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九节野心

  “那么王室怎么办?”艾修鲁法特忍不住问道。“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当然没有任何办法。”罗蒂雅摊了摊手。“王族人丁稀少,王座上又是一个压根不懂得治国之道的小丫头。这是客观事实,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别说是我们,哪怕是加鲁纳斯重生,恐怕也没辙了吧。这根本就是无解嘛!”

  “啊……是这样吗?”艾修鲁法特随口回答,但是他那种心不在焉的口吻就说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另外的念头。

  “喂,艾修鲁法特!”罗蒂雅凑过来。“你好像想干什么……你只是个卫兵罢了,只需要做卫兵的工作,对得起给你的薪酬就可以了,考虑这么多干什么!”

  “确实,我只是个卫兵罢了。”艾修鲁法特马上收回心神。“说起来,这个卫兵还真不好当呢。”

  确实是不好当,要面对各方面压力不说,单单是这个“骑士”的爵位能不能经得起改朝换代都变成一个问题了。要是那种合情合理的联姻倒也罢了,如果是什么政变的话,恐怕这个“骑士”事后就不被承认了吧。不过其实也无所谓,只要熬过了这一年,结了婚之后,要这个爵位亦或者不要这个爵位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了,你之前说的,如果是靠着联姻的话……”

  “拜伦公爵有两个儿子。”罗蒂雅回答。“长子已婚,现在留守在公爵的私人领地里。次子十八岁,未婚,现在跟在公爵身边。看上去,如果我们的摄政大臣最后决定用这种方式来谋求王位的话,是要依靠这个儿子来开展行动了。当然,也有传言说公爵大人的妻子长期卧病……如果他成了鳏夫,那么他自己来娶小女王也是可能的。不过我倒觉得这不太可能,因为这样就实在太露骨了,不合适。这样做的话,还不如暗杀掉小女王,自己取而代之呢!”

  “这个次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哈哈……你真的问了一个好问题。”罗蒂雅哈哈大笑起来。“我记得大家都叫他‘小拜伦’。他是我们这条街上的常客,是个大金主!哦,还有一个小秘密。”她用很轻的声音说道。(更新最快最稳定)“那一位很喜欢一些特殊的游戏,基本上和他玩过的女孩子都会大喊‘吃不消’。不过他打赏很大方,所以总体来说还是很受欢迎的哦。”

  “其实呢……别看我们的拜伦公爵好像一副正经人的样子,”罗蒂雅又额外补充了一句,“但是听说他也有几个私生子私生女的哦。所以要是跳出一个新儿子来也是正常事。”

  ……

  夜鹰信步在这个房间里绕着圈子。

  虽然已经隔了几天,也清洗过多次,但是房间里血腥的味道依然很浓。这也难怪,当那些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包括疯马帮老大在内的几个人已经在这个房间里躺了很长时间了。据说当时房间里的血都凝固成一层厚厚的血膏,使进来的人有一脚踩进湿泥之感。在没有及时清理尸体的情况下,积累下来血腥味总是特别浓而且难以消褪的。

  这个房间很有特色,里大外小,易守难攻。外面的哨兵只要发出警讯,里面的人就能依托有利地形防守很长时间。哪怕袭击者的数量超过十倍也很难在一时半会内攻进去。看得出来,当初疯马帮的老大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巢穴绝对有理由。

  当然,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个理由并不可靠。

  在夜鹰身边,几个帮会内擅长开锁的成员正在努力工作者。他们已经从投靠过来的疯马帮人员那里知道了这里有一个秘密柜,很可能藏着疯马帮老大的私人积蓄。疯马帮从建立,崛起到现在的毁灭,前后已经有六七年时间,能够想象这位老大积攒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秘密柜终于被打开了。几个开锁的立刻让开位置,让夜鹰能够走上去。事实上不需要走很近也能看到秘密柜里面的东西,因为实在很惹眼——尽是珠光宝气。

  夜鹰朝着另外一边的一个又肥又胖,看上去像是啤酒店老板一样的部下偏了偏头。后者会意,马上走上前去,开始将秘密柜里的财宝一件件取出来,估算其价值,然后放进一个箱子里。每拿出一件东西,这位估价师就会将其名称和大致价格报出口,并记录在一本本子上。特别要说明的是,整个估算过程都是在所有人眼光下进行的,因此他不可能有机会藏起几件东西,也不可能估算出太离谱的价格来。

  “老大,你会高兴。”等到里面的东西清点完毕,那个胖子抬起头。“这里至少价值八万个金奥利。而且还有这个。”他拿起一个看上很古朴的陶罐。

  “这是什么?”

  “一个古董。”胖子回答。“很有价值的古董。”

  “能值多少?”夜鹰饶有兴趣的问道,能让这个部下看重的东西肯定不是俗物。

  “啊,这个要看运气了。如果运气够好,也许能卖几十万个金奥利,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就只有几百了。这个完全是靠天吃饭的。”

  所有人都一脸兴奋之色。有了这么多钱作为军费,下一轮黑帮战争几乎不可能会输。在疯马帮崩溃的时候,黑猪帮虽然动手较早,但是最后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相反,他们得到了疯马帮真正的遗产。疯马帮一垮,帮会里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下一个对手就是黑猪帮。

  “你们调查出结果了吗?”夜鹰问身边一位副手。“是谁干的?”

