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零八节外人

  这些精细的画作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任何人都能看出,哪怕是一个职业画家,再加上良好的天赋和长期的训练,画这样精致到纤毫毕现的一幅画也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艾修鲁法特的目光停留在其一幅画上。这是主人公站在某个房间——应该是某个卧室里的场景。这幅画很眼熟……他记得之前曾经看到过。甚至被玛丽姨妈当了一段时间的模特。不过那个时候他并没对此关注太多。很明显,在他离开布拉西安之后,玛丽姨妈一直就没停止过这个爱好。

  “只是我的爱好罢了。”声音从后面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玛丽姨妈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后面。

  “姨妈,”星刻问道。“这画的……是谁?”

  “米凯尔。”玛丽姨妈虽然已经能够走路,但是看上去脚步还有些虚飘。“我的丈夫。”

  每个人都知道玛丽姨妈结过多次婚,还拥有众多的情人,甚至曾经一度是鹰隼城里大名鼎鼎的荡妇。所以这个话题让几个晚辈情不自禁的感觉到尴尬不已。

  “我的第一任丈夫。”玛丽姨妈解释道。“边境伯爵……和你一样哦,艾修鲁法特,他也是个伯爵。”

  “边境……”艾修鲁法特的这个头衔是临时册封的,虽然有着伯爵的头衔,但是并没有实际的领地,或者说至少目前还没有被赐予领地。但是米凯尔伯爵就应该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领主了。

  在七国的范围内,贵族可以按照实际权力被划分为三类,国王或者大公为第一档次,他们自己是最高统治者,最多只是表面上服从某个更高的领主,但不对任何人履行封臣义务。第二档次就是领主,虽然拥有自己统治下的领地,但是要效忠于更高一层的领主,履行各种义务。最后就是只有头衔没有领地,但可以凭借头衔得到一定俸禄的贵族。当然,原本还有最后一个档次,那就是只有头衔却没有任何其他东西的纯头衔贵族。这种贵族头衔通常都是用钱买来的。不过,七国近年已经签订相关条约,共同决定不再册封最后一种荣誉贵族,已经册封的也只在本国有效,其他国家不予以承认。

  不过,格鲁尼的情况稍有特殊。这是因为这个国家长期以来和北方的野蛮人进行战争。为了集人力物力对抗外来入侵者,将国土分为小块并分配给贵族作为采邑就成为一种不可取的做法。但是又不能直接没收小领主的土地,也不合适将小领主转封到其他地区,所以“托管”制度就应运而生。小领主将自己领土集“托管”给某一个大领主(尽管他们彼此之间并不存在封君封臣的关系)收取一笔合适的税收。所以,当一个贵族头衔前面加上“边境”两个字的时候,通常意味着这位贵族实际上拥有的力量,控制的土地要比他表面上强大得多。

  这种情况集在王国的北部,是因为野蛮人威胁的长期存在而产生的特殊情况。所以也就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贵族——尽管他们拥有一片客观上存在的领地,但是实际上他们并不能真正统治那片领地。

  “没错,是一位边境领主。”玛丽姨妈说道。

  其实艾修鲁法特很想问一问玛丽姨妈画这些画到底是为了什么,特别是为什么都空出脸部来,不过他却从玛丽姨妈的表情看出,老妇人暂时不会说这件事情。

  “艾修鲁法特,你怎么回来了?”

  “嗯,有人希望我先藏起来过几天。”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先避开外面那些气势汹汹的传言。”

  “嗯,聪明的选择。”玛丽姨妈的神色变得严厉起来。“但是你为什么现在回来?”

  “因为很长时间没看到你们……”

  “荒谬!”玛丽姨妈厉声说道。“你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你的未婚妻们的不负责!你要知道,如果你在鹰隼城却没有向女王报到的事情传开……那么就等于为自己添加一个无法抵赖的罪名!”

  玛丽姨妈虽然在呵斥,不过艾修鲁法特实际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淡然。

  “我只待一小会就走。”艾修鲁法特说道。“进来之前我已经观察过四周,没有任何人监视。”

  “当然没有人监视。你现在只是公众的敌人,还不是法律的目标。没有哪个傻瓜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来这里监视我们的。”玛丽姨妈回答。“谁给你这个建议的?”

