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118

  这一下,又变成了那个乐观的季晓茹。

  唐笑也笑了:“这样也好,总之,想开点,人生总是不完美的嘛。”

  “嗯,对。”

  季晓茹若有所思地说:“从前我总是苛求完美,什么都想要最好的,恋人也是,婚姻也是,一点点不满意的地方,就会被我无限放大,当成无法接受的事,后来我发现,那是在给自己找不快乐。人生本来就不完美,你我也都不完美,就应该接受不完美这件事啊,开开心心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每天只盯着让自己不快乐的事,那只能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

  “啊……好饱。”

  唐笑听完这一番话后,摸了摸肚子说。

  “啊?”

  季晓茹不明所以地问:“你偷偷吃什么了吗?”

  “这不是才喝了你的鸡汤嘛。”

  唐笑笑嘻嘻地说。

  “好啊,你逗我!”

  季晓茹装作恼怒地伸手去咯吱唐笑。

  “啊,好痒……不要,不要!哈哈哈,我错了……我错啦晓茹!哈哈哈……”

  “现在知道错啦?哈哈已经晚啦,谁叫你已经落入我的魔掌了呢?哈哈哈……”

  听着后面传来的欢声笑语,开着车的裴远晟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终于到了裴宅。

  一下车,季晓茹就殷勤地过去帮裴远晟捶背:“亲爱的,是不是很辛苦啊?您今天亲自开车,我实在太感动啦。”

  “不辛苦,应该的。”

  面对季晓茹的狗腿行为,裴远晟十分的淡定。

  唐笑站在看起来典雅庄重的裴宅面前,表情却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伤感。

  她仿佛看到了那个总是一丝不苟的严叔,站在雕花大门口,慈爱地对着自己微笑,说:“谢谢你帮我照顾少爷。”

  转眼间,严叔都已经去世这么久了。

  而裴远晟,却什么都不知道。

  她想着想着,乌黑的杏核眼中就不禁泛起了一丝水光。

  “咦,笑笑你怎么啦?”

  季晓茹一扭头,看到唐笑神色不对,连忙走过来问。

  “没事。”

  唐笑摇摇头,努力掩饰住眼中的泪意:“我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怎么好好的就伤感起来了呢?”

  季晓茹不解地说。

  “小情绪说来就来嘛。”

  唐笑自嘲一笑,拉起季晓茹的手说:“走吧,我早就饿了。”

  “晚餐应该已经准备好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裴远晟回头笑道。

  “好啊,那我拭目以待啦。”

  唐笑也微微一笑。

  “哎,不是我吹,家里的厨师做菜真的是一绝!我每天都能吃得肚皮滚圆,啧啧,真的是超级好吃。”

  季晓茹眼睛发亮地说。

  “真的嘛?那我可就更加期待了。”

  三人进了别墅,就闻到了饭菜香味,便直接冲餐桌奔去。

  而此时,门外一道纤瘦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站在别墅外一棵桂树的阴影下,不可置信地攥紧了拳头。

  怎么会是她?

  她怎么会来这里?

  最关键的是……她看起来比以前更美了。

  只要脑海中一想起唐笑的那张脸,易晓晓就焦躁到想要尖叫。

  “嘭——”

  她一拳砸在了树上,仿佛借此才能将心中的不忿发泄出来。

  然而,还不够。

  她紧接着又再次挥出一拳——

  一个人冲过来挡在了那棵桂树前。

  “嘭!”

  “……啊!”

  来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但像是怕惊扰到其他人,在这种时候他竟然刻意压制了自己的声音。

  易晓晓定睛一看,是穿着管家制服的慕子豪。

  他眉毛皱成一团,满脸吃痛的表情,正弯着腰捂着自己的胸部。

  “慕子豪,你干什么?”

  易晓晓不爽地问。

  “我才要问你在干什么。”

  慕子豪压低了声音说。

  “你管我干什么,倒是你,突然冲出来干什么。难道还怕我把裴家的树给打折了?”

  易晓晓语气嘲讽道。

  慕子豪气极反笑,声音中带着一丝委屈。

  “是,是……在你眼中我就是裴家养的一条狗,忠心护主到连裴家的树都爱护,是吧,呵呵。”

  易晓晓皱眉瞅着慕子豪,似乎在想他为什么这样说。

  慕子豪在她质疑的眼神中,越来越伤心了。

  易晓晓,真是个没有心的人。

  为什么自己为她做的一切,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呢?

  甚至是……曲解他的意思。

  他心里很难受,却极力克制,不让自己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来。

  作为管家,他是不能够随意失控的。

  他必须永远谦和有礼,沉稳淡定,才能够维持整个裴家的秩序。

  可是,谁来维持他心的秩序?

