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 ? 龙静月蹙眉。

  李慕禅看一眼白明秋,白明秋摇头道:“没想到,真被你料中了!”

  “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快说!”龙静月没好气的道。

  白明秋道:“师父,当初师弟传我心法时,曾说过,咱们派内可能有内奸,所以要改一改心法。”

  “胡闹!”龙静月哼道:六心法岂能随意更改!”

  “我当初也是这么说!”白明秋用力点头道:“可他偏偏咬死了,咱们派内一定有内奸,我很不服气。”

  龙静月瞪一眼李慕禅:“无忌,你也真敢想!……小家伙们从小到大呆在天渊阁,怎能吃里扒外?你把人想得太坏了!”

  李慕禅苦笑:“师父是想骂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哼,你知道就好!”龙静月不给他好脸色。

  这件事太冒险,是拿人命当儿戏,上古流传下来的心法,每一个字都蕴着前辈的智慧与牺牲,哪怕一个字都不能轻易改变,否则必受反噬。

  他倒好,直接改了心法,再传给诸弟子们,万一有什么问题,天渊阁整个都要葬送,这小子实在太大胆! 她越想越气,严肃的瞪着李慕禅。

  李慕禅忙道:“师父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龙静月冷冷道:U亨,你能耐不小伏魔掌的心法也敢改!”

  李慕禅道:“师父,我已经试着练过,没问题的!”……只要练了咱们天渊阁心法,绝没问题,没练过咱们天渊阁心法的嘛,要是练伏魔掌,呵呵,那就有乐子了!”

  “怎么回事?”龙静月蹙眉。

  李慕禅道:“我把其中的一段用天渊阁心法替换,没咱们心法的练伏魔掌必走火入魔!”

  “你呀酬”龙静了摇头,这个弟子胆大妄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她扭头瞪向白明秋:“秋儿,你也陪他胡闻!”

  白明秋哼道:“师父,我不信有内奸,跟他打了赌,得向师父保密,怕师父你伤心可没想到,”,清河剑派有多少人走火入魔?”

  龙静月道:“有十几个吧。”

  白明秋紧锁眉头望向李慕禅,李慕禅叹道:“要是一两个还不能确定,这么多的话……””

  清河剑派是传承千年的大派了,修炼本派心法即使走火入魔也不可能一下这么多。

  “会不会是巧合?”龙静月道。

  李慕禅道:“师父有几位师兄或师姐下山的?”

  凯 三个!”龙静月不情愿的道:“无忌,现在说有内奸为时过早不能冤枉了他们!”

  李慕禅点点头:“师父请三位师兄过来吧。”

  “请他们过来做甚!”龙静月马上瞪起眼睛:“无忌,你别胡来!”

  李慕禅苦笑:“师父,要真是浓疮的话,还是早早挤了去。”

  “无忌,你怎能断定谁是内奸?!”龙静月哼一声:“难不成你能洞察人心?!”

  李慕禅道:“师父,我不能洞察人心可师兄们年纪不大,城府不会太深,只要一逼问总能露出马脚!”

  龙静月摆摆手:“算啦,这件事你甭管了!”

  李慕禅看看她 白明秋轻轻摇头,他无奈的点头:“那我就不再管了酬 师父,我看还是主动出击算了!”

  “你呀,还是老实呆着吧!”龙静月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白明秋道:“师弟,现在得了伏魔掌,不想再去明镜宗了?”

  李慕 笑道:只要练好了伏魔棠……何必去明镜宗1

  “这倒也是。”龙静月道:“你还是好好练吧,清河剑派绝不会善罢干休,总有你痛快的时候!”

  “那我就等着他们啦!”李慕禅笑道。

  第二天傍晚时分,李慕禅正在小院里跟林少白,朱灵一块儿聊天,白明秋飘飘过来了。

  她一袭雪白罗衫,神情冷肃,淡淡看一眼两人。

  朱灵与林少白知趣的告辞,出了李慕禅的小院,朝远处走去。

  林少白不服气:“灵儿师姐,太见外了吧?”

  “你真傻!”朱灵白他一眼,踢着小石子,两人沿着小路往南边的树林走去,那边有一个练武场。

  “我怎么傻啦?”林少白哼道:“李师弟不会瞒着咱们的!”

  “你呀””朱灵撇撇嘴,满脸无奈。

  林少白不满的道:“怎么啦?”

  朱灵道:“没瞧出大师姐与李师弟吗?”

  “瞧出什么?”林少白怔怔问。

  “算啦算啦!”朱灵摆摆小手哼道:“看不出来就算啦!”

  “师姐,你是说、……?”林少白恍然大悟,瞪大眼睛。

  朱灵哼道:“算你没笨到家!”

  林少白一拍额头,嘿嘿笑道:“我还真笨!”

  朱灵道:“他们两个早晚能成!”

  “那是大好事呀!”林少白道:“李师弟这一身本事了不得,有他辅佐,白师姐定能做好阁主的。”

  朱灵用力点头:“当然喽。”

  “不过力看白师姐的脸色不好,出什么事了?”林少白问。

  朱灵摇头:“得罪了清河剑派,师姐能有好心情?”

  “哼,清河剑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少白不屑的道。

  朱灵白他一眼:“别说大话,清河剑派可不好惹,咱们这次得小心,这眸子别下山!”

  “嗯,我看大伙都很知趣,躲在山上呢。”林少白道。

  李慕禅清白明秋坐下,笑道:“师姐,怎么了?”

  “你赢了!”白明秋恨恨坐到石墩上。

  李慕禅笑道:“师父找出内奸了?”

  “嗯。”白明秋缓缓点头,叹口气:“师父很伤心。”

  “是谁?”李慕禅问。

  白明秋道:“程师弟。”

  李慕禅皱眉想了想:“程易程师兄?”

  “想不到吧?”白明秋摇头道:“师父也没想到是他,一直对程师兄很好的,没想到……六李慕禅皱眉:“他是清河剑派的人?还是被胁迫了?”

  “是清河剑派的人。”白明秋叹道:“程师兄是师父在路边捡到的………那时候他只有八岁,快要饿死了,师父带他回山,苦心抚养长大,一直很怜惜他,却不成想川李慕禅叹了口气:“清河剑派好厉害的手段!”

  显然,清河剑派是摸清了龙静月的行踪与性情,所以布下这个局,天衣无缝,布局深远,要不是这次他设的这一局,程易可能一直不会暴露。

  白明秋恨恨道:“好一个清河剑派!”

  李慕禅道:“师父怎么处置的程师兄?”

  “还能怎么办?”白明秋无奈的摇头:“罚程师兄进天渊面壁!”

  李慕禅点头:“这样也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