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六百零六章 丹花圣地(三十四)黑羽夺煞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鹃花影里,枯瘦植士嘿嘿的冷笑。此次奉命擒拿杜系胞妹,杜村花了不少的叶晶。

  “三炼晶台”用刑到两炼,会自动而止。植者已经白痴,何必要“夺技”。让杜村用,都不知如何用。判逃系族植者会卖给杜村这种见了植女、植士就流口水的植者,作为植奴、植寝、植鼎折磨而死,植域法典是不管这些不忠植者。

  杜村手中黑色晶旗一摆,滚滚黑云涌出旗风,呼啦啦的向前漫去。杜村道不担心植域巡法者,“三炼晶台”并非战阵,是囚阵,困在晶台内植者只要打出术法,沾到黑色云雾,十几万年凝聚的天地精气会被慢慢吸光。凝成“精气珠”,能卖个不霏的价。

  “小植们,伸长了耳朵,听到术法破阵,进去抓植女,谁先得手,奖叶晶五十”。杜村扯着嗓子,刮了一阵奇风似的吼着。手中黑色晶旗呼啦啦的挥着,阵阵鬼异的黑色气团蜂涌而出,一层比一层浓。

  “二位植女都抓住奖多少”?一躯淡淡的身影从杜村脚下石地里阴出,慢慢的殷实,呲着两排白牙,咧着大了一圈的嘴。

  “二百叶......”。杜村说了半句,绿瓢眼瞪成了绿豆眼。嘴角咧咧,斜眼瞄着嘻笑的茶植士。

  傻傻的问了句。“你怎么出来的”?

  莫邪指尖红光闪闪,搭在杜村的肩膀上,像兄弟俩亲热的抱着膀观看战事。“你这杆破旗有漏洞,拿来,我告诉你”。

  杜村木纳的应了声,真将黑色晶旗交到莫邪手里。莫邪比划两下,却不知如何操作,索性装入寒晶圣袋。

  叮叮噹噹,莫邪寒晶圣袋响起数声屁音,圣袋外囊鼓动数下。震得莫邪腰眼波浪似的抖动着,杜村的脸挖苦的差点哭了。这可是杜系族至宝“黑羽夺煞旗”。专门用来催动“三炼晶台”。长老为抓回杜芭、杜蕾特准使用,堪比半件圣兵。

  莫邪取出“黑羽夺煞旗”,嘶!黑光一闪,漫天黑云瞬间吸入旗峰内。莫邪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心里嘟囔着。“小旗不错”。

  噹,噹。莫邪握着“黑羽夺煞旗”,对着杜村的脑门砸了数下,被困身术定住心神的杜村,这才哆嗦一下,缓过神来。鼻子里喷出绿汪汪的烟气,嘶声吼叫着。“死茶士,与我杜系族作对,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莫邪笑嬉嬉的看着瓦蓝的天空里,悬着两朵镶金边的粉红色云车。像风平浪静的水面上轻荡的小船。几片薄纱似的轻云环绕着绝美的粉甲植女,透着一段绝轻绝细玉姿曲线。

  莫邪挥挥手,取出“战影台晶”,轻轻一晃,杜系胞妹连同数位惊愕的杜系植者吸入“战影台晶”内。

  虚空一阵轻荡。头扎花骨朵发,细丝蔓长胡子老植士,露出半截绿毛身子,尖着嗓子,瞪着眼睛。“战影大战开始,决生死一个叶晶,决胜负十个叶晶。赌局百个叶晶,一圣对十植,请选战”。

  莫邪撇了眼绿毛老植士,举起“黑羽夺煞旗”对虚影拍去。“闭嘴,滚边去”。

  唰!“黑羽夺煞旗”斩透绿毛老植士,一旗分开两道虚影。绿毛老植士把住头上散开的花骨朵。尖着嗓子喊到。“我是定形三阶大植士残识,你敢打我”。

  两半绿毛虚影抱着另一半残体,哇哇哇的哭着。莫邪狠狠的撇了眼绿毛虚影。“再吵,劈成四半”。

  嘎,两半绿毛虚影没了声。拉着半张电花闪闪晶屏移到空域一个角落,小声的抽泣着。

  莫邪斜眼看着杜村,啪!抬手抡旗敲在杜村的额头上,一阵空木传音,杜村的眼珠爆豆似的转着。“该你了,这是什么破旗”。

  杜村头一梗,硬气的撇着嘴,一脸不屑的样子。

  嗵,旗杆再次敲在杜村额头上。杜村的脑袋如倒蒜锤来回晃着。眼睛看着飞来的旗杆都成了十个影。

  “停,停,我说,‘黑羽夺煞旗’杜系族植宝”。杜村实在是受不了了,植髓、妖珠都被圣士用鬼异的术法封印了,杜村的植体比一朵干花硬不到那去,那经得住这么拍。

  “名字瞒吓人的,芭儿会用吗”?莫邪讨好的看向惊容满面的杜系胞妹。

  杜芭绿脸变得有些青。“黑羽夺煞旗”是杜系族五大植宝之一,虽然不比圣境圣兵,却也是历代杜系族先祖精心凝炼植宝,幻化出的“三炼晶台”,别说植者,圣者、虫者也难逃噩运。杜村巡查使从何得到此植宝?

