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三十五节混蛋

  如果艾修鲁法特如他们所料的是一个雇佣兵,不管是从时间还是位置来看,他卷入瑞恩内战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这种动乱,像艾修鲁法特这样经验丰富而战技高超的雇佣兵无疑是抢手货——不管哪方都十分欢迎。

  而且,这场内战和拜伦叛乱是完全不同的。因为实际上瑞恩的内战是一场民族之战。战斗十分激烈、频繁而且残酷。这无疑艾修鲁法特锻炼自己指挥才能和军事能力的最佳舞台。当初他们在米尔城分手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只是一个副将之才。但是如今在鹰隼城再次相见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已经能和贝勒尔不相上下了。

  “嗯,确实是如此。”贝勒尔说道。“他本来就有非常优秀的素质,然后汤玛士教给了他一个将军应该掌握的所有知识,最后他自己得到了一个锻炼的舞台……而且很幸运的幸存下来。”他有些感慨的说道。“其实艾修鲁法特算不上天才,只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典范而已。”

  “将军大人,您在说我吗?”罗宾察觉到贝勒尔的话有所指。

  “不,不是。”贝勒尔看着罗宾的表情,略带几分安慰的说道。“别伤心,罗宾。人各有所长……你确实不是一个适合统帅大军,决胜沙场的人。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你和艾修鲁法特率领同等规模的军队交战,那么你绝对没有任何胜算。但是要记得,战争从来都不是只有正面对决。你应该听说过吉勒斯将军留下来的那句话‘哪怕是千年一现的天才,所能抵消的也只是两倍的兵力差别’。”

  贝勒尔笑了一下,“你要做的,就是率领着比对方多出三倍,乃至于更多的兵力走上战场。其实在我看来,这才是兵家正道。类似艾修鲁法特那种临阵决策,摧锋陷阵的类型,其实是已经走上了歪道了。”

  在说话的时候他们的晚餐也差不多结束了。贝勒尔擦擦嘴,走到窗户边上。由于之前暗杀事件的缘故,此时附近被安排了重重警卫,以防止此类事件重演。所以贝勒尔从窗口向下看就能清楚的看到一个武装士兵的背影。

  “战争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贝勒尔说道。“紫色石一战之后,瑞恩恐怕再无翻身的机会。这一次也一样,如果这一次被野蛮人打败,格鲁尼或许……就要灭亡了。一旦格鲁尼被野蛮人侵占,那么我们国家就会变成抵抗野蛮人入侵的第一线,一旦我国也失败……大概整个央七国都会在混沌的攻势下灭亡吧。”

  他轻声的感慨着。罗宾被他的话吓了一跳。

  “将军大人,可是……我看鹰隼城里压根没有这种……气氛啊。好像没有人察觉这个危机?”

  “瑞恩人派出大军攻打西瓦尼亚的时候,估计王城里也是这种气氛吧。”贝勒尔说道。

  “可是……”罗宾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却发现无法表达。

  “相反,教会那边倒是看出了倪端……这也难怪,也许有人看不起教会,但是他们才是真正最敏感的人。混沌谋算许久,此战不比上次,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贝勒尔轻声的喃喃自语。“这一次恐怕并非我原先所想的那么简单……根据教会告诉我的秘密情报,混沌军团虽然在高华城下损失惨重,但是他们却始终得到来自白堡的源源不断的援军。除此之外,奸奇的巫师一直留有余地……如果这是混沌的围城打援之计,我方的风险又将上升几分……还有内部……不止一个远离混沌大军的村爆发了神秘的魔法瘟疫。教会虽然尽力四处堵截,却依然防不胜防……”

  “这恐怕不是我们提比略开疆扩土的时机……它甚至不是我们七国内斗的时机。”贝勒尔缓缓的说道。“可惜,天意弄人,现在的七国早已不复昔日荣耀……吸血鬼战争、紫色石战争、绿皮入侵、内部纷争……各种内忧外患已经消耗了七国大量的潜力……”

  窗外,夜色渐深。

  ……

  临时王宫的女王寝室里,小女王和她的临时家庭教师正坐在桌边上。四周其他闲杂人等都已经被小女王找借口弄走了。临时家庭教师,也就是罗蒂雅,已经在不知不觉成为了小丫头最亲信的人。特别是最近贝勒尔被刺杀的事件,让小丫头油然产生了“部下实在太不用”的感觉。相反,罗蒂雅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让她刮目相看。

  “你觉得可信吗?”两个人的话题正是之前那个混沌巫师,也就是马的提议。

  “书上说奸奇的巫师最擅长欺骗。”罗蒂雅陪着小丫头一起见证了整个过程,“他们的狡诈和阴险是出了名的。”

  “但是……这未免不是一个机会。”小丫头轻声的说道。“他说过,他会证明自己的诚意。”

