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会议室的内部格局其实颇似乡绅贵族的客厅。进门之后并不是直接进会议室,而是一条走廊。走廊一侧是较大的会议室,此时能够清楚的听见里面发言的声音;另外边则看起来是小房间,估计是与会人员临时休息(假如会议开得很长)的小房间。

  他们进入之后,立刻将门重新带上。小丫头牵着他的手,在门关上的瞬间,艾修鲁法特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体似乎在颤抖。

  “像一个女王一样,面对一切。”艾修鲁法特轻声说道。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小丫头先不要进去,然后自己大步的走进了会议室。

  在他踏入会场的瞬间,数十道视线立刻集中到他身上。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你是谁?”有人问道。问话的是一个年纪不是很大的男人,他坐在会议室的主持席上。艾修鲁法特不认识他,但是他猜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位只闻其名的法鲁萨了。不过这一点他并不能肯定。

  “我,”艾修鲁法特没有着急,而是仔细的在人群中扫视的了一圈,在这些人中,他居然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所有人都穿戴着军队制服,并且携带着随身武器,有一部分人穿着盔甲。“奉女王陛下的命令而来。哪位是法鲁萨将军?”

  “女王?”那个很可能是法鲁萨的男人不屑的哼道。“胡说八道!女王还是小孩子呢,你骗谁,来……”

  “等等,将军。”边上一个年轻人突然说道。“这个人我认识,他叫艾修鲁法特,是女王的贴身护卫。”

  “你认识?”

  “我在……几次聚会上见过他。”那个青年军官说道。边上其他几个人纷纷出声应和。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法鲁萨也无法否认艾修鲁法特的身份。

  必须要说,不知道是命运的作弄还是刻意的安排,法鲁萨现在所处的位置非常好。(更新最快最稳定)他和艾修鲁法特相隔位置很远,而他身边站着两个看起来是卫兵的人。这两个人穿戴着全套盔甲,一左一右的将法鲁萨护在中间。不需要其他的证据,单是这两个人的眼神,艾修鲁法特就能看出他们肯定不是普通货色。除此之外,这个房间并不只有一扇门,在法鲁萨身边不远就是侧门。如果在会议室里发生了冲突,那么法鲁萨可以很轻易的从这扇门逃离。

  “女王的命令,女王带来了什么命令?”法鲁萨说话的口吻虽然依然有些漫不经心,但是他却坐正了姿势。他的表情清楚的说明了他这种口吻是装出来的。

  “他叫艾修鲁法特?”艾修鲁法特听见边上有人说话,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的正是一个熟人——那位曾经和他打赌并输掉的巴兰卡。哦,对了,当时好像就说了,这个叫做巴兰卡的人是近卫军团的军官之一……雇佣兵的头子。

  “没错,我在一个聚会上见过。”回答问题的是一张艾修鲁法特见过的面孔。不过有点抱歉的是,他不记得这个人的名字了。“他的名字有点拗口,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女王……贴身护卫……”巴兰卡的眼睛中突然闪过一丝光芒。

  “快点说啊,女王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命令?应该是摄政大臣的命令才对吧。”

  “拜伦公爵发动叛乱,女王命令近卫军团立刻赴鹰隼城平叛。”艾修鲁法特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拜伦公爵可是摄政大臣!”法鲁萨变了脸色。他伸出一只手:“拿来!”

  “拿什么?”

  “女王陛下的亲笔诏书。”法鲁萨倒是已经想明白了内部关系。想必这个艾修鲁法特的是从王城里逃出来的,来做最后一次挣扎——真不知道公爵大人是怎么安排的,居然让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带信逃离鹰隼城。但是无所谓,反正一直以来都是拜伦公爵摄政,几乎没人认得小女王的笔迹。只要这个信使将信交到他的手里,那么这场游戏胜负就定了。他可以当然否认这封信的来历,一口咬定信件属于伪造,甚至直接将这信撕碎。到时候不管这个艾修鲁法特想干什么,都是死无对证,徒呼奈何了。

  “女王陛下的口谕。”艾修鲁法特说道。

  “你这是开玩笑吗?”法鲁萨看着这个陌生人。“虽然你是女王的贴身护卫,但是这样的命令也是可以空口白话的来下达的吗?”眼看着这个陌生人拿不出有利的证据,他心头大定,这样一来连隐患都没有了。

  “等等,将军,这个事情很不同寻常。”边上有人说道。“实在太蹊跷……前天晚上,城里发生了大火……”

  这是不可隐瞒的。因为当时焚烧的火光很大,哪怕是军营这边也能看得见。而且那多处同时起火,一看就不像普通的火灾,更像是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只是火灾罢了。”法鲁萨回答,“发生火灾有什么奇怪的吗?鹰隼城哪年没几次火灾的?烧掉一个街区的事情也发生过……难道让我们这些光荣的骑士们去城里负责灭火?”

