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零三节异国

  “发……发生了什么?”阿金有些不安的问道。“艾修鲁法特,你不必隐瞒我,朋友之间应该是无话不说才对。”

  “嗯,其实也不必隐瞒。”艾修鲁法特回答。“阿金,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女王陛下派来的人。他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

  “什么样的消息?”

  “鹰隼城里的舆论对我很不利,我要做好坐牢的准备。”谈及此事的时候,艾修鲁法特轻轻的笑了一下。“嗯,就是福诺罗斯城的那档子事。”

  “但是……但是……这个是迫不得已吧。”阿金小心的回答道。他是个商人,但是众所周知,生意场上的凶险诡谲可是丝毫不亚于官场的。阿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自幼教育,耳濡目染,加上实践经验,使得他在各方面都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商人。换句话说,别看他整天喊着“要讲诚信”什么的,但是他对于阴谋诡计可是一点也不陌生。“……并非出自本意才对,舆论就像一股波浪,过去了也就风平浪静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艾修鲁法特淡淡的回答道。

  “我承认她这件事情做错了……”

  “她没做错。”艾修鲁法特轻声的回答。“人,本能的第一个选择就是保护自己。这不是什么错误。嗯,应该说,这是一个国王正常的选择。”

  话是这么说,但是阿金清楚的感觉到艾修鲁法特声音里那种倦怠。他想说话,但是一时之间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开口。

  “但是……但是……”迟疑了半天,阿金终于说道。“她是女王,是你的君主。”

  “嗯,一开始就是。”

  “按照……现代人类的道德规范,臣下不能给君主提要求,对不对?”

  “我没有提要求啊。”艾修鲁法特笑了起来。“你瞧,这件事情上我已经打算一切由她做主了。我一切服从她的安排。”

  “艾修鲁法特,你很不满?”

  “我有吗?”艾修鲁法特反问。“事实上,应该这么考虑这个问题。她按照一个君主的逻辑,做出了这个选择。那么我也应该按照臣下的逻辑,服从她的这个选择。你说是不是?”

  “艾修鲁法特,你到底想干什么?可别做傻事啊!”

  “放心啦,我不会做任何傻事。我只是……尽一个臣子的义务。我会牺牲自己,让她从这个麻烦中解脱出来。就像之前我是她的护卫,我的义务就是保护她的安全……嗯,就是这样而已。我一定会竭力履行我的义务的。”

  “说句实话,我觉得你就像要做一件傻事。”阿金疑惑的说道。虽然艾修鲁法特信誓旦旦的这么说了,但是他声音中那种倦意却挥之不去。

  马车这个时候停了下来。阿金之前说的并不完全是托辞,因为此时马车停在一家酒馆门口。两个人下了车。

  “艾修鲁法特,这里的酒很不错哦。”阿金指着面前的酒店,说道。“别看外貌不起眼,这家酒馆可是有数十种美酒可供品尝!”

  “是吗?”艾修鲁法特跟着阿金走进了酒店。阿金的推荐不是全无道理的,因为视线所及,酒店内生意极好,以至于没有空桌了。不过这方面阿金早有准备,在自报身份之后,他们被带到楼上一个雅座。在这里,他们尽可以谈天说地。不过这一次,他们的话题倒是脱离了之前的那个,转到了近期内鹰隼城发生的事情上了。

  “嗯……这么说,有人来追查那些精灵王子的授权书来源了?”艾修鲁法特端着酒杯问道。自从他苏醒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对酒不敏感——应该说他压根无法感受到酒精对人体的麻醉效果。

  “当然啦,哈哈哈哈……图兰人都急了眼了……他们肯定会采取行动的啦……”

  “有这么夸张么?”

  “哎,图兰人可是靠着垄断人类和精灵的贸易吃饭的啊!据说他们国库的三分之一甚至是二分之一的收入是来自这个买卖。要不是有这么一比收入……他们能维持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吗?”

  “哦,他们找上你了?可别告诉我你把真相都说出去了!”

  “什么话。我阿金是那种人吗?商人的最基本守则就是诚信,我答应过你保密,当然会保密到底。嘿嘿,他们什么东西也找不出来,反而被我套出了不少话。”

  “什么话?”

  “嗯,据说精灵那边对图兰人并不很重视。精灵之前一直只和图兰人做买卖,只是出自一种……一种习惯罢了。换句话说,这些许可证书直接动摇了图兰人的垄断权益。不过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图兰人害怕精灵王子写一封信,直接否决掉和图兰人的往来。哎,总之他们表现得很紧张。这可是国本的问题啊!”

