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节野心

  “阿托尔,我们的艾修鲁法特伯爵情况如何?”阿托尔刚进门,就听到有人问他。

  “依然神采奕奕呢?”阿托尔回答。

  “了不起,”对方嬉皮笑脸的说道。“已经四天四夜了吧。”

  “差不多了。”阿托尔回答道。

  “还在认真的批改报告?不是趴在桌子上补觉?”一个年级较长的人问道。

  “不,是认认真真的看过每一份文件。大家都看看,每一份上都有相应的批示……”

  ……

  “阿托尔,我们的艾修鲁法特伯爵情况如何?”

  “精神还是很好的呢,”

  “真是吃惊啊,已经六天六夜了吧……”

  ……

  “艾修鲁法特伯爵今天情况如何?”

  “脸色上看起来依然很正常,没有疲态。”

  “已经九天九夜了……”

  ……

  “艾修鲁法特伯爵如何……”

  “今天和前几天一样,精神好的不得了,还有闲情弹奏了一曲呢。弹得很出色。”

  ……

  此类的对话每天都在发生。一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用略带嘲讽的口吻谈起这位不自量力的艾修鲁法特伯爵。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嘲讽慢慢的消褪,取而代之的是惊叹,但是后来惊叹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畏惧。

  如果没弄错的话,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已经整整二十一天没有睡觉了。而且他看起来依然和第一天的情况差不多:精神焕发,丝毫不显困意。这个人是人类吗?还是他是用钢铁做成的?大家一开始都以为,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只是一个权力狂,是那种被到手的权力蒙蔽了眼睛的傻瓜或者疯子。但是现在……事情似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至今为止,艾修鲁法特在文件上的各个批示依然是准确而富有洞察力的,说明他脑力十分强健。传说这个艾修鲁法特伯爵是一个雇佣兵出身,在立下大功,被女王册封为伯爵之前完全没有任何从政的经验。但是现实明显说明了这个传言不可信:这个艾修鲁法特毫无疑问有着丰富的统治经验。他几乎洞悉了每个部下试图搞出来的小花招。

  ……

  “女王陛下,艾修鲁法特伯爵求见。”

  “让他进来。”

  小丫头看着从外面进来的艾修鲁法特。从外表上,艾修鲁法特和他平时没什么不同,就和他们两个初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差不多。但是她却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段时间以来,艾修鲁法特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事实上,整个宫廷(或者说整个府邸)里面都在悄悄的的讨论着这个事情。小丫头就算耳目再不灵通,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了。

  侍女退下,出去的时候将门带上。艾修鲁法特如过去一样来到桌子边,等待着小丫头让他入座。

  “艾修鲁法特……你……最近……过得好不好?”小丫头问道。

  “啊,事情比较多,不过也没什么。”艾修鲁法特随口回答。不过小丫头声音里有点发颤,让他感觉到有点奇怪。不过按照礼节要求,小丫头既然一直没有让他入座,那他也只能站在那里。

  “不过陛下,明天你必须出席会议。”艾修鲁法特从手上拿出一份名单。“这是我提议的委任名单……当然,只是我个人的提议。在这段时间里,这些人表现出色,我想担任这些职务。”

  小丫头接过名单,但是却没有看就放在一边。一想到艾修鲁法特居然拖着疲累的身体,勉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她汇报工作,她就感到心头一阵难以言喻的伤痛。

  “陛下……您是不是身体不适。”艾修鲁法特说道。“请注意身体,明天您是第一次出席会议。”

  “你下去休息吧。”小丫头强忍着,说道。

  “好的,我告退了。”艾修鲁法特回答道。

  “等等……能告诉我,我们现在财务缺口……有多大?”小丫头突然问道。

  “啊,我不想隐瞒,”艾修鲁法特踌躇了一下。“根据最新的统计……今年之内,我们要偿还超过一千三百万金奥利的债务。”

  “怎么可能?!”就算小丫头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那我们的收入……有多少?”

