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正如之前埃辛说的,艾修鲁法特本来有了三天的时间放假的,可惜这只是理论上——宫廷主管斯卡德拉派了一个信使过来,让艾修鲁法特去见他。(更新最快最稳定)

  所以这一天的稍后,艾修鲁法特就来到了斯卡德拉面前。前面已经说过,斯卡德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很保守顽固的人,而现在艾修鲁法特则完全的确认了这一点。因为他发现斯卡德拉每次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都是同样的打扮。从艾修鲁法特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到现在从未变过。

  “艾修鲁法特,”宫廷主管这一次倒是快人快语,没有浪费多余的时间。“你可能已经听说了,在两天之后,有一场公开的宗教仪式。”斯卡德拉似乎对星域诸神的教会相当反感,所以他甚至不直接提及名称。“按照传统,我们的女王必须手持火炬,点燃祭祀之火。”

  “啊,那要我做什么呢?火炬太重了?”

  “普通的火炬很重,但是这一次我想办法弄了一个小火炬。”斯卡德拉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察觉到艾修鲁法特声音中那一丝桀骜,不过他尽量把这个细节忽略掉了。“这不是关键问题,关键在于……按照传统,国王身边总是有人陪伴的。所以这一次我安排了你们两个,你和埃辛,去陪同女王。”

  “为什么是我?”艾修鲁法特问道。

  “因为你们的体型比较接近。”斯卡德拉回答。“法利西斯的个子太大了,实在不搭配。”

  “这场仪式上,我应该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斯卡德拉回答道。“只需要跟在女王身后,陪着她一起走一段路即可。注意不能穿盔甲,不能戴头盔,但要携带佩剑,还要拿一个盾牌,对了,还有专用的制服……”

  斯卡德拉的话停住了,因为此时他看到埃辛从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走出来,手里捧着一叠东西。那是衣服、武器和盾牌混在一起打成的小包裹。

  “好了,斯卡德拉老爹,我已经把东西弄好了。”埃辛客气的向斯卡德拉打了一声招呼。他说话的口吻客气归客气,但是完全没有下级对上级的那种感觉。

  “啊,艾修鲁法特,你也来了。”埃辛热情的朝着艾修鲁法特打招呼,似乎完全忘记了昨天和艾修鲁法特的那一次并不愉快的见面。“你的东西我也帮你整理好了呢。”

  说完这句话,他就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斯卡德拉一直目送着埃辛离开,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后,这才重新将目光转向艾修鲁法特。

  “去看一下你需要的的装备吧。”斯卡德拉说道。

  艾修鲁法特依言转进隔壁的房间。前面已经说过,这个房间实际上上杂物间,放着各种物品,也可以临时充当更衣室。埃辛没有说谎,艾修鲁法特需要用的一整套行头,包括制服、宝剑、盾牌、披风、靴子等等扎成一个小而整齐的包裹,并且放在盾牌之上。其他的几件都是艾修鲁法特穿过两次的,唯有那套制服是崭新的。艾修鲁法特没有解开包袱,而是用眼睛目测了一下制服的肩宽。凭这一点,他就看出这套衣服相当合身。斯卡德拉一定是找了个好裁缝做出了这件衣服。

  “没问题。”艾修鲁法特走出房间,对斯卡德拉说道。

  “两天后的凌晨,到城里的神殿那边报道。我会在那里等你。”斯卡德拉说道。“东西我会帮你带过去……这只是每年的例行仪式……只是很简单的工作,应该没问题的。”他最后一句话与其说是讲给艾修鲁法特听,不如说他是讲给自己听。

  不提艾修鲁法特,埃辛走出去之后,前面有人迎了上来。那正是昨天和埃辛和艾修鲁法特谈判崩了之后,出现并和埃辛闲聊了半天的陌生人。

  “嘿,埃辛。”陌生人主动打招呼。他身上穿着宫廷内部官员的服装,说明他也是一个在这里供职的人。

  “啊,克利奥。”埃辛同样回应。双方明显互相知根知底,毫无生疏感。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这个名字叫做克利奥的男人靠近埃辛,和他肩并肩的同行,同时用很轻的声音问道。

  “我相信成功了。”埃辛回答道。“不过说实话,有必要这么做吗?我们的斯卡德拉老爹怎么说也是一个不错的人,这样做的话……”

