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八节熟人

  看着对方一行人离开,夜鹰端起了那一杯蜂蜜茶。必须说明的是,大概是出自某种不信任,所以从头到脚罗蒂雅就没有碰过它。不过这一杯蜂蜜茶确实没有任何陷阱,所以夜鹰此刻毫不客气的将茶端起来自己享用。

  他放下茶杯,突然之间发出一阵大笑。成功了!他原本以为完全没有希望的事情,居然这么简单的就成功了!说句实话,命运还真的是不可捉摸。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也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老大。”一个部下在他笑声平息的时候凑上来。“既然现在钱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他的手做了一个下砍的动作,“我们要准备动手了吗?”

  “不,暂时稍等。”夜鹰回答道。对黑猪帮的战争已经大势所趋,只是时间方面的问题,而且胜算也很大。但是他并不是那些有肌肉没大脑,只懂得打打杀杀、好勇斗狠的普通**,否则的话,他就活不到今天,活不到见到那位血缘关系父亲的时候了。黑猪帮不难对付,动手的借口也是现成的——那就是疯马帮的遗产问题。但是他也明白,一旦打败吞并黑猪帮,下面的情况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已经树大招风……一个联盟已经在暗中形成了雏形。如果黑猪帮被消灭,那么他就要面对一场苦战——或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危险。

  相比这场未来的斗争而言,眼下这一次火中取栗,从罗蒂雅手里弄到一大笔钱就不算什么了。至少这一次的冒险他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而那场战争,他就只有三成把握了。特别是,他不能够肯定这场战争中能得到那一位——某个血缘上的亲人——多少的帮助。

  说起来外人也许都不会相信的。那一位会支持他的,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假如真的处于劣势了,那一位甚至可以发动城中的治安部队协助他。至少在表面上看,这种事情对于那位而言,是轻而易举,毫无难度的。至于好处,除了血缘方面的天然亲近之外,那一位也从他这里得到了很多的好处,包括金钱和情报。(更新最快最稳定)但是偏偏夜鹰自己却知道——虽然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但是他凭借本能就是知道——假如他真的在地下世界的竞争中陷入危局,或许那一位不会出手救他。至今为止,他从那一位手里得到的只有一个扯虎皮拉大旗的名义,以及一个相对稳定物资渠道而已。但是付出的却很多——当然,这些付出他也是心甘情愿的。这些付出在他面前开启了另外一条路,一条通向光明,能够站在阳光之下的道路。

  在地下世界里,他一路算是过关斩将,顺利前行。诸神也待他不薄,一个接一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他已经遇到一层看不见的天花板,死死的挡住了他的去路。如果他不能打破这一层透明的壁障,那么他真正的野心永远也没有实现的机会。

  二十万金奥利……对付黑猪帮当然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如果要面对下一场决战……其实黑猪帮的意义不是很大,这个帮派不是特别强,占据的地盘也不是特别的好。但是他们却是不可不铲除的对手。消灭他们,那么铁鹰帮就占据整个商业区将近三分之一的地盘,关键是控制了贵族区和商业区之间的交流……而贵族区向来都是各个地下帮派转移财产和物资的重点区域。这种垄断是其他帮派不能容忍的。当然,如果能垄断下来,那么实际上他就等于间接的控制支配了整个鹰隼城的地下世界。

  在他沉思的时候。一个年轻妖娆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边,在他不经意之间就靠在了他的身边。

  “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女人柔软的身躯在他身上缠动着。“将一件坏事情变成了好事情,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夜鹰用手搂住女人的纤细而富有弹性的腰肢。“你不懂的。”他轻声的说道。这个女人是他的**兼参谋,事实上刚才的这个事情,就是在这个女人帮他构思出来的。很危险,但物有所值。(更新最快最稳定)

  “为什么不高兴呢?从花街区那里得到的东西不够多?”女人在他耳边说道。“只要能得到稳定的收益,其实并不需要将手伸入花街区,不是吗?就和上级帮派对下属帮派一样?”

  夜鹰轻轻的笑了一下。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对这个地下世界而言果然是层次太高了吗?就算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依然只能有这种程度的眼光。

  “刚才罗蒂雅来的时候,你应该在后面看吧。”夜鹰说道。“对于她和她带来的手下,有什么看法吗?”

  “恐怕罗蒂雅已经在花街那里聚集了稳固的势力了。”女人回答道。“她带来的一帮人看样子不是很习惯在这个世界中生活的类型,应该都是临时雇佣兵。但是她这样做反而有点欲盖弥彰。虽然她努力装出一副无害的样子,但是事情也许没那么简单。知道吗,我从一个渠道听说……罗蒂雅好像一直把自己伪装‘成’人畜无伤的小白兔,但是实际上她已经偷偷的将自己的势力潜伏进了整个鹰隼城。表面上看起来,她什么都不是,甚至没有向花街里做买卖的娼妇收钱,但是如果她要这么做……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嗯,我也有同感。哪怕放下血色蔷薇不谈……她今天肯过来就是一个问题了。这实际上就默认了自己是花街区的控制者。虽然她过去一直都极力否认自己是一个首领。”夜鹰回答道。“这一次她们应该会交钱……但是下一次……想要持续的得到收益,有什么好主意了吗?”

