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修鲁法特毫不犹豫直接冲着大门——也就是那两个卫兵走去。小丫头倒是犹豫了一下,不过她也马上跟了上去。

  两个卫兵老早就注意到这两个陌生人。前面说过,艾修鲁法特身上穿戴的盔甲和普通士兵、军官的差别相当的大。这个陌生的盔甲使得卫兵一眼就能看出来者不是军队的一员,或者至少不是近卫军团的军官。

  按照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当艾修鲁法特走近的时候,两个卫兵将手中的长戟一错,将他挡在外面。

  “让开!”在卫兵开口质问之前,艾修鲁法特先一步喝道。

  “什么人?”艾修鲁法特的态度强硬,特别是主动出声,反而让两个卫兵有所犹豫。其中一个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喝问了一声。虽然他是在喝问外人,但是声音本身就透露出底气不足。每个人都知道,近卫军团最近换了指挥官,这通常意味着接下来会有人事变动(而且可能是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谁知道这个穿着盔甲的陌生人是干什么的呢?也许是从其他什么地方调过来的高级军官也难说。

  “我奉女王陛下的旨意而来,要见你们的指挥官!”艾修鲁法特说道。“让开!”

  “容我通报……”

  “不需要通报!”艾修鲁法特说道。“听说军官们都在里面,我直接进去见他们就行了。”

  或许是他的理由充足,或许是他这种虚张声势的架势唬住了卫兵,总之两个卫兵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让开了路。今天召开的并不是秘密会议,而是例行会议。这种会议中放一个信使或者新调任军官之类的人进去,也不算什么太过于离谱的事情。

  不过他把那个小女孩也带了进去,还真的有点奇怪。

  ……

  “还没有找到吗?”拜伦再一次问道。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单单这一点就能看出他昨夜肯定没有睡好。除此之外,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到他额头上绽出的青筋——对这位摄政大臣有所了解的都知道,拜伦公爵的脾气可从来称不上“温和”。

  “抱歉,大人,我们分遣出各路人员……但是昨夜的大雨……”

  其实拜伦自己也知道,在昨野这样大雨的情况下,确实是很难追击逃走的人的。雨水遮蔽人们的视线,冲刷掉任何的足迹和蹄印,此外还洗掉了所有的气味。诚然这雨只下了半夜,但是要在这样四通八达的鹰隼城城郊搜索一两个人,委实也太困难了一点。

  不过知道归知道,并不是阻止他发怒的理由。实际上,此时他心头怒火炽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个十拿九稳的行动会出现这种篓子?为什么整个计划中,原本认为最容易得手的部分反而失败了?

  一名信使出现在门口,并且急匆匆的走向拜伦。

  “公爵大人,根据来报,”信使行了一礼。“我们已经联络好了主要关卡……”

  “嗯,怎么联络的?”

  “如大人所吩咐的,已经用魔法通讯联络相关各地驻军。混沌巫师绑架了女王,并且很可能用妖术迷惑的女王的心智……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女王回到鹰隼城的教会这里,由他们负责驱魔。”

  “嗯,教会那边的情况呢?”

  “主持教会日常的高阶祭司依然保持中立,表示两不相帮。但是我们已经成功的得到了其他几位高阶祭司的帮助……花了不少代价!”

  “很好,这样的话,他们除非是飞,或者是在荒郊野岭绕过去……至少大路他们是不能走的。拉法那边有什么最新情况没有?”

  “没有,我们安排在那边的密探没有任何回应。但是我们的魔法师侦测到城里有很多魔法之风的活动,说明有不少人使用了魔法通讯……但是无法判断那是普通人使用了魔法通讯卷轴还是真正魔法师在活动。”

  “这是难免的。”拜伦轻声的说道,同时挥手示意信使退下。拉法此时应该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了。(更新最快最稳定)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没有小女王在手中,他能够施加足够的影响力分化瓦解拉法的势力吗?该死,如果有那个小丫头在手,他就有九成的胜算,如果是小丫头消失,那么他有五成的胜算……但是如果小丫头跑到了拉法那里,他有多少的把握呢?

  他感到一种难言的颤栗在自己脊梁上爬动着。

  “我错在哪里?对了,我犯了一个大错,”拜伦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我以为这场牌局里只有我和拉法,却忽略了其他参合进来的势力。那些并不是中立的势力,而是早就等在一边等着乱局展开,并且从中捞取好处的。”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我怎么会这么冲动?”

