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节行军

  艾修鲁法特伸出手,握住了小丫头的手。此时此刻,两个人都穿戴着铠甲,手上都是铁手套。明明是隔着钢铁,但是小丫头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手传来的那种沉稳和镇定。

  身体的那种紧张,就随着这样的感觉慢慢消弭于无形了。她的喉咙不再僵硬。只有那种莫名的不安在持续增长着。

  我真的能统帅军队作战吗?她在心里反复的问着这个看上去似乎很简单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同样昭然若揭。

  艾修鲁法特牵着她的手走了最后一小段路。这里是鹰隼城的大神殿,此时被借来暂时供女王着装换衣。神殿外面的广场上就是举行誓师仪式的地方。此时此刻,数千名士兵已经在广场上列阵待命。

  “我……”在他们即将到达出口的时候,小丫头却突然从后面抱住艾修鲁法特。

  “艾修鲁法特……”在部下面前说出自己真正心情是不行的,不管是艾修鲁法特、罗蒂雅亦或者是嘉娜都向她强调过这一点。但是对小丫头而言,艾修鲁法特是一个例外。“我……感到很害怕。”

  “害怕?”艾修鲁法特慢慢的挪开她的手,半蹲下来。这样一来,两个人的眼睛就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了。小丫头看着面前男人黑色的眼眸。艾修鲁法特上一次这样看着她好像已经很久了,久得让人无法回忆起来。一种本能羞涩让她想要错开视线,但是另外一种矜持却让她保持着目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其实不止你,我也害怕。”艾修鲁法特说道。

  “你也害怕?”

  “我看起来很镇定,但是我真的……心头有不安。”艾修鲁法特说道。“我只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已。”

  他突然伸手,双手环住小丫头的臂膀,将她搂在怀里。小丫头虽然惊讶,但并没有抗拒。两个人的盔甲贴在了一起。

  “所谓的勇敢,并不是指心中毫无恐惧。那样的人,也许是有的,但是一定稀少到无法寻找。每个人都在害怕,都在不安。但是即使不安,即使害怕,也绝不退缩的去面对,那就是勇气!”艾修鲁法特靠在小丫头的耳边,轻声说道。“像一个女王一样的出去,检阅属于你的军队吧。”

  他松开手,小丫头于是昂起头,微笑向前。

  在距离他们较远的一个位置,两名身穿着教会祭司服饰的人正看着这一边。虽然教会的袍子很宽松,但是依然能看出这是一男一女。

  “大祭司大人,您觉得……这个艾修鲁法特怎么样?您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吧。”女性的那位祭司问道。

  “那个男人的能力姑且不论,但是他的眼眸深处,确实闪动着令人颤栗的魔性。”男祭司低声回答。“我突然觉得,我们暂时保持中立,两不相帮的做法很正确。”

  “那么,拜伦的提议……”

  “无视它吧。”大祭司回答道。“说什么必胜之类的……依我看也只是信口开河罢了。”

  “据说拜伦有十万大军。”

  “最多也不过五六万人马吧。拜伦的话,这么做就是极限了。告诉各地的人,这场战争,我们不能参加,也不许任何人以私人的名义参加。”大祭司回答道。“其他的只能祈祷了。”

  “祈祷?”

  “祈祷诸神让这场纷争迅速平定。不要给野蛮人和他们的邪神入侵的机会。”

  ……

  小丫头骑着一匹年轻的小母马。作为女王和统帅,她并不能如往日一样的坐车,而是必须骑马随军行动。这匹马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不仅精神抖擞、闪亮动人,而且性格温和,适合马术不精的人骑乘。

  事实上,就算是普通士兵,也为小丫头能够穿戴甲胄骑马行军而感到惊讶。一开始有人认为小女王身上穿戴的可能是假货,但是铠甲摩擦的钢铁铿锵声说明他完全猜错了。相关的传言已经在军队里传来,不管是平民、贵族亦或者是雇佣军,都在轻声的讨论着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人已经打赌,小女王穿戴甲胄骑马行军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

  对于普通的骑士而言,为了能方便前进,他们行军的时候通常是不穿戴盔甲的。低级的军官也是如此。但是高层军官却通常要穿戴盔甲行军。这么做,与其是客观需要,不如说是源自一种夸耀的贵族心态。当然,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种礼仪上的需求。

  行军的过程冗长无聊,所以小女王一直在她的高级军官簇拥下讨论着局势问题。除了前哨、后卫等等负责职务不能离开的人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以小女王为中心,在一起商议军务。

