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09-02

  二十一节决死

  在镜子里,清晰的出现一个半人高的洞口,有人推着装满土石的车辆进进出出。

  “一、二、三……十!他们居然一共挖了十条!而且看上去,他们都快完成了!”里欧看着镜子里的画面,他原本因为负伤而苍白的脸变得更苍白了,几至毫无血色。

  “挖这么快?”威廉戴利嘟囔着。

  “从洞口来看,以距离来判断,帕罗人抽调了很大的人力。这些洞穴一个能够藏上五百士兵。到时候攻城战斗正酣,五千人突然从地上钻出来,出现在城里……恐怕没有任何守军能抵挡得住这样突如其来的攻击吧。”一位女先知说道。

  三位女先知,里欧还有威廉戴利的目光,一起看向艾修鲁法特。

  “通常对抗地道的策略是地上挖深沟,截住敌人出口。但是这恐怕没有意义。因为帕罗人到时候一定会改变策略,从伏兵突袭变成用火药爆破。城墙被轰垮的话,我们就完了……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主动出击。”艾修鲁法特说道。

  “出击能干呢?我们是没办法用武器破坏这些地道的。这又不是攻城器械,用油一洒,火一烧就能搞定。”威廉戴利反问。

  “用油肯定不行,但是用火药……就行了!”汤玛士突然说道。“我们仓库里有很多帕罗人的库存。拿一桶火药,点上引信,丢到地道里就行了。”

  “恐怕没用,只是入口被轰塌而已。给他们一天半天,肯定就能清理出来了。”里欧摇了摇头。“汤玛士大人,我觉得这方法不可靠。”

  “可靠的。”艾修鲁法特突然接过话题。“但不是里欧那样想。我们要等到他们把五百名士兵派进地道,然后动手挖掘最后一点距离的时候……其间肯定有一两个小时的间隔。那个时候如果我们能把地道入口炸塌,里面的人就得统统闷死……如果这样的话,他们还敢继续挖地道吗?还敢有勇气清理入口,再次利用地道吗不跳字。

  他说出的计划。所有的人都愕然看着他,被他话语中那份冷酷的坚决所震慑。

  此时,在帕罗军营中心的大帐里,鲁道夫正在听取报告。

  这些伤亡数字令人心寒。汤玛士还真是难打!他本来有相当大的把握靠正面作战干掉汤玛士,但是现实似乎证明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在流尽汤玛士的鲜血之前,他的血更有可能先一步流干。那个汤玛士别看年纪大,脑子真的是一点也不死板,灵活至极,令人佩服。看到局面不利之后,汤玛士立刻把“骑士荣誉”的问题丢到一边,开始使用大炮和火枪。而且用得熟练无比,造成了帕罗军队巨大的伤亡。

  看来所谓这个老头“战无不胜”的战绩绝非仅仅是幸运或者是对手档次不够。单是这种灵活务实的态度,就不是其他那些古板的指挥官所能企及的。

  现在,帕罗军队中的步兵,不管是帕罗人还是雇佣兵,都已经表现出了强烈的厌战情绪。一开始那种将士杀红眼的高昂士气已经消散了。士兵们开始拖拖拉拉,进攻起来不情不愿,撤退起来反而快速无比。

  幸好,地道方面进度超过预期。后天就可以进行突袭作战了。

  “将军,伤员的情况很糟糕。”一个声音把鲁道夫从未来的构想中拉到现实。“我不回事……很多伤员……明明不是重伤,现在也……”

  这是最近出现的奇怪事情。很多伤员出现了古怪的病症。发作时最初是牙关紧闭,脖子僵硬。接下去就是身体多处痉挛,呼吸困难,大量出汗,嘴上则因为肌肉僵硬而呈现“苦笑”的表情,全身疼痛。但偏偏神志自始至终清醒。

  很多人认为是敌人的魔法诅咒,但是寇尼格大师却认为这些和魔法无关,只是一种病。但问题是所有的病人都是被敌人弓箭射中的伤员!这种明显不正常的事情极大的增加了士兵的畏战情绪。

  抛开一直没有上战场的骑士部队不算,连死者、重伤员还有病人加起来。实际上帕罗大军损失异常惨重,而且士气明显的低落。

  现在必须想个办法提高军队的士气!

