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三百六十一章夺魂之战(三十一)血溅五峡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杀戮没有因为有人倒下而停止,反而更加的残酷,更加的血腥。

  这时才发现,一百零八条小径先是两两交汇,然后是三三交汇,每一次交汇都是血的交融,生命的坟墓。

  一位圣士没有意识的前行,走的很慢,脑子中只有一个概念,杀戮,杀掉每一个挡在自己前面的身影。

  前面还是一片的朦胧,幽静连呼吸声都已经停止,深远的小径在幽灵的脚下向前延伸,能嗅到的只有那淡淡的血腥,湿润的泥土、花儿甘甜的气息。

  恐惧随着茫茫的迷幕,静静的笼罩住这片空间,花径的深处,隐隐有一条人影掠过,突然,又不见了。朦胧中,人影在花径下停了下来。一道愤怒的狂吼声飞入灰茫茫的世界,嗖嗖嗖的怒吼,呜呜呜的咆哮,嗯嗯嗯的惨叫,在呻吟!在叹惜,在挣扎。渐渐地,隐约的,一个个身影无声的倒了下去。

  没人再意生与死交融的残酷,却迎来更为恐怖的杀念和惊心的胆怯,一道森森寒意光束飞来,送来的是幽深的影子和狞笑面容,猖狂、冷漠、烧灼,在欲火燃烧中,在惊异的目光中,带着晚霞最后的一丝余晕,走进黑暗和绝望。

  “嘣”!在无情的细声过后,黑影的额头出现一个细细的黑线,像一支笔,笔直的划过,黑线很黑,却随着骇愕、畏怯、失魄、战栗的眼神和面态,渐渐的淡了下去,慢慢的变成平滑的皮肤,只是那肤色由红润变成苍白,苍白的再也没有血色,

  无**电波和晕眩的摇晃,占据了黑影的整个大脑,随着三魂入地。七魄升天,整个脑海吓掉了魂,慌了神儿。无法再去操控那自以为骄傲的神识,在汗水沁湿衣裳的瞬间,在灵魂爆破刹那,丝毫没有停下来最后的神识能,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哀鸣,惊破了天,惊醒了地,惊得小道花儿摇落。草儿枯黄。

  随着一滩泥尸的滑落,路儿静了,声儿息了,只有一张惊魂不定的脸,闪着形色仓皇,在一滴滴,一溜溜的血红的轨迹中,倒下了,安静了。只有那嘀哒的落到血红色血水中的血色凝滴还启示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这抗争过,徘徊过。倒下过……。

  杀戮血腥,在无情延伸,五十五、二十八、十、四、二,小径的上的数字在没有规律的变化。当小路延伸的尽头到了终点时,一个高傲的独行的身影停在了小径的尽头。

  淡淡迷雾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更加的寂静阴森。大股的白色烟柱,不住地盘旋上升。白白的细丝状的雾气在腾起和凝聚,只凝在一条从头到尾的小径上。

  小径的起点一个黑色袋子平静的躺着,鼓的,没有像其它袋子那样瘪瘪铺在了地上。而是圆圆的饱满的蜷缩在那里。

  嘶,树影暗色的草屋里,原本已经惊喜的眼神,凝在一个圆形的晶泡前,

  透过晶泡的反光。一双泉水般纯净的大眼睛,镶了一圈乌黑闪亮的长睫毛,一眨一眨的动着,像清澈的、深沉的池水,透出一股聪明伶俐劲儿。这屋里明明就是一个威严,狂傲的男人声音,为什么空荡的草屋内,却只有这么一双深潭似的眼睛,虽然炯炯有神,黑的发亮,锋利的目光,仿佛要刺穿似的刺破那个晶泡。然而在锐利的杀气凝结的目光中,隐隐还有天真烂漫,充满着孩子的稚气的玩意。

  在晶泡里,是一个缩小版的花海世界,茸茸的绿草,衬着五彩缤纷花儿,形成连绵起伏锦色的花毯。花海里有一条亮亮的线,线的两端是两个红色光点。

  一双如柔荑的手指,有些惊慌的点了点晶泡,花海瞬间放大了,一个肤色白皙的固根四阶圣士冷漠的站在花径的终点,圣士清秀面庞带着一抹俊俏,帅气容颜带着一抹温柔。混身上下散发着迷人心神的气质,独特的空灵与俊秀,令那个细长的睫毛下的眼睛都燃着明亮的篝火。

  在这条小径的起点上。平静的躺着一个袋子,袋里没有灵力波动,没有神识的放出,像死物一样,躺着,平静的躺着。

  那只如柔荑的手,挑了一下额头前一缕乌云般的秀发,玩味的小扣了一下红缨细润的嘴,嘴边露出俏皮的微笑,月光一般皎洁的眼睛,现出一点狠狠的光,嘴角翘了翘,一个威严、勾人心魄的声音传出。