  他难过得恨不能弯下腰,蹲在地上哭一场。

  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

  他如此的淡然,在易晓晓眼中,却是另一种讽刺。

  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说可以为自己做任何事,但是,他何曾理解过自己呢?

  只怕他永远像看待小丑一样看待自己吧。

  “慕子豪,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她低低地说道。

  “我懂。”

  “你懂什么?”

  易晓晓一双眼睛用力睁大最大,恨恨地瞪着他:“你怎么会明白我的感受?你知道那里面是谁吗?是唐笑!”

  慕子豪叹息一声:“我知道唐小姐来了。”

  “你知道?”

  易晓晓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猝然冷笑一声:“呵……你也注意到她了吧?是啊!她那么美,那么光彩夺目,不止裴远晟,还有你——你们所有男人,统统都被她迷得团团转,眼睛都不舍得从她身上挪开,不是吗?!”

  “我不是……我没有。”

  慕子豪认真地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从未像你说的那样对唐小姐有过任何非分之想。”

  “哼,你虚伪。你们男人都虚伪!”

  易晓晓继续冷笑。

  慕子豪无奈极了。

  “为什么不相信自己?晓——晓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心里都只有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他差一点,又叫错了她的名字。

  即便是面对这样一张和从前完全不同的脸,在他心里,她仍然是他爱的那个金晓仪,从未改变。

  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

  容貌上的改变,让她变得极不自信。

  “说得好听,那你告诉我,唐笑美吗?”

  她逼近他,紧紧盯着他问。

  他无法说谎。

  那位唐小姐,的确是极美的,并且如今的唐小姐,比之从前更美。

  “美。”

  “哈哈……哈哈哈!”

  她近乎神经质地大笑起来。

  他担心她的笑声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连忙拉着她躲到了别墅旁边的角落里。

  “嘘,小点声。”

  他提醒她。

  “哈哈哈哈……”

  可是易晓晓仍然笑个不停。

  那癫狂的笑声,真的让人以为她大概是疯了。

  “晓晓?”

  “我好难过。”

  她忽然停下来,一脸悲伤地说。

  “怎么了?”

  他心疼地望着她,只想将瘦弱的她拥入怀中。

  可是他不能。

  “我难过得要死了。慕子豪,你知道吗,她从前就很美,在学校时,就很多男生喜欢她,可能她自己不知道吧,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好多女生都暗暗地嫉妒她。后来,我认识了裴远晟,他那么出色,人群中鹤立鸡群,让人很难不去为他着迷。我那时候还是很平凡,也许有几分清秀,但绝对算不上什么美人,为了有资格入裴远晟的法眼,我拼命工作,攒钱,终于去整了容,然后减肥,健身,让自己成为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女人。”

  “可是,这也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美女罢了,裴远晟他身边那么多女人,他根本看不上我。再后来,我发现,裴远晟喜欢的人竟然是唐笑。而唐笑,不仅嫁入豪门,还将裴远晟迷得团团转,更过分的是——她越来越美了,她美得发光!”

  “为什么她这么幸运?难道,天生的美女才有机会拥有幸福完美的人生吗?像我这种整过容的,再怎么扑腾,也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吗?为什么?凭什么?!我已经很努力了,非常非常努力了,努力工作,努力变美,可我……还是被裴远晟从他的身边赶走了。”

  她咧着嘴,露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为了重新来到他身边,我只有改头换面,让自己变成现在这副德性,我以为自己能够接受的,只要慢慢努力,将来也还有机会,可是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她——她为什么越来越美越来越幸福?为什么她永远命好到让人嫉妒?”

  “晓晓……”

  他难过地望着她,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真失败,我太失败了,我好恨,我好恨呐——”

  她说着,闭起双眼,用力攥紧双拳,似乎控制不住地要发出一声尖叫。

  慕子豪生怕她真的叫出声来引来其他人,如果那样的话,她就很难在裴家待下去了。

  易晓晓不理智,他不能不理智。

  情急之下,他猛然伸出手,将自己的右手送到了她嘴边。

  易晓晓心领神会,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地咬了下去。

  她咬得非常非常用力,是一个不顾一切地去发泄愤怒的架势。

  慕子豪痛极了,感觉自己的手指都要被易晓晓咬断了,他的身体本能想要抽回手,但他用强大的意志力生生地克制住了这种本能。

  “疼……”

  他吸着气,小声说道。

  然而,易晓晓还是不松口。

  慕子豪疼得眼前发黑,双腿发软。

  他到这一刻才知道为什么人常说“十指连心”。

  他现在真的是疼得想哭。

  可是,他还是得忍。

  他紧紧咬着牙关,心里只盼望着易晓晓赶快发泄完,他也好早一点解脱。

  他甚至忍不住想,要是易晓晓真把他手指咬断了,他就得等她松口后第一时间捡起断指去医院接起来。

  这倒是不费事,但问题是,要是手指真的断了,该怎么向少爷交待?

