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四十节字条

  艾修鲁法特很早就zhidao两姐妹学习过黑魔法。

  所有和黑魔法相关的书上都述说了这种魔法的邪恶和堕落,但是哪怕是教会本身也不得不承认,黑魔法确实有让人保持青春,甚至治疗痼疾的能力。这也是哪怕教会大力清剿,黑魔法师依然杀之不绝的原因之一。当然了,现在这个wenti倒是被彻底的解决掉了。因为几乎所有的黑魔法师都想方设法的去西瓦尼亚了,这反而使教会控制下的区域再也没有什么黑魔法师的活动就算是有,也属于那种“偶然路过”的类型。”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两姐妹的黑魔法研究虽然是完全独立的,但是黑魔法的本质依然给她们带来了一些外表上的变化,那就是她们看起来远比她们的实际年纪要小。当然,人类的外貌和实际年纪之间本身就没有固定的联系,要说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像十几岁,这还能说得过去,至少目前没有人怀疑。而艾修鲁法特一点也不希望任何人在这方面想象太多。

  “哼,事情绝不会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充满了爱、善良和仁慈。”罗蒂雅说道。

  “为什么不是?”

  “难道你现在还不zhidao你那位姨妈……玛丽安伯爵夫人,是一个很有手腕和心计的女人么?你应该打听到她过去在鹰隼城里做过的种种事情了。”罗蒂雅再次叹息了一声,“算了,现在我说什么估计你也不会信。不过你迟早会zhidao事实,希望到时候来得及。”

  “来得及?”

  “你没发现,我们城里多了很多外国的客人么?都是些大贵族的未婚儿子们哦。别的不说,连先前那位小格鲁菲兹都回来了。别告诉你不zhidao这事,也别说你看不出他们想要干什么……哈哈……我要告诉你,不是每件事都有后悔的机会的。一个女人的心,也不是永远停留在一个男人身上的……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

  “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

  “没种的家伙!”罗蒂雅哼了一声。

  “你这话太过分了……”不管怎么样,被人这么一说,艾修鲁法特也觉得实在下不来台。

  “不敢面对自己的家伙!说你没种都是客气的了!”

  “你喝醉了。”艾修鲁法特发现自己一点谈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想zhidao的事情也已经zhidao了……如果这件事情仅仅关系贝勒尔和罗蒂雅的私生活,那么任何人也无权干涉。

  “我没喝醉!”罗蒂雅突然坐正身体。这一次,她才真正展现了自己作为鹰隼城地下世界女王的魄力。“你能回答我之前的wenti吗?你选择了小女王,为了什么,为了名?为了利?你自己很清楚你不是为了这些。只要你脑子里还有那么一点点这方面的念头,你就不会对福诺罗斯城做出那种事!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

  “一定要说的话,也许只是那一夜,那一瞬间,她的神情打动了我。”艾修鲁法特终于回答道。“所以我承诺为她效命。”

  “总之让你动心了?!”

  “这和男女的**不是一回事,你zhidao的!”

  “依我看,就是一回事。而且,假如过去不是,现在也是了。她已经爱上你了,你否定也好,你假装无视也好,总之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都发生了。你记得你那天晚上吗?你对她说了那些话,然后你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只是假装而已!”罗蒂雅轻蔑的打了个酒嗝。“如果你看到她眼睛里流下的泪水,你就会明白……她已经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其实你也懂的,只是你在害怕。”

  “我……有什么好怕的?”艾修鲁法特突然发现自己的辩解远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有力,他的声音并不响亮,比起罗蒂雅气势十足的话语来,他有点过分畏缩了。可是他又为什么会这样?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

  “你害怕有一天你会情不自禁!”罗蒂雅说道。突然之间,她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到了桌子上。“和现在的我一样。”

  她再一次抬起头,看到了艾修鲁法特眼睛中的迷惑。他并不懂罗蒂雅这边发生了什么。

  “你是说……贝勒尔将军?”艾修鲁法特试探的问。

  “嗯,我现在还能控制自己,现在还能带着玩笑的心情去见他。可是我zhidao,这是在玩火。总有一天,他说要离开的时候,我会舍不得,我会求他留下来,我会流下眼泪来!”罗蒂雅拿起艾修鲁法特面前的那个杯子。“哈哈……我在干什么?我像所有那些愚蠢的女人一样,在向他撒娇……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她嘴里吐出一句粗俗骂人的话,“真的一点也不像我!”

  “贝勒尔将军……”艾修鲁法特问了一句。“有这么好吗?”

