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是……怎么回事?”

  因为已经破掉的缘故,所以把这套像是盔甲的衣服脱下来仔细观察,很快就能看到内部划开的口子,以及少量残留下来的的线。观察这些东西压根不需要什么专业眼光,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得出来。

  “嗯,是被利器划开的口子呢。”老婆婆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在裁缝这方面,年纪大的女人天然就有经验——就算她们不懂裁缝,也至少穿过足够多的衣服。“然后缝上去了。”

  “怎么会缝得这么不牢?”小丫头还在后怕,幸好此刻她已经在马车里了。如果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破掉的话。虽然按照婆婆的说法没啥看头,但是脸就全部丢光了。

  “嗯,线已经被拉掉了。”老婆婆别看动作不太灵活,但是视力居然还不错,能够看清楚整个情况。“可是线拉掉为什么还能维持呢?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怎么回事?”

  “有人用火烧了一下将两块皮的边缘,让它们烧焦变硬,并且用几根线捆在了一起。”老婆婆回答道。“哦,线还是对折后形成的粗线,虽然说是应急措施,而且不怎么靠谱,但幸亏多了这个处理手段,这件盔甲才在你身上穿了足够长的时间。”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衣服上有划口——这个倒可以理解为意外,但是有缝口却没有线……然后烧过并且用线捆起来。

  “是艾修鲁法特!”小丫头瞬间想起来。对了,那个时候艾修鲁法特站在更衣室中,明显刚刚干了什么一样!等等……

  她并不傻,至少在这个年纪,她可以说是很聪明的。前后的各种情况被综合起来仔细考虑一番的话,结果似乎很清楚了。

  “一共有三个人……第一个是在盔甲上切出口子的人,第二是用线将口子缝起来的人,最后一个是用这种方法将口子重新捆在一起以免它脱落的人。”小丫头轻声的说道。“也许还有另外一个,一个将线从缝口上抽走的人。在我穿上衣服之前,艾修鲁法特是最后一个有可能碰到衣服的人,所以他就是第三个人!”

  原来是这样吗,所以他才会在那个时候在更衣室里?

  在小丫头和老婆婆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在另外一边,有人正在大发雷霆。

  “废物!你不是保证过的吗?这是怎么回事?”拜伦看起来怒气冲天,正对着一个看上去畏畏缩缩的男人喝骂着。“你每年在我手上至少能赚五百金奥利,现在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不是说让我绝对信任你的裁缝手艺的吗?”

  “公爵大人,这个……”畏畏缩缩的裁缝回答道。“我能保证,只要扯开活结,那就……”

  “这位先生,我已经扯开了。”边上的埃辛立刻插上一句。“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如你所说的一样,当场扯开了活结,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算了算了!”拜伦挥了挥手,示意裁缝下去。他是个现实的人,知道有些事情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无法挽回。他刚才虽然暴跳如雷的发火,但理性也回来得很快。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种人。这件事情他弄得不够好,这个裁缝是他的私人裁缝,手艺绝对一级棒,但是搞这种玩意确实也是第一次。下一次他必须要记住这个教训。经验还是很重哟啊的。

  “埃辛,我记得你上一次报告说,那个艾修鲁法特……”等到裁缝离开,拜伦将注意力转到埃辛这边。

  “他对于您提供的那份宅邸不屑一顾。看起来五万金奥利还不足以打动他。”埃辛巧妙的筹措着合适的词语。

  “艾修鲁法特……艾修鲁法特……说起来这个名字为什么听着耳熟呢?”拜伦公爵喃喃自语道。“算了,既然他不肯开窍,那么你就不得不换一个同僚了。话说回来,我们的大主管还真的有识人之明呢,居然每次都能找到这种又忠诚又可靠的人手……”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这种人真的很难找,怎么那个斯卡德拉就接二连三的找来了呢?五万金奥利啊,都不能让他动心!这对于乡绅贵族而言已经是非常大的一笔钱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拜伦又问道。“有可能成为……一个不可控的因素吗?”

  “公爵大人,如果让我来说,不是有可能,而是非常的肯定。”埃辛回答道。

  “他实力如何?”