  “但是,那是多处同时升起火光……

  “多处失火罢了。”法鲁萨回答道。“我是近卫军团的指挥官,想要调动我的部队,那必须给我相关的命令。”他看着艾修鲁法特。“而不是空口白话的过来说几句话。你以为这里是商会吗,可以空手来要求贷款的?”

  他现在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现在他要做的不是保证军团原地不动,而是要想办法将这个艾修鲁法特给抓起来。幸好要做这个事情不是很难。不管怎么说,虽然这里有几个人认识艾修鲁法特,能证明他的身份,但是毕竟他只是独自一个过来的。

  不知道那位小女王知道她最后的希望就这样如泡沫一样破裂了,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呢。

  “你是怎么进来的?”他大声的质问。

  “当然是从军营的正门口进来的。”艾修鲁法特回答道。

  “军法官!”他问边上另外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一个外人,擅闯军营是什么罪名?”

  “啊,处决。”那个军法官迟疑了一下,立刻回答道。“但是王室的使者是例外的……”

  “他不是王室的使者!”法鲁萨冷笑了一声。“王室的使者必须携带信物才能证明他的身份。他有什么证据?就那个空口无凭的‘口谕’?什么时候听说贴身护卫还兼职信使了?”

  “但是……但是……将军……”

  “我知道,毕竟他是女王的贴身护卫,直接杀了不合适。先拘禁起来再说,等我派个使者到鹰隼城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使者来回需要一天时间。事实上,只要拜伦公爵和他配合好,那么瞒下这件事情……瞒个三五天压根不算啥。三五天后候事情早就稳定下来了,近卫军团里就算有一些真正忠心王室的也无可奈何。小女王最后将自己的贴身护卫派来求援,说起来也算是很正确的一个举动,可惜的是……世界上的事情没这么单纯啊。

  “谁说我不是信使?”艾修鲁法特问道。

  “谁说你是一个使者?”法鲁萨毫不客气的反问。“有谁来证明呢?”他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了局面,现在完全只是一场猫儿戏鼠的游戏罢了。

  “我说的!我来证明!”一个属于少女,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影从艾修鲁法特身后走了出来。之前由于角度和艾修鲁法特身体遮挡的缘故,居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丫头的存在。

  “这个是……”说话的是那些对小丫头并不熟悉的人。但是这里的人都是中高级军官,他们经常会有机会进王宫,很快有人失声叫了起来。“女王陛下?”

  法鲁萨面色发白,手臂僵硬的放在桌子上。而各位军官都看着站在会议室门口的小丫头。如果小丫头心里很紧张的话,至少她的面容上没有表达出来。只有最细心的人才能发现她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手指甲都深深的掐入揉里。

  现在,已经没有人对艾修鲁法特刚才说的事情再有疑问了,一个新的问题摆在所有人面前,那就是如何选择。说不清楚这一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突然之间,全场寂静下来。人们一会看看近卫军团的现任指挥官法鲁萨(每个人都知道法鲁萨的背后是拜伦公爵),一会看看站在门口的小女王。这个选择其实并不容易做出,但是一旦做出,恐怕就决定了一个人一生的前途,甚至是能够扯上整个家族的兴亡荣辱。

  “大家听着!”法鲁萨突然之间大喊了一声,全场为之一震。“这一位不是露维雅?安洁尔?马克雷米兹女王陛下,是冒牌货!”

  “住口!立刻将这个叛逆给我拿下!”小丫头立刻叫道。

  艾修鲁法特上前半步,而法鲁萨两个卫兵同样上前来,和艾修鲁法特遥遥对峙。双方剑拔弩张,而其他人却都在一种压抑的沉默中一动不动,不知如何选择。

  突然之间,一道剑光闪过。法鲁萨发出了一声惨叫,一把长剑从后面刺穿了他的胸膛。发动偷袭的正是巴兰卡,近卫军团中的雇佣兵队长。他刚才乘着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的时候,悄悄的绕到法鲁萨的身后并发动了致命一击。

  “奉命诛逆贼!”从法鲁萨的尸体上拔出长剑之后,巴兰卡大喊了一声。“女王万岁!”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