  “很简单的啊。”女人紧紧的将自己的胸口靠在夜鹰的胳膊上。“要文斗不要武斗就行了。虽然长远也许难说,但是近期内来个三次、五次什么的,肯定是没问题的。”

  ……

  场中的观众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嗜血的激情将每个人都弄得如痴似醉,用自己最大的嗓门发出了叫声。

  在正中间的擂台上,两位手持钝剑的选手已经明显的分出了胜负。两位选手全部没有披甲,事实上他们都**着上半身,这使得钝剑也会变得相当危险。此时此刻,一位选手已经伤痕累累,鲜血淋漓,只能勉强护住头脸,踉跄后退。而他的对手就算不是毫发无伤,至少也没有受到任何重击。战斗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观众席上到处都是“杀了他”“杀了这个废物”“打死他”这样的兽性嚎叫。一半的人这么叫是因为他们支持胜利者,另外一部分人这么喊是因为他们恼恨那个失败者让他们输钱了。

  这里正是鹰隼城的角斗场,一个用血腥的格斗来吸引刺激鹰隼城居民的地方。

  埃辛饶有兴趣看着场中的格斗。他现在所在的是个好位置,能让他看的很清楚场中整个过程。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埃辛来说,这场战斗从头到脚就没有悬念,让他感到有兴趣的并不是胜负,而是看胜利者是怎样巧妙而残忍的攻击他的对手,一方面打得对手伤痕累累,另外一方面却不让对手倒下——和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竞技类似,倒下就等于输了,但是胜利者也不能继续予以攻击。

  或许是厌倦了观众的欢呼声,或许是厌倦了猫戏老鼠的把戏,胜利者终于挥出了沉重而决定性的一击。比赛用的钝剑狠狠的砸在人类的头颅上,把整个人打得扑倒在地。接着,胜利者一脚踩在倒地不起的败者头上,高举起长剑,朝着天空发出了胜利的呐喊。

  他的这个举动将观众的情绪挑逗到了极致。刹那之间,整个角斗场都被呼喊声充溢了。每个人都在高喊着“冠军!冠军!冠军!”几乎没人看到那个倒下来的挑战者在擂台上一动不动,暗红色的鲜血在他身下慢慢流出,汇集成一个小小的血泊。

  不过就算有人注意到也没关系,这里可是角斗场。格斗竞技,别说是这样拿着铁器比划的,哪怕是赤手空拳的,打死人也不是稀罕事。

  眼见着这一幕,克里奥倒是皱了皱眉头。这个失败者应该是死了——使用这种未开锋的钝剑格斗,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打死人,至少不会当场毙命,但是这个家伙在倒下之前挨了太多剑了,而最后一击又是击在耳后——凡是对于格斗技艺有所涉猎的人就知道,这个位置遭到重击会很危险。

  “这个叫巴萨多尼的家伙还真是危险。”克里奥轻声的说道。

  “这样才好嘛。所谓什么人做什么事就是这个意思了。”埃辛不以为忤的回答道。“好了,比赛结束。我们可以去找他了。”

  比赛确实已经结束了。胜利的冠军已经转入一边的休息室,而失败者也已经被人抬走。观众们开始离场,

  角斗场的后台相对简单。埃辛对这里很熟悉,所以三两下就来到了选手休息室。说是休息室,其实也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放着武器架、医疗用品以及供人坐的椅子之类的。

  冠军正在那里,无聊的玩着手里的剑。这是因为他必须要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角斗场的人还没有给他送来胜利的奖金。

  埃辛进门的那一瞬,冠军就发现了。他转过头,盯着埃辛和克里奥,那一瞬间,克里奥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怖感。幸好有埃辛顶在前头,否则的话,克里奥觉得自己很可能就出现明显的失态。

  “嘿,巴萨多尼,老朋友来了,就不能微笑欢迎吗?”埃辛倒是完全没有受到对方气势的影响。

  “你又来找我了,什么事?”这个叫做巴萨多尼的男人用冷淡的态度说道。不过在确定埃辛之后,他全身绷紧的肌肉立刻放松下来了。而且他转过头去,从边上拿起毛巾,为自己擦拭。刚才的比武他几乎没受什么伤,但是手臂上依然挨了一下,白色肌肤上有一条清晰的青色瘀痕。

  巴萨多尼是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理着短发,**着上身。那副身躯很清楚的说明了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虽然体型并不特别粗壮,但这副属于战士的体魄上很难找到一块赘肉。他肩膀因成熟和严格的锻炼而宽阔,肌肉虽然不厚,却象粗绳般抽动。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