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十节出身

  “他在……圣吉恩?”

  “更多的细节必须要联系总部才能知道了。我虽然愿意为大人效劳,但是这并不是简单的事情。总部那边有着严格的保密制度,我需要时间……以及必要的……一些费用。”

  阿金立刻插话上来,艾修鲁法特将这个讨价还价的工作完全托付给阿金,自己认真的思索着这个新得到的消息。特别要说明的是,阿金这个人真的很尽职尽责,因为他轻轻松松就把对方提出的要求削减了七成,还没有引起对方的不快。

  圣吉恩的汤玛士伯爵……名字虽然是汤玛士,但是却不是在瑞恩,也不是一个区区的骑士,而是一个伯爵。而且这个“伯爵”是实打实的领主。在整个人类世界的范围内,类似这样的正牌伯爵,一方领主,虽然谈不上什么珍稀动物,但是却也是不常见的。

  一个是骑士,一个是伯爵,虽然都叫汤玛士……玛丽姨妈是不可能记错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如果说这是玛丽姨妈的谎言的话,那似乎又太荒谬了。把伯爵贬低为骑士……如果说是打算悔婚,那还能解释得过去,但是问题是玛丽姨妈压根不打算悔婚啊。

  还有,如果我是伯爵之,我怎么可能去当一个雇佣兵呢?如果是一个伯爵,而且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伯爵(那四张存单就是最好的证据),为自己的嗣在军队里谋取一个职务,那简直就是举手之劳吧。如果说父双方关系不好导致决裂,那么这几百万金奥利又如何解释呢?

  一切的一切宛如迷雾一样。艾修鲁法特思索再三,决定不继续考虑这些无解的问题。要解开这个谜,不应该胡思乱想,而是应该付诸实际行动。毫无疑问,那个叫做汤玛士的伯爵是艾修鲁法特真实身份的一个关键。艾修鲁法特很快就想清楚了,他下一步的行动就是要搞清楚这个汤玛士的伯爵具体详细的情况。

  “艾修鲁法特!”阿金的声音把艾修鲁法特拉回现实。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马车上了。话说回来,自从他得到他最期待,但是却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消息之后,他简直像是梦游一样。

  “艾修鲁法特,这份……存单那是怎么弄到手的?”阿金半开玩笑的问道。“是不是在战场上搜刮到的战利品?”

  “不是。”艾修鲁法特回答道。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是凭借某种本能印象,他知道这份存单是某个人赠送给他的。

  “啊,既然如此,艾修鲁法特,我们还是来谈谈我们最初的那个话题……年利息半分,你觉得怎么样?”阿金很明显还不死心,很想把这笔钱转到自己的控制下。

  “阿金,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艾修鲁法特问道。“如果有两个贵族路上偶遇,彼此一见如故,于是双方决定结成儿女亲家……但是其一个人却故意的说错了自己的身份地位……”

  “啊,吹牛罢了。你知道,很多商人也是如此。人们常常把自己未来有可能取得,但是现在尚未取得的东西作为自己吹牛的资本。比方说一个商人号称自己一年赚了一百万,但是如果你去查查帐,你会很容易发现他这个‘一年’的概念和正常不同,或者这个‘一百万’还处于纸面上尚未兑现。”

  “不,他是故意的贬低了自己的地位。比方说,明明是拥有领地的大贵族,却假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贵族。这种谎言……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按我来说,关键应该是这个‘婚约’吧。”

  “婚约?这个怎么关键?”

  “因为他打算缔结婚约的这个孩,是一个私生。如果是私生的话,那么这个谎言就很容易理解了!”阿金就事论事的回答道。

  私生!这个词出现在艾修鲁法特的脑海里,瞬间破除了重重迷雾,露出了事情的本质。

  在艾修鲁法特和双胞胎的婚约上,虽然双方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但是实际上来说,艾修鲁法特家庭的地位是较高的。因为他的父亲好歹都是一个骑士,可以当之无愧,理直气壮的自称自己是一个贵族。而星见和星刻的父母——她们只是没有头衔的乡绅贵族,而且经济上也算不上富有。

  但是,根据双方的婚约,却是艾修鲁法特要上门入赘。按照人们普遍的观念,入赘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家族,加入妻的家族。一旦婚姻缔结,艾修鲁法特就成为了对方家族的人,连嗣都属于女方这一边。但是,按照惯例,除非是男方高攀,否则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换句话说,这种门当户对之,就潜藏着这么一个不起眼,但是却很不正常的细节。

