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然了。”老头终于找到了笔,“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是新人……但她好像并没有从那些女人那里收钱吧?”

  “这倒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所有要在那个地方招揽生意的女人,都必须到她那里报道才能开张。开店、租房也不例外。”老头一边埋头写字一边回答。“别说她们了……哪怕是小偷也很少敢过界,跑到那里去扒窃的。等等……”老人的头抬起来,盯着面前的艾修鲁法特。“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稍微有点好奇心作祟罢了。”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他脑子里急速的闪过罗蒂雅的那张脸。那看上去是一个人畜无伤的女人……她也完全没有任何锻炼过的样子。红蔷薇?血色蔷薇?这是偶然的类似,还是内部有着某种关联?

  “十个金奥利,我就让好奇心再也不会困扰你,如何?”老头伸出一只手,放到艾修鲁法特身前。

  “太贵了……我的好奇心不值这个价。”艾修鲁法特回答。“五个金奥利。”对于这个接近于下意识的回答,他在心里略微感慨了一下。认识阿金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五个就五个。”老头用狡猾而贪婪的目光看着艾修鲁法特。后者伸手摸出一张钞票,放在老头枯瘦的手里。

  老头的手迅速缩回,将钞票塞到某个角落里。

  “罗蒂雅和血色蔷薇有着某种联系。”老头说道。“虽然无法断定她是血色蔷薇的傀儡,亦或者血色蔷薇是她的手下,但是她们两者必然有某种联系,而且是相对紧密的联系。”

  “那么……”

  “她现在控制着那整个地区。但是出人意料的,她却没有收那些女人的钱。如果她想要的话,这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她应该有其他的收入,至少她远比看上去的富有得多。我想可能是因为她和血色蔷薇达成了某种协议的缘故。”

  “我觉得亏了,你所有的话都是‘我想’,‘无法判断’,‘应该’。这种消息也能卖钱?”

  “真正的消息都是这样的。”老头狡猾的回答。“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词,所以这个消息才只收你五个金奥利啊。”

  “你说,血色蔷薇和她有紧密的联系,有什么证据吗?”

  “你知道不知道,花街那里的失窃案特别少。”

  “啊,为什么?”

  “城里有有一些贼头,他们专门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并将他们训练成扒手。”老头回答道。“在这个方面,小孩子其实很有优势。这种小扒手每天都必须上缴一定的金额,否则的话就会没东西吃,甚至更进一步,要挨打。不过哪怕是他们最窘迫的时候,他们通常也是不敢去花街那里的。因为一旦让贼头知道他们居然去那个地方扒窃了,他们恐怕就挨的不是一顿打了。知道为什么吗?”

  艾修鲁法特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回答。

  “当然是因为血色蔷薇用自己的剑为此类事情做了最好的教育。两三个小偷混迹人群之中或许能够被容忍,但是如果数量再多上那么一点……那么这个贼头就得准备好自己的棺材了。所有那些纵容手下去花街扒窃的贼头全部死掉了。他们的血就是最好的教训。”

  “换句话说,血色蔷薇在保护那个街区?她首先赶走了本地的帮派……”

  “千万不要用‘赶走’这个词,而应该说,她杀光了那些帮派。”老头纠正道。“血腥的哪怕最凶残的杀手都感到战栗。那可不是杀一个两个,而是真正的……斩草除根,半个不留……不分男女老幼。”

  “啊……那么这个血色蔷薇到底是……”

  “传说中只有一个人见过她而幸存下来。根据这位幸存者所述,她是个女人,武器是一把长剑。这两者很吻合大家的估计,因为男人一般不会用花来作为自己的外号,而尸体上的伤口清楚的说明了凶器是一把剑。”

  “哦,那个幸存者呢?”

  “五个金奥利,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更新最快最稳定)”

  “不必了。”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你的答案肯定是‘他跑到外地去了’诸如此类。因为我确定你也不知道这个幸运儿的具体所在。”

  老头大感沮丧。“为什么你这么说?”

  “哦,这再简单不过了。因为你是一个合格的情报商人,所以将所有的情报都按照其价值标价了。当你说出‘五个金奥利’的时候,就说明这是一个没太大价值的消息。”艾修鲁法特回答。“否则的话,这样一个情报,你至少会标价一百个金奥利。”

  “看来下一次我要注意这点小事……”老头喃喃的轻声说道。

  “好吧,先说完刚才我用五个金奥利买来的东西。你说血色蔷薇和罗蒂雅有着紧密联系,就是因为她干掉了那些贼头?”

  “没错,因为所有的贼头都是先接到了罗蒂雅的警告,然后才被干掉的。”老头回答道。

  “啊,我懂了。”艾修鲁法特明白过来。这确实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证据了。“我问一下,如果有某个娼妇,在没有告知罗蒂雅的情况下,在花街做生意……她会怎么样?”