  “没有交过手,但能当过雇佣兵还能完整无缺的回来,这已经是他战技和眼光的最佳证明了。而且我能感觉到他……很厉害……相当的强!我们的斯卡德拉老爹选了好人选,他确实很合适于这个职位。”

  “嗯,这件事情委托给你和克里奥了。尽量让事情看起来隐秘……至少是合法的。”

  “克里奥建议……使用上一次那种招数。一种新型的毒药。”

  “不太合适,”拜伦公爵摇了摇头。“上一次被作为急病处理掉了。但是反复的急病也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还是用老法子比较好吧。”

  既然君主做了决定,那么埃辛也只能欠了欠身以示遵命。随后,他也退下了。

  “艾修鲁法特……艾修鲁法特……一定有人向我提起过这个名字……是谁呢?等等!是雪莉……!”他猛的睁开眼睛。现在,他想起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名字是从哪里听说的了!

  ……

  这里已经是商业区,再往前就是码头区了。这个位置来来往往的人非常的多,大部分是水手、搬运工或者商店雇员,不过也有很多扒手混杂其中,将目标锁定在那些外地商人头上。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城,鹰隼城的地下犯罪规模也是出类拔萃的。至少在艾修鲁法特一路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至少三次的成功盗窃。

  今天把码头区逛一逛,这样就算作彻底的把这座城市转上一圈了。

  艾修鲁法特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从边上一个建筑中走出来。那是阿金。想要忽略他很困难,因为阿金这种体型就算不是非常出众,至少也是卓尔不群的。很多人误会商人都是大腹便便,但是大部分的商人其实体型都很正常,像阿金这种像是包子一样的身材是相当少见的。阿金的身边陪着好几个人,这些人艾修鲁法特一个也不认识,但是从衣着举止来看,这些人统统都是商人。他们彼此谈得十分投机。

  果然,阿金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初步工作了吗?艾修鲁法特想起阿金之前的那个提议。在路边是不可能听到什么关于精灵王子的谈话的,听到了也不能将其转变为赚钱的机会。换句话说,阿金这段时间应该都在和各行各业的商人们打交道。

  艾修鲁法特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打招呼。但是阿金却提前一步发现了艾修鲁法特。他举起手,远远的就朝着艾修鲁法特打招呼。

  这种情况下,艾修鲁法特也别无选择,只能回应。

  “啊,各位,这位就是我常说的,我的好朋友艾修鲁法特。”阿金非常热络的拍打着艾修鲁法特的后背,态度之热情让人绝对不相信他们两个其实认识时间差不多只有一个月。“他现在在王宫那边供职,对不对,艾修鲁法特?”

  “啊……对。”艾修鲁法特回答。阿金说的确实是实话,一个真正的奸商通常讲的都是实话,因为说谎话迟早会被拆穿的,但是说实话被误解——那就是听众自己的问题了。

  几个商人立刻表现出非常客气的态度来。

  “上一次我还打算和他合伙做买卖呢,可惜他对这个没太大兴趣。”阿金有些惋惜的说道。“艾修鲁法特,其实五万金奥利一股相当的合算。我现在依然为你的决定的感到遗憾。”

  几个商人看着艾修鲁法特的目光立刻多了几份尊敬。

  阿金看样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艾修鲁法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充当阿金的“利用对象”。所以他立刻表示,自己有事路过,再留下来打搅各位的交谈实在有点不太礼貌。

  “我陪你去。”阿金很果断的挥了一下手。“没关系,我和这几位朋友也商量完了。这段时间你一直都在王宫那边忙,我们两个还没什么机会好好的逛逛街呢!”

  他就这样和几位商人告辞离开。等到和艾修鲁法特一起走了一段路之后,阿金的脸上露出了那种艾修鲁法特曾经看到过的欢喜表情。嗯,就是那天晚上,阿金将自己刚买来的的毯子和生活用品转卖给艾修鲁法特之时的表情。

  “阿金,你又在玩这种花样了。”艾修鲁法特语重心长的说道。

  “什么嘛,好朋友怎么能这么斤斤计较呢?你又没有丢一块肉!”阿金似乎有点不满。“好啦,既然你不开心,那不如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发现了一个新的赚钱路子……”

  “别告诉我又是什么没风险的低收益买卖,连你自己都不肯做的。”

  “这你就看轻我啦。这次的买卖可是暴利……可惜就是风险大了点……奴隶贸易,听说过吗?”

  “奴隶不是官方才能进行贸易的吗?”艾修鲁法特问道。他知道和奴隶相关的各种法律,因为他之前也购买过。奴隶贸易是当今各国严格控制的买卖,除非是重罪犯人(或者其家属),否则普通人是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不合法的?”

  “当然是合法的!”阿金的表情相当委屈。“艾修鲁法特,我在你眼里真的就是这么一个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人吗?”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