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四百八十四章寒血冰晶(二)欲心交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晨光微微,朝阳从苍翠的山后露出脸儿,渐渐消逝夜的阴凉,一抹淡青的泉水流进了森林。【全文字阅读】绿光中槟树叶从沉睡中扬起头,滴着点点露珠,映着五彩的霞光落下。嘀哒嘀哒打乌黑的发丝上。

  巨大的绿盖下,灰红带绒毛的粗大树身,伸出半个身子,仰面朝天,啪,啪的露水滴在半遮面的发丝和脸上,积了一汪水,顺着黑发慢慢的流下,滴在树下的卵石上。

  槟树上空灵气阵阵的搅动,一道晶门唰的打开,数十位黑纱黑甲圣女从传送阵迈出。微风吹来,槟林小溪沉浸在浓郁的芳香中。

  为首的圣女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乐儿,看看是不是此人”。

  一位灵动七层黑衣圣女低首应声,驾着粉光闪闪的光盘,落到莫邪身边。一泓清水黑瞳,闪过惊愕之色,盯着莫邪的脸凝着忧郁。“固根二阶,莫邪公子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短短十几年已经进了固根境”。

  空中圣女连叫了数声乐儿,眉头凝在一起,盯着弟子扁乐的背影,眉目间隐然透出一丝清气。“古欣,去帮你妹把他弄出来”。

  古欣那双乌黑晶亮的眼睛,骨碌碌地打着转,荡漾着美丽的笑意,拉了拉脸上的黑纱。“哎呀这天太热了,我是得凉快一下”。

  古欣飘然的落到扁乐身边。“死妮子,见到老qíng人就傻眼了,师傅喊你哪”。

  扁乐这才反应过来,眼神慌了一圈。“师傅,是莫邪公子”。

  “哎哟,这小傻子吃了什么药,固根二阶了”。古欣惊的差点没把面纱摘下来,双手捧着莫邪的头,用力的扭着。生怕认错了。

  月雨立在空中,丝绒一般的眉毛,蝴蝶触须般弯起,皆若有思的盯着莫邪。“师傅青雨子怎么知道,这个莫邪圣友在此”。

  月雨带众弟子在祈连洞,突然接到师傅青雨子的晶信,让其到此处带莫邪去博图山。

  古欣用力拉着莫邪的圣体,拨的莫邪的脖子都长了半寸,奇怪以古欣的术法,别说把莫邪从树里拉出。就是一棵槟树拨出来,也不是问题。古欣额头渗出细汗,眼皮都红了,莫邪的身子跟镶在槟树里,纹丝不动。

  “死妮子,还愣什么,你的情哥被树咬住了,还不帮把手”。古欣顾不上面子,狠狠的推着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扁乐。

  扁乐泉水般纯净的大眼睛。乌黑闪亮的长睫毛眨动两下。伸出黑亮细尖指甲,轻轻的在树身上划过。

  咔嚓,三人抱不住的槟树应声而倒,砸向古欣。

  古欣闪着一对深潭似的眼睛。充满着孩子的稚气。古怪精灵的喊着。“死妮子,这么大树,说削就削,哎呀。砸死我了”。

  古欣抱着数十丈的槟树一闪百丈,隆的一声栽入溪水中。激起一片泥花。吓得古欣一溜烟没了影子。

  扁乐的眼睛惊得布满了红色的血线,捂着嘴盯着树身中的莫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莫邪在树身里躯体长在树里似的,密密的树质紧紧的咬合着莫邪的身体,似乎能看见细细的树液,一点点浸入皮肤。莫邪完全融合在树质中。

  月雨惊的眼睛都拉的细长细长,圣境之中无奇不有,从来没见过那一种法术,能把圣身融入树质。难道这就是遁木术。月雨带着众弟子站在火一样的气浪中愣愣的看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扁乐黑亮指甲一闪,齐根截断槟树。拿出黑色大圣袋,呼的一阵旋风从圣袋口飞出。截断的槟树纹丝未动。“空间引力拉不动槟树,好奇怪的树”。

  “康晴、贺兰,你们去帮扁师妹把树身抬入传送阵”。月雨虽然凝气二层,却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只好令弟子把整个树身抬走。

  古欣四位圣女化出晶索,捆住树身,拉向半空。半截槟树如万斤晶铁,拉的四位圣女转眼间细汗透了战甲。古欣首先叫起来。“哎呀,死圣士,吃晶铁了,这么重,快搭把手,别把扁乐的心上人跌了”。

  嗖,嗖,飞来十道晶索,才平稳拉起树身。十几位圣女索着眉吃力的飞入传送阵中。空间光门轻颤,嗡的一声合了数次才关合上。

  啪,啪,啪,空中传来无数声清脆的断裂声。细的肉眼神识都无法看清地透明光线,在传送光门关闭的瞬间,应声弹开,一点点在空中缩回,先是波纹曲线,慢慢聚成细小的透明光珠,越聚越大。

  啪,啪,啪 ,无数豆大透明的光珠弹回槟树根。百丈外的槟树冠,嗡,嗡,嗡的抖动着。一道绿影一闪而过。槟树冠奇迹一般飞回槟树根上。透明的光珠被挤出接缝,晶光闪闪,透明光珠颜色越来越深,数吸之后,一层灰红色的绒毛从接缝处长出。

