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四百八十五章寒血冰晶(三)迷情森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咔嚓,一阵轻风袭来,半截槟木声声碎裂,转眼碎成细细的白sè粉末,一吸间白白的细丝状的烟雾腾起,结成一片烟雾朦胧的天地,月雨及弟子眼前陡然变得白茫茫一片。

  未等月雨从惊诧中反映过来。清凉的香气,扑面而来,像清晨吹过花海的晨风,把酿了一夜的香蜜引入鼻息。饱含着芳香的风,沁着丝丝凉爽,一缕缕地飘来,幽幽的钻入心里。月雨随着蒙蒙细雾扑鼻,嫩脸泛起娇艳动人红晕,扶了扶眩晕的头,长长的睫毛重重粘合着。月雨慢慢转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弟子,白雾茫茫。月雨花儿一样的脸动了动,像一只黑sè的蝴蝶,扇着翅膀落入雾气中。

  湛蓝的天空,万里一碧,没有一丝簿云。耸峙的峰峦,险峻的崖壁静静地凝视一团低矮轻纱似的浮云。淡淡的云雾并不大,像似弥漫在群峰间的雾霭,随意的抛上一缕轻纱。

  噗,噗,噗数十只黑sè的蝴蝶从云雾间落下,黑绒绒的薄翼,抖着透明的薄纱,摆着一个个优美的造型,像仙女入海,大头朝下载入雾海绿影中。

  啊,啊,啊,一个极不谐调的黑影,载的最快,大呼小叫的噗的一声跌入rǔ白的雾,咔嚓嚓,断裂的树枝响了几声。接着一阵风儿轻轻吹过密林,树影婆娑,几片黑sè的叶子挂在树间。

  “妈呀”。莫邪惊叫一声,猛的闭上眼睛,脑信子嘶嘶的冒出阵阵凉风。细腻的皮肤透出绒毛细汉,瞬间扑了一脸的寒霜。

  “嘻,嘻,嘻,怎么样莫圣友,我办法好。全搞定”。一声纤细jīng巧的柔声从丹海内传出。

  “好你个头呀,老子脑袋差点两半了”。莫邪像个棕子似的手脚捆得紧紧的,上下忽闪的颤着,离莫邪脑尖半尺处是一块带着棱的褐sè石头,莫邪身子一颤,离石头不过半寸。吓得莫邪头皮都麻了。

  “嘻,嘻,嘻,我只看上面,谁看你下面了”。红腻腻的柔声回道。莫邪心里骂道。“那头是上面看不出来……”。

  咔嚓。脚上的树枝一声脆响,莫邪啊的一声,眼睛一黑,跌在巨石头上,两团软软的温滑的肉团,拍在莫邪的脸颊上。莫邪深吸了两下鼻下,幽兰的少女**冲入莫邪鼻息,薰得莫邪脑袋酥的麻到头发尖。

  嗵,两片浑圆的屁股。坐在莫邪的肚子上。嗯,莫邪想喊没喊出来,声音被深深的rǔ沟吸走了,猛的收腹曲腿。伸出半长的舌头,一丝咸咸油香的汗水流到莫邪的舌头上。莫邪急忙收回舌头,紧抿着嘴,舌头在牙上一阵摩擦。

  “哎哟。砸死我了,谁的屁股这么重”。丹海内传来一声惊叫。尖着声音喊了起来。

  “别喊了,快帮我解去捆圣索。我快要憋死了”。莫邪的鼻子深深的埋在玉峰沟里,每深吸一次都会引来两片细腻的肌肤堵上鼻孔。每呼一次,阵阵温滑的汗水激的满鼻子都是。莫邪整个脸都湿漉漉的,呼出的气体,在脸与雪白玉肌间,噗,噗,噗的冒着。

  “哎哟,莫圣友好福气,脸上扒着一位美圣女,肚子上还躺着一个,今晚冻不着,我说丹海内气温怎么高了”。莫邪丹海内转来酸溜溜的声音,像似醋坛子倒了。

  “行了,yù心,我求你了,解开捆圣索”。莫邪软了下来,苦苦的求着,声音都变了调。不软,不行呀!莫邪吹了口真气,没恨死yù心。在yù心洞时,莫邪轻吹一口气,就将邓鸣的雕像收入圣袋,现在莫邪吸了数口气,玉峰没吹走,反而吹的气都喘不过来了。明摆着yù心在丹海中做了手脚。

  “莫圣友,你太看得起我了,圣族的术法,我怎么会用”。丹海内娇滴滴的声音,没好气的怨道。

  莫邪傻眼了,一吸两吸还可以,这么闷上一个两个时辰,捂也把嘴捂长毛了。yù心哼哼两声。“小圣士,求我的时候在后面哪”!