  “老大,这还用调查吗?”另外一个部下说道。“除了血色蔷薇之外,还能有谁?也是疯马帮自己找死,上一次居然派人去花街那里骚扰,想要试探一下……”

  “花街……”夜鹰的嘴里吐出这个词。鹰隼城地下世界里的每个头目都知道这个词。现在的花街,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也难怪疯马帮的头子会这么做,这是一块每个头目做梦都想得到的地盘啊!可是要染指这片地盘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花街,有着一个鹰隼城中的传说,一个叫做血色蔷薇的女人。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她守护着花街。想要染指花街,疯马帮头目的下场就是一个最佳范例。

  夜鹰的目光迷离起来。如果他能击败甚至降服血色蔷薇,占据整个花街,那么想想他能做到什么程度?就算是那一位……

  但下一瞬间,他就让自己回到现实之中。沉迷于想象是无益于现实的。

  “你,”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条子,递给自己的副手。“把这个箱子……还有这份东西,一起送到老地方去。”

  夜鹰的副手是一位身材匀称的中年男子,后者迟疑的接过这张条子。“阁下,”他用了一个帮会之中很少见的称呼。“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想要有所作为……”

  “他让我送十万金奥利。”夜鹰长呼出一口气。“我想这是一个考验。”

  两个人此时在一个较远的角落里,说话的声音也很轻。其他几个部下还在那里沉迷于珠宝的光芒之中,一时不会注意到这场对话,更别说听到具体的对话内容了。

  “但是,阁下,如果你想要……”

  “我知道,”夜鹰用一种阴沉的目光看着不远处还在观赏着珠宝的部下们。“但是我不可能永远都这样!成为这个地下世界的统治者并不是我的梦想,我也不可能止步于此!”

  “阁下,你是说……你的那个计划……”

  “没错,为了我的未来,眼下做出一些牺牲是必须的。”夜鹰明显对这个部下非常的信任。“一会把这个带过去,不足的部分……就提一部分我们在商会里的存款吧。”

  “阁下,这样一来,我们对黑猪帮的战争……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现在有了充裕的人手和准备……如果有足够的资金……”

  “先放放吧。”夜鹰回答道。

  这句话就成了这番对话的结束语。夜鹰转过头,开始继续端详整个房间,估算着那位神秘的血色蔷薇是如何完成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杀戮的。

  “血色蔷薇啊……”除了依稀知道她是个女人之外,其他的完全一无所知。如果说鹰隼城里有什么人对血色蔷薇的情况有所了解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花街目前表面上的头目,一个叫做罗蒂雅的女人。但是没有人胆敢冒着血色蔷薇的凶名去找这个女人的麻烦。

  疯马帮的下场清楚告诉人们一件真理(假如这个真理过去被人遗忘的话,现在也被记起来了),命只有一条,想要干什么最好还是多掂量掂量。

  其实这件事情倒是很容易猜出来。简单的来说,血色蔷薇出其不意的出现,在哨兵发出警告之前无声无息的干掉了哨兵。然后走进正厅里,同样攻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没有遇到顽强抵抗的情况下,一口气干掉了所有人。每个都是一击毙命,又稳又狠。

  不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难了。单单是她如何能够袭击哨兵就是一个谜题。夜鹰已经从疯马帮投靠过来的人员嘴里知道,自从派人去花街那边找碴(找碴的还遇到过路人抱打不平,被扁了一顿)后,疯马帮的老大就一直藏在这个“最安全”的地方。他安排的哨兵无疑是最可靠的。但就是这样好的地形,这样警惕的哨兵,血色蔷薇居然能让哨兵连警告都发不出来……单单这一点,她就有点不太像是人类了。

  如果能得到这一位杀手的帮助……基本上在这个鹰隼城里,至少是在地下世界的范围里,大概就是想杀谁就杀谁了吧。如果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又有哪个帮派能够抵挡呢?

  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个血缘关系上同父异母的兄弟。想起后者那嘲讽的嘴中吐出的那个充满轻蔑和恶意的字眼“杂种”。

  一想到那个词,夜鹰就会情不自禁的握紧拳头。虽然他已经习惯于将自己真实感情潜藏在面无表情之下,但是想起这件事情,他依然无法完全控制心头燃烧的火焰。

  他现在确实什么都不是——这是法律规定的,对于血统上的父亲而言,私生子确实不具备任何权利。他甚至不能算作这个家族的一员。但是,如果这位父亲能够承认儿子,那么他同样会变成法律上无可指责的嫡子。一切的一切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手续罢了。

  说容易,那最多只需要半天的手续工夫;说困难,难于上青天。因为他很清楚,在那位血缘关系的父亲眼里,他只是一个“东西”,一枚棋子,一个好用的工具。虽然他是靠着那位血缘关系的父亲庇护,才能在尔虞我诈,危机重重的地下世界里混到现在的位置。但是如果他某天犯下了什么错,他就会被干净利落的丢进垃圾桶。

  “我绝不会那样。”夜鹰轻声对自己说道。然后他看到了自己帮会的标志,那是一个铁做的老鹰徽章。这个标志和格鲁尼王室,马克雷米兹家族的纹章非常的像。

  这才是他真正的野心。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