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暴雨之后重见阳光是什么感觉?层层叠叠的乌云后照射出一缕难得的阳光时是什么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一直与苏七辛苦搏杀的折麒麟等人的感觉。毒瘴潭本来看不见毒雾的影子,但那见血封喉的瘴气一直笼罩在几人的心头,此刻瘴气消散,他们都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就连眼前的苏七,也似乎不再是怎么打都不会疲倦的拼命三郎了。

  马小跳此刻也松了口气,仔细凝视着手中那颗闪着墨绿色光芒的水晶,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可能这就是作为强者在生死搏杀后的福利吧。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块小东西,居然困扰了想要进出西域的商旅之人数百年之久。

  毒瘴潭中的确是有一个小“池塘”存在的,就是马小跳之前到达的终点,可成功取出这墨绿色的小宝石可绝非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池塘里充满了一种透明的液体,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和普通的水没什么两样,但按照逻辑,这种毒得不能再毒的地方居然有纯净剔透的水,那就太反常了。就像伪装成空气的瘴气一样,这池里的液体也是种剧毒无比的东西,为了亲手验证一下,马小跳足足牺牲了一小株他最喜欢的金刚草。这金刚草虽说不算什么名贵的药材,可草如其名,它珍贵就珍贵在它的硬度上。无论你是天阶神兵还是普通的兵器,想要保持坚硬、锋利,光用铁、铜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掺杂这金刚草的成分在主要材料之中才能使兵器达到最完美的效果。而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这金刚草的年限,如果是株千年的金刚草精炼后注入兵器内,至少能够硬生生的提升到地阶品质,就凭着它品质的精良,力量的纯粹,这也恰恰从侧面反映了这九州神国之中力量之上的原则。

  把池子里那种至毒无比的液体收到了金凰鼎内,马小跳可是一滴都没有浪费。

  自己现在并不会炼药制毒一方面的事,不过他清楚的知道这液体对于擅长此类技能之人的重要程度,拿出去准是没错的。至于那水晶,就属于意外之喜了。

  在沥干了池水后,那颗水晶就静静的凭空飘在空荡荡的池塘中央,散发出的光芒迷人无比,却并不刺眼,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典范。很显然,这就是产生瘴气的根源所在,就在水晶入马小跳手的一刹那,漫天毒瘴全部立刻消散,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手握这颗漂亮的小玩意,马小跳慢悠悠的走回几人一直奋战的地点,却不见了苏七的踪影。“那胖子人呢?怎么不打了?”这一番明知故问的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笑起来也没有任何阴霾。无论是受了小伤,很快就要面对自己命运的钟艳姬,还是脾气差劲的折麒麟,再包括被“绑架”的大少爷木江,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完全没有大战在即时该有的紧张劲。

  “那个苏七在毒瘴散去的瞬间就立刻逃了,临走时候还撂了句狠话说早晚要报复咱们。”折郁把实情转告了马小跳,不过脸上的表情可不像是担心后续的报复行为。

  “也好,这家伙的实力真的是难以捉摸。你们打了这么久,身上都有什么新伤吗?”马小跳已经把自己直接当成了领袖,现在开始关心起了他的“臣民”。

  他自己倒是毫发无损,除了累一点,消耗有些大之外,马小跳还是可以活蹦乱跳的。

  “说是搏杀,其实根本没几下打中的。瘴气神出鬼没,攻防之间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基本上一直在试探,你出一拳我还你一脚,还没活动开呢。”作为一个彻底的战斗狂,折麒麟就算先前挂了彩,还嫌这一仗打得不够酣畅淋漓。马小跳再看看同样受了些小伤的钟艳姬,她也以嫣然一笑回视马小跳,这一眼里包含的意思太多了,看的一旁的木江直羡慕、折郁很吃醋。

  “咳咳,某些人是不是该注意些形象?我们应该启程了吧。”

  到底是看不下去,折郁跺了跺脚,活生生的打断了二人的暗送秋波。大家嘿嘿一乐,踏上了到终点之前最后的一小段路。今夜这段战斗没人会知道细节,但一定会被录入史册,因为翻过今天,毒砂沼就要改名了。三大险关成了两道,毒砂沼没了毒沼潭,也该改名字了。不知道这次会对别人产生什么影响,不过引起巨变的“始作俑者”马小跳手里正把玩着那块水晶,开心的吹着口哨。