  鲁道夫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一个好办法出现在脑海里。既能提高士气,又能减少无意义的损失,还可以不在敌人面前露怯。

  “派个使者,告诉他们,要去收敛阵亡者的遗体。”

  ……

  “帕罗人还真是奸诈。”里欧在城头看着帕罗收尸小部队的举动。他们都是没有武器盔甲的人员,确实也只是简单收敛尸体而已。在城头部队警惕的注视下,应该搞不出花样。不过帕罗人的收尸有很明显的目的性——他们绝对不动那些填平壕沟的尸体,而只是把那些散落四周,可能会阻碍攻城机械的尸体带走。

  当然,那些尸体也够多的了,足够帕罗人干上一整天。

  里欧没有去拆穿帕罗人的小小诡计,这一天的喘息对守军而言也是难能可贵的。士兵们已经十分疲劳,更别说帕罗人还有一个更大的陷阱在筹备着。

  “你们提高注意力,帕罗人使诈!”他对城头哨兵吩咐。“特别是他们靠近城墙的时候,更要注意。”

  停战一天收敛尸体……哼!早不来迟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傻瓜都帕罗人在想。他们打算利用地道一举破城,所以今天不想付出无意义的伤亡!之前满地尸体的时候,没见过他们想收尸来着?

  安排好警戒工作后,他来到汤玛士的房间。艾修鲁法特还在地图上忙活——里欧认为他整夜都在安排作战部署。白天激战一天,晚上通宵未眠,神情丝毫不显疲惫,这个家伙是铁打的吗?

  一小会功夫之后,威廉戴利也来到了这里。隔间的门关着,汤玛士大人还在睡觉,就算他醒着,也听不见这里的会议。

  这是他们三个人的会议。

  “帕罗人在东面和南面都设置了前哨营地,有堑壕、陷坑和拒马。正面穿过阵地并抵达洞口是不可能的。”艾修鲁法特向两个同伴介绍情况。“但是在北面和西面敌人没有阵地,只有一些拒马和有限的牵制部队。他们的攻击很弱,很多时候甚至不攻击。我他们是希望我们从这里突围……但是现在,这里成了我们的机会。如果我们能派遣一支骑士部队,从西面出发,绕个圈子,直扑地道口的话,帕罗人应该会措手不及的。”

  “我预计,敌人在地道口附近有较为强力的部队驻守!只要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这支部队的防御,我们就可以直接冲到地道口,三两下解决问题。”

  艾修鲁法特用乐观的口吻说道。但是他隐瞒了一些,一些里欧一眼就看出来的。爆破掉那些地道之后,要如何呢?

  从背面突破敌人的前哨营地,直接从最近距离返回城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南门外是敌人重点攻击区域,这里有非常庞大的兵力。但是想原路返回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敌人一定会截断这支部队的后路。

  这是完全的自杀攻击,没有任何路可以撤退。

  如果说艾修鲁法特那一次夜袭,还有夜色掩护的话(艾修鲁法特正是靠这一点才侥幸活着),这一次白昼的突袭就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目光下。攻击时候也许能把帕罗人打个措手不及,但撤退的时候……恼羞成怒的帕罗人绝对不可能放过这支部队!

  “我这样有很大的机会完成任务。”艾修鲁法特看着两个同伴。“城头的防御就只能靠你们了。”

  “艾修鲁法特,你要去?”

  “我会再次召集志愿者。”艾修鲁法特露出一个微笑。“不过我有点担心是否还有人肯跟我去,哈哈……”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因为不管是里欧还是威廉戴利,脸上都是铁青色。

  “艾修鲁法特,你要撤退?”良久,威廉戴利突然开口问。

  “到时候自然有办法的。”艾修鲁法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我是个魔法师,可以用魔法来……”

  “主人,那是不可能的!危险度高达九十七点六!”头脑里,嘉莉在哀叹。但是艾修鲁法特马上把她的声音赶出脑海。

  “艾修鲁法特,不要骗我们了。我们都是好,好!现在这个时候,还用得着彼此欺骗吗不跳字。里欧把一只手放在艾修鲁法特的肩头。

  “但是没有其他选择。就算我们正确探出地道出口,在那里埋伏好等着,我们也不可能挡得住!”过了很久,艾修鲁法特才回答道。

  “我们三个人中,必须有一个人做出冒险!为了全军将士,为了汤玛士将军。”他低声的说道。

  “那么,我们按照古老的仪式,来抽签吧。”里欧突然拿起三个纸团,丢进一个空罐子里。“一个纸团里有字,另外两个没有。抽到字的那个人负责这次行动。这样抽签最公平了。你先抽,威廉戴利。”

  威廉戴利摸起一个纸团,打开。里面啥都没有。里欧把罐子放在艾修鲁法特面前,后者也摸出一个纸团打开,还是一张白纸。

  “看来自然之神选择了我。”里欧微笑着想放下罐子,但是艾修鲁法特抓住他的手腕,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从罐子里拿出最后一个纸团,打开,依然是一张白纸。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