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节观察

  “将军大人,您在吗?”罗宾用力的敲了几下门,喊道。

  “门没有锁,进来吧。”

  罗宾推门而入,看到的正是在地图边上拿着笔,并且托腮沉思的贝勒尔。很明显,贝勒尔正在思考问题,而且是在思索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因为在地图边上放着纸,而纸上面能够看到很多明显是贝勒尔留下的涂鸦。

  罗宾已经和贝勒尔相处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他立刻就明白他的将军正在思考着重大的问题。在这种时候,贝勒尔是非常不愿意让人打搅的。

  “罗宾!”贝勒尔终于从沉思的状态中恢复回来,将手中的笔丢到桌子上。“啊,你身体怎么样,恢复了吗?”

  “已经没问题了。”罗宾回答道。他能够看出贝勒尔的表情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沮丧。当然这个沮丧绝不是针对罗宾的,而应该是贝勒尔刚才在思索的问题。“很抱歉将军大人,居然在执行任务的半路中……生病……不得不返回……”

  “没事。”贝勒尔挥挥手。“你身体健康就好,否则你的妻子也许会杀上门来兴师问罪,到时候我就百口莫辩了。”

  当然这句话完全是开玩笑。别说罗宾还没有结婚,只是未婚妻。就算是妻子,也不可能上门向贝勒尔问罪。

  “说说你的旅途见闻吧。”贝勒尔用看上去有点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

  “将军大人,您收到我的信了么?”罗宾问。

  “收到了。”贝勒尔回答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罗宾有些迟疑的问道。

  “发生了很大的事情。”贝勒尔叹了口气,用手挠了挠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事实上,发生了一些……超乎逻辑,超乎想象……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的事情。”他终于说道。“今天早上,格鲁尼女王露维雅??安洁尔??马克雷米兹,亲自率军,于黎明时分发动了出其不意的突袭,一举消灭了拜伦的六万大军。”

  “什……!!”就连罗宾也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所以这事情就活见鬼了!”贝勒尔说道。“这就好比一头怀孕的母牛生下了一匹马驹一样。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现在都还觉得我是在做梦。”

  “这个……消息可靠吗?”罗宾问道。这也太离谱了吧,等等,如果有吸血鬼在背后操纵……

  “现在这个消息……应该已经送到我们国王陛下的面前了。他会花一点时间来确定,大概到晚上的时候,这个消息就会传出去。”贝勒尔回答道。

  很久以前罗宾就知道贝勒尔有着一套独立的消息渠道。所以听到贝勒尔这么说,他没有任何惊讶。

  “将军大人……但是关于血色公爵……”

  “那个艾修鲁法特不是血色公爵。”贝勒尔回答道。他说话的那种平静的表情和斩钉截铁的口吻让罗宾不自觉的呆了一呆。

  “但是,我亲眼看到了……那确实是艾修鲁法特没错,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一个!”

  “罗宾……这件事情,我已经确认过了。”贝勒尔回答道。“在你见到艾修鲁法特的那一天,血色公爵正在西瓦尼亚见客。虽然我知道吸血鬼是个强大的魔法师,拥有很多未知的能力。但是他不至于拥有瞬间移动千里之遥的能力吧?如果有这个能力,我们当年怎么可能杀得了琴心女王呢?”

  “可是……”

  “我仔细的考虑了整个事情,发现一件被我们忽略的细节……一直以来,我们认为艾修鲁法特(我们见过的那个艾修鲁法特)就是吸血鬼的原因,就在于两点。第一就是血色公爵也叫做艾修鲁法特,第二,就是我曾经送给他的那个私人印章。吸血鬼凭这个印章突袭了米尔城。但是仔细想想,这两个理由其实都不是充分的证据。名字不用说了,印章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为那个印章毕竟只是个可以随意转赠的物品!”

  “而且细细回想我们认识艾修鲁法特的过程,其中确实有很多疑问。”贝勒尔继续说道。“第一,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艾修鲁法特吗?那一次,他是一个赌场骗子的护卫。虽然说吸血鬼肯定会在旅途中掩饰身份,但是作为吸血鬼……有必要做这种工作吗?”