  “前面就是木坦部落了,这里是从这个方向进入西域的唯一关口,所以等会的人会很多。”地头蛇木江向众人解释说,经过这段不长时间的相处,他倒是越来越舍不得走了,但毕竟几人身份差距太大,终究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起去。

  这木坦部落在日不落联盟内部也是蛮横无比,甚至引起了大统领对其的诛杀之心。它如此跋扈的唯一资本就是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木坦部落的领地就坐落在进入西域的唯一通道上。来西域经商的人太多了,雁过拔毛,一个人就算只取分毫,也以数量取胜。木坦部落把守着通关要道,还凭借各种创收手段变得财大气粗,不停招兵买马,恐怕它越来越壮大才是日不落联盟大统领最担心的事。大统领也就是三百部落中最大部落的统领而已,为了维持现在的统治地位,他自然不允许出现能与自己匹敌的势力。作为一个联盟的首领,他本应全身心为大体考虑,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统领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

  感慨了一番之后,马小跳跟着领路的木江走到了一处还算宏伟的城池前,木江自豪的指着最高的那座城楼说:“那就是我们木坦部落。”这座规模不小的城池虽然没法和天京城、云都城比拟,不过就算放眼天龙皇朝,也可以算作大城市了。

  感慨木坦部落强盛的同时,马小跳也没法不担心自己身负的艰巨任务。第一是换下钟艳姬的自由,第二是灭掉这个部落!看到这座城池,马小跳才终于想通大统领把这作为完全交换折麒麟的第三个条件的理由,还有老奸巨猾的折天雄对于亲自出手一百个不情愿的原因。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就算牺牲点长辈在晚辈面前的尊严,也好过血本无归。

  无奈的摇了摇头,马小跳等人还是最终走到了木坦部落这座城池的门口。门前的卫兵见到几个人居然愣住了,都忘了检查这几人的身份和随身物品。

  “那不是前一阵子被掳走的木江少爷吗?”

  “你看!那个好像是据说叛逃了的钟小姐,她怎么跟着木江少爷一起回来了?”

  门口的几个卫兵三两聚成一顿,时不时的对着几人指指点点,小声的交流着自己的意见。沉寂了这么多天的木江,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我说你们几个是不想干了吗?见到本少爷还敢不乖乖行礼?我看你们是不把我这个少爷放在眼里呀。”木江趾高气扬,与生俱来的一副霸道派头又很自然的回来了。这几天在马小跳面前,后来还见到老熟人钟艳姬,他是一个屁都不敢放,生怕哪句话再触到眉头,挨上一顿胖揍。现在到了自家地盘,他再不好好抖抖威风以后怕是一辈子都再难重拾自尊了。

  在大门口负责搜查的七八个卫兵听到这话,立刻全部跪下老老实实行礼,听到刚才那顿训话,他们知道这肯定是自己主子回来了,要不然在木坦部落的地盘上还没外人敢这么对他们吆五喝六的。一个眼尖的卫兵头子赶快指使身旁的手下说:“还愣着干嘛?快去禀报首领!”那手下起身一溜烟跑了,留下跪着一地的卫兵和错愕的看着大少爷木江的马小跳几人。

  地上跪着这些人显然是跪习惯了,没命令谁也不敢乱动。这木江几个月不在,一个个的还有点不适应每天都可以不用下跪行礼的生活。折郁拉了拉身旁的钟艳姬问:“还真没看出来,这木江还是个这样的人?”

  钟艳姬早就见怪不怪了,听到折郁问,就笑靥如花的回答说:“哎呀,他平时干的比这更过分的事海了去了!

  他一直是个这样没长大似的小少爷,只不过被马小跳收拾服贴了,在咱们面前夹起尾巴了而已。”

  “行了,起来吧。以后都长点眼睛啊,再叫我发现这种情况就得让你们挨板子了。”趾高气扬的木江发号施令后,转过身来像变脸一样,立刻也转变成了一副奴才相。对着马小跳点头哈腰的,好像刚才那个耀武扬威的公子哥是他孪生兄弟一样。

  马小跳也没打算理他,这家伙可憋坏了,就让他好好发泄一下吧。此时马小跳倒是有点担心等会首领木泽烈被人叫过来了之后会是什么状况,他会不会老老实实的和自己交换钟艳姬的自由。并且见到了钟艳姬,木泽烈会不会仗着在自己的地盘上不管不顾就直接把钟艳姬给召回去,毕竟主动权还在人家的手上。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杂乱的马蹄声传到了马小跳的耳朵里,据他估计,至少来了二十匹快马。

  “木泽烈首领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