  总不能说是自己把自己手指咬断了吧。

  慕子豪努力地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当他专心地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好像真的不那么疼了。

  嗯?

  不疼了?

  他忽然回过神来。

  只见易晓晓正捧着他的手,怔怔地看着他。

  而他的那只手,已经疼得有点麻痹了,他茫然地看着手指上流出来的鲜红的血液,心想,她牙口可真好啊!

  蓦然想起两人做那种事时,她也喜欢用那一口尖利的小白牙咬他的身体,一寸寸一点点的咬……像一只小小的野兽。

  那种咬法,让他深陷其中。

  慕子豪的脸红了。

  他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

  他觉得,自己很愿意一辈子被她在床上那样咬来咬去。

  一辈子……

  如果真能一辈子就好了。

  “慕子豪,你不疼吗?”

  易晓晓奇怪地问。

  “……刚才疼,现在还好。”

  慕子豪表情木木地说着,脸颊上还有些发热。

  “慕子豪,对不起。”

  她伸出舌头,轻轻地去舔他手指上冒出来的血迹。

  慕子豪瞪大了眼睛:“你……”

  “别动。”

  她说着,继续她的动作。

  手指上传来温热的痒痒的湿湿的触感。

  他感到又难受,又快活。

  他浑身不自在,好像有一万只小虫子在他身上爬。

  “别……别弄了。”

  他哀求道。

  “很快就好了。”

  易晓晓轻轻说着。

  “……”

  慕子豪痛苦不堪地闭上了眼睛。

  她总是这样,总是这样不管不顾。

  可他又总是心甘情愿地被她驱使,无条件服从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就形成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

  他很清楚,但仍然决定沉沦其中。

  裴家的饭厅内,裴远晟季晓茹唐笑三人正坐在餐桌前谈笑风生。

  餐桌上铺着雪白的餐布,上面摆满了可口的美味佳肴,唐笑这一顿吃得十分满足,裴家的厨子做饭手艺一点都不比周妈差。

  “来,干杯。”

  季晓茹举起了红酒杯。

  “干杯。”

  唐笑也笑眯眯地举起酒杯。

  不太能喝酒的裴远晟举起的是一杯橙汁。

  三只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酒足饭饱,季晓茹提议一起去花园中散步。

  唐笑自然表示乐意,她在吃晚饭前就和成烈联系过,已经得知成烈今晚不会回家吃晚饭,甚至可能要到半夜才能回家。

  她也不太想一个人待在家等成烈,那种等待的感觉有些煎熬。

  和季晓茹在一起,自然是让人开心的。

  “你们去吧,我还有一个视频会议要开。”

  裴远晟看了眼手机上的讯息说。

  “这么忙啊?”

  季晓茹噘了噘嘴说:“难得笑笑来一次,你都不能陪陪咱们的贵客嘛。”

  唐笑看着季晓茹自然地对裴远晟撒娇,忍不住笑起来:“没事啦,等他忙完再来也一样的,反正时间还多得很。”

  “哎,你不懂,笑笑,他这个人啊,只要一开会,铁定得开好几个小时,有时候他生气了,还在视频会议中破口大骂呢。”

  季晓茹说。

  “不会吧?我还从没见过他骂人呢。”

  准确说她好像都没见过裴远晟发火。

  像他这样的人,骂人时是什么样子?

  她忽然很好奇。

  裴远晟此时神色冷峻,正低头回邮件。

  抬头一看,只见季晓茹和唐笑两人都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嗯?怎么了?”

  他问。

  “亲爱的,你今天开会骂人不?”

  季晓茹不怀好意地问。

  裴远晟:“……?”

  唐笑连忙说:“没事没事。”

  季晓茹不顾唐笑的眼神示意,对裴远晟眨眨眼说:“亲爱的,你每次开会骂人的样子太man了,如果今天你要发火的话,记得通知我们围观哦。”

  裴远晟哭笑不得地说:“还有喜欢看我发火骂人的?”

  季晓茹点头:“真的,特别man!”

  裴远晟扯了扯并不存在的领带,做出个冷酷的表情:“天凉了,该让周氏破产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