  杜芭机械式的轻轻摇着头,莫邪筋筋鼻子,露出狰狞面孔。红光闪闪指头揪住杜村头上的杜鹃花。“交出咒语,我放你一马”。

  杜村伸伸脖子,“黑羽夺煞旗”没了,已经是死罪了,交催动“黑羽夺煞旗”的咒语,长老知道不得把自己打得魂飞魄散,植体都得被剜了根。

  咣噹噹,咣噹噹。禁识奴拉着圆头方底链晶锤,呲着树枝牙,从远方晃悠悠走来。“不说,砸瘪你的头”。“不说,砸瘪你的头”。

  杜村伸着长长的脖子,盯着寒气滚滚的链晶锤,咣噹噹一声。方形锤头下的虚空碎出一片寒星闪闪的冰片。

  哒哒哒,哒哒哒。杜村的牙随着咣噹噹节奏打着颤音。“圣......友......咒咒......”。

  杜村在凛冽寒气渐渐逼近时,变得胆怯,寒池炼体杜村见过多了,生不如死的折磨,令植者望寒而栗。

  莫邪眼里闪过晶光,跳着点点火星。“哎,这就对了。绿毛老植头过来”。

  两半绿毛老植士哽咽着拉着半边晶屏,缓缓飞遁到莫邪身前,两半晶屏一合,一阵嘶啦啦的刺眼电花。尖声半语。“战影大......,决生死......,决胜负......,赌局百......,一圣对......,请选战”。

  莫邪撇了眼另半个绿毛植士,光嘎巴嘴没声。莫邪点中决胜负,取出五个叶晶投给虚空中半个绿毛老植士。

  “差一半......,不开战”。半个绿毛老植士半磕巴道。

  “娘的,说半句话,不交一半交多少”。莫邪骂咧着。

  “十个叶......”。

  晶屏移向杜村,杜村哆嗦抬手,不抬都不行。莫邪红光闪闪的指甲扣着杜村的手臂,强行按向晶屏。杜村只好取出十个叶晶投入虚空。

  晶屏飞向其它植者,杜村带来六位杜系植者境界都影化境,有化魂境杜村和“黑羽夺煞旗”,擒拿杜芭、杜蕾胞妹是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遇到这档子事。杜村和“黑羽夺煞旗”都在圣士手里,只好硬着头皮点了晶屏,以七敌一,圣士再利害也必败无疑。

  半个绿毛老植士尖声尖气的喊道。“......开始”。

  虚空荡开,莫邪随手将杜村投向六位植者,手中“黑羽夺煞旗”轻轻一挥,叽哩咕噜念了一段咒语。滚滚黑云瞬间弥漫空域,腾腾盖向七位植者。

  “别用术法,静观其变”。杜村嘴角凝着几丝冷笑。半段咒语,只能催动夺气阵法,只要不用术法攻击夺气阵法自破。

  莫邪挥着“黑羽夺煞旗”,扣着耳朵。“娘的,这黑云声势道很猛,怎么就在七位植者周身环绕,没有半点攻击之势”。

  咣噹噹,咣噹噹。禁识奴拉着圆头方底链晶锤,呲着树枝牙,晃入黑云里。咧着枝嘴。“砸花瓣”,“砸花瓣”。

  杜村的花眼立了起来,“黑羽夺煞旗”里的黑雾竟然对这怪物无用。一道寒气晶光划出滚滚黑云,有如一道耀眼的电光把虚空照得通亮,雷声轰鸣,眼前黑沉沉的云雾,裂开一条白色的带子,风声,雷声,交织阵阵奇寒之气,劈天斩下。

  “立盾,防御”。杜村一声暴喊,却手指都没动一下,六位植者吓得脸色铁青,豆大冷汗挂在绿叶花发间。凝出道道术法挡向急驰来的链晶锤。

  咔嚓,链晶锤在空中放出一道黑色闪电,锤势一紧,声势强了不只一吸。

  轰的一声。六位植者六道花盾瘪了似的矮了一截。杜村头顶数朵杜鹃花影瞬息枯萎,爆成灰色粉末,一屁股坐在空域,脑袋都砸进了胸腔里。

  咣噹噹,咣噹噹。禁识奴由远及近,拉着链晶锤,呲着牙行来。

  杜村双手拉着光秃的脑皮,扭了数下,才拉出挂满绿浆的脑袋。吐了几口绿血,呜噜噜的喊着。“挡住,挡住”。

  六位植者跟六只乌龟趴在空域里,花盾外露出半个吐着绿血的脑袋,哼呀的呻吟着,冻得声音都变了调。

  唰!一阵寒风袭来,黑云滚滚空域里,一条黑色长龙亮晶晶的闪现。“隆”的一声,闪过黑色弧光砸向七位植者。

  杜村一声长嗥,花影战车腾空而起,枝刃闪过,道道锋芒直斩链晶锤。小小的咔了声,站在战车上的杜村如烂泥一般瘫了下去。

  噼噼啪啪,杜村花影碎甲闪过道道银线,缕缕精气一丝丝的升起。一珠小小的晶珠在虚空凝结,闪闪的透着粉红的莹光。

  半个绿毛老植士凝出虚空。“......结束”。

  “战影晶台”一吸没入莫邪手中,“黑羽夺煞旗”上挂七珠大大小小的晶珠。在火燎的空域里闪着夺目光芒。

  咣,咣,咣。七声钝响,莫邪眼神一凝。“不好,千石碧浪,听我号令,万点玉珠,给我力量,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