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节失意

  “嘿,亲爱的伯爵大人。”一位身材矮小而肥胖,穿戴着绣金长袍的男人对着艾修鲁法特远远的打着招呼。“您又来了。”

  这一位正是闵德,这个小宫廷的礼仪大臣。

  七国的官僚制度大体相似,但是细节方面也有一些区别。比方说“大臣”。虽然有很多官员都可以被冠上“大臣”的称呼,但是实际上他们之间地位差异相当悬殊。地位最高的就是那一群能够列席御前会议的人。御前会议的主持人是国王,这个会议实际上就是整个国家最高的决策机构。比如说艾修鲁法特现在的职务,财政大臣,就是这种类型的重要官职。他有资格列席御前会议并且在国家的各种大事上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有很多决策,必须参考他的意见。而闵德这个“礼仪大臣”的地位就差上了很多,因为除非特别情况,否则他压根无权列席御前会议。

  事实上,所谓礼仪大臣,本来应该是首相的部下。当然,此时此刻首相的位置空缺,所以闵德某种意义上就是暂代了首相的一部分职责。

  “您又来求见女王陛下了?”闵德满脸堆笑的问道。

  “没错。”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他从对方的神色里看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艾修鲁法特已经很少去关心别人的神色了。

  “女王陛下又拒绝了您的求见?”闵德的笑容挤得更多了。

  “是啊。”艾修鲁法特说道。大概现在整个鹰隼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吧。艾修鲁法特,这个曾经身为女王贴身护卫的暴发户,依靠着关键时刻的表现而一跃成为新宫廷的核心,甚至一度成为“一个人的御前会议”。但是现在,他已经明显失宠于小女王了。因为连续数日来,艾修鲁法特要求觐见小女王都被拒绝了。而且这并不是因为身体不适之类的原因。

  “大概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吧。伯爵大人,您来的真不是时候。”闵德回答道。这句话完全是一种欲盖弥彰。

  “也许吧。”艾修鲁法特回答,然后转身想走。

  “对了,伯爵大人,”闵德突然问道,“听说……您已经不再兼职宫廷大主管了?”

  “是啊。”艾修鲁法特轻描淡写的回答。他是真的不在乎,但是这并不影响别人将他的这种态度看成是伪装。

  说句实话,自从拜伦政变之后,宫廷大主管这个职务哪怕不是变得有名无实,起码也是无足轻重了。这是很显然的,原本的王宫居住着上千人(包括三百名禁卫军),大小官员几十个,此外还要接待大量的各地客人,接收各种情报,还有各种宗教或者政治的活动。因为如此,所以宫廷大主管斯卡德拉的工作永远都很忙碌。但是现在,整个王宫(如果这座前摄政大臣府邸能够算作王宫的话)里工作的人只有寥寥几十个,也压根就没有外交接待之事,更谈不上什么王室活动了。原先的情报工作,现在也随着拜伦带走了所有的人员而中断了,至今尚未恢复——现在的格鲁尼,已经没有余力关心他国的事情了。

  艾修鲁法特被免掉宫廷大主管的职务,就事论事而言,其实压根算不了什么,只不过是去掉一个没太大意义的职务罢了。但是这样的职务任免本身就是某种预兆。嗅觉灵敏的人已经察觉到其中的问题了。

  “嗯,现在没太多的事情。”闵德说道。“宫廷大主管一职就算空缺着,也没什么关系。”

  “我也这么认为。”艾修鲁法特已经对这番对话不太耐烦,所以他再一次想要离开。

  “艾修鲁法特伯爵大人,您这幅样子,好像要出去?”

  “没错,我要去近卫军团那里。”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因为我虽然是财政大臣,但是还兼着近卫军团的指挥官呢。”

  “啊,我记得……那个……巴兰卡……”

  “他是‘暂代’的。”艾修鲁法特微笑了一下。

  看着艾修鲁法特快步离去,闵德原地愣了半天。此时附近正好没人,所以让他能够有足够多的时间思考艾修鲁法特的这句话的意义。说句实话,在一个别有用心的人眼里,任何本来无意义的事情也会变得很有意义。

  ……

  两个朋友坐在酒馆靠窗的桌子前,无声的酌饮着。窗外,残阳如血。

  “最近王城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埃辛问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拜伦公爵就不再通知埃辛去开会了。所以他的消息马上就变得闭塞起来,很多事情都要靠着打听流言,或者是问克里奥才能知道。不过这件事情埃辛倒不感到意外。如果将拜伦手下的人按照来历分成两个派系的话,那么福诺罗斯城的派系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拜伦从鹰隼城带回来的人,正在慢慢的被排挤走。

  抛去这个大势不谈,拜尔海姆的事情也严重的影响了埃辛的地位。现在,拜伦手下几乎每个人都已经知道埃辛已经没有前途可言了。除了真正的知心朋友之外,有谁会和一个再无前途的人见面聊天呢?

