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界残兵 第三百三十一章夺魂之战(一)欲心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yù心洞,东临龙莹洞,西接古家,南起周家,北到姜家。【无弹窗小说网】长一万五千里,宽一万里。主峰yù念峰,是圣域大混江发源地,江头起源yù念峰下一处大溶洞,名为yù心洞,洞口高百丈,宽三百丈,滚滚江水从洞喷流而出,瞬间形成三百五十丈宽的大河,水从何来,洞有多深,一直都是一个秘,yù心洞立派十万年来都没人知道。大混江奔流直下形成溪瞿峡,山峡雄伟、秀丽、险峻、神奇,如山水画廊气象万千、如诗如画,令人心驰神往。相传这里是上古战场,溪瞿峡是上古大能之士一剑劈出。yù心洞始祖就是相中这种神秘sè彩的大峡深谷,才在此立派。

  yù心洞的内门弟子多为女子,外门弟子全是男子,因此yù心洞与其它门派不同,万里洞域找不到一个男弟子,在yù心洞外有八座大城,外门弟子就生活在八座大城之中,每个座城城主境界都在凝气五层。每城二十万男弟子,共计一百六十万男弟子。

  女弟子有多少人,一直都是一个未知数。因为yù心洞法典中有规定,圣女修炼再慢也不允许清出洞门。十万年来,yù心洞女弟子已经无法计算了。

  这一rì,天高气爽、阳光和煦,白云点点,浮于云间,yù心洞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名名女弟子穿着盛装,纷纷脸带微笑,笑得树叶摇摆,山花灿烂。

  yù心洞特使邓鸣站在yù心洞洞口上方,望着茫茫大混江,溪瞿峡两侧山高千丈,如一线天街直通千里之外。大混江面如一面长长的街面直铺数百丈,千里同宽。

  二个时辰前。定城来万里晶信,“报长老田涓从圣城返回”。这消息可不得了,二百年前,元老简雨,长老时秀、银芳、洪艳一行四人去圣魂城。至今未回,二百年内只有田涓一人进阶凝气六层,被圣云调到圣域边城与虫族周旋。这一去又是五十年。

  如今,长老田涓回yù心洞。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忙的全洞上下焦头烂额。收拾洞府,准备礼仪,安排接风宴等等大事小情要在二个时辰内全部完成。这不是弟子多就能办完事,还得有一些得力的熟手才行。

  远处白光闪动,。邓鸣发现时。白光一闪已经停在眼前。一个十丈宽的圆形晶盘白光刺入众人的眼球,消失在空中,一个位绿装女子手提着一张晶网出现在邓鸣面前。

  “弟子邓鸣见过长老”。

  “嗯”田涓淡淡的回了一声。邓鸣心中咯噔紧了紧。五十年前田涓走时,开朗、热情、平易近人。现在怎么变得如此冷淡。

  “长老请”。邓鸣不敢多想,轻然的移在前面引路。此时yù念峰前鼓乐齐鸣,鲜花铺空而落。一条千丈花桥现于田涓脚下。

  田涓行到山前,随手一抖,一名冷峻男子从晶网中滚落在空中。刚想爬起,脚下一空,直线落下。邓鸣一把抓住男子的衣领,提于空中。接着听到男子一阵剧烈咳嗽。发出长长的深深的呼吸声。

  “这是一个圣虫探子,好好看着。不要让他跑了”。田涓冷冰冰的说道。

  “是”。“来人”。邓鸣边陪着田涓,边喊了一声。一位培行圣女飞到邓鸣身边。“连漪此人交你亲自看管。跑了拿你是问”。

  连漪忙接过冷峻男子,“师傅放心,弟子将他锁在yù心树下”。

  邓鸣没再理连漪,连忙跟上田涓。

  连漪看到田涓和师傅走后,提着冷峻男子向yù念峰外行去。

  百里之后,来到一个数道光罩笼罩的百丈高峰前。这座高峰在浩瀚的yù心洞山峰中太过平常了,如放在群山中的一棵小树见不到神奇之处。但是这数道光罩让这个座不起眼的小山披上神秘的面纱。

  嗖,数道神识锁定了连漪。“站住”。

  一个苍老平淡的声音从光罩内传出。

  “连漪见过麻姑监察使,在下奉长老田涓之命来此送一名男食。这是特使邓鸣腰牌”。

  “哦,田师妹回来了,进来”!苍老的声音带着一声叹惜。

  光罩一闪,一只细枯的大手飞出,一把抓住连漪,连漪似乎早就知道如此,没有动,细枯手一收,把连漪硬生生的拉入光罩之内。

  连漪的粉sè润嘴咧了咧,头忽悠的蒙了数吸。眼前一亮出现在一座数千丈高山之间。原来外面不过是一个幻影。

  再看此山挺拔像挚天巨人,高高耸立,直入云端。皱纹岩石缠绕在云海绿影之间,数条飞流直下的瀑布,地裂般的怒吼;直入一滩波光粼粼的百丈小湖,湖外竟然没有河道,却在湖心形成一个巨大内旋涡流,汩汩而涌的湖水,带着靓丽的歌喉夹着怒吼的水涛向涡内涌去。