  “来人!”他大喊道,几个士兵立刻从门口走了进来,恭听他的吩咐。

  “把斯卡德拉给我带来!”拜伦说道。至少他应该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有多大的危险……能够给他提供这方面情报的,也只有斯卡德拉了。

  一小会之后,原先的宫廷大主管斯卡德拉就被人带到了拜伦公爵的面前。此时此刻,这位老人被五花大绑着,但是依然挺直了身体,不肯低头。

  “斯卡德拉,”拜伦此时已经无心玩什么语言上的游戏,所以他直截了当的进入了正题。“那个艾修鲁法特是谁?”他对斯卡德拉这个人很了解,知道这位宫廷大主管可不是那种可以被混沌力量轻易洗脑的人。也许对于这件事情,斯卡德拉也是被蒙在鼓里。从这一点来说,或许他能得到斯卡德拉的合作。

  “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推荐的可靠人选。”斯卡德拉平静的回答。这些资料都是写在艾修鲁法特的个人档案上的——由斯卡德拉亲笔记录,此刻恐怕早就被拜伦公爵看上一百遍了。

  “传说中的上门女婿?”拜伦冷笑了一声。“好吧,亲爱的斯卡德拉大主管,也许你并不了解那位艾修鲁法特究竟是谁……他是一个混沌的巫师!以宫廷主管而言,你犯了一个大错。”拜伦说道。“你居然让一个混沌的信徒潜伏到了我们女王的身边。我担心我们的女王已经被那邪恶的力量占据了身心。”

  斯卡德拉没有答话,只是平静的注视着拜伦。他的神情清楚的说明他压根就不相信拜伦的话。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拜伦已经快控制不了自己了。挫折感使得怒火再一次在他胸膛里熊熊燃烧。

  “你还没有抓住女王陛下吧。”斯卡德拉终于开口了。

  这一次轮到拜伦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了。

  “不仅让她逃离了王宫……还让她逃离了鹰隼城。”斯卡德拉说道。“是的,昨夜就是一个好机会。昨夜下着大雨……如果能够趁着大雨逃离城市,那么要追可谓千难万难。现在的你,应该正在竭尽所能的布置人手。但是呢,你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力量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女王在王座上的时候,你以摄政大臣的名义,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如果女王脱离了你的掌握,你就突然发现自己对其他人,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可言。不止是没有影响力,你还随时可能变成叛贼……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你似乎很有脑子嘛!”拜伦脸上第一次清晰的露出恶意。“谁告诉你这些的?”

  “我猜的……否则的话,你也没有这个闲暇来见我了。”斯卡德拉说道。“拜伦,你本来并不是一个傻瓜,但是**蒙蔽了你的双眼。你现在做出了蠢不可及的事情……你已经完了。”

  “告诉我那个艾修鲁法特是谁,否则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他是我一个远房的准外甥女婿。”斯卡德拉重复了一次之前的回答。“至于向我推荐他的人,则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玛丽安伯爵夫人……我想你也是认识的。”

  “你以为我说谎吗?”拜伦尽力让自己恢复平静。斯卡德拉说的都是那些他已经知道的事情。说句实话,他并不是吝惜使用暴力,但是每个人都知道斯卡德拉年纪真的不小了。这样的老人,不管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健康多么精神,实际上生命的活力已经不多,也许稍微怎么折腾一下就会死掉。假如刑讯是一种像美术一样的艺术,那么斯卡德拉可绝不是合适的画纸。“你以为那个艾修鲁法特是怎么跑掉的?他在王宫内用魔法突围并且离开的!然后,为了冲出城门,他召唤出了一个大恶魔为他开道!”

  “大恶魔?”斯卡德拉的眉头挑了一下。

  “否则你认为他会从城里逃掉吗?”拜伦冷冷的说道。“我在城门安排了三百名士兵,包括一百名火枪手。最后损失了大概七十人才消灭了那个恶魔……不过因为被恶魔吸引了注意力的缘故,最后还是让你那位准外甥女婿夺路逃走。”

  “你害怕了?”斯卡德拉突然问道。

  “我害怕什么?!就算他暂时逃走了,他也只是一只老鼠,等着我慢慢把它赶到笼子里……”

  “你害怕了。”斯卡德拉这一次说话就肯定的多了。“你放走的不是一头老鼠,是一头狮子。我那位准外甥女婿……”他说出这个词的时候。“马上就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哦,那真的让我期待了。”拜伦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为什么你对这个艾修鲁法特有这么大的信心?”

  “如果他真的如我想象的一样……现在你已经来不及了,拜伦,你做什么都来太迟了。逃走是你唯一的选择!”

  “我来不及了?太迟了?笑话,整个鹰隼城现在就在我的手中发抖!”

  “拜伦,你之所以胆敢如此妄为,无非是因为你将近卫军团的指挥官换成了你的亲信……所以他们就无法干涉你在城里的所作所为。但是,当女王亲自抵达近卫军团的军营的时候……”

  拜伦公爵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锤子打中的脑袋,脚步瞬间踉跄了一下。他甚至没有听见斯卡德拉接下去说的是什么了。该死的,他怎么忘记了呢?不,不是忘记了,应该说,他最初的行动计划里,就从来没有过“小女王逃出鹰隼城”的应对预案。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