  “国本?只是一笔收入罢了……”

  “艾修鲁法特,”阿金喊道。“你也是当过财政大臣的人,怎么会不懂得这点小事?这可是关系到国库一半收入的事情!人为财死,国家也是一样。这事能直接挑起一场战争!你也不看看,之前卡莱安之战的时候,图兰和提比略都是损失惨重。但提比略现在依然财政困难,而图兰人却已经恢复元气。这还不是全靠着这条财路?说句实话,艾修鲁法特,如果当初你不是把这些许可文件卖掉,而是以女王的名义,让我们国家直接插手……恐怕我们两国已经正式干上啦!图兰人会不惜一切的保护这头能生金蛋的鹅的。”

  “哈哈……看来我的选择很正确。”

  “何止正确。”阿金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因为这个缘故,图兰人把目光转向了舍姆。”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港口的问题。”阿金回答道。他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让艾修鲁法特理解了这个问题。图兰人能够垄断和精灵的贸易是两个条件,一个是习惯而产生的独家经营权,另外一个就是图兰拥有和精灵们最近的港口。过去,第二个条件没什么作用。但是现在有了精灵王子艾修鲁法特的许可文件,第一个条件就被废掉了,图兰人希望依靠后面一个条件继续实现垄断。但是那些花了上百万购买许可文件的商人怎么能容许这种剥削?所以他们干脆的来了一个釜底抽薪,船只从精灵国度出发之后,不经过图兰人的港口,南下抵达舍姆。

  在舍姆,有好得多的税收条件和社会环境。

  图兰人当然不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金河流到别人家里去。他们一开始试图在海上用战舰和龙骑士来阻挠这些商船,却遭到了精灵的警告。图兰虽然号称强国,却也不敢独自挑衅精灵一族。因为图兰人很清楚,精灵拥有比他们多上百倍的战龙,强大十倍的海军,还有足以让任何人类国度为之畏怯的陆军。按照“柿子要捡软的捏”的原则,他们把目标对准了舍姆。图兰人向舍姆提出要求,让他们封锁港口,拒绝这些来往于精灵国度的商船入境。

  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来说,这种要求于情于理都是非常蛮横而自私的。商人来往哪个国家,想要和谁做买卖,那完全是商人的自由,轮不到外人干涉。事实上,别说是商人,哪怕是一个国家的通缉犯,在另外一个国家里也经常可以光明正大的四处大摇大摆。

  但是偏偏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从来不讲“于情于理”这四个字,而是讲究实力的高低。强者和弱者之间是不会讲什么道理,而只能遵从强者的逻辑——有利于强者的逻辑。对图兰来说,由于舍姆对这些商人开放港口,影响了图兰人的财政收入,这就是很大的罪名了。

  傻瓜也知道两国之间实力的差距。自从上一次参加联军远征卡莱安以来,图兰人几乎就没怎么动过刀兵。而且由于垄断精灵贸易的缘故,使得国家得到了巨额的财政收入。现在的图兰,正值国力强盛,若非国内也存在少数民族叛乱的隐患,牵扯了不少精力,恐怕早就在那里打着扩张的主意了。

  而舍姆则是一路霉运不断。先是年轻有为的国王暴毙,只留下一个婴儿为王和一个无能的皇太后摄政。接着遇到绿皮的大举入侵,遭到了惨重的打击,虽然借此机会从教会手中夺回了不少利益,但是归根结底而言是损失大于获得。然后又发生了贝鲁人叛乱并最终独立的事件,这一次基本上算得上动摇了国本了。现在的舍姆,军力大幅度削弱,财政困难,上下民心动荡,实在无力和图兰人对抗。

  但是不管怎么说,眼睁睁看着一块肥肉飞了,舍姆人肯定是很不甘心的。双方正在进行外交磋商,图兰人陈兵边境作为武力威胁,而舍姆人则努力的让引入第三方力量,尝试用外交手段解决这个危机。

  “所以么……现在的局势很微妙。”阿金再次喝了一大口酒。“堪称多事之秋啊。”

  “不过和我国……没什么关系吧。”

  “和我国当然有关系。”阿金说道。“上一次野蛮人入侵,教会可是集合的各国的力量支援我国的啊。但是这一次……恐怕就难了。”

  艾修鲁法特知道这段历史。虽然实际上真正出兵相助的只有提比略一国,但是各国国家都从物资和金钱上提供了不菲的支援。

  “瑞恩人被吸血鬼和内战搞成了残废。”阿金搬起手指数。“图兰和舍姆对峙……直接去掉了一半啊。”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