  “死圣女,不得好死,断了我千年灵气,死去吧”。槟树叶,呼啦啦摇摆着,每一片叶子都似在凛冽的寒风中呻yín嚎叫,辱骂着刚刚消失的圣女。

  千里外光门一闪,一道灰红的影子首先飞出光门。接着拉出十几位披头散发,一脸惊愕的圣女。“弹飞了,拉住”。

  十几位散发圣女,在一声惊呼中如梦方醒,拉着手中晶索,咬着牙反向拉着。哧哧啦啦空中磨出阵阵清烟,灰红树身来回弹数次停在空中。十几位圣女痛的凤眼都变得细细的,长长的,眼梢微微高挑,黑色的瞳仁里迸出颗颗火星,一层云雾朦朦胧胧的罩住眼睛,烟薰似的流出滴滴凝泪。

  “死妮子,你的小情哥是皮条做的,弹来弹去”。古欣眼睛都快筋没了,撇着带着红痕嫩手,没好气的喊叫着。

  “住嘴,就你叫的欢,一会儿让你背着走”。扁乐眯着半个眼睛,捂着手吹着气,雪白手心火燎燎痛。

  光门内疯拥出一群圣女,看到十几人没事,轻轻的拍了几下胸脯。刚才在千里传送阵中,一阵风吼,引起空间剧烈的震动,风雨接连动用数件圣器才稳定空间波动。拉着槟树断木的十几位弟子,像风球一样从空间穿过。

  月雨见弟子们安然无恙,深吸了一口气。这半截槟木怎么如此鬼异。月雨擦着额上的细汗,心跳得厉害,眼神着了魔一般冰冷的盯着槟木。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看许久没有发现什么奇特之处。

  月雨不敢再进入千里传送阵,收起传送晶石。取出晶轴分辨一下方向,带着众弟子飞遁而去。

  槟木轻了不少,四名圣女轻松的拉在空中。

  莫邪耷拉着脑袋,没有半点清醒的迹象,红朴朴的脸,透着清秀恬静,凝着玉洁般的笑容,像似在鼾睡,做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梦。

  莫邪丹海深处,细细的朦朦的真气,风吹着似的,卷着漩儿,打着传儿,飘来,荡去。翻腾缭绕的雾气,搅动着平静的丹海,滚动起层层慢速翻滚着汹涛浪涛。

  迷雾间一粒黄色长心形种子,荡在丹海波纹上,一张小小的脸迟重着。一丝丝细如绒毛透明光线,缕缕的飘进小脸的上微张的口里。每一缕透明光线进入,脸儿红晕一分,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变化,脸儿似乎在承载十年、百年的变迁。

  莫邪身外与槟木相接的皮肤轻轻的吮吸,很慢,却把千千万万丝透明液体吸入丹海,每一吸,槟木灰红色的树皮深了一点,细细的绒毛在微微的轻风里,偷偷的飘落在空中。槟木在慢慢的干枯,细细的咔嚓不绝于耳。细小裂纹从槟木的表皮慢慢的张开。像似一根木头,在经历千年时光的枯干。

  莫邪丹海内柔似水波的真气,轻轻地抚摸着黄中透粉的面颊,轻微如婴儿的鼻息,吹着丹海上的真气卷卷蠕动。淡淡盈盈笑意挂在精致的脸上,睫毛伴着轻柔的水珠,清凉的润透了心底。猛的一吸,最后一缕透明的光线吞入小嘴中,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扑在又光又嫩的长心形玲珑身影上。

  白白净净的脸儿,柔柔细细的肌肤。尖尖的下巴慢慢的幻化,一段玉洁冰清,细润如温玉,柔光般细腻脖胫渐渐的幻化出来。修长睫毛下双眸闪烁如星的眨了眨,嘴唇薄薄的一抿,嘴角微向上弯,现出点儿哀愁的笑意。“哎,再停十几吸,我就能吸光十万年修炼晶液”。

  丹海上真气漫漫涨涌,朦朦胧胧的飘渺着,翡翠般的碧叶,羞涩地卧在波光水影间,湿漉漉的、滑腻腻映出一躯模糊的身影。

  光洁白皙的脸容,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勾人心魄光芒。浓眉轻挑,嘴角微微上扬,一丝轻淡如水的柔和温暖的笑容凝在嘴边。“欲心圣友,你我交易也算开始了,不知何时,将‘吸灵诀’交出”。

  黄色长心形种子上细致清丽的面容,现出一点笑意。“莫邪圣友,你也太贪了吧,交易刚开始,就想得到‘吸灵诀’,未免早了些吧”。

  莫邪虚形魄影,呵呵呵的一阵大笑。“欲心圣友直言快语,如果圣友吸到十万年修炼晶液,不交出‘吸灵诀’,我们谁的面子都过不去”。

  “莫圣友不隐贪心,直来直去,你放心,还要有劳圣友送我去植城,那里才是欲心想去之处”。清丽容颜变得端庄文静,凝着纯纯的,嫩嫩的花苞似的笑容,对莫邪眨着眼睛。(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