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三十七节演变

  罗宾做出了这种情况下最下意识的反应:他的目光立刻从罗蒂雅身上唰的一下转到贝勒尔的身上。

  女人不要脸起来,真的是很可怕的。至少可以说,是超乎正常人的逻辑和理智之外的。因为哪怕以贝勒尔的睿智,他也不曾料到罗蒂雅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罗蒂雅话一出口,他的本能就是辩解。

  那个时候他被迷药所惑,昏过去的,所以不可能做什么事情……但是话说回来,确实也听到此类的说法——醉酒之后的男人,对做过什么事情完全没有记忆……

  “谎言!”贝勒尔的嘴唇翕动了一小会,最后嘴里说出来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辩解。“我们……不到十天,就算怀孕了,你现在也不可能感觉得到。”话说出口,贝勒尔才明白自己这话有多蠢。

  “对不起,将军大人。”罗宾立刻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很不合适。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贵族出身,很多东西都是铭刻在骨里了。所以看到这番解释,罗宾就知道自己不合适掺合在这种外人无从插足的“家务事”。“我先告退!”

  贝勒尔想阻止,但是罗宾的动作很快,一下他就离开了房间(他本来就站在门口边上),并且把门带上。

  贝勒尔现在不得不转过脸,面对着罗蒂雅。也许他应该暴跳如雷的咒骂一番,但是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心其实并没有多少怒意。

  “罗蒂雅,”贝勒尔低下头,心纠结了那么几秒钟。但是很明显,他必须要和这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来一次彻底的清算。“你听我说……”

  他的声音停下来,因为罗蒂雅已经趁着这一点点时间,来到了他面前。或者更加确切的说,在贝勒尔开口说话的瞬间,罗蒂雅就一下坐到了他大腿之上。两人四目相对,鼻尖都几乎碰到了一起。

  “应该是你听我说……”罗蒂雅轻柔的说着。

  此类场面,或者说此类场景各色人等的表现,罗蒂雅可是一清二楚的。因为在她的“红蔷薇”里,此类场面她见过实在太多了。别看贝勒尔在普通人眼里笼罩着无数神秘和荣耀的光辉,别看他被教会的宣传得如同那种真正的“完人”,但是实际上他做的事情,也和此类场景的男主角没有任何不同。

  要说有不同的话,那就是别人找来的盟军是朋友,贝勒尔找来的盟军是部下而已。

  此刻,罗蒂雅相信,不敢说百分百,但是至少百分之十,罗宾正在悄悄的观察着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种场景的这种角色,永远都是这样瞻前顾后,前怕虎后怕狼的。一方面,他们担心自己卷入那种永远理不清的家务事,另外一方面,他们又觉得这样对不起朋友(或者上司),于是采用了这样的方法。

  门外,罗宾正贴着门缝朝里面看。他立刻发现罗蒂雅已经和贝勒尔抱在一起,两个人的头部贴的是那么紧。毫无疑问,那个女人正坐在将军大人的身上,和他亲吻。女人的双臂圈住男人的脖,而男人的手霸道的按住了她的后脑勺,持续了好长时间。期间似乎是将军大人,亦或者是这个叫做罗蒂雅的女人稍微挣扎了一下?不过他们很快就不挣扎了,而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

  罗宾的最后一丝疑惑也褪去了。在所有形成“家庭”观念的人类世界,都有这种“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概念。每个人都知道,哪怕你是世界上最公正的法官,你也没办法裁决一个家庭的内部纠纷。因为有时候,哪怕是正在争持吵闹的男女双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吵些什么,外人掺合进去简直就是自找没趣。

  罗宾也知道自己不合适这样继续旁观下去。将军大人看上了谁或者喜欢上了谁,都不是他应该关心或者插手的事情。所以他踮手踮脚的离开了。更远处几位作为警卫的卫兵朝他投来疑问的目光的时候,罗比还特意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无需紧张。

  在罗宾离开的同时,小会客室内,罗蒂雅松开了胳膊。其实贝勒尔也就是一开始的时候稍稍抵抗了一下——真的仅是“稍稍的”抵抗了一下。

  两个人终于分开。贝勒尔发现自己脸上发热,心脏如同打鼓一样跳个不停。而他眼前,罗蒂雅也是脸上绯红,呼吸急促,头发都有点乱了。

  “罗蒂雅……女士……”

  “叫我罗蒂雅!”

  “好吧,罗蒂雅,你到底想干什么?”贝勒尔喘着粗气,问道。

  “如果说我看上你了,行不行?”

