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龙骄雄 第一百五十六节 阴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节阴谋

  “再说了,他的情报是真的。”拜伦说道。“我有从其他渠道传来的消息,和他说的基本相符。”

  拜尔海姆不吭声了。

  “倒是他刚才提及的这个熟人……”拜伦沉吟着。“这里可能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我在……北方,还有一定的人脉。现在既然小女王率领主力在这边,鹰隼城那边的防御一定很空虚。如果能适当的联络起一批力量……甚至不用直接动手,只需要虚张声势一下,小女王就必须撤回鹰隼城。到时候,事情就会起根本性变化。”

  他握紧了拳头。他的势力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内被大口的吞噬,但是只要给他机会,他会再一次翻身回来的。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撤离鹰隼城的做法还是太仓促了一点。如果他在鹰隼城留下足够的势力的话,现在就可以随意的调动,使得小女王不得不乖乖回头。

  “但是……这个……”

  “要做这件事,恐怕需要一个合适的特使。但是问题是,现在福诺罗斯城被包围着,进出需要冒巨大的风险。”拜伦说道。“但是埃辛的这位老相识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但是这件事情……”拜尔海姆意识到父亲这番话的真正涵义。“如果那个老相识知道了……那些人渣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机会,面子算什么?”

  “是的,他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拜伦承认。“但是如果他不知道呢?”拜伦说道。

  ……

  埃辛当然没有回到自己的居所休息。他只是在街道上逛了一下,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立刻朝着克里奥的家走去。

  必须要说的是,尽管刚才觐见拜伦的时候,埃辛说自己是一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去了拜伦的府邸,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他走进克里奥的住所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个人在这里等着他了。

  “埃辛,你回来了?这么快?”克里奥大感惊讶。“见到拜伦公爵了?”

  “当然很快,”埃辛呼出一口长气。“我空手去,又空手回来。”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幸好,要是他对我重重有赏,我反而要迟疑了。”

  “事到如今,还有回头路么?”克里奥反问。

  “当然没有。”埃辛回答。他将门带好,来到了桌子边自己的座位(这里为他留着一个座位),端起啤酒来喝了一大口。“这是什么?”

  “矮人啤酒。”克里奥回答道。“据说是‘山脉’牌的,矮人之中的名牌。我总得给我们大家聚集在这里找个理由吧,喝酒就是个好借口。”

  埃辛看了看另外两个。其中一个是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他正是福诺罗斯城的监狱长。另外一位身材瘦削的年轻人则是福诺罗斯城卫戍部队的军官(当然,他今天不值班)。这两位都是头脑灵活的人,不肯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克里奥用利害关系说服了他们帮忙。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协助,埃辛也没办法把一个老人这样顺顺当当的送出城。

  “好吧,埃辛,现在我们都在这里了。”克里奥主动发言。“把详细情况说一说。你见到女王了吗?”

  “见到了。”埃辛回答。“我的预料非常准确,我差一点就完了……幸好我们的斯卡德拉大人在场。我应该赞美他,因为没有他的话,我肯定是不能在这里喝酒了。”说着,他又喝了一大口山脉啤酒。“我昨天肯定会在绞刑架上过夜的。”

  “小女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杀你?”

  “谁叫我曾经是他的贴身护卫呢。”埃辛回答。“而且我还亲自带着人去逮捕她。我猜我们的小女王那个藏身的夜晚,一定无数次的诅咒了我。”他自嘲的笑了一声。“不过幸好,有我们的斯卡德拉大人在场,她最终还是勉强原谅了我。好了,诸位,现在我们的问题不再是危险的问题,而是前途的问题。大家有什么意见?”

  “说句实话,”克里奥沉思着,说道。“我觉得赤手空拳的回去肯定没什么前途。”

  包括埃辛在内,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虽然说小女王原谅了他们之前的背叛,但是她肯定不可能给他们加官进爵。按照通常的逻辑,救回斯卡德拉的功劳只是他们过去犯下的罪行抵消而已。埃辛的“骑士”身份也绝对不会补发回来(之前埃辛和拜伦一起被宣布为反叛者,剥夺了所有的爵位)。

  自古以来,改变阵营的叛徒日子大都不好过。也许他们会因为某种需要而被赐予高官显爵,但是却一定是注定会受到歧视和警惕。

  君主大都用“良禽择木而息”之类的话来骗人,但是除非真的能表现出很强的能力,否则这些“良禽”大都是郁闷的结果收场的。

  “前途也就罢了,”监狱长开口说道。“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只要能保住我的家人平安,我就很满足了,不奢求更多。”