  挚天山峰间长着一棵棵奇树。此树粗有一丈多,粗大的枝杆先向外长,斜伸向天空分出浓密枝叶形成圆形的树盖,枝杆上挂满了黑绿sè的五指叶子,开着一串串红中透黄的花朵,散着幽幽香气,遮住了一方天空。极目远眺,此山每百丈就有一株此树,每一株近二十丈方圆。

  连漪一指点在冷峻男子手腕,一条金锁腾空飞起。一头穿过奇树的一枝树叉,轻轻一拉,男子凌空飞去,悬臂在奇树之下。一阵风儿吹过,男子随风摆动,如一个轻沙包荡来晃去。

  突然一缕华光从奇树上飘下,如一个幕帘垂落。虽有风而不见动。 光华落下,红黄相间的花儿洒下阵阵轻微香气,幽然荡来,一圈圈在冷峻男子环绕着,细细看去,香气环绕之间,竟然是无数的微细的红黄光点。

  光点越旋越密,越旋越紧,慢慢旋成一层红黄相间的细线,远远看去,在冷峻男子身外象似穿了一件红黄sè调的彩衣。衬托着那张冷峻的脸,变得温柔,可爱了很多。

  红黄细线猛的紧了一扣,噗噗细小声音响起,红黄细线勒入男子的衣内,一阵细小的环形衣条飘下,轻飘飘的落在绿sè的草地上,形成灰白sè的衣沫。

  连漪静静的看着,这时才轻轻的一笑,拂了一下身后的一块青石,衣带飘飘的坐了下来。双手环绕了一会儿,打了一个手姿势,扫了一眼不远处的yù心树,含着一丝满意的笑容入定了。

  光华内的男子在树内轻轻的晃着,猛然感觉到黄sè丝线紧了紧。男子丹海中炼化的真气,聚了聚,少了一点。黄线轻轻的松开,真气再次飘于丹海之上。几吸之后黄线又紧了紧,真气聚集在一起又少一点。黄线紧紧松松十次后,突然红线一紧,男子体内的jīng血荡了荡,竟然也少了一点。

  天哪!这棵yù心树能吸圣士的真气和jīng血。不用说,如此下去,数个时辰后,圣士丹海内炼化真气将全部吸空,圣士的jīng血也会点滴不存。那时圣士和一只没了角的绵羊还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一堆任人宰割的鲜肉,和傀人还有什么差别。

  冷峻男子猛的睁开眼睛,晃了晃身体,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任由身体的真气与jīng血越来越少,jīng神也越来越萎靡。

  这期间,冷峻男子抬起过很多次头,他想挣扎,想喊叫,想用意识抵抗住那一紧一松,一张一弛的红黄细线,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那细线不是术法,也不是生命体,她就像从花内伸出的无形的细手,温柔的包裹着男子的。这细手粘合力非常的强,线与线,指与指间,没一丝的空隙。冷峻男子从脚到头,全部被细线包围着,只留下一双鼻孔,一双眼睛。从鼻子中传出的细弱的呼吸,还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活物。

  一个时辰,二个时辰,三个时辰。男子体内的真气枯竭了,整个丹海如风平浪静的海面,没有一丝波澜,见不到一波涟漪。那个浮在丹海上的双sè圆盘,固定在丹海中一动不动,整个丹海似乎变成粘稠的液体,紧紧的粘住双sè圆盘。

  圆盘上一个jīng灵的女孩还在安然的睡着,身前的红黑药jīng少了一些,依旧有不小的一堆。

  是呀,她就是那个恨恨入睡的冰九,而这个男人就是被圣虫锁去慧智神识的可怜的莫邪。

  在莫邪头上数朵红黄花儿,慢慢的收拢的花瓣,一团红白气团在原来花径上凝聚着,一点点在花径上出现绿sè半球形小突起。小凸起在红白气团的包裹下,慢慢的形成新的幼小花蕾。红白气团聚一次,气团长大一点。长到珍珠大小时,慢慢的向上长出。

  一朵新的淡红绿sè花骨朵形成了。在红白气团包裹了二三个时辰后,淡红绿sè花萼猛的裂开,噗的一声吐出一缕淡绿sè的气体,rǔ白sè花药随着绿气飞向树间的红黄sè花朵。那朵新开的淡红绿sè花儿,一个黄sè的花柱伸出花蕊,呼的一下,红白气团的中的白sè气体消失了,花蕊慢慢变成了白sè。

  三个时辰后淡红绿sè的花瓣松动了,向外平展开,花蕊伸出冠筒。轻轻的一吸,血sè的气体跟着也消失了。瞬间花冠干死脱落,绿sè的花房猛的膨大成白sè幼果 。

  三个时辰后白sè的幼果,由白sè变为淡黄、黄红sè。

  sè泽慢慢化成鲜红,接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鲜果,慢慢的幻化而成,轻轻的红白香气淡淡的从果实中飘出。

  ..

  ..</dd>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