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五节勇气

  拜伦的主力部队抵达之后,并没有发动进攻。

  小女王立马在一个小山坡的高度,看着前方的敌人阵营。她身边只跟着有限的几个随从,其中包括巴兰卡。而艾修鲁法特并不在她身边。从这个位置能够清楚的看到敌军的动静。拜伦正在建设坚固的营地。从中午时分拜伦的大军抵达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进行这个工程。

  “陛下,拜伦可能打算和我们长期对峙。”巴兰卡在小丫头身边说道。“他们在建设的不是临时休息的营地,而是打算修建一个坚固的大型营垒。这东西是一天两天造不好的……我想,在他们建成这个营垒之前,是不会全面开战的。”

  在小丫头这一边,也利用拜伦未抵达的几天时间,依靠山间的有利地形布置了相应的防御工事。但是如果敌人不进攻的话,防御工事就没有任何意义。

  “陛下,这个场面,好像就像史帕格丘陵之战的情况一样呢。”巴兰卡说道。“我方兵力劣势,但是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并布置了相应的防御工事……看起来拜伦也不是完全的傻瓜啊,至少他知道他逞强攻击的话赢面并不大。”巴兰卡说道。

  “能够挑逗敌人进攻吗?”后面不知道是谁说道。“听说拜伦是一个易怒的人。”

  “恐怕很难。拜伦虽然是一个易怒的人,但是他的怒气却也很容易平息。”巴兰卡说道。小丫头回头看了他一眼,她现在已经很清楚,巴兰卡似乎总是在尽一切机会靠近自己。

  “有什么好办法吗?”小丫头转头看了一眼巴兰卡。

  “恐怕很难。”巴兰卡低声的回答。“以我的猜测,就算我们完成了焚烧敌人军粮这样的战绩,拜伦恐怕也不会主动冒险进攻,而是撤退回他的老巢福诺罗斯城里去。他是那种……极其稳妥,心思慎密的人。虽然不适合当一个将军,但是……”

  “不适合当一个将军?”小丫头再一次看了一眼巴兰卡。

  “是的,陛下。”巴兰卡回答道。“在军事上而言,这种小心谨慎的性格,是不能当一个将军的。虽然有点自夸的嫌疑,但是如果我方和敌人有同等兵力的话,我可是很有信心击败他的呢。”

  “哦……你有信心打败他?”

  “同等兵力下,陛下。”巴兰卡说道。“但是现在他的兵力是我方的三倍……陛下,您是否听说过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

  “哪怕是千年一现的天才,所能抵消的也只是两倍的兵力差别。”巴兰卡说道。“这句话是吉勒斯将军留下来的。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将军,他最伟大的一次胜利,是用四万军队打败了七万敌人。当时他的部下向他恭贺,称他天下无敌,而这位伟人就说了这句话……或许是一个优秀的评论家说了这句话。总之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四万对七万?可是加鲁纳斯……我记得加鲁纳斯不是打过兵力对比更加悬殊,战果更加辉煌的战役吗?”

  “性质不一样。我知道加鲁纳斯的史帕格丘陵之战的时候,兵力只有敌人的三分之一。我承认这种胜利更加辉煌,但是这场胜利……可以说是一种诡诈之术,依靠特定的地形和条件才能够施展。而吉勒斯将军是在平原之上正面作战,依靠兵力的正确运用和阵型调度,最终击败对方取得胜利。所以在某些比较保守的历史学家和军人眼里,吉勒斯将军得到的评价可是更高的。当然了,我说这句话并没有任何贬低荒野贤者加鲁纳斯的意思。”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小丫头随口回答。

  她这一次没有回头,所以没有看到巴兰卡眼里闪过的那一丝诧异。现在这位雇佣兵已经确定小丫头确实并不畅晓军事——因为她连吉勒斯的事情也不知道。学习过军事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伟大的名人……仅凭这一点,他就能看出小女王并不精通这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女王始终不曾召开过正式的军事会议。

  与其说这是违反常理,不如说这是荒谬的。一个女王自己出征,自己兼任统帅,本身就是很惊人的事情了(更别说她还只有十二岁),但是明明她对军事什么的并不很懂,却不肯召开军事会议以听取部下们的意见。

  自从出征以来,军队的安排都是小女王一个人说了算,而且到目前都没有出现打算借助部下们智慧的迹象。

  当然,她路上也有和部下们进行对于局势、战略什么的闲聊。但是闲聊终归是闲聊,并不会得出明确的意见,形不成结论。只是一种参考罢了。而且她也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用“嗯”“我知道了”“原来如此”之类的话作为结束。

  如果换一个人,或许巴兰卡就会觉得这是一种幼稚或者愚蠢。但是这个小丫头……别的不说,单单这一次淡定的从山间路上通过,就像一个奇迹。她是早就知道了?亦或者真的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以巴兰卡混迹在雇佣兵的这么多年的经历,也觉得有点看不透。这算是天生勇武吗?还是天然呆?

