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二节报告

  一曲终了。(更新最快最稳定)

  整个酒店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依然沉浸在乐曲中,一时不能自拔。这些在这里用餐的军官中,有一些对音乐略有研究的风雅人士,也有一些对音乐什么完全不感兴趣的粗俗份子。但是此时此刻,不管是哪一种,都被刚才的旋律吸走了心神。事实上隔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有人第一个开始鼓掌,接着所有人,包括巴兰卡在内,都开始猛的鼓起掌来。

  “这种乐声,这种旋律,并不是人类的风格,简直就是天籁啊!”有人大声的说道。“再来一首!”

  “怎么样,这盘赌局谁赢了?”艾修鲁法特面对着巴兰卡问道。

  “你赢了。”巴兰卡倒也光棍,将艾修鲁法特之前给他的金币丢回来。“你的本钱。”他说道,接着他站起来,冲着几个同桌的同伴喊道:“我们起来!”

  “喂……我还没吃完呢。”一个同伴抱怨道。

  “那就站着继续吃吧。”巴兰卡说道,然后他冲着不远处的一位酒店侍者叫了一声。“来整理下桌子,为这两位上菜,所有的账由我来付。”

  “喂喂喂,”巴兰卡的这句话立刻引发了四周一片叫声。“结果出来来,认赌服输,快点给钱吧。”

  “给钱……给钱……”

  “哈哈,我们的智者也看走眼了……”

  “这一次他一年份的军饷都要输啦,很多人都猜他们是吟游诗人啊……哈哈……”

  巴兰卡在这片混乱中手忙脚乱。因为他身上的钱不够多,所以不得不逐张的写欠条,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所以,等到赌账问题解决,艾修鲁法特和小丫头已经开始吃自己的午餐了——当然,主要是小丫头吃,艾修鲁法特对于那一桌菜几乎碰都没碰一两样。

  巴兰卡来到了桌子边上,他干笑了两声,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佩服,佩服。”他看着艾修鲁法特,“没想到阁下还真的有两把刷子,多才多艺,这一次算我认栽。”他用一种酸溜溜的口吻说道。“虽然这场赌博是我输了,可是我却能肯定你们绝不是什么吟游诗人。”他转脸看向小丫头,后者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看了看艾修鲁法特,又回头看着巴兰卡。

  “虽然你们琴弹得很好,舞也跳得不错。说句实话,凭你们刚才的歌舞,当个吟游诗人可谓绰绰有余了,甚至算得上游吟诗人中很出色的那一类了,但是我对我的眼力向来很有自信。我确定你们绝对不是游吟诗人。啊,对了,尚未请教尊姓大名……还有,你们两位是?”

  “夫妻。”艾修鲁法特尚未开口,小丫头先一步出声了。“未婚的那一种。”她补充道。

  “至于名字,我们只是吟游诗人而已,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名字呢。”艾修鲁法特说道。

  “我叫巴兰卡,可能你们也听出来了,我是近卫军团的……职务是副将。当然,这个‘副将’只是一个空头名义罢了,并无具体的爵位和薪金。你们只用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雇佣兵头目就行了。”

  “你想说什么?”艾修鲁法特问道。小丫头则在一边歪着头,看着这一幕。

  “好,干脆。说句实话,我想再来赌一场。”巴兰卡说道。

  “为什么?有什么好赌的?”

  “简单的说,就是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挽回我的面子。”巴兰卡笑着。“当然还有钱。你们刚才没听到我和其他人的对话吗?”

  艾修鲁法特扭头看了小丫头一眼,后者用无辜的表情回应。刚才一片乱哄哄的,她确实没注意到那边的这些细节。

  “他们都在嘲笑我的判断力,说我终于看走眼了。”巴兰卡说道。“其实我知道我没有看走眼,只是我低估了你们而已。就像书上说的,是我偶然间遇到了高人。当年马克雷米兹大王也是这样偶然遇到了荒野贤者加鲁纳斯。两位……就连名字也不肯报上来,所以大概不会希望让人知道你们在这里用午餐,不是吗?”

  “这是一个威胁吗?”艾修鲁法特冷冷的回答。

  “只是一个请求,简单的请求。我要向他们证明,我并没有看走眼。”巴兰卡说道。“这样吧,你们的赌金我来支付。”

  “什么意思?”

  “我们这边有三个人,三个人都想要和你比划上一场。每次的失败者都要支付给胜利者十个金奥利。”巴兰卡说道。“不过,其实我在乎的不是钱。所以我决定,如果你输了,十枚金奥利中,九枚由我来出。如果你赢了……分五个金奥利给我,如何?”

  “怎么赌?”