  罗宾也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的话,确实艾修鲁法特就是血色公爵这件事情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但是,他们的名字都叫做艾修鲁法特,我觉得这也未免太凑巧了吧?这个名字可不常见呢。”

  “罗宾,吸血鬼使用的语言文字,和我们人类的通用语是不同的。”贝勒尔说道。“同样的发音可以有着完全不同的意思,单纯从名字角度来说,这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一种音译导致的意外重名。不止是这个,最近我刚刚知道……有一个精灵的名字也叫做艾修鲁法特,还是一个王子呢。你瞧,罗宾,这种偶然的重复很多的。”

  他停下来,“至少,你的判断中有几个明显的漏洞。”贝勒尔举起一根手指头。“第一,格鲁尼没有重要到要让血色公爵亲自出面。第二,就算吸血鬼在做无聊的冒险,他也不至于白痴到用自己的本名。第三,就算吸血鬼白痴得不换个名字,他也不会从女王的贴身护卫干起。因为如果没有拜伦政变一事,他压根就没有任何出头的机会,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护卫罢了。最后,就算吸血鬼未卜先知,这件事情的风险也大大超过了收益。总之,我们这位艾修鲁法特先生成为女王的亲信,成为大臣,完全是一个多方面共同作用形成的偶然,是无法预见的。”

  他转头看着罗宾,“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吸血鬼不是人类,他的思维方式可能和人类不同。当年在卡莱安,他们可是疯狂的战到最后一卒的。我们可以将这件事情理解为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但是不能认定。好了,不要讨论这个事了。”

  他把目光转向身边的地图,露出了非常困惑的表情。

  “罗宾,无论如何,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们那位本来注定会迅速消失的小女王不但上了台,而且眼下很可能……发生对我们而言最糟糕的一种情况。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女王,完全控制整个格鲁尼。”

  “等一下,将军大人。”罗宾回答道。“拜伦公爵死在乱军之中了吗?”

  “不,他没死。虽然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但是他肯定可以逃回福诺罗斯城。”

  “将军大人,我亲眼见过福诺罗斯城的防御力量。我可以肯定,拜伦可以凭借这个老巢抵抗很长的时间。小女王打赢了一战,只是暂时占据了优势,远谈不上胜利。以我对拜伦公爵战略安排的了解,他肯定会在老巢里留下足够的留守兵力的。”

  “不……”贝勒尔摇了摇头。“罗宾,你不懂。”他沉吟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怎么表达。“战争的胜负,有的时候并不是由参战双方决定的。”

  “您在说什么呀,将军大人……”

  “罗宾,你应该懂得……格鲁尼一直以来都是教会的重点地区。教会安排在格鲁尼的神殿和祭司,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这是因为不管是教会还是马克雷米兹家族,都需要利用彼此的力量,抵挡北方信仰邪神的野蛮人入侵。在小女王和拜伦公爵对抗这场战争中,教会保持了中立,但是他们不会永远保持中立。一旦胜负已分,我的意思是战争本身已经没有悬念的时候……教会是不会允许失败者拖延时间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是说,教会的那帮人会参战?”

  “是的,教会需要一个稳定的格鲁尼,而不是一个陷入长期内战的格鲁尼。教会能够接受短期的内战……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保持中立。事实上格鲁尼国内不止是教会,还有其他的一些势力都是这样。战争的结果一旦明了……失败者就不会有翻身的机会。拜伦已经完了。他修建的城池不管有多坚固,也只是一座石头棺材而已。他还能活多久……取决于小女王的想法,亦或者是其他人的一些意见。”

  贝勒尔站起来,走到窗边,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

  “将军大人,您刚才……在考虑什么问题吗?”

  “我刚才,在仔细考虑格鲁尼的小女王。”贝勒尔轻声的说道。“看上去好像一切都是偶然,都是意外,但是如果将整个过程联系起来,你会发现她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至少是环环相扣的。还记得当初拜伦发动政变的时候吗?那个时候你在晚上来找我的。”

  罗宾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我还判断小女王是注定要出局的棋子。”贝勒尔用一种无法形容的口吻说道。“难道我真的老了?连看事情都看不透彻了?”

  “将军大人,她怎么个环环相扣了?在我看来,她只是发动了一次突袭,靠着运气打败了在军事方面无能的拜伦而已。”

  “如果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贝勒尔叹了口气。“罗宾,假如她能够打败拜伦,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出兵?中间整整相隔了九个月还是十个月?九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一个毫无战备的城市变得固若金汤了。哪个人——只要他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理智——会给敌人足够的时间来做好战争的准备?换成你是小女王的话,你一定会稍微整顿一下王城,立刻就挥军进攻拜伦。兵贵神速,这可是兵法基本中的基本啊。既然你去过鹰隼城,你一定知道,在这九个月内,小女王并没有扩大近卫军团的兵力,也没有进行什么重大的战术、装备变革和训练……事实上她最后出征的时候,带的去部队甚至不是近卫军团的全军。”

  “这个……”

  “这说明,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有理由的。”贝勒尔回答道。“小女王早就有打败拜伦的自信,但是她却不肯急着动手。我真的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是加鲁纳斯从坟墓爬起来了?亦或者血统传承的力量真的这么厉害,那位小女王真的……这么优秀?”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