  “总之,你的意思是,由于拜伦占据的兵力优势,所以我们现在暂时没办法,对吧?”

  “这个……”这么直截了当的话让人很下不来台,但是毕竟对方是女王,巴兰卡也只能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说出一个“是这样”来。

  “嗯,至少你说的对。看起来拜伦在修好自己的乌龟壳之前,压根不会尝试进攻。”小丫头说道。“我们回去吧。”

  实践是最好的老师。体会过了磨得皮破血流的经历之后,现在的小丫头骑起马来有点像模像样了。此外这匹马确实也相对驯良,使得她能够很轻易的驾驭。

  王军的营地建立在这片山谷的里端的一块狭长空地上。两军营地距离大概一里格左右。这一里格的路程正是理想的战场,因为这里只能容许两军合计不超过三万人的部队列阵。兵力再多的话,那就是只能排到后方作为后备,派不上太大的用场。为了更好的利用这个地形,王军还在战场上布置了壕沟和栅栏。

  不过虽然之前王军在战场上列好队形等待,但是拜伦并没有上当。就算邀战对方也置之不理。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在建立好营垒之前,拜伦是不会主动攻击的。就算建立好营垒,他也十有**不会主动攻击。

  天色黑下来了。

  小丫头的起居帐篷就在中军大帐的不远,虽然说中军大帐,但是实际上没怎么使用过,因为至今为止,女王压根没有召开任何军事会议,最多只是召集诸将分配任务罢了。不过,在这个本来应该是休息的时间,小丫头的身影却出现在大帐里。

  她是悄悄从边上一个角落里进来的,没人看到。当然,就算被人看到也没关系,毕竟她是女王。

  “艾修鲁法特!”小丫头一眼就看到了艾修鲁法特,她跑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对方。虽然一天时间,她都努力的把自己装作一个胸有成竹的领袖,但是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看到敌人庞大军容的那种震撼。

  什么看到白鹰旗帜就会发生明显的动摇,什么见到女王就不敢行动之类完全是一厢情愿罢了。虽然今天只是远观,但是小丫头还是真切的感觉到对方的士气高昂。在巴兰卡说那番话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不安。

  但是这一刻,和艾修鲁法特抱在一起的瞬间,所有的烦恼、担忧、不安、恐惧全部消失掉了。整个世界上其他的所有东西都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我今天……已经让人挖好了路。”艾修鲁法特说道。“现在我方的大炮可以很轻松的抵达前线了。”

  “你……”小丫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为什么说这个。”

  “我要走了。”艾修鲁法特突然轻声的说道。

  “走了?”这一次小丫头已经有点惊慌了。“什么要走了?什么意思?”

  “看这个。”艾修鲁法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封信。“拜伦居然找了个人送信给我……他要今天晚上和我私下见一次面。”

  “见面?”小丫头突然之间意识到艾修鲁法特想干什么。“你要去见他?”

  “是的,我要去见他。”

  “这个……危险吗?”

  “应该算得上危险的吧。”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如果我没弄错,以拜伦的思路,他一定会试图让他倒戈投降,归顺于他。一旦我拒绝……这场见面就会立刻变成鸿门宴。”

  小丫头急切的想说话,但是艾修鲁法特用手在她额头上轻轻的戳了一下,让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他轻声的说道。“要打赢这一场战争,你需要勇气。现在,就是需要你勇气的时候。”

  “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东西。”

  “但是这一次,我不能在你身边。”

  ……

  福诺罗斯城的牢房要比预想的干净很多。

  别看拜伦被女王宣布为叛贼,但是至少在他自己的地盘里,特别是福诺罗斯城里,他可被人认为是一个仁慈而贤明的统治者。这一点也反映在牢房里。牢房里的犯人,说真话确实不多。

  克里奥一路向前,一直来到尽头,才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在这间简陋而干净的囚室里,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囚犯。

  “斯卡德拉大人。”克里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