邪压基石上。

  嗵一声,莫邪七窍喷出一股血气,骨头差点压碎,咔咔听到几声断裂声。

  “莫圣友用身子顶着”。李珍子喘着厚重气息,挤着倒绿叶盾。

  莫邪爬绿叶盾下纹丝未动,伸出手向李珍子摆了摆。

  玉面花容植士未理数百圣者哼呀惨叫声。“各位系族植子,这里有各植奴‘血影珠’。请自选”。

  数百血色珠光飞入混沌空域。跟着数十道花影弧线飞入,阵阵电闪雷鸣后。莫邪身形一闪,遁入战影空域。

  虚空绿光闪过,头扎花骨朵发,下巴留着细丝蔓老植士,露出半截绿毛身子,尖着嗓子。“啊!小圣士,荛儿,给我狠狠揍他,他把植祖残影劈两半了”。

  莫邪趴绿叶花盾下,断裂骨头刚刚接好,半个眼睛透出绿叶花盾,看着绿灰空域里遁着半个绿影老植士,干咽了口吐沫。“娘,怎么进了这个战影晶台内”。

  “植祖,你天天哭着喊着就是他呀”!欲荛不可思议看着虚空里,被绿叶战盾压瘪了莫邪。

  绿毛老植士尖声叫着,指着绿壳莫邪。“揍他,狠狠揍,打两半,回来植祖教你惊天‘半影分魂’”。

  欲荛捂着嘻笑小嘴。“我才不学,让个小圣士打两半,还教什么‘半影分魂’”。

  “我……”。绿毛老植士气得不理欲荛,飞遁到莫邪身前,伸出长长绿指甲,抓向绿叶盾。莫邪忙抱住脑袋。

  绿指甲透过绿叶遁,绿毛老植士气得胡子直颤,尖声哭咧着。“我抓不住呀!抓不住呀”!

  “植祖,你这可是残影,用不了术法,这事交我办”。欲荛绿白手指轻轻一点,绿叶盾慢慢立起。

  绿毛老植士,瞪着绿红眼睛,呲着白白牙,两支举过头顶,握着拳头尖声叫嚣着。“打,打,狠狠打”。

  “圣奴把好了,记住这是你惹火了植祖,生死由植祖来定”。欲荛义愤填胸,板着绿润脸,花瞳内燃起绿汪汪火苗,似怒非怒嘴角微微翘起。

  莫邪嘴都下瓢着,牙哒哒哒打着颤,掉进冰窟般全身细微颤抖,立身前绿叶花盾嗡嗡抖着水纹波,抖得空域里滴下几滴清丝。

  “哎哟,外面雨下到‘战影晶台’里了”。欲荛娇里娇气喊道。

  虚空中凝立绿毛老植士,头咔嚓闪过一道绿弧闪电,瞪着鬼魅眼睛,歪头看向虚空,尖声一字一顿叫着。“不可能,我屋子,怎么会漏水”。

  欲荛葱白细指轻轻一点,一叶细尖花瓣飞入虚空,瓣影轻轻一抖,花瓣上数十根粉芒芒花刺,瞬间化成晶莹莹奇形小弓。唰!声声清音响过。数十道花影晶箭射向莫邪。

  噗!噗……!绿叶盾爆开无数绿色星光。莫邪如青箭划过一道青光,射进茫茫虚空里。绿叶盾纹未动,盾面上闪闪跳着粉色火芒,嘶啦啦盘着蚓状弧光。

  “好,打好,往死里打”。绿毛老植士划着圈,虚空中飞着,抓耳挠腮寻找漏雨空域。

  “植祖,你这是什么破术法,还说碎天碎地,连个破‘丹叶盾’都打不破”。欲荛绿嫩嫩小脸气得泛了红光,咬着尖尖细牙,恶狠狠喊着。

  绿毛老植士伸着长了一倍脖子,四下找着。“等等,我看看晶苔那漏雨”。

  “植祖—,没漏呀!看看我这术法,还不如花刃威力一半大”。欲荛撅着红晕小嘴,抖着绿纱花甲,哗啦啦响着清脆音。

  绿毛老植士慢慢飞遁过来,贼眉鼠眼偷瞄着空域。伸脖子看了眼闪着弧光“丹叶盾”。拉着细长胡蔓,嘴惊成了圆形,尖声叫着。“打不错,小圣士打化了”。

  跟着是一声奸诈干笑声。数声过后,一脸得色。“荛儿打出‘透影碎心箭’,比老祖当年打绝多了,小圣士看你还打我,化了吧”。

  欲荛惊得手捂住了半张小嘴。“老祖,你不说这个碎心箭,怎么又加了透影”。

  “哦,说多了太累”。绿毛老植士说着又斜眼看向虚空顶。嘟囔着。“那漏雨”。

  混混沌沌虚空里,莫邪瞪着死目似眼睛,整个圣体除了丹海和头,穿出数十个透了空拳头大窟窿,十余处只有一点皮连着血淋淋圣骨。

  漫天爆得到处是血肉、碎骨、血气,漫延数百丈域空内。血气膨胀数吸后,慢慢向回收缩,像似无数丝线拉扯着碎骨碎肉,几吸间,凝聚一团血雾里。根根绿色晶线穿针引线一般瞬间缝合着残破肢体。

  欲荛绿嫩小脸唰变了色。“植祖,你为何要加透影二字”。

  绿毛老植士拉着绿蔓胡子,皱着眉头,凝视虚空脸变了变。慢慢凝落莫邪飞去空域。喃喃说道。“加不加都能透过”。

  看着,看着绿毛老植士脸跳起绿火,指着混沌虚空。声音变得异常鬼异,尖嚎如狼叫。“荛儿接着打,小圣士没死”。

  欲荛花容变色,花瞳放出绿光。一道粉色丝蔓飞向虚空,衣不遮体莫邪被拉回空域。欲荛半遮着眼睛,偷瞄着碎服遮不住圣体,唰小脸渐渐转作菲红,黑瞳绿眼里射出惊喜,夹着惊疑光,细通通脸张惶扭到一边。

  绿影嫩白小手,轻拍了拍微耸胸部,红晕小嘴吐出一口幽兰之气。“吓死我了,还好术法威力小”。

  “威力小”?绿毛老植士瞪着圆圆怒眼,飞遁到莫邪身边抱向莫邪僵化圣躯。枯手透过躯体,绿毛老植士火了。“欲荛再把小圣士放到‘丹叶盾’后,再打一次,让我看看,凝气境圣者躯体都能打爆发术法,小圣士就打爆不了,不可能”。

  嘶,嘶,嘶,绿毛老植士筋着鼻子,像狗似嗅着莫邪圣体,嗅一下,咧咧嘴,嗅一下,眼睛大了一圈,越嗅越近,越嗅越惊。灰绿毛手指着莫邪直嘎巴嘴。

  欲荛微笑看着植祖,与植祖朝夕相处,时不时耍怪弄景老祖,欲荛已经习惯了,看不出植祖又要干何事。花瞳里闪着异样光,瞥着老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