  贝勒尔的智慧、见识确实令人钦佩,他的地位、名誉也确实不是白来的。但是假如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贝勒尔的长相真的太平常了,他的年纪也太大,早就不是现代贵族女性倾慕的那一种类型。

  “嗯,事情就是这么有趣。我只是想从他身上勒索一笔钱过来,却反过来被他算计了一笔。我狠狠的打了他一顿……让他蛋疼上几天……”罗蒂雅说道。“但是,事情好像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等到我回过神,等到我发现我有点不太正常的时候……喏,你看到了,我就在这里喝酒了。”

  “为什么喝酒?”

  “因为我正在考虑一个严肃的wenti,很严肃的wenti……到底我应该做了后悔,还是应该不做后悔?”

  “书上说,与其不做后悔,不如做了后悔。”

  “书上还说权势是所有男人的最终追求呢。”罗蒂雅不屑的回答。“书上归书上,现实不是一回事。”

  “我说,罗蒂雅,贝勒尔将军明天就会和女王进行正式协商,后天就会离开鹰隼城。他和我说过战略,这场战争很keneng是一场长期的拖延战。当然,也许也会变成一场短期的会战,不过如果发生那种情况的话,恐怕会很不利。而且战争如果打完的话,他也有很大的keneng不回到鹰隼城里了。”

  “呵呵……本来就是这样。他是惊鸿一瞥,和我的生命本无任何交集。”罗蒂雅笑着,但是笑得有些歇斯底里。“双方的身份、地位、环境、教育……差别真的太大,好像连找到一点匹配的东西都找不到。可是你,他却是我说见过的所有人中,唯一一个能包容我的。你zhidao吗,我之前上门向他索要东西……那种没什么理由,完全只是一个借口的事儿,而他居然真的就给我了……哈哈哈哈……命运真的是残酷啊……”

  她再一次趴在桌子上,在她抬起略微有点朦胧的眼睛时,艾修鲁法特已经离开了。

  “真是没趣的男人……那个小丫头……哎……”她感叹了一下。然后晃了晃酒瓶,发现一瓶酒都被自己喝光了。

  “明天就要公事公办……后天就要离开……而且十有**一去不回。”她重复了一次艾修鲁法特刚才的话。这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她早就zhidao了。

  “好吧,与其什么都不做而后悔,不如做了再后悔好了!”罗蒂雅突然笑了起来。在一个人的房间里,显得格外诡异。

  在艾修鲁法特离开花街的时候,在鹰隼城的另外一个地方,贝勒尔迎来第三个客人。

  靠着罗宾的提醒,贝勒尔已经擦掉了脸上所有的那些keneng泄密的痕迹。所以此时他正襟危坐,和面前的客人进行亲切友haode商谈。

  这位客人正是小格鲁菲兹。按照一种人类世界的传统,他和他的兄长被父母赋予同一个名字“格鲁菲兹”。而其他人为了区分他们两个,则在弟弟的名字前面加上一个“小”字。这不是小格鲁菲兹第一次来鹰隼城,上一次他是作为外交使节来这里的,而这一次则换了一个身份。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他之前已经在拜伦的操作下被封为格鲁尼的伯爵,并且成为优兰地区的领主。这虽然不是一个世袭的爵位,但是却已经足以让他进入上格鲁尼地位最高的那一小群人之中。在这个女王大肆讨伐叛逆的时候,这一点就显得更加明显了。

  他来见贝勒尔,更多的是代表他的那位兄长新生大公国的大公。话说回来,他也有很大的理由来见见贝勒尔。很多人都zhidao,贝勒尔对于提比略的国策,拥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贝勒尔对于小格鲁菲兹也有很大的兴趣。虽然两国的疆土并不接壤,但是贝鲁人成功独立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秘密。而贝勒尔对这个秘密相当关心。

  他们的话题是从正常的客套寒暄开始,接着开始呈现发散性,进行着令人目不暇接的高速变化。两个人都是一边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话语的内容,另外一方面竭力从对方的话之中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游戏。而双方都是经验老道的玩家。

  就在游戏进行得热闹的时候,罗宾却推门进来了。“将军大人,有人送来一封信。”他说道。接着,他将一张纸条递到贝勒尔面前。

  纸条上写着简单的时间地点,上面还有一个签名。纸条上洒过香水,发出淡淡的香气。

  “……晚上……罗蒂雅……不见不散。”贝勒尔一眼就看到了几个关键字。他没有细看,而是将纸条折叠好,塞进口袋里。贝勒尔随后做了一个手势,罗宾立刻退出房间,而贝勒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始继续之前的话题。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