  “一百个金奥利。”老头再一次伸出手。

  “一个。”艾修鲁法特摸出一个金币,晃了晃。“我/chunqiu/">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a>说过,我的好奇心很不值钱的。”

  “一个就一个。”老头叹了口气,收下这枚金币。“如果她是无知,那么她迅速就会得到警告。如果她是故意来挑衅,那么罗蒂雅就会让手下将她赶走。如果她背后有什么势力撑腰,那么这个势力……就会马上被血色蔷薇找上门。”

  “那么,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胡编乱造起来骗我的?”

  “需要证据吗?最好的证据就是你送来的这三千金奥利。”老头狡猾的一笑。“你觉得,她店里买什么东西的话,需要花这么多钱吗?”

  ……

  艾修鲁法特回到街上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之前跟踪的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全部消失了。

  果然,是有的放矢的吗?那个叫做罗蒂雅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些奇怪呢。她在那个地方开了一个店,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店主,但是却能轻松的付出三千金奥利作为情报费用……

  而且根据这个情报贩子老头的话,罗蒂雅确实是那个地区的实际控制者。不过她控制那里是为了什么呢?所有的女人都必须得到她的允许才能做生意……所有的店铺、房屋只有得到她的允许才能被租借、买卖……但是她是为了什么呢?就算那个老头也承认了,罗蒂雅并没有利用自己的条件来收取保护费……

  还是有了一个更加宏大的目标,一个更加隐秘的赚钱的方式?但是,哪怕她收保护费,也不影响她秘密渠道赚钱啊。有人会嫌钱太多的吗?

  完全的想不通呢。艾修鲁法特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这个伤神的问题。

  不过,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艾修鲁法特最后决定不再考虑这个问题了。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队人马。

  这个突然出现的队伍大概有二十来个,全部都是骑马的人。他们在这个夜晚肆无忌惮的纵马用小跑的速度前进,在街道上引起了不小的混乱。到处都是为了躲避马匹而慌乱的人。所幸的是,夜晚路边的摊子比较少,这使得人们有比较大的空间来躲避马队。因此虽然引发了一片鸡飞狗跳,但是最终并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时间已经是夜晚,就算店铺门口都挂着灯笼火把,光线依然昏暗不清。不过艾修鲁法特拥有非常良好的黑暗视觉,因此他很清楚的看到了整个马队,特别是中间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颇有威势的老人,没戴帽子,头发花白。虽然说此刻他骑乘着高头大马,身上穿戴着华丽而考究的衣服,但是艾修鲁法特还是认出了对方。那个人正是克洛斯,曾经和艾修鲁法特在邮车上偶遇,然后中途离开的人。还有,他身边紧跟着的那个人正是强。这两个人确实是一伙的。按照现在两人的动作举止来看,这个叫做强的小个子恐怕是这个人的贴身护卫之流。

  根据阿金的推测,正是这两个人下车的时候破坏了车轮。艾修鲁法特原来对此存疑,但是现在却觉得阿金恐怕猜的很对。当然,这也算一件好事。靠着这个“小意外”,不管是阿金还是艾修鲁法特,都顺利的要求到了部分赔偿,显著减少了邮车费用。

  从这队人马的动作来看,他们应该是鹰隼城里的达官显爵呢。因为在这样的夜晚,成队的马匹这样冲过街道是相当危险的。万一有个什么老弱妇孺的走避不及,就有可能被踩踏而死。

  说时迟那时快,马队已经在艾修鲁法特身边迅速的冲过。在双方近身擦过的最后一瞬间,艾修鲁法特发现那个叫做强的小个子,似乎朝着他看过来。

  不过这或许只是错觉。马队很快就在街道尽头消失了,只留下身后一片的咒骂声。

  “真的是很有趣呢……”艾修鲁法特心头想着。“看起来好像自己遇到了一些特别的事情。这个叫做克洛斯的男人……是化名呢?亦或者是某个大人物。”

  艾修鲁法特转头朝着街道边上的一个小巷子走去。这是一条回去的捷径,在艾修鲁法特怀里带着三千金奥利的时候,他为了不额外生事而不走这种边角小巷弄,但是现在他可以走近路回去。

  这条小巷又深又弯,而且和好几条其他巷子有交叉,看上去是个埋伏打闷棍谋财害命的好地方。不过正是因为这一点,反而没哪个白痴在这里守株待兔瞎等的。

  前方,一个身影正匆匆跑过。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胳膊下好像挟着大包裹。

  艾修鲁法特停下了脚步。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脸,就会发现他满脸惊愕。

  艾修鲁法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如果换一个人,或许最多对那个匆匆而过的身影多看一眼。但艾修鲁法特拥有不可思议的黑暗视觉,所以他看清楚了那个男人腋下挟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那正是格鲁尼女王,露维雅?安洁尔?马克雷米兹。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