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二节教导

  “……这样,由于提比略人的介入,使得战争进入了艰苦的相持阶段……”

  艾修鲁法特拿着书本,心不在焉的念着。小丫头坐在他对面,双手捧着下巴,心不在焉的听着。

  说起来,如果有第三者在场,他一定会觉得这个场面相当的古怪或者说有趣。艾修鲁法特全副武装的坐在小丫头面前,拿着书本,念着那些书上的内容。他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抠着字眼念诵。这样毫无感情的朗读当然完全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言,所以小丫头也就保持着一个姿势,只有老天知道她的眼睛在看什么。

  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女王,其实小丫头的学习任务是相当繁重的,或者说看起来是相当繁重的。她目前的课程包括音乐、美术、骑马、剑术、历史、地理、哲学、语言学、法律、军事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一大堆,理论上每天都应该忙得脱不开身。但是实际上,由于她那位尽忠职守的教师,也就是嘉娜女士的请假,她现在几乎没什么学习任务。

  “艾修鲁法特,你就不能不要念书吗?”小丫头终于开口了,打断了艾修鲁法特干巴巴的念书。“这些我都看过啦。能不能说点别的?”

  “哦,看过就最好了。”艾修鲁法特放下书。“你应该……”他翻看了一下书本的目录。“那么加鲁纳斯入侵提比略的这段历史,就不要教了,我们进入下一个课程,关于加鲁纳斯建造白堡……”

  “你真不是个好教师,此外加鲁纳斯也不是入侵提比略。他是为了惩罚提比略人的背信弃义,违反合约,支持‘联盟’一方。”

  “是吗?可是加鲁纳斯入侵提比略本土,烧杀劫掠,甚至多次屠城,这些都是明明白白的事实啊。”艾修鲁法特轻松的回答道。他从边上一大叠的书中找到了一本——毕竟是王室教育,各类书籍可谓齐全的很。“嗯,对了,就这一本,外国的相关历史著作……第一百二十四页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呢。这次战争,加鲁纳斯首先是不宣而战的开展全面突袭,然后是大肆屠杀和劫掠。当然,他最后赢得胜利,但是怎么说也不太光荣。”

  “那是对提比略背信弃义的惩罚!”小丫头不屑一顾。“他们违背了双方的条约,秘密的支援着‘联盟’一方,使得联军能够和加鲁纳斯进行了长时间了拉锯战,让格鲁尼饱受长时间战乱的痛苦。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为了格鲁尼的和平,这是必须的。”

  “为了格鲁尼的和平,所以在提比略杀掉了十几万人?”艾修鲁法特反问。

  “那是必须的,想要结束漫长的纷争,得到渴望的和平,杀戮是不可避免的。”小丫头认真的说道。“还是你觉得这是错的?”

  “就我来看,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你却一定会认为这是错的。”

  “喂喂,你有没有搞错?!”小丫头叫了起来。“现在是你认为它错的,我认为对的。”

  “不。”艾修鲁法特回答道。“我没有说错,最多只是说不光荣。”他微笑着,“在军事上,胜利的就是对的。结果决定一切。加鲁纳斯最终还是狠狠的教训了提比略一顿,直接打的他们十来年恢复不了元气。靠着这个,他最终打垮了‘联盟’的抵抗,第一次统一了这片土地。”

  “那你为什么说我会认为这是错的?明明我也是赞同他的做法的啊。”

  “不,你不懂。你之所以能够说他是对的,是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结果。或者说,你看到的都是……这些没有生命的文字。”艾修鲁法特说到。

  小丫头眼睛闪过一丝迷茫。“艾修鲁法特,难道你觉得……加鲁纳斯做得不够好?对了,上一次你玩的那个什么‘战棋推演’……”

  “那完全是一个游戏。”艾修鲁法特淡淡的说。“仅仅是一个游戏罢了,说明不了任何东西。”

  “但是我记得那些人说过,这个游戏是模仿真正的战争的。”

  “不,没有模仿。”艾修鲁法特说道。“它只是考验玩家掌握地利的水平和揣测别人心理能力罢了。应该说,它模仿的只是战争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少的那一部分。说句实话,我倒觉得比起这种‘战棋推演’游戏而言,赌博更加贴近于战争。”

  “赌博?你是说……就像我们上一次出去……看了一圈的那个赌场?”