  “去,杀了他,杀了他”。

  小径尽头的俊美的男子,缓缓的转过了身体,双眼灰暗无光,就像枯塘见底的死水,混混浊浊带着无边的杀意,射向小径尽头的袋子。

  小径间刹那阴风嚎叫着,风吹拔草的沙沙声,像猛虎啸林一般的萧杀,从小径的终点向尽头,尘土飞扬,流星划空一般袭去。昏暗笼罩着小径,艳丽的灼阳被隔绝在灰蒙蒙的雾气之外。小径边被不知明的力量枯去的败叶,压弯了腰不作声的颤抖着枯叶尖,嘶嘶嘶的尖鸣,却不曾拉断枯叶,朵朵花儿不见了微笑的脸,换来哭泣的声音,唱着悲凉的歌。

  唰,萧杀之气,带着血腥的味道,瞬间到了袋子前。袋子里一对空洞的,没有一点感情波动的眼睛在黑暗中动了动,如漆黑的夜色中,两只飘在空中的灯笼,闪了一下光芒。

  啪的一声口袋开了,一头分着叉的黑发里,夹着一张带着细细刀疤的脸,一双灰暗无光,空洞无神的死鱼眼睛,痴痴呆呆看了一眼飞来的萧杀神识,一缕如剑幽幽之光,从那双呆滞眼睛里,轻轻的闪了闪。

  那缕狂燥的风顿了一下,着了魔一般成丝的,成缕的,成片的化去,很快小径上迟重的,浓灰的,淡青的,惨白的杀气念力渐渐的消失,渐渐地消隐。

  那位俊美的固根四阶圣士,宛然被迎面飞来的风镰劈中的额头,头骨猛的向下深陷了进去,疼痛!让这张秀美英俊的脸变了形,张了张塞着棉花的嘴,睁着眼睛窥视着最后的一片光明……。

  宁静了,黑暗笼罩住生命的气息,吞噬心中闪现的恐惧,在最后一缕青色的烟中,仿佛看到期待黎明的到来,带着一丝不解笑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抽动了两下,却没有一丝血流出,瞪着恐怖的眼睛,趴在小径的尽头。

  静了,小径的静了,一片残败的景色从幻影中透出,那片曾经长满了密密匝匝的绿草,点缀着数不清的五彩缤纷的野花,红艳艳的,金灿灿的,蓝莹莹的,紫溜溜的,这儿一捧,那儿一簇的小径花海消失了,草儿真的枯了,花儿真的凋谢了。

  败草残花的小径上,到处是一具具尸体,血腥的气味,熏呛着人无法呼吸,如死亡地狱透着灭绝生灵的气息。

  可怕的寂静,仿佛吞噬一切,就连那蔚蓝的天空,都带着惨淡的灰白色,忧伤的凝结着无声的泪水。

  树荫丛中那间暗影中的小草屋里,发出一声女孩子的惊呼。“天杀的丑陋鬼,怎么能打败帅哥”。

  接着就是一阵东西的破碎声,一个大波浪长发随意披肩的女子出现在小径上,瞬间丝丝缕缕**气息压住了满天血腥。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的簿唇,刻着万种风情。苗条的腰姿,伶俐的脚步,带着野性的味道和优美的风韵。柔韧纤细,亭亭玉立似五月春光,放着妩媚的青春朝气。

  接着恐惧笼罩了她美丽的眼睛,她被恐惧、迷茫围困了,惊慌的眼神使她的两双手同时捂住了嘴,细柔的身子不停的抖了起来,整个人都凝在惊愕之中。

  此时,那个大师兄景阳吓得上下牙齿捉对儿厮打着。面色如土,舌头僵硬了起来,发出一连串的窒息的颤音。“小—小—……”。

  他本能抖抖着,全身的血液,凝结住了,不流动了,整个心都像被钳住纠拧一起。左手五指分开着摸着左脸,眼睛如牛,口如大钟,右手弯曲着伸着指头,那指头在空中不停的颤抖着。

  他没有想到,草屋里是小师妹,师傅的五十世族孙宫雪。师傅哪,师傅哪,是小师妹在操纵“神魂试识”阵,完了,完了,大阵中的全部固根圣士真的死了。死了……。

  景阳想哭,可是哭不出声音,浑身颤动,无限的恐惧,使他的心冰凉的冰结了。吓得他魂不附体,连呼吸都停止了。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数万里之外,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翁,在碧空中悠然的移动,每一次移动都有一朵红云出现在脚下,老翁一吸六十里。每一吸过后,脑门上“幸存”的几缕发丝和又密又长的眉毛,随着风儿动一动,飘一飘。

  突然,老翁有些呲的牙齿咬了一下嘴唇,长脸凶狠狠的扭曲了一下,摇了摇头,声音威严的说了声,“死丫头,又玩的神阵,看我回去不扭你的小手”。

  手一挥,一道晶光飞到身前。转眼化成一个光环,佝偻老翁背了背手,现出一脸狠狠的样子。一脚踏入光环之中。

  五峡峰明草屋前,一道耀眼的光环现出。接着一声又慢、又低、又狠的声音,在半空砸了半截就凝固了。“小丫头又玩……”。

  “啊”,老翁发出又一声大叫,变得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似的。身子从光环出来,还有一只脚留在光环里。光环闪闪的紧缩,却被支停在,那只没有出来的脚周围。万里外,有一只恐怖的脚停在空中,停了数十吸后才从空中消失。(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