  “以今年而言,不多了。”艾修鲁法特说道。“所有的现款都被拜伦带走,经过整顿,我想平均每个月可以获得……十万左右金奥利的收入。”他停顿了一下,“很多税收都被拜伦‘预征收’掉了,明年,乃至于后年才能恢复。与这点收入相比,我们单单近卫军团的支出……粮草和军饷和日常的装备更替,加上为战争而做必要的准备……每个月就需要消耗十三万左右的金奥利。如果真的发生战争,消耗提高三倍都不止。”

  小丫头说不出话来,她真的不知道情况居然会这么糟糕。

  “加上官员的薪水……陛下您自己的各项支出……还有各种维持宫廷正常运作的各项支出……零零总总算起来,我们每个月大概会至少产生十万金奥利的亏空。对了,如果加上居住在鹰隼城内,那些享有终生俸禄的贵族……那些俸禄支出……数字可能再翻一番。”

  “怎……怎么办?”小丫头一时之间慌了神。她真的不知道情况已经差到这个程度了。

  “不过有一个事情,根据我找到的各项档案,有证据说明很多各地的领主都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缴纳他们应该缴纳的税收了。如果能得到这笔钱,那么情况就会好上很多。”

  “艾修鲁法特,如果他们不肯呢?”小丫头问道。

  “那么他们就是违反了君臣的义务,您可以毫不犹豫的下令剥夺他们的爵位,同时没收领地和财产。”

  “但是这个时候……有用吗?”小丫头虽然还小,但是也已经知道自己实际控制的只有王城以及王城周边的一圈子。对于远方的这些手握兵权的领主下达这种惩罚的命令,至少在目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就和她宣布拜伦为叛逆一样。尽管她如此宣布,但是拜伦照样过的好好的。

  “有的,以后这些对您不忠的人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潜藏进您的宫廷里。”艾修鲁法特回答,笑吟吟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让小丫头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慌。“您的国土内,不需要此等暗藏反心的乱臣贼子。”

  小丫头一时之间无法理解艾修鲁法特的逻辑。情况这么糟糕,按照书上的说法,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尽可能的想办法争取支持者吗?尽管他们有不臣之心,但是这个时候这么做,只会将这些人全部推向敌对方,从暂时的中立者变成敌对者。

  “为……为什么?”小丫头问道。她开始怀疑艾修鲁法特是不是累过头脑子糊涂了。

  “要我说实话吗?”

  “当然啦!”小丫头喊道。

  “让我说的话,眼下是个大好机会。”艾修鲁法特说道。“荒野贤者加鲁纳斯创造的这个国家……如果以他开始建设鹰隼城计算,那么只用了十九年,如果以他完全平定这个国家的每一片国土计算,那么一共花了二十七年。虽然他是一位真正的贤者,但是如此短促时间内……他建立起来的格鲁尼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完美国度。”

  “再出色的雕塑家,时间仓促的话也雕刻不出好的作品。我们的这个国家就是如此。比如说我们的前摄政大臣拜伦,”提及这个名字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嘲讽的笑了一下。“他自己拥有一片领地,在那片领地里,他拥有统治、税收、军队、法律等等各项权利。除了他头上没有一顶王冠之外,他和一个国王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不止是一个拜伦,在这个国家,类似的拜伦,大大小小,合起来大概有几十个。这几十个拜伦,再加上一些中小贵族领主,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目前占据了格鲁尼大概四分之三的土地,其中包括很多交通要道,很多重要城镇。而真正属于王室的领地……却分割破碎。”

  艾修鲁法特来到挂在房间墙上的一副地图前面,那是一份细致的格鲁尼的全国地图。

  “陛下,您可以看看,这片国土上,有太多的势力了。更糟糕的是……这些势力对您没有任何敬畏之心。他们过去是捏造出种种压根不存在的灾荒,现在更是胆敢公然的拒绝履行义务。这当然是有理由的,这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军队和财富……一旦他们团结起来,他们就有和王室抗衡的力量。他们正是依仗着这一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在加鲁纳斯的时代,没有一个人胆敢对抗王权,但是加鲁纳斯这样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他们的权势和力量,却会随着血缘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现在,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机会,所以立刻露出了自己的野心,和我们讨价还价。”

  “你……找他们谈过了?”

  “是的,信件来往。”艾修鲁法特笑了一下。“我要求他们履行臣下的义务,而他们却讨价还价。他们对自己原本就应该履行的义务闭口不谈,反而要更多的东西,要求更大的土地,关键位置的城市主权,宫廷官职,等等。既然如此……”

  艾修鲁法特停顿了一下,眼睛看向小丫头。

  “对于您来说……他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R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