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并不是马小跳不给木泽烈面子,这个交易的走向越来越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了,如果不能帮助钟艳姬完全获得自由,那自己何必这么老远跑来西域一趟,还上了折天雄这老狐狸的贼船。木泽烈隐约要发作,马小跳也在焦急的思考,“一失足成千古恨”,此刻抓不住机会钟艳姬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我告诉你小子,别看你救了我儿子,可一码归一码。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已经作出最大让步了,你再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别怪我木泽烈对你不客气!”身强力壮的木泽烈一挥手就掀翻了面前的茶桌,怒气冲冲的看着这些妄图在自己面前提条件的小辈。

  每次待客都跟着的大管家木平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主子脾气火爆,一点就着。会客必生气,生气必掀桌,不管是对谁,就算天王老子来了,相信木泽烈也不会太给面子。反正木坦部落家大业大,也不缺几套茶具,掀完收拾一下就是了。作为公子哥的木江也不太担心,就算木泽烈和谁发脾气,总之不会对自己发脾气,谁让咱是他宝贝儿子呢。可就在木江坐在一旁偷偷得意的时候,暴怒中的木泽烈突然起身,走到木江面前,狠狠的抽了他一个巴掌。这一巴掌可没保留,实打实的抽在木江皮白肉嫩的脸上,把一旁的木平管家都看呆了。从小到大,木泽烈还没这么教训过自己的儿子呢,看来这次是动了真火了。

  “小王八蛋,要不是你自己实力不够,叫贼人给抓了去,你老子我现在至于这么狼狈,被一个小辈要挟?”很显然,木泽烈并不是想打自己儿子,他宠还宠不过来,哪舍得打。他弄这么一出,是为了让马小跳知道他的态度,好像在说:“我没有那么关心我儿子,说打就打,你可别拿这事来要挟我”。木泽烈何尝不在赌博,如果马小跳拿准了他的七寸,就要在他儿子身上做文章,自己怕是真的要让步了。

  此时在木坦部落另一处城堡之中内,另一位长相与木泽烈相似的壮汉端坐正堂之中,端着手中一杯茶,老神在在不紧不慢的喝着。这个斯文样子,和他彪悍的外表完全不匹配。

  一位中年人坐在下位,和坐正位的两个人全都很镇定的样子。一些备份比较靠后的人也陪在一边,互相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早已经等不及了。片刻之后,做正位的大汉有些沉不住气,朗声说道:“就在刚才,我得到消息说,木泽烈最喜欢的败家儿子木江被人就回来了,还有那位一直给我们木坦部落赚钱的女人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没错,父亲。城门口的卫兵亲眼所见,这父子俩还来了个俗气至极的拥抱,好像就木泽烈自己不知道他被亲儿子带了绿帽一样。”那位中年人说完,居然笑了出来。看来,木泽烈在私生活方面真的比较蠢,这件事早都在族内传成了笑柄,只不过没人敢跟他当面提出来而已。

  大汉教训儿子说:“木海,你别整天嘻嘻哈哈的,笑话人家的家事。沉住气,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你这点涵养气度,将来夺他木泽烈的权之时我怎么敢委你重任?”

  早就听说木坦部落内部对木泽烈搞一言堂的行为很是不满,原来这伙人已经开始谋划要篡权了。其实也怪不得他们打算闹事,正常像这种规模的大家族里,哪个不设立长老会一起商议族内要事,这木泽烈虽说办事能力很强,但这种专断独行也同时惹起了族人的不满,有造反之心也在意料之中。

  “我觉得,现在就是我们对付木泽烈的最好时机了。”大汉身后,一位穿戴整齐,面容清秀的小生站了出来。这小生唇红齿白,容貌俊俏,如果放到人群里,回头率也一定极高。在这个西域普遍相貌不扬的地方,就有点鹤立鸡群了。

  “哦?云贤,你有什么高见?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听听。“坐在正中的大汉显然对这云贤的能力十分满意,估计云贤也就是这伙人的军师了。在日不落联盟,乃至整个西域之中,请军师、幕僚来出谋划策,是一个很常见的行为。一群西域的粗鄙之人,不请个足智多谋的军师,领袖们总不能面面俱到,在这里连年征战,很难事事考虑周全,有的势力,军师甚至多达几十位。