  “如果说比武什么的也太过分了,赌博当然赌的是智力,不然还叫什么赌博呢?”巴兰卡指了指自己的头。“来玩玩战棋推演吧。”

  “战棋推演?那是什么?”小丫头问道。

  “一种比较流行的小游戏罢了,用棋子来模仿真实战争。”巴兰卡回答道。“很多地方都将这种游戏视为培养军事才能的手段呢。这种游戏入门非常简单,完全没玩过的人也能在十分钟内掌握技巧。但是想要玩得好……需要的可不是一般的本事哦。”

  “为什么要玩这种游戏?”艾修鲁法特反问。

  “哈,当然因为是我们都是军人。”巴兰卡回答。“别看我们都是注定没有出头之日的雇佣兵,但是说句实话,心高气傲的人也不少哦。有相当多的人对自己的指挥才能很有自信的,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依靠战争出人头地。虽然在我个人看来纯属妄想,但是……其实做做白日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是吗?”

  ……

  “公爵大人,埃辛骑士求见。”仆人们朝着拜伦报告道,后者点了点头,于是门外的埃辛走了进来。

  拜伦公爵的表情一片晴朗,说明他此刻的心情非常不错。

  “埃辛,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公爵大人……之前所报告的那件事情……就是关于除去艾修鲁法特一事……恐怕出了差错了。”

  “哦,怎么了?我记得克利奥向我报告,他亲眼看到沾染着次元石毒的匕首刺中了艾修鲁法特的肩膀。”

  “很抱歉,但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艾修鲁法特还活着,他没有中毒。”

  “这个毒……应该是无药可救的那一种吧?”拜伦的脸上没有露出怒色,这对于他来说是很难得的。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现在的心情确实很好,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不算什么。“说起来,上一次你将这个秘药奉献给我之后,我也做了一些相关的试验呢。”

  “啊……公爵大人……”

  “嗯,这种毒其实在药效的强烈方面并算不上顶尖,好处在它完全无药可救。而且它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特点,那就是药效可以微量积累。普通的毒药的话,如果是非致死的量,吃了完全是白吃。下一次下毒,同样要达到致死量才能起效……不,因为身体产生耐受的缘故,一次毒不死,下一次实际是增加了对于这种毒药的抵抗能力。不过这种毒并不是这样的。如果说一勺是致死量的话,可以将这一勺分成一百份,分一百天吃下去,同样会死。”拜伦公爵说道。“说起来,多亏了你弄来的这种东西,帮我解决了一个老大的麻烦呢……我还没有谢谢你呢。”

  “您言重了,公爵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嗯,这次的情况,应该就是这种类型吧。虽然说刺中了,但是到此刺中多深,到底有多少毒进入身体而不是被血冲出来……还是个未知数。这不算失败,只是你有点急躁了,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结果之前,就向我汇报了那样的结果……”

  “您说的对,是属下这一次失察。”

  “下一次稍微注意点就行了。不过关于这位艾修鲁法特的事情……或许已经没有必要特意去做了。”

  “特意?”埃辛疑惑的重复了一次这个词。“您的意思是……”

  “清除那些讨厌的东西的时候,可以是一个个去掉,也是可以一网打尽的啊。”拜伦哈哈大笑起来。“嗯,也许这件事情放一放比较合适。”

  “遵照您的命令。”埃辛欠了欠身,回答道。

  “埃辛,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做什么举动……只要提高警惕,防止别人有什么举动就行了。”拜伦说道。“现在对我们而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需要一点小小的耐心。我记得你过去说过,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爵……拥有自己的封地,对不对?”

  “啊,大人,您……”

  “我还记得这些。好好的在你的岗位上做好你的工作,等到一切圆满完成的时候,你的梦想就会化为真实。好,现在可以退下了。”

  “是……”埃辛的声音都有点激动起来。“我会竭力效命的。”

  ……

  “阁下,你怎么啦?”

  部下有些惊讶的看着头目踉跄了两步。明明他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但是他此时此刻的样子就好像中了一发箭矢一般,让部下们都慌乱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能发生什么事情呢?只不过是路边经过,凑巧的沿着酒店窗户朝里面看一眼罢了。但是夜鹰突然神情剧变,脚步不稳,扶着墙壁才站稳身体。

  “没……没什么。”夜鹰拼尽全力才让自己重新恢复镇定。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他再一次朝着窗户里看了一眼。他没有看错,他怎么可能看错?那个可是他拿着画像日夜揣摩的人啊,也是在多次祭祀仪式上见过的人。

  露维雅?安洁尔?马克雷米兹,格鲁尼的女王,此时就在这个酒店里面!!!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