  “这个放心吧。女王已经同意了……否则的话,我也就不可能回来。”

  监狱长点了点头,他知道埃辛说的是真的,女王犯不着对他这样的小人物食言。

  “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干点什么再离开。”克里奥回答道。“眼下机会难得。”

  “三天后就是我的队伍在城墙上执勤。”那位军官回答道。“那就是离开的机会。但是估计一离开……就没办法回来了。”

  “我有个主意。”埃辛说道。“我现在负责看守粮仓……我的部下们现在对我很忠诚,实际上他们已经全部同意追随我了。”

  其他人都一笑。虽然福诺罗斯城很坚固,但城中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已经相当明显,大家都觉得拜伦可能撑不过这一轮了。

  “你的意思是……烧粮草?”

  “这是一个大功劳。”埃辛回答。“但是单凭我是做不到。我手下只有十几个人,这么点人手干不了太多的事情。此外火光一起就会被人发现。我们最多只能烧掉一小部分粮草……这种程度估计算不上功劳……如果有可靠的燃料就好了。这样就能将整个粮食仓库付诸一炬。”

  “我这边有很多沥青。”城防军官眼睛一亮。“城防的装备。那玩意烧粮草一定合适。”

  “能给我一些吗?”

  “我想没问题。”

  “很好,那么就这么定了……”四个人开始讨论各个细节。

  黄昏时分,埃辛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一边走仔细的思索着今天定下来的计划,考虑着种种细节,以及各种可能性。他想的实在太深入了,所以一直到有人轻拍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

  埃辛的手迅速按在剑柄上,然后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被三个人包围了。领头的那一个他很熟悉,那正是拜尔海姆,拜伦公爵的长子。

  “埃辛!”拜尔海姆皮笑肉不笑的向埃辛打招呼。

  埃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手松开了剑柄。镇定,要镇定……如果拜伦知道了这个秘密,现在来的就不是拜尔海姆带着两个随从了。这只是一个偶然,一个意外,不要让紧张毁了你。

  “你看起来很紧张。”拜尔海姆的眼睛盯着埃辛,试图从他的脸上发现一点什么。

  “我当然紧张。”埃辛回答道。“我刚刚执行完一个危险任务,不紧张才有鬼。”

  “哦,那你为什么不立刻回家休息呢?”

  “休息不等于要回家睡觉啊,去喝点小酒也是很好的放松方式。”埃辛回答。

  拜尔海姆已经闻到埃辛的酒气了。这些下贱的人渣,他情不自禁的在心里骂道。当然,人渣归人渣,他暂时还需要埃辛的协助。

  “埃辛,你说过你的那个老朋友愿意……放你通过营地?”

  “嗯,他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埃辛回答道。“知恩图报、论功行赏是雇佣兵中的基本道德准则。做不到这两点的,背后挨刀子的时候也不要埋怨。大家都会这么做的。”

  埃辛的话似乎另有所指,但是此时的拜尔海姆并没有闲工夫和他拌嘴。

  “给你一个机会。”拜尔海姆说道。“公爵大人让我离开福诺罗斯城,到北方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你的交情正好可以派上大用场。”他伸手从腰带上摸出一个钱袋子。

  埃辛接过钱袋,用手掂量了一下。钱袋里应该有两百来个金奥利,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笔钱了。但是他并没有感到高兴,相反,一股怒意从他心头升腾而起。

  原来如此吗?原来我在你们的眼里,始终是一个雇佣兵!埃辛抓着钱袋的手指一阵痉挛。不过最终他还是很好的藏起了自己的内心,没有让怒意浮现在脸上。

  “你想……利用我的关系偷偷离开福诺罗斯城?”埃辛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语气。

  “嗯,但是一定要隐瞒我的身份。”拜尔海姆说道。“雇佣兵的信用……我可不抱希望。”

  “如你所愿。”埃辛回答道。“三天后的晚上……我们就走。”

  “要三天?”

  “我要为这件事情做些准备。”埃辛回答道。“必须要这么多时间。”

  拜尔海姆点了点头。“就三天!”他说道。“三天后我会来找你的。”他说完,转身离开,剩下埃辛一个人提着钱袋子站在原地。

  如果有人现在仔细的看着埃辛的脸,就会发现他的神情变得非常狰狞怕人,充满了怨恨、憎恶和阴毒,夹杂着轻蔑和嘲笑。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