  “他是个好人,我们都知道。但是他对于公爵大人形成了障碍。”克利奥说道。“你应该往好处想。怎么说我们的斯卡德拉大人也颇有点年纪了,正是应该退休回乡享清福的时候。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说服公爵大人为他安排一个养老的职位,以及一笔合适的养老金……”

  “也只能这么想了。至于艾修鲁法特呢……”

  “当然也就顺势让他走人就好了。”克利奥微笑了一下。

  “你昨天不是弄来那些药……”

  “噢,说句实话,虽然我也不是一个什么善人。”克利奥说道。“但是能不流血解决问题总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啊。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他用一种半真半假的口吻说道。

  ……

  “你说……拜伦打算对斯卡德拉动手?”拉法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带来新消息的部下。

  “嗯,将军大人,我通过各个渠道才打听到这个消息。我猜想,是上一次御前会议使得他进一步提高了对斯卡德拉大人的警惕,所以他才想要靠玩弄阴谋来让对方下台。”

  “让斯卡德拉大主管下台……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啊。”拉法用自言自语的口吻回答道。“嗯嗯,除非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否则很困难。”他琢磨着。“我倒希望他能够使用一些暴力的手段,因为这样一来,那些中立派只怕都会向我这边靠拢了。不过,拜伦不是蠢人,他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要编造一个完美借口出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你继续说,拜伦打算怎么做?”

  “很抱歉,将军,那边的秘密保守得很好。人们只知道拜伦要对斯卡德拉动手,但是具体的手段什么的,却只掌握在有限的几个人手里。”

  “嗯,不管怎么说,能打听来这个消息就是大功一件了。”拉法回答。“我听说,你正在为女儿的嫁妆头疼吧?”

  “啊……将军大人,这个……”

  “嗯,她是一个可爱的姑娘……”拉法随手从边上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红色的钱袋子,这个袋子本身倒是小巧,哪怕装满了金币也没有太大的价值,关键是钱袋的束口处连着一颗硕大的钻石。“这一袋钱算作我送给她的礼物吧。”

  看着自己安排的间谍欢天喜地的离去,拉法忍不住得意的笑了一下。钱,真是一个好东西呢。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拜伦放弃今年预算的支配权都是一个错误。至少在今年,他可以主动进攻,而拜伦只能被动防守了。

  今天的这个消息,其实对他而言并不算特别重要,但是却有着很大的意义。因为大家都知道,********某种意义上就是情报的斗争。手中多一个合格的间谍就等于多一份胜算。至于斯卡德拉……他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去拯救那个死板的老头。事实上,如果斯卡德拉犯下什么大错被赶出宫廷,那么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换上来人是谁。不……拜伦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会让这个职务空缺着……但是既然拜伦放弃了今年的财政权力,那么……

  真奇怪,第一次有了对这个老对手完全看不透的感觉。拜伦公爵的脑子里到底想着什么?算了,不管他想着什么,至少在这一年内,他无法起什么风浪了。公款不必说,私财方面也是如此。为了和自己对抗,拜伦在自己的势力较强的南部组织一支新军。建立一支颇有规模的军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单单这个就已经将拜伦和他盟友的财力耗了个干净。

  休假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稍微在城里多走走,了解一下附近的大致情况,两天时间就一下子过去了。

  艾修鲁法特在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就来到了神殿边上。必须要说,虽然他自我感觉来得够早,但是实际上斯卡德拉却更早一步,已经在神殿这里等着他了。

  艾修鲁法特之前已经知道了整个仪式的过程以及自己的职责内容,不过这并不妨碍斯卡德拉再对他细细的交代了一次。其实整个事情就是例行公事,简单的很:在仪式开始前,艾修鲁法特也需要和女王一样沐浴净身。当然,护卫们的“净身”仪式就远没有那么麻烦了,更不需要什么三天时间,只是简单的用水冲一下,然后换上斯卡德拉准备好的制服即可。等到女王穿戴完毕出场,两个护卫就要跟在女王身边,亦步亦趋的走过仪式广场。护卫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仅仅需要跟在女王身边而已。等到女王点燃了祭祀之火,整个仪式就宣告完成。

  说句实话,艾修鲁法特觉得斯卡德拉似乎有一种不太自然的紧张。这样的情绪对于这样一个古板保守的老人是很罕见的。而且因为年纪的缘故,这位老人至少已经参加了这种仪式二十次以上。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