  如果是私生的话……众所周知,私生没有合法的继承权,别说财产、爵位、土地等东西,就连父亲的姓氏都不能继承。诚然,世界上出现过因为没有合法嗣而最终让私生继承的例。但是这种例是很少,而且转正的难度很大的。说句不客气的话,私生的转正难度,远比一个侍妾转为正室难得多。通常需要来自来自外部的压力,比如说国王的命令,才会成功。在现代流行的一些诗歌和故事,那些私生出身的主角最后是立下了重大功劳,最后才由国王出面,强行让他的父亲(以及整个家族)为他正名,承认他的身份。甚至在一些地区的人认为,私生想要转正必须有国王的旨意才行。

  而且,一个私生本身就是对父亲荒唐生活的一个控诉,是一个明显的证据。所有哪怕这个私生得到了父亲的宠爱,他也很难站在阳光下。因为承认自己拥有私生,无疑等于用力的打自己一记耳光,让自己在道德和法律上都留下污点。

  所以,虽然是爱着自己的儿,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承认他。不能将自己的爵位、领地由儿继承……所以就换了一种方式。

  其实如果想想看的话,这种没有利息,凭票取款的巨额存单,本身就不太正常。商业资金调度的票据能够理解,但是这可是个人的存单啊。没有利息这一点倒也罢了,但是这个凭票取款实在太要命了。万一被人偷走的话,这不就等于让人直接搬走了一座金山么?

  所以,这个存单应该是有着特殊的目的,所以不得不如此。

  “对了,艾修鲁法特,这个……存单,是你的长辈留给你的遗产吗?”阿金很快把话题转回到自己关心的那方面上去。

  “应该是吧……我……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只有私生才有这样的好运气。”阿金轻声的嘀咕。他说话的声音确实很轻,但是艾修鲁法特却拥有超越凡人的听觉。阿金并不是一个傻瓜,他已经从种种蛛丝马迹得到了自己的结论。当然,本质来说,这也是因为艾修鲁法特无心掩饰。

  马车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已经回到了“卷轴”商会的总部。艾修鲁法特和阿金下了车,有人却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阿金先生,艾修鲁法特伯爵大人。”向阿金和艾修鲁法特打招呼的是一个漂亮的男孩,衣着简朴却端庄,面带微笑。两个人其实都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名字,但是却知道他是罗蒂雅的部下。之前有好几次,罗蒂雅都是通过这个男孩给他们带过话。

  “贝勒尔将军希望今天晚上和您进行一场非正式会面。”男孩说道。“女王陛下已经同意了。”

  “贝勒尔将军?非正式见面?”

  “是的,伯爵大人。”男孩微笑着说道。“贝勒尔将军将在明天对联军事宜进行正式的商讨。所以他今天希望能先来几次非正式会面。”

  这个要求听着很怪,但是如果说女王已经同意了,那么艾修鲁法特想要反对也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了,虽然觉得有点怪,但是却也不是什么过于离谱的要求。细细的想,也许这只是一种慎重的考虑吧。

  男孩迅速的将这场“非正式会面”的一些细节说明白了。

  “晚上吗?我明白了。我会准时抵达的。”

  ……

  罗宾灵巧的帮贝勒尔套上背甲。他已经不是将军大人的侍从了,但是在贝勒尔需要的时候,他还是很愿意为将军大人提供各种各种帮助。实际上,罗宾现在已经不奢求成为第二个贝勒尔。因为贝勒尔对他来说,是一座无法攀登的高山,他相信自己终生也只能仰望。

  和很多将军一样,贝勒尔的这套盔甲也是特制的。这是一件罕见的魔法制品,而且理论上能够一个人很方便的穿戴。不过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因为懒得费力),贝勒尔每次穿盔甲都需要罗宾协助。

  “罗宾……左边……左边……夹住衣服了……好了,可以了。”贝勒尔穿戴完毕,对着镜稍微看了一下。话说回来,因为顶着一个“抱病出征”的名头,所以贝勒尔沿途行军的时候一直没有穿过盔甲。

  “将军大人,您真的要这样?”

  “罗宾,别看我年纪不小了。”贝勒尔一边对着镜观察自己身体的细节一边回答。“但是我可是很怕死的人。这一次我们要去见的艾修鲁法特……有可能是吸血鬼伪装的啊。”

  “您不是说过可能性很低吗?”

  “可能性是很低,但是我的命可只有一条,不能在这种地方冒险啊。”贝勒尔说道。罗宾判断不出贝勒尔是不是在说谎,但是贝勒尔的会面准备确实也很谨慎很周全。别的不说,己方十余名卫兵全部全副武装随同,而对方却只能单身前来。这样一来,就算对方是吸血鬼本人,贝勒尔也有八成的把握能够逃离。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