  “某个人。”艾修鲁法特勉强回答。

  “下一步要怎么做?暂避风头没关系,但是却不可能拖延太长时间。因为别人可以用‘弃职潜逃’这个罪名来对付你。而短时间内看不到这一场舆论风暴平息的迹象。”

  “我国已经和提比略达成协议,两国共同组成联军,一同对抗入侵的野蛮人入侵大军。”艾修鲁法特说道。“提比略的贝勒尔将军近日将抵达鹰隼城,到时候将对联军的各项细节进行磋商,然后……”

  “你将进入联军内。”玛丽姨妈的表情看上去是松了一口气。“这真的是个好主意。牢牢把握舆论变成实际攻击之前的短暂时间,来个瞒天过海……等到军队走,鹰隼城的舆论对你就再无任何影响。想要再次攻击你就只能等战争结束之后了……战争结束,时间恐怕已经过去一年半载……不管多么强大的舆论力量,拖了那么长也已经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真的是好主意,太好了。枉我白白担心了这么多天。”

  “真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那你真的不应该辜负那位朋友的好意。”玛丽姨妈说道。“你不应该入城,而是在城郊等上几天才对。”

  “我只是觉得……”艾修鲁法特迟疑了一下,玛丽姨妈的态度已经明显缓和下来,但是却没有说他原本以为会说的那些话。“我有必要让你们知道。”

  “现在我们知道了。”玛丽姨妈严厉的神色已经消散殆尽,只剩下微笑。“艾修鲁法特,这几天多加小心,我们就能过了这个难关。”

  “姨妈……这里……有什么需要的吗?我有几位朋友,他们可以提供很多帮助。”

  “不必了。”玛丽姨妈回答。“我们在这里过得很好。对了,需要换洗的衣服吗?我这里有好几套,都是……”她用手指了指边上的其他三个人。“她们给你买的。原本是打算婚礼上使用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你在鹰隼城干得不错,所以觉得可以直接在王城这里举行婚礼。有几天华丽的,对你现在的情况来说可能不太合适,但是也有几套比较普通的,作为日常穿戴应该不错。”

  老妇人看着艾修鲁法特,突然发出了一声笑。“艾修鲁法特,你这副表情……真的是有趣。你似乎在等着我问出‘为什么’来。我猜猜看,是不是你一路回来,所有的人都问了你一个为什么?为什么要在福诺罗斯城做那种事情?”

  艾修鲁法特点了点头。

  “这就是家人和外人的不同了。因为我们相信你,我选择了你作为我的侄女婿和继承人,她们几个选择了你作为丈夫。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之间,信任是最基础的东西。如果你做出决定,那肯定有你的理由。所以问这种问题压根就没有必要。”

  窗外传来清晰的马蹄声。鹰隼城里马车不多见,但是马确实很多。不过这一次,马蹄声似乎太响了一点。如果没弄错的话,这声音说明足有几百匹马。几百匹马在这种时间逛街可不太正常。

  大家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星刻立刻冲上二楼,通过楼上的窗户来观察一下外面。一分钟后,星刻跑了下来。

  “没事,应该是外地人进城了。感觉上似乎是外国人。”

  透过窗户,能够看到一支规模颇大的队伍。从人马的动作神态,从骑手们的衣着打扮就能看出,这是一支来自外地的队伍。

  “这些人是谁?”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问道。

  “啊,最近这种人很不少。”星见回答道。“都是外地甚至是外国来的。”

  “为什么?”艾修鲁法特觉得这支队伍的气势不像是外交官,打扮不像是商队,一时猜不出他们到底是为啥来到鹰隼城的。

  “据说是打算向我们的小女王求婚。”

  “啊……”

  “之前没有人来求婚,是因为大家都相信小女王会嫁给拜伦或者拉法的儿。”星见说道。“后来发生了政变和战争,没人确定小女王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王座。但是现在,所有的疑惑都去掉了,我们的小女王陛下就立刻成了人人垂涎的目标了。”

  “但是……但是……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吧?”艾修鲁法特想起此时王国北部入侵的野蛮人大军。“再说了,我们的女王陛下只有十二岁。”

  “十三岁了。”边上的玛丽姨妈插话道。“她不会永远十二岁的。还有你的第一个问题也是这样,虽然战争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没有人质疑女王陛下的王座安稳不安稳了。这种情况下,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动手的人才是傻瓜。先下手为强可是任何人都知道的简单道理。你瞧这一位,”玛丽姨妈用手指着楼下经过的队伍的间,那里有一位衣着最华丽,打扮最出众个年轻人。“看上去很像是一个王。”

  “王啊……等等,那面旗帜是……”

  在那位被玛丽姨妈说成“王”的年轻人身边,有一名旗手伴随,旗帜上描绘的图案有点眼熟。艾修鲁法特觉得自己在哪里看到过此类旗帜,接着想起是在梦。在那些充满血腥、屠戮和厮杀的梦,他曾经见过这面旗帜。在梦,这面旗帜曾经在敌对阵营上空飘扬。而他不止一次的打败这面旗帜下的军队,将沾满鲜血,残破不堪的旗帜踩自己的脚下。

  “是舍姆人……”玛丽姨妈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哈,这是舍姆王族的旗帜。这一位应该是一个王或者年轻的亲王。舍姆人都来了,那么恐怕各国的王族都不会缺席这一场竞争了。”

  各国的王族有理由这么做。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婚姻,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马克雷米兹家族已经人丁凋零,和小女王的联姻很容易带来强有力的继承权。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