  但请军师也是把双刃剑,他们的能力是否过硬、提出的建议是否正确不说,但是很多战役,就是靠俘获了敌方的军师,获取了至关重要的情报才能大获全胜的。

  “我认为,木泽烈其人本就在风口浪尖之上,私生活更是饱受诟病,而且他还非常护犊子。这次木江少爷的风波,再加上木江给木泽烈抹黑这件事,如果全部曝出,一定会让木泽烈的声誉在族内跌至低谷。我们趁他不得势,笼络一些和他关系若即若离的宗亲,对付他还不是易如反掌?”这位相貌与谋略完全不相符合的云贤军师提出的建议阴险无比,如果真的有人把他当成了花瓶,估计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离着距离不远,正在气头上的木泽烈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家里人要篡权。很传统的他虽然在家族议程上完全不让他人染指,但对于亲戚宗族该有的礼节、程式他一样不缺,这方面很单纯的木泽烈何尝知道尊重根本无法满足自己家里这群被压久了的族人。

  在抽完木江一巴掌之后,木泽烈把主动权重新掌握到了自己手中,他必须要不遗余力的夺回钟艳姬,就算许诺再多,人到了自己手里那就怎么都好办,就怕马小跳不答应。

  “我想和她单独聊聊,好吗?”一直捏紧拳头没有说话的马小跳起身,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马小跳的打算也很简单,立刻找个机会跟钟艳姬彻底摊牌,有个内应帮衬的话灭掉木坦部落也会容易不少。灭掉木坦部落这件事无疑是一场持久战,而距离血金龙爵派他去的食神才子宴也只有二十天左右了,两头都要顾及,马小跳肩上的担子也很重。

  “也许,我死在木坦部落,那我也不需要去什么食神才子宴了。”自嘲的想着,马小跳拉着钟艳姬走出了大殿。

  木坦部落这花园似的宫殿极大,二人到一个幽静的角落,执手相看,好像在经历一场人世间最悲壮的分离。

  “别为了我和木泽烈硬抗,没有希望的。”钟艳姬眼眶红红的,自从到了这里,她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刚才在大家面前,她能忍住眼泪就已经不易。

  “艳姬,我们间的关系也无需多说了,这次我决定暂时让你回到木坦部落。相信我,不出一个月,你就会获得自由。”至于计划失败,这种情况下就不是马小跳该说的话了,但他有自信,如果自己战死,钟艳姬也会伤心欲绝的。

  “此话当真?”

  马小跳捏着钟艳姬的脸蛋,轻拭她的眼泪,“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告诉你吧,我此次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除掉这个木坦部落,为你报仇!”为钟艳姬灭掉一个庞然大物自然是他瞎吹的,不过只要能哄得美人高兴,马小跳也心甘情愿。

  二人再次深情对视,眼神里的绝望慢慢隐去了,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照耀了这一对情意深重的爱人。

  见到二人很快就回来了,木泽烈也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赌对了:“考虑的如何?”

  “就按前辈说的办,只希望木坦部落可以对她好一点,别再让她去做那些低贱的勾当了。”如果扮演一个骗子,马小跳都不需要化妆,他心里明明不情愿,可装出来却是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连折郁都看不下去了,偷偷传音给马小跳。

  “你疯了?真把钟艳姬还给这帮丧天良的家伙?马小跳,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马小跳看向折郁,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坏笑。大殿之中也有不少闲杂人等,哪个也不傻,都看出钟艳姬和马小跳是一对,被马小跳的“真诚”欺骗之后,也都瞧不上这位“畏惧权势”的年轻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有的人还对马小跳指指点点的,很不礼貌。

  马小跳站在大殿之中,面对如潮般的指责声,淡淡一句:“闭嘴”。这句话不卑不亢,其中还蕴含了不少对于这声音的领悟,看来以后有机会必须好好研习一门“战吼”类型的功法了。

  今天这一声“闭嘴”,其中还有包含了某些天地规则。一声叱喝之后,原本嘈杂无比的大殿上,那些正在怒骂指责的人立刻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这些族人之中,甚至还有不少玄宗级别的强者,他们擅长阿谀奉承,也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可张开嘴居然一点声音也出不来,似乎一位神灵给他们下达了一道禁言的命令。

  而这位神灵,就是他们瞧不起的马小跳。

  “好啊年轻人,拿得起放得下,我木泽烈佩服!”显然是被马小跳的“真诚”给欺骗了的木泽烈起身鼓掌,投向马小跳以赞许的目光。

  “今天瞧不上我,看不起钟艳姬的人,等我们灭掉你们这个木坦部落的时候,可不要哭的太伤心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