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09-06

  第二十五节军议

  在德瑞克城下发生的这场攻防战,几乎可以说整个战争的关键和转折点。但是关于帕罗大军战败的具体过程却缺乏详细的说明。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很可能是因为这场战斗双方都打得筋疲力尽。双方伤亡异常惨重,到最后的时候,哪怕连杂役、将领的护卫之类,也统统上了战场。双方负责记录战争过程的记录官都死了(或者至少是失踪了),留下来的记录残缺不全。

  根据有限的一些记载,两军指挥官似乎曾经进行过一对一的决斗。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因为如今人们的观点中,将军的职责是思考、领导和命令,只有在最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需要率领卫队出击,想要当一名士兵的将军不会对他的军队有任何好处。而众所周知,汤玛士此时年过八旬。由老迈的汤玛士出面和年富力强的鲁道夫决斗并取得胜利,本身就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这或许解释了鲁道夫为突然在战场上死去,以及帕罗军队不得不撤退的真正理由。

  最初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汤玛士扼守德瑞克城是出自“卡比赛”的战略。卡死帕罗边境要塞的补给线。

  但是事实证明,每个人都低估了汤玛士的雄心。这个老将拥有的热情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摘录自《斯提吉亚战争史》

  女先知菲儿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不需要回头,她就进来的人是艾修鲁法特。奇怪的男人,昨天那样的战斗之后幸存下来,检查身体却都是小伤。而且仅仅一个晚上的休息就又恢复了活力。

  如果换一个人,在这个她深感疲惫的时刻来打搅她,她也许会感到愤怒。但是艾修鲁法特的到来却从来没让她有任何不适。这个男人身上透露着那么多的神秘。明明是一个战士,却从哪里学会了魔法的技巧?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却之前一直在流浪?有地方会拒绝这样的人吗?而且为他绝口不提的事情?而这样的人,在他出现在圣吉恩之前,为一直默默无闻?

  她突然想起两位,但是随即就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抛开。没值得悲伤的,她们回归了自然之神的怀抱,得到了永恒的宁静。

  “有……”艾修鲁法特开口了。“新的情况吗不跳字。

  菲儿艾修鲁法特指的是。昨天在局势最危急的时刻,汤玛士不顾伤病,亲自披甲上阵,指挥剩余的所有部队和轻伤员冲上战场,再次夺回了城墙。否则的话,哪怕鲁道夫的死也无法阻止帕罗人获得最后胜利。

  这个老人以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坚持到了最后。他率领部队硬是把帕罗人赶了,而且亲自救下了疲惫不堪的艾修鲁法特。做完一切后,他还组织起一次成功的反击,把帕罗人一路赶回了营地。

  当然,对现在的汤玛士来说,亲自上阵厮杀真的超过了负荷。他不仅旧伤尽数崩裂,而且又中了帕罗人多发子弹,没有当场殒命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战斗刚结束,在所有人欢呼胜利的时候,他就摔倒在地上,至今昏迷不醒。

  “没有……”菲儿轻叹了一口气。“但是伤口发炎的趋势……已经无法遏制了。如果没有‘没药’,我看汤玛士撑不了多久。”

  她注意到艾修鲁法特手中拿着一个,那是一封信。而自从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已经和后方断绝消息很久了。

  “有密使带信。”艾修鲁法特也菲儿看着他手里的。“不是好消息。我们的国王,蓝吉尔陛下得了重病。不过这个事情对我们一点也不重要。”

  他来到汤玛士床边,凝视着老人苍白的脸。汤玛士依然昏迷不醒,但是他不会忘记汤玛士亲自冲到他身边时候的那份感觉。汤玛士挡在他身前,用身体为他挡了好几发帕罗人的子弹。

  “孩子,没事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我来晚了!”汤玛士当时就说来这么简单一句话。

  “伯爵,军议不是马上要开始了吗不跳字。菲儿突然说了一句。

  “我。”艾修鲁法特回答。这场围城战终于结束了。经过了近五十天的激战,看到无数的战友和敌人倒下,这场惨烈的战役终于结束了。今天,他们要召开会议,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没有‘没药’,就没有办法了吗不跳字。他突然问菲儿。

  “真遗憾,伯爵,似乎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呢。而且现在是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我不能保证汤玛士大人……还能支持多久。”

  艾修鲁法特转身离开,这个男人沉重的脚步似乎预示着某种决心。

  艾修鲁法特走进大会议室的时候,所有幸存下来的中层军官都已经到位。他环视了一下空落落的会议室,突然感到一阵悲哀。在他们刚刚攻下德瑞克城并召开会议的时候,这里可是相当拥挤的。

  那个时候,远征军的统帅汤玛士率领着四个副将,在副将之下则是将近百人的中层军官——这还是把民兵队长们剔除后的数字。可是现在,汤玛士重伤卧床,副将只剩下两个人,中层军官加上了只能旁听不能发言的民兵队长,凑到一起也只有四十来人。