  之前偷偷溜出去的时候,小丫头和艾修鲁法特一起,曾经在商贸区的一个赌场转了一圈。当然,他们只是看一圈,没有真正的下场赌博。

  “嗯,一样都是斗智斗勇。”

  “可是赌博……”小丫头说道。“我记得嘉娜曾经说过,赌博这东西,特别是那些赌大钱的,很少是公平的较量,都是有作弊的。”

  “没错,确实如此。基本上,能够称为‘赌博’,而不是‘游戏’的比试,那就肯定不会是什么正大光明的较量。当事情涉及大额的真金白银的时候,应该说,不耍花样手段,而将一切托付给命运的人,才是最傻的。”

  “可是战争不能耍任何花样的啊!那是不能作弊的。”

  “你错啦。赌博作弊,不管做得多好都不能拿出来说,因为一旦露馅,刚才的胜负就立刻无效了。但是战争不是这样啊,胜负就是胜负,是不可更改的铁则!所以战争的作弊才是真正的**裸的……无人不作弊,无人不知别人作弊。当然,既然大家都作弊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别人作弊了,那就不叫作弊了,叫做‘兵法’了。”艾修鲁法特半带嘲笑的说道。

  “你这个……是谬论……”小丫头其实想反驳的,但是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这么说吧,赌博的时候,找到别人作弊手段的关键,是不是就立刻能把劣势变成了优势?在战争中,如果能找到对方的战术布置,是不是等于立刻得到了极大的优势?道理就是差不多的……”

  “艾修鲁法特……你……好像学过很多啊。”

  “很多,真的很多。”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说道,他说这句话一半是回答,一半是感叹。

  “怎么学的?”

  “我说我天生就会,你相信吗?”

  “这怎么可能呢!对了,你上次说过,你曾经受伤失忆了,但是这只能说明你过去学习过,而不是说你天生就会。”

  艾修鲁法特轻轻的笑了一下。“你听说过一个说法吗,所谓的‘失忆’,实际上是一个人的灵魂变得残缺了,灵魂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失去了一部分。”

  “听说过。”小丫头想了想,回答道。“一种学术方面的假说。我记得是教会的祭司跟我说的……等等,”说到教会的祭司,她立刻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不过这一次艾修鲁法特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根据这种假说,残缺的灵魂之中会留下了一些空隙,如果此时遇到其他的灵魂碎片,那么这些外来的碎片就会被接纳进来。换句话说,这个人就拥有了并不属于他的记忆。我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

  “为什么你会认为这些是别人的记忆,而不是你自己原本就有的呢?”小丫头也表示了一下惊奇。

  “因为……当然是有一些证据的。”艾修鲁法特回答。

  “别说这个证据,你知道吗,那一天……祭典仪式的时候……”小丫头回忆着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涨红了脸。“后来那个女祭司告诉我,你也会魔法,对不对?”

  “啊……”艾修鲁法特其实想否认,但是后来觉得他恐怕否认不过去。“确实学过一点点。”

  “什么学过一点点,她说你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魔法师。至少你这种解除魔法的技巧她从未遇到过。不过你好好的魔法师不去当,却来当这个贴身护卫……这说明……”

  “说明了什么?”艾修鲁法特问道。

  “说明你一定是个有钱人,不在乎魔法师的待遇,只想为自己弄一个贵族身份。而且也说明……你一定有来历……”

  小丫头突然停下来,她涨红了脸,有些扭扭捏捏的问道。

  “你……是不是知道怎么才能当一个国王?”

  她看着艾修鲁法特。这个问题可以说问得非常突兀。虽然说婆婆是那么说的,但是小丫头实际上只是半信半疑。一个护卫为什么有王者之气呢?婆婆没有详细的解释,问她也不肯细说。对这种东西可以有着多种理解和解释。不过最常见,最容易理解的一种,那就是这个人在某个领域里,算得上是一个“国王”。比方说什么“商业之王”,比方说“巧手之王”、“格斗之王”等等。这些称号中,有些只是表示这个人在某个领域里拥有至高无上的成就,但是也有一些表示他拥有一些王者的特质。

  “帝王学吗?这个……也许知道那么一点吧。”艾修鲁法特轻声的回答道。

  “可以……教我吗?”小丫头低下头,用很恭敬很礼貌的口吻问道。看得出来,她并不习惯这么做。看着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没有回答,她立刻沉不住气了,“嘉娜教给我很多东西,但是只有这个……她无法教我。因为她并不是一个女王。可是我听说,对于一个国王,最重要的学问,就是帝王学。只有帝王学才是国王真正需要学习和掌握的东西,和它比起来,其他的所有的知识技能都不值一提。”她很急切的说道。

  “所谓的‘帝王学’其实不是一门学问,它没有论文、著作之类的东西,只有针对各类事情的不同的一些逻辑、观点和行事原则罢了。就算是这些都是没有统一标准的,不同的国王可以对同一件事有截然不同的观点,更别说施政方式了。我们之所以称它为‘帝王学’,完全是因为好事之徒随心所欲的一种称呼罢了。”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实践才是你最好的老师。等你长大,真正控制一切的时候,你也就慢慢的学会了。”

  虽然你恐怕没有实践的机会了。艾修鲁法特在肚子里暗自说道。R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