  说起来,作为一个只是十二岁的女孩,能够主动率军出征,哪怕是对这些职业军人而言,都是让人感到讶异的事情。不止是如此,从出发开始,就决心不带任何侍女随从,不坐车,而是和普通将军一样骑马行军,吃军粮……这种种布置,让人无法将她和普通的女孩一样看待。别说是十二岁的女孩了,哪怕是那些早已成年的女王、摄政太后之类的人,也无法与之媲美吧。这真的只是一个小女孩吗?那看似柔弱的身体里,有着一个铁的灵魂。

  “你是说,拜伦一定知道我们来了吗?”小丫头问道。

  “这是毋庸置疑的。”巴兰卡回答道。他的马和小丫头的坐骑靠的最近,所以说话也最方便。“拜伦一定留下了很多探子。大军出发是无法隐瞒的……只需要很普通的一个人就能观察到军队的动向。只要他手里有一张传讯卷轴,他就能把我军出发的消息通知给拜伦。不过,”他笑了一下。“我相信拜伦一定早就做好准备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要出兵讨伐他的消息……在鹰隼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呢。我们的艾修鲁法特将军可没有在这方面保密呢。”

  说话之间,巴兰卡瞟了一眼位置稍远的艾修鲁法特。他原本以为艾修鲁法特会想办法靠近女王,以增加沟通交流,但是事实上看起来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子。莫非……街头传言,艾修鲁法特已经在女王面前失宠的事情,是真的?

  不过,不管是真是假,至少给了一个巴兰卡在女王面前卖弄学问的机会。至少是他的发言要比其他的同僚多得多。此外,他对于这种场面的准备也比别人多很多,至少其他人不会将地图藏在怀里,然后在马背上拿出来。

  “……您看,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巴兰卡控制坐骑向小母马靠拢,将手中的地图展示给小丫头看。“我们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这边,从鹰隼城出发,经过三天之后,就会抵达河湾。渡河后前面就是一马平川,可以一路直抵达福诺罗斯城,拜伦的老巢。但是这里,喏,您看,这里有拜伦的两座城堡……坚固的军事要塞。而且根据情报显示,拜伦大力加强了城堡的工事,并且增加了驻军。可以相信,要么拜伦会在这里等着我们,要么他会用城堡消耗我军战力后,再寻求决战……而这边,是另外一条路。”

  “穿过山区?”小丫头看着这条画出来的路线。

  “没错,不过悲剧的是,这条路年久失修——山区的路大都如此。如果有大雨,洪水夹杂着泥土和石头,很容易冲毁道路——无法通行大军了。”

  “不能强行通过吗?”

  “当然行。”巴兰卡回答道。“但是我们必须丢下所有的车辆……除此之外,还要考虑人员和马匹在行走这种危险路段上的损失。特别是马匹。按我看,要走这条路的话,我们会蒙受巨大的损失,甚至全军战力下降一半都不是不可能的。更糟糕的是,这条路意味着后勤困难……我们需要分兵以获得补给。”

  小丫头的眼光看着其他的人。必须要说,虽然大家对巴兰卡刻意在小女王面前卖弄的事情很不以为然,但是至少他们对于巴拉卡的判断倒是相当认同的。不管怎么说,这场“讨逆”战争是一场格鲁尼的内战,而内战通常意味着双方对于战争整体形势了解得比较透彻。

  “那么说,必须完全放弃这条路了?”

  “如果全盘放弃的话,那也不合适。以臣的意见,”巴兰卡。“可以派遣一支轻装的分部队,走小路骚扰敌人后方。也就是分路进攻。”

  “这是个好主意吗?”小丫头问道。“好像……我们本身的兵力就不足,再分兵的话,不是更糟糕吗?”

  说起来自从决定亲自出征之后,小丫头倒是找时间恶补了不少军事教材。当然,她并没有认为自己这么恶补一下立刻就掌握了指挥军队的技巧,但是至少也知道一些思路和原则。

  “陛下,反正集中兵力也是处于劣势,那分兵也就无所谓了呢。”巴兰卡微笑着回答道。

  “你是真的这么认为吗?”

  “这个……我只是提一个意见罢了。”巴兰卡瞟了一眼较远的艾修鲁法特。“还是由您来决定比较好。”

  “我决定不分兵。”小丫头说道。

  “当然,服从您的命令。”巴兰卡笑了一下,笑容中有明显的嘲讽,只是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嘲笑他人。R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