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了保龄球室,钱总说自己不太擅长,特别大方地直接挑了一个美女教练,要求对方各种全程指导。

  又是摸人家小手,又是趁人家投球时,蹭过去,假装成绅士,搂一搂人家的小蛮腰。

  唐浅怡有些看不下去。

  “浅怡啊,何必置气呢!她要是不乐意,自己会反抗。”乔天杰好笑地低语,“不过,林副总整这么一出,咱今天又白跑一趟。”

  “Boss,对不起。”

  “无妨无妨。这个项目比较特殊,吃不准的买卖,谁都会迟疑。不过,我相信,会有慧眼识珠的大佬。说来也是奇怪,谢淮墨怎么对咱们这个项目不感兴趣……”

  唐浅怡心虚地低下头。

  因为那个人看不上呗,而且是个讨厌麻烦的家伙。

  当年,他们的感情稳定后,谢淮墨身上的一些也算不上缺点的毛病便慢慢地展露出来。

  最明显的就是,一是讨厌麻烦,二是厌恶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交通上,三是对于自己认定的,不管你怎么拒绝,他总会默默地想到办法,让你满足他。

  工作之后,谢淮墨的薪水在同龄人中是非常高的,每次出门,只要不是地铁直达,需要转车,他就宁愿打车。

  有时候,来回一趟,一张毛爷爷就没有了,她很肉疼,便建议,“咱们还是坐公交转地铁呗!”

  “老子又不是没有钱!行了啊,把一个小时都浪费在路上,是愚蠢!”说着,还手贱地弄乱她的发型,特别过分。

  她也气了,质问他:“那你怎么不租公司附近的房子?偏要住在学校附近!”

  “你说呢?”

  他弯下腰,英俊的笑脸在她面前放大,漆黑的瞳仁里映出小小的她。

  她没出息地红了脸。

  “因为爱情啊!笨蛋!”

  她本来气呼呼的,立马就败给了这一句甜言蜜语,心里美得冒泡泡。

  “那也不能把大把的钱花在打车上呀!买房不需要钱吗?”

  “那,要不我们先买车?反正以后肯定要买的。不然,送你上班,孩子上学,多不方便,是不是?”

  唐浅怡掂量手中的球,心中叹息。

  那个人总是说着说着就开始逼婚,好像她是七仙女下凡似的,他不立马抓住,她就会飞走。

  彤彤的某个臭毛病,就是遗传自他吧!

  想到彤彤早上又念经,“姑姑,你和杨叔叔快要结婚了吗?可是,杨叔叔没有水晶鞋耶!姑姑,你再等一等,等谢叔叔找到水晶鞋,嫁给谢叔叔,好不好?”唐浅怡就一个头两个大。

  “浅怡啊,要不你去见见谢大佬,再把咱们这个项目,同他说道说道?”

  唐浅怡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

  “Boss,实不相瞒,那位林总和我一朋友相熟,上次我们一起吃饭,他也凑巧出现,席间闲聊,便提到了这个项目。原来啊……Boss,你猜怎么着?”

  唐浅怡摇摇头,笑道,“是谢淮墨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那人才找上了我们正信。”

  “这样?”乔天杰眯起眼睛。

  唐浅怡坦荡地直视乔天杰,不惧老板眼里的探究之色,苦笑道:“嗯!不然,以谢氏和咱们正信签署的协议,当然是先找谢淮墨。”

  乔天杰看着唐浅怡走到球道,手法娴熟地投掷出球,砰,天女散花,一击全中。

  啪、啪、啪!

  钱总拍掌,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赞赏道:“唐经理有一手啊!”

  看着温软可欺,原来手段厉害,不是那位林总的情人,而是谢淮墨的初恋,那就有意思了。

  难怪那位董美人对她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呢!

  随同钱总过来的美女教练,看着唐浅怡,眼里闪过阴森的冷笑。

  “哪里哪里,在钱总面前,我可是献丑了。”唐浅怡落落大方地应对。

  “乔总,唐经理,也快饭点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钱总抬手,看了腕上的大金表数秒,裂开肥厚的唇,笑容憨憨的,可惜,下流写在眼里,只会让人越发抗拒。

  乔天杰怎么老找这些不入眼的投资爸爸?

  自从加入正信投资,她几乎每天都在体会人间不值得啊人间不值得!

  “钱总,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乔天杰笑道,伸手邀请钱总先走。

  钱总一把搂住美女教练的细腰,“琳琳,赏脸吗?”

  “钱总的面子,谁敢不给啊!”薛琳琳娇滴滴地笑。

  唐浅怡眼观鼻,鼻观心,柳眉皱了皱。

  林逸臣不是说,谢淮墨是骄傲的情怀主义者么?呵,那他们可知道高新聘请的某些员工的作风非常有失体统呢!

  钱总直接订了怡光酒店最贵的包厢,点菜全凭自己的喜好,务必让人感受到他的财大气粗。

  唐浅怡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心思却飘向大学时代。

  上大二时,她当过一段时间的家教,很巧的是,教的那位学生是山南大学数学系一位教授的独苗苗。

  大约是她长得比较讨喜吧,教授的夫人经常让她留下来吃饭,不是什么美味佳肴,永远是两菜一汤,鱼汤,老鸭汤,鸡汤,菌菇汤之类的换着来,一个全素菜,比如西芹炒百合,一个半素,比如苦瓜炒肉。

  吃得清淡,吃得精细,一家三口的气色非常红润健康。

  在教授家的餐厅里,悬着两副墨宝,字迹遒劲有力,极有风骨。

  一副是:“食不厌细,脍不厌精。”

  另一副是:“人活着不单单靠食物。”

  很简单的道理。

  却让她明白大繁至简的美好。

  大约是教授夫人同她特别有眼缘吧,某次闲聊,还对她说,“人生要懂得做减法,剔除不重要的人和事,珍惜留下来的。”

  去年,她意外地收到这位教授夫人在生日那天,发给她的祝福,“到你这个年纪,留下来的,都是重要的。浅怡,加油。”

  有些人总是将生活越过越清澈,也有人越过越油腻。

  比如这位钱总点了帝王蟹,又点了俄罗斯刺身,鲍鱼燕窝鱼翅纷纷粉墨登场。

  然而,其实也无可厚非啊,因为这是饭局,问题在于钱总不顾及其他人的喜好,旨在炫富。

  当钱总点好了菜,礼貌地询问乔天杰喝什么酒时,他的这个举动,却让唐浅怡挑了挑眉,想着,这位钱总年少贫穷时,多半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发迹之前,没少被人讥笑,所以现在才会如此铺张浪费,是潜意识里补偿曾经落魄的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