  话说回来,现在埃辛的情况已经不错了。起码由于他之前主动请缨断后的表现,使得拜伦对他有所眷顾。至少他还拥有一份职位,还有薪水可拿。很多随着拜伦公爵从鹰隼城撤退到福诺罗斯城的人,现在都陷入困境了。因为他们的人数确实很多,偏偏福诺罗斯城这里并不需要这么多公务人员。

  最后,拜伦公爵颁布了一个新的命令,那就是按现有职务发放薪水。当然,名义上还弄出了什么考试竞争之类的花头。但是每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拜伦的真正意图。要知道最初来到福诺罗斯城的时候,他们可是拿着和鹰隼城职务同样的收入的。

  这些人眼下还能度日,但是未来恐怕不怎么光明。因为一方面,鹰隼城的小女王对于他们追随拜伦的行为咬牙切齿,视他们为叛乱者;另外一方面,拜伦已经认为他们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不再关心他们的死活。

  当初他们跟着拜伦走,恐怕也没料到眼下的这种情况吧。

  “没什么消息……”克里奥回答道。“拜尔去鹰隼城,目前还没有回来。其他的情报方面,好像鹰隼城有传闻说小女王和艾修鲁法特闹翻了。”

  “啊。”埃辛发出了一声毫无意义的感叹词。再怎么闹翻,艾修鲁法特的命运也不会比这些选错了主子的鹰隼城官员要差。

  “这种酒的价格多少?”克里奥抿了一口酒,问道。“说句实话,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别问我,反正它不是最好的那一种。”埃辛有些沮丧的回答道。“你知道,我现在只能领取军饷,没有骑士的俸禄了。更好的酒我喝不起……如果你不喜欢,那么你可以自己买点好的来喝。”

  “你也已经不是骑士了。”克里奥笑了一声。这是真话,因为在拜伦的政变失败之后,鹰隼城的小女王早就将包括埃辛在内的一大帮人宣布为叛贼,剥夺了爵位。不过在他们刚刚来到福诺罗斯城的时候,拜伦公爵还会按照原先的贵族爵位发放俸禄。

  “是啊,我已经不是骑士了。”埃辛举起酒杯,将它举高,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而我的那位同僚……艾修鲁法特却已经出人头地了。他现在已经贵为伯爵,还成了小女王的财政大臣。”

  “那是他用命换来的。埃辛,你就别嫉妒了。”克里奥说道。“那种情况下,换成是你,你会舍生保护女王吗?”

  “不知道。”埃辛回答道。“富贵险中求。如果是我的话……假如我知道这么做会有这样的丰厚的回报……我……也许也会做出和艾修鲁法特一样的选择。像我们这种人,本来就应该用性命去赌一把,才有短时间内出人头地的机会。”

  “哎,别这么悲观了,埃辛。你知道我们的小女王撑不了太长的时间的。”

  “说句实话,我已经不太相信了。”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撤退的时候带走了国库所有的钱……事实上除了那些欠债单之外,我们拿走了所有的东西。我们的小女王现在肯定财政紧张得吃一块面包都要分成三份。”

  “啊,克里奥,你说的我都知道。”埃辛说道。“不过……我清楚的记得,拜伦公爵刚回到福诺罗斯城的时候,他说小女王撑不过一个月。然后他改口成撑不过两个月……然后是三个月……然后是四个月……现在已经变成八个月了。同样的话,在听了这么多次后依然没有兑现,任何人都有权怀疑一下这句话的真假,你说对不对?”

  “埃辛,说句实话,那简直就是奇迹。就连拜伦大人也不懂为什么我们的小女王还有这么多钱。”

  “我也不懂,但是我至少知道事实。事实是,我们的女王陛下还在鹰隼城过得好好的,我们那位忠诚的艾修鲁法特已经成了伯爵和财政大臣……哦,他还兼任宫廷大主管和近卫军团指挥官。而我们两个……”

  埃辛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杯子。他杯子中的饮料在阳光下,呈现一种略微浑浊的状态。稍微对酒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说明酒质地不佳最明显的证据了。

  “……却只能喝这种酒了。”埃辛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知道,眼下的情况不是拜伦公爵的本意。”克里奥回答道。“至少,他兑现了对你的承诺。你说要军职,他给了。”

  “没错,给了我一个好军职,让我带着几个士兵看守仓库。”埃辛再一次晃了一下酒杯,“同时也让我能够喝得起这种酒。我确实应该感谢他,其实我们这些跟着他从鹰隼城来的人中,有些已经连这种酒也喝不起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藏起一笔款子以备不时之需,那些平时没有积蓄,又无法在激烈的考试中赢得职位的倒霉蛋,情况恐怕比埃辛说的还糟糕了。

  克里奥看着埃辛的脸,那张脸上泛起的红晕清楚的说明,埃辛已经有几分醉意了。R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