  “美人计对我无效,”贝勒尔挣扎的说道。“我不可能会背叛我的国王,我的国家,以及我的人民的……”

  “真的是无效吗?”罗蒂雅向前挺了挺胸。“不过我不需要你背叛,我只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

  “不行……除非你强迫我……”

  “我可以很有效的强迫你。”罗蒂雅再一次低下头。这一次贝勒尔连“稍稍的”反抗的举动都没有了。诚如贝勒尔曾经对艾修鲁法特说过,智慧是战胜不了经验的。双方在这方面的经验可谓实在太过于悬殊。罗蒂雅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她的动作依然平静而稳定,而贝勒尔却因为紧张而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可以告诉我那个秘密协议是什么样的吗?”罗蒂雅贴在贝勒尔的耳边,轻声的问道。虽然说她的话很直接,但是她的神情、她的细微动作,她的语气,却让贝勒尔会有第二种感觉——其实罗蒂雅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远没有那么在意。

  “只是很简单的协议而已。”贝勒尔回答,他的声音几乎已经不是人声了,但是他却不肯继续详说。他的退步也只是到这里为止。

  “将军大人!”外面传来敲门声。从声音就能听出来,那正是去而复返的罗宾。“艾修鲁法特伯爵大人来访。”

  这对贝勒尔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的良药。大概过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罗蒂雅从里面打开了小会客室的门,大大方方的从里面走了出去,顺带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略显散乱的头发。在他走过走廊的时候,还有闲情和擦身而过的艾修鲁法特打了一个招呼。

  艾修鲁法特这一次倒不是贝勒尔安排的伏兵——实际上,他这一次并不是受到贝勒尔的邀请,而是受到艾林恩首相的委托而来,是来特地通知贝勒尔,明天下午时分开展正式的商谈。正常情况下,此类正式的通知是由一名层官员递送正式件来的,但是这一次考虑到贝勒尔身体受伤的特殊情况,所以才由艾修鲁法特专程来通知。

  不知道为什么,艾修鲁法特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打压”和“提醒”的权术。本质上说,就是让那些不太乖的人遵从自己的命令去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以向目标暗示(以及向第三方宣示)彼此的地位尊卑高下。算是一种比较常见,也比较缓和的技巧。

  当然了,在表面上,艾林恩是不会说这种蠢话的。他的理由要委婉和充分得多。因为贝勒尔作为客人而在鹰隼城遭到危险,所以应该派出一个比较高层的人来传达这个通知。同时贝勒尔是作为盟军而来,所以合适的使者应该是一个军队的人。综上所述,艾修鲁法特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除此之外,贝勒尔和艾修鲁法特之前多次见面,彼此惺惺相惜,也正适合此事。

  不过对于这些把戏,艾修鲁法特倒毫不在乎。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勾心斗角的人,此时此刻更没有闲工夫来关心这些小事。在这个战争的前夜,他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

  他所处的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变、由于贝勒尔的来访,接着混沌信徒的行刺,然后再是大搜捕,这一系列事情很自然的吸引了公众的眼球,使得艾修鲁法特现在可以自由行动,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那场曾经酝酿的,针对他的舆论风暴,被这一个又一个新闻冲击的支离破碎,再也不复先前的危险性。

  至少这一两天,鹰隼城最关注的事情就是教会证明了城一个素有名望的贵族居然是邪神信徒。而且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他的一帮仆人手下,居然大半都是邪神信徒。从他家搜到了各类证据,因而引起了轩然大波。毫无疑问,没人料到这些邪神的部下居然已经渗透到了这样的程度。在可见的未来短时间内,舆论的焦点不会重新聚焦在他身上了。

  “贝勒尔大人。”艾修鲁法特被带到小会客室的时候,看到贝勒尔还在那里发呆。这也许不算发呆,但是至少贝勒尔的状态和平时截然不同。直到艾修鲁法特出声之后,他才意识到对方来了。

  “啊……啊,艾修鲁法特,是你啊。”

  艾修鲁法特原本的任务仅仅是来通知消息。这实际上是一件任何人都能轻易完成的事情,在完成了“告知”的工作之后,再傻的人也已经发现贝勒尔魂不守舍的样了。

  房间里依然有女人使用的香水味道。结合刚才他过来的时候看到的罗蒂雅,艾修鲁法特马上明白了罗蒂雅刚才和贝勒尔在这个房间里。只是他不明白罗蒂雅为什么会来这里。女王的慰问特使吗?但是时间又不对。那应该是受伤的第一时间就来的,而不是拖到现在伤势基本痊愈了才过来。

  私人原因?但是,罗蒂雅又和贝勒尔有什么私交呢?而贝勒尔这副样……

  别说是艾修鲁法特这样目光锐利的人,哪怕是一个瞎,此时也会注意到贝勒尔脸上那几个不太正常的红色印记了。脸上的标记就有这样的特点:尽管艾修鲁法特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贝勒尔却并不知情。而是竭力在作出已经毫无意义的伪装。

  各种各样的信息汇聚成一个无可置疑的结论。这是一个理性思考和本能反应都能得到了结论。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