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七节王者

  老人身上穿着那件灰黑色的拖地斗篷。这种衣服也只有她这种老年人或者是那些苦修士们穿穿的了。她抬头看着艾修鲁法特,脸上皱纹密布,述说着岁月留下的痕迹。她有一双如海一样幽蓝的眼睛。虽然她现在年纪已经很大了,这双眼睛依然看起来很有生气。她的脸颊深陷,依稀能够看出她曾经的脸型。这双眼睛加上这张脸,依然在说明,当年她风华正茂时候,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她就这样凝视着艾修鲁法特,脸上带着微笑。这样盯着别人脸看原本是一件相当不礼貌的事情,如果换一个人,换一个地方,或许这种举止会引起冲突。但是她的年纪是一种天生的盾牌,年轻人总不能和这样七老八十半截入土的老人发脾气。

  “呃……”艾修鲁法特觉得有些尴尬,他想说话,但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因为此时此刻,他才突然想起至今为止,他还没有和这位老婆婆说过什么话。“婆婆……”

  “年轻人。”老妇人的声音听起来软而且轻柔。“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问题听起来真的好傻。

  “这个……我在履行这个护卫的职责。”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也就是站岗。”

  “哦,”老妇人明显是没事找事。“你是哪里人?说句实话,你的长相……可不像是格鲁尼人啊。”她的眼睛始终看着艾修鲁法特的脸。艾修鲁法特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鼻梁上的那个伤疤使得自己看起来很凶恶。

  “我是从布拉西安那边来的。”艾修鲁法特避重就轻的回答道。他原本以为老妇人应该不会听说过那么一座小城的名字,但是老婆婆却露出会意的微笑。

  “布拉西安啊……那是个好地方呢。一座美丽而宁静的小城……我年轻的时候也去过那里呢。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的?好像有一位大臣去担任那座小城的总督了……昨天,你陪小女王又出去了吗?”

  “啊……”艾修鲁法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她前几次自??次自己独自出去,遇到了危险。不过昨天应该一切正常吧。”老妇人微笑着继续问道。“有你在,应该能够保护她。”

  “喂,不要这样笑着说这种话啊。你知道她一个人出去有多危险么?这座城市可不是什么路不拾遗的治安模范地区啊!”艾修鲁法特其实很想这么呵斥老妇人一声。不过最后他还是控制住这个**。“最好以后不要这样了。”他说道。“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会是一个大问题。”

  “你很高呢……”老妇人看着艾修鲁法特。特别要说明一下,也许是老了,腰板挺不直,也许是她本来身材就不高,老妇人比艾修鲁法特整整矮了一个头。“就和马克雷米兹大王一样高。”

  “法利西斯比我还高上一截呢。”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个巨汉。“不过你为什么说马克雷米兹大王?”

  “没什么,只是我老了,情不自禁的会想起过去的事情罢了。”老妇人叹了口气。“说起来,我在这座王宫里……好像就这样生活了几十年……”她转过头,看着远方的亭台楼阁。“似乎……就这样……什么都没做一般的……变老了。”

  “突然之间,有些感叹呢。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老去,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她笑着说道。“亦或者,当年离开这座王宫,到外面去,结婚,生子……现在也许是子孙满堂了吧。也许现在,被一大家子人簇拥着,每天都会发生新鲜的,令人惊喜的事情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活永远一成不变……死的时候大概也是孤零零的下葬吧。”

  不要微笑着说这些令人伤感的话题好不好?艾修鲁法特在肚子里说道。

  “只是一个老太婆的呓语罢了。”老妇人说道。“不过,其实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好像都喜欢轰轰烈烈的来一场,无论结果如何,也不希望自己白来过这个世界。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你,应该不是那种想要平平淡淡的过下去的人吧?否则的话,也不会离开布拉西安那样宁静的小地方,来鹰隼城了。”

  “为什么不呢?”艾修鲁法特反问。“经历过风雨之后,才知道平静的可贵。我现在觉得,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实也很不错。相反,太多的纠葛让人疲惫。”

  “真不像是你这样的年轻人说的。好了,不打搅你了,你也开始觉得我这个老太婆烦人了吧?”老妇人微笑着说道。她低下头,绕过艾修鲁法特,走进了小女王的寝宫。接着,艾修鲁法特清楚的听见了小丫头打哈欠以及迷迷糊糊的说话声。看起来她被老婆婆弄醒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她今天会凑上来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呢?艾修鲁法特思索着。不过他也没有能思索太长时间,因为来接班的埃辛很快就出现了。