  嘤的一声,两颗丰满弹xìng的双峰啪的一声,弹离莫邪汗淋淋的脸,阵阵惊凉混着清新的气息扑到脸上。莫邪深深的吸了一口,半闭的眼睛猛的大了。牙齿哒哒哒的打着寒战,蹦跳的从牙间哒出几个字。“扁乐”。

  只见扁乐,微弯着柳腰,玉茏的手指轻揉额头,黑幔的轻纱罩着粉红粉红的裸肩,齐着半个玉峰黑甲,分出红黑鲜明的颜sè。随着莫邪的惊呼,扁乐转过红红的眼神,见到莫邪没有惊疑和羞涩,眼里shè出惊喜yín媚之光,

  玉茏的细指轻轻的摘下脸上的黑纱,柔媚jīng致的脸,红晕鲜艳,红光蔓延到颈间,温柔凝香的气息扑向莫邪的脸。

  莫邪的眼睛直了,嘴角慢慢的拉长,撇撇的到耳边。“扁乐怎么了,眼中没有半仇恨,凝视自己的目光,像承影、像钝钧,像……”。

  “妈呀……”。莫邪大叫一声,立即想明白了。

  “哦,莫圣友,我忘记告诉你了,这槟树肉质是提炼情药的主要原料”。丹海内细小声音嘻嘻的传来。

  莫邪的脑袋如果灌了辣椒水,麻麻的,火火的,整个脸腾得羞愤的红到耳根,张惶的躲避着扁乐柔媚的眼神。

  扁乐黑亮的指甲缓缓的伸向莫邪的脸。火辣辣、凉飕飕,阵阵肉麻从脸颊移到嘴唇,滑向汗淋淋的脖胫。莫邪的嘴一阵嘟嘟。“毒,毒,呜……”。

  鲜红柔嫩的樱唇堵住了莫邪的嘴,玉汁琼液随着细滑游蛇般的小巧舌头,伸入莫邪的口中。嗡的全身的血液猛的聚到莫邪的脑子,极短的一瞬间的目光接触。莫邪脑子发晕,身子发酥,飘飘的整个人都要飞了起来。

  半醉的眼神渐渐沉迷在扁乐的百般热唇中,跟着眼睛无限度的放大,黑黑的瞳孔里映出另一张,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带着深红酒窝的脸。水汪汪、深幽幽梦幻般的红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娇小玲珑的鼻子筋了筋。像似嗅到红润的鹅腿,樱桃般鲜红的小嘴,伸出红红、小小、尖尖的舌头,卷卷的舔着红唇,一溜琼浆玉液从微张的嘴角上,一点点拉长。

  莫邪的脑袋都木了,想喊,嘴里琼浆飞转,游蛇乱窜。神识道。“姐姐,我就吃你两个鹅腿,用不着现在还”。

  古欣舔着嘴唇,流着玉液,伸出葱白般的雪嫩小手,轻轻的放在莫邪的圣服上,柔指轻轻一弹,两条绢布弹飞了。莫邪感觉到胸前一阵微凉。意念着。“战甲,战甲,战甲……”。

  丹海悬浮的黑sè战甲羞的没了影子,逃进茫茫的真气中。没有一点要保护主人的意思。莫邪傻眼了,心里大骂着“yù心”。很明显,又是yù心在搞鬼。

  古欣细柔的小手,在莫邪胸前轻轻的划动,莫邪的胸肌触电似的跳着,两肩不停的搓着。细柔的小手突然一紧,莫邪的脸跟着扭曲变了形。

  湿湿的,滑滑的舌头流过莫邪胸脯,一丝凉凉的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直透识海,麻木着莫邪的神识。趁着扁乐柔蜜的舌头抬起时,莫邪柔情蜜蜜的说道。“宝贝,帮我打开捆圣索”。

  啪,啪,啪。几声细细的脆音,莫邪身体松懈下来,跟着万道细针从毛孔中刺入,全身麻痛的没有半分力气。“遁,我遁”。

  莫邪气得眼睛都绿了,这个死yù心,竟然把丹海封印了。莫邪急念术语。“开”。

  丹海的封印轰的一声开了,又噗的一声关了。莫邪气得怒瞪双眼,脸sè铁青憋着气,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怒不可遏地吼叫着。“yù心,你太过分了”。

  莫邪不能不喊了,扁乐和古欣一人握着莫邪一手。湿滑的舌头,红润的嘴唇,在莫邪脸上、脖子上、胸上舔来吻去。玉葱的柔指在莫邪身上漫无边际的游走。圣服在两位圣女的指尖下,像绢纸似的层层破裂,轻颤、酥软的小手揉抚着莫邪健壮的胸脯。

  莫邪在快意的酸软中抗拒着,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意识在***魔爪中沉沉浮浮。竭力的抑制着脑海中汹涌奔腾的yù涛。

  扁乐娇容含羞、玉颊晕红,柔细喘喘。怒挺娇美的玉峰,在莫邪脸上、温柔有力的揉着,酥麻的肉感,传递着的娇羞无限,弄得莫邪呼吸都要停顿了,半个脸火红麻热,像似要燃烧掉那个雪白的玉峰。

  古欣美艳娇红,嘤声啼婉,楚楚含羞。张着两片嫣红诱人的樱唇,一寸寸咬过莫邪胸肌,抓着莫邪的手伸进薄薄的战甲里,在一对坚挺饱满的柔软玉峰间揉捏轻抚。

  莫邪高高的梗起发硬脖颈,两眼发直,迸着火花。嘴唇抖颇着,脸皮突突的一阵惊跳。惊的毛发酥酥的打起了卷。脑袋都要炸飞了。豆大的汗珠顷刻间流成小河。嘴卡两下,没敢再喊。

  夕阳红霞。红绿的树枝上,一个个披头红面,呲着嘻笑娇容的圣女,被莫邪刚才怒喊惊醒了,一道道红光黑影,妩媚柔情,玉颊生晕,用力的撕着身上黑甲,脉脉含情的向莫邪走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