  这个数字的背后,是远征军令人发指的巨大伤亡。原本将近八千人的军队,现在能够作战的只有两千两百人。伤员极少,因为在女先知的治疗魔法下,大部分伤员都迅速痊愈并再次参战——然后阵亡。

  三个女先知,现在也只剩下菲儿一个人了。圣杯骑士们也尽数阵亡在战场之上。可以说,远征军已经只剩下极少一部分的战力。如果这场战役是一场以打败敌人为目标的野战,这种伤亡足以让任何胜利的宣言都变成黑色。

  里欧站在一边,头上裹着白色的绷带,他的脸上挨了一刀,让他风流俊俏的面容如今变得狰狞可怕。此外他身上还挨了一记战锤。表面上他总算还能行动自如,实际上他短内绝对无法上战阵了。

  “放心吧。菲儿说了,这个伤有一半机会不会留下伤疤。”里欧艾修鲁法特在看他的脸,小声的说道。

  会议的议题很简单,在帕罗大军撤走之后,远征军该办?

  原定的计划是在城堡驻守到春天,然后伺机突围和援军汇合,最终和帕罗人决战。但是现在这个计划已经没必要了。因为帕罗人已经逃走了。城外的营地里,所有不能带走的物资都被烧掉,帕罗人是真正的撤走了。

  骑士们议论纷纷。其实不需要问,艾修鲁法特就能从每个人眼里读到他们的想法。这样惨烈的战争之后,已经没人想继续打下去了。而先前的激战中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这种情况下……还是继续驻守城堡比较好。反正战略的目标已经完成,不是吗?

  艾修鲁法特来到了会场中间,汤玛士重伤,现在他是理所当然的指挥官。

  他一个一个的叫出这些军官的名字,逐个提及他们的纹章,他们的祖先还有他们家族的荣誉。他列举他们祖先所取得的伟大业绩,然后提醒他们今天的消极思路简直就是对祖先伟大/荣誉的亵渎。当荣誉和胜利在唾手可及的位置的时候,他们居然在这里犹豫不决!然后他提及阵亡的其他骑士,提及那些自愿出击,进行敢死行动的勇士,一个一个的提及,竭力激发起每个人的热忱和勇气。

  “……我看到了?那么多人为了胜利而付出了生命,而现在剩下的来的人却连扩大胜利的勇气都没有了?如果我们用这种态度,如何能面对死去的袍泽?等到我们有朝一日老死在床上,灵魂升入天堂,难道在那里能挺直胸膛面对早早在等我们的同袍?”

  “还有敌人?现在的帕罗人只是一群丧家之犬罢了!他们中那些最勇敢都死在城墙之下,他们的骑士,他们的将军,他们的勇士,一个不剩的死在我们的手上。现在剩下的是一群毫无勇气的败军!而我们放过这个机会,让帕罗人再次聚集起军队来,那么我们对得起骑士的荣誉,对得起你们身边战死的同僚吗?!”

  艾修鲁法特猛力的一拳砸在桌子,大声的说道,他需要让所有人忘记他们眼前这个人,而是让他们听见一个把权力缰绳牢牢握在手中的高位者在。假如这缰绳原来不在他的手中,那么现在他就要握住它!

  “俘虏办?”有人提出现实的问题。

  “所有的帕罗人全部处决!”艾修鲁法特斩钉截铁的回答,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因为他说的话,而是他的那份毫不犹豫的冷酷。“雇佣兵随军,让他们加入到辎重队伍里。向他们许诺薪水,同时告诉他们,如果胆敢私自逃走,那就会立刻被绞死,绝不会有任何宽恕的机会!”

  “放弃德瑞克城堡,带上所有能带上的物资。带不走的就地焚毁!全军出动,追击撤退的帕罗人!”

  等到会议结束之后,里欧来到艾修鲁法特身边。

  “这么做很冒险。”他低声的说。“帕罗人至少还有三万人。他们只是失去指挥官……记得汤玛士教导我们的吗?不要刻意追求额外的战果……贪婪乃是战争指挥的大忌,蕴含着不可估量的风险。”

  “没有了。”艾修鲁法特同样用一种阴沉的口吻回答。“没有‘没药’,汤玛士很快就会死!而我所的最近有‘没药’的地方,就是帕罗人的军队!里欧,你想看着汤玛士死吗不跳字。

  “那为要处决俘虏?虽然说帕罗人不过百来个……不如放他们……”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没有余力去看管那些俘虏了!”艾修鲁法特回答。“而且我不能让帕罗人预先我们的追击。里欧,你想想威廉戴利……”

  他说了半句话就离开了,留下里欧一个人站在会议室里。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