  埃辛还是和第一次见面一样,热心的冲他打招呼。不过,哪怕艾修鲁法特是个白痴,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也不会对埃辛有什么好感了。他冷淡的回应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他沿着已经相当熟悉的道路回到了斯卡德拉的办公室。出乎预料的,今天这位可敬的宫廷大主管居然不在。

  说句实话,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次艾修鲁法特执勤的时候都能看到斯卡德拉的身影。假如他不在办公室里办公,那么肯定在边上不远的会客厅接见客人。以至于艾修鲁法特都已经习惯了,没看到斯卡德拉反而让他觉得不太正常。

  “我问一下,”艾修鲁法特问边上的卫兵。因为总是进进出出的缘故,他们之间已经相当眼熟,“斯卡德拉大主管去哪里了?”说句实话,艾修鲁法特不相信斯卡德拉居然会迟到。

  “啊,他有急事离开了……”那个卫兵回答。“听说发生了大事情了。”

  “什么样的大事情?需要惊动宫廷大主管?”

  “听说近卫军团的司令,保尔将军……因为急病,昨夜不幸过世了。”

  ……

  小丫头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吃自己的早餐。她今天早餐的内容比较简单,是热牛奶和饼干。根据一种流传已广的说法,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考验厨师的技艺,所以正在美味的精品反而是那些简单的东西。富贵人家的一块饼干,顶的上贫穷人家全家的午餐。不过假如有人来王宫寻找这种说法的实际证据,至少在小丫头这里是找不出来的。她的饼干其实是很简单的,最多是比较新鲜罢了。

  老婆婆坐在她身后,在她吃饭的时候,用梳子为她梳理头发。

  “嗯,头发越来越长了。”老婆婆轻声的说着。“需要稍微修剪一下了呢。”

  “嗯,婆婆,我想也许我应该换一个发型?”小丫头说着。“头发太长有点不方便呢。”

  “这个……是不行的哦。”老婆婆一边梳理着,一边说道。“男人都喜欢女人留着长发……除非是上战场打仗的女战士,否则留短发会被人轻视的呢。”

  “什么男人女人的,我是女王!”小丫头轻声的抗议。“我不需要他们喜欢我的长相。”

  “外貌也是很重要的呢,书上不是说了吗,女王的容貌,是征服臣下的第一件武器。”

  “哎……征服……”小丫头放下热牛奶,叹了口气。其实在她这个年纪,叹气实在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婆婆,你说,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将我真的当做一个女王呢?我已经很努力了,却没什么效果。”

  “这个,是针对什么人吗?”

  “就是那个护卫……刚才你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小丫头说道。“我尽力按照书上说的做了……但是,到底是书错了,还是我的方法不够高明?亦或者这些东西只是针对成年人有效?在我成年之前是没办法做的?”

  “你是说今天早上还在门口执勤的那一位吗?现在刚刚被换班的?”

  “是啊。”小丫头回答。

  “哈……对于那一位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和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老婆婆柔声的说道。“因为那一位,身上有着王者之气啊。”

  “王者之气……婆婆,你说什么啊!”

  “他身上的王者气息,甚至高于你的父王哦。那并不是能够随意臣服于什么人的存在呢。被他轻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

  “我的父王,你说什么……可是……”

  “嗯,之前就有感觉了。因为上一次和我说过了他的事情,所以我特意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呢。如果用什么东西来比喻呢,那一位可是……猛兽呢,就像老虎豹子一样……不是可以轻易驯化的。那一种慑人的气息,那种给人情不自禁的压迫感,我只有在您的曾祖父,马克雷米兹大王和加鲁纳斯身上看到过呢。”

  “为什么我什么也感觉不到?”小丫头回答。我只是觉得他很可恶……虽然挺可靠的。

  “因为他将自己隐藏起来了。”老婆婆柔声回答。“他现在并没有野心,所以将自己锋利的爪牙和狰狞的面目都藏匿起来。”

  “你是说,我还不如他吗?我可是女王呢!”

  “哈哈,没错呢。以后一定会成为很出色的女王,让任何人都比不上。”老婆婆的声音依然保持着一贯的轻柔。“但是现在毕竟也只有荷包蛋的程度呢。也许连荷包蛋都没有。”

  “什么呀!”小丫头有些愤怒的喊道。

  “哈哈,玩笑而已。不管怎么说,想要依靠书上的知识,去征服那一位是不可能的。”RY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