  虽然混沌军团入侵的事情没有给鹰隼城带来什么巨大的压力,但是作为女王,感觉总是不同的。至少小丫头知道格鲁尼花费了巨大力气,在北部集结的重兵完全没发挥什么作用。在最初的战略构思,应该是北方军团——也就是拉法的部队——自身就有能力对抗混沌的入侵。但是实际上真的开战了,才发现之前的布置全然无用。最多也只是增强了一点防御能力罢了。

  “吃下香饵,把鱼钩吐出去?”罗蒂雅用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来说出了小丫头的想法。“陛下,我不得不提醒,我们想得到的,混沌……那个马,肯定也会想到。他花费了那么大力气找上门,绝不会连一点后手都不备的。除此之外,他可能压根就没有香饵……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骗局,如果我们傻,他就躲骗一点,如果我们聪明,他就少骗一点。只要我们和他磋商,就会吃亏。也就是所谓的‘一锤买卖’。”

  说话之间,罗蒂雅拿起桌上的一份件。这是最近几天鹰隼城大规模搜捕邪神信徒的成果报告。必须要说,教会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发挥了一下。上百人因为各种嫌疑被逮捕,其已经有十来个已经被确定为邪神信徒。这些人不止是平民,有好几位贵族居然都被牵连进去。其有一位甚至已经被教会确认是邪神信徒。其他几个虽然本人不是,但是部下、仆人之却有邪神信徒,所以至少也是一个“御下不严”的罪名。

  “果然,拒绝掉比较好吗?”小丫头问道。

  “是必须拒绝掉。”罗蒂雅回答。“只要你和邪神达成了交易,你就等于有把柄握在了邪神信徒手。到时候你的王座都甚至可能被掀翻……也许马克雷米兹家族的王统依然继续,但是你却再也不会是女王了。”

  这句话成了最后一击。小丫头不再说话,因为这个话题已经不需要再讨论了。

  “对了,罗蒂雅,你今天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有人得罪你了吗?”

  “哎,陛下,我确实遭到了攻击。不过攻击我的并不是什么人,而是厄运。那种你无法接触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力量。”

  “你指什么?遭到了一场很大的不幸?”

  “噢,女王陛下,我损失了一笔钱。”罗蒂雅回答道。“对您来说,或许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对我来说就相当严重了。”

  “税收?抢劫?亦或者是一场天灾?”

  “我倒是很乐意将其称为一场天灾。”罗蒂雅居然有些感叹起来。“不过真正让我烦恼的不只是钱,而是命运、机遇,或者无论你叫它其他什么名字的那种力量。它破坏了我的希望,让我的收入整整少了五十万金奥利。这也破坏了我很多的计划……实际上,这笔钱早就被预定好用途了,但是偏偏半路飞了。”

  “五十万?”诚然,对小丫头的概念而言,这不是什么惊人的数目,但是也是一笔不可小看的钱了。“怎么会损失这么多。这件事情……为什么?”

  “是因为我小看了一个混蛋……一个厚脸皮的混蛋!”罗蒂雅恨恨的说道。“他装成一个有钱人向我靠拢,但是最后却发现他压根就是一个背负了一身债的穷光蛋!”

  “他骗了你?”小丫头有点好奇。好像从认识到现在,这还是罗蒂雅第一次被什么人骗了。“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罗蒂雅点了点头。想起这件事,她依然余怒不息。不过站在贝勒尔的角度,他一定会说罗蒂雅的这种怒气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实上,如果贝勒尔在场的话,大概会委屈得大声喊冤吧。可惜有时候男人和女人之间是完全没有道理好讲的。“他原本承诺给我五十万,但是最后我才发现他居然一不名。”

  小丫头原本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凭借一种女性与生俱来的本能,她从罗蒂雅的神情之察觉到了一些倪端。

  “你……喜欢他?”小丫头突然问道。

  “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混蛋!”罗蒂雅反驳。

  “你没有杀他?”小丫头虽然还不是很明白罗蒂雅真正的身份地位,但是至少她知道罗蒂雅和鹰隼城的黑帮、娼妇、盗贼之类人往来密切。

  “很遗憾,我不能杀他。”罗蒂雅叹了口气。“虽然我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也许能让他一辈也忘不了……但我没办法杀他。”

  “那个男人很帅?”

  “不,他长得很平常。”罗蒂雅回忆着贝勒尔,“平常得简直像是路边的石头,让你压根没兴趣看第二眼。”

  “那么,那个男人很会……说那些你喜欢听的话?”小丫头猜测。

  “他只是很狡猾!”

  “那么他很有地位?是个贵族?”小丫头再问。有地位而没钱的贵族可真的有不少。

  “地位倒是有。”罗蒂雅说道。“他确实也是个贵族。”

  “是不是他说会娶你,而且拿五十万金奥利作为聘礼?然后到时候你突然察觉那个家伙压根就没有诚意,他也负债累累,压根无法拿出这么多钱作为聘礼。”小丫头推测出了一个经典的多情女负心汉的故事——此类坏蛋骗钱骗色类型的故事很常见,小孩的床头图书也有此类的故事(当然通常不是主角)。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