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打得赢吗?”克利奥小声的问身边的朋友。虽然他们此刻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也位于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感到莫名的心寒。这不是害怕自己的计划会失败——因为他们现在是站在幕后——而是本能的感受到了空气中那种危险的气息。尽管这个气息并不是针对他的。

  其实这种微妙的气氛已经影响到了每一个人。他们身边的一些人,包括几个盛装的贵族妇女,全部停下了之前的窃窃私语,而是用一种既害怕又渴望的目光看着场中对峙的双方。甚至埃辛也受到了影响。如果说埃辛之前都是保持着微笑的话,现在微笑也已经淡化了很多。

  “应该没事。”埃辛的脸sè略微有点发白。他的目光在艾修鲁法特和巴萨多尼两人之间移动着。“那只疯狗……很厉害的……”

  没人知道是谁先开始挪动的。但是慢慢的,两个决斗者已经开始迈动脚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人的动作有点类似,都是轻巧的向侧面移动。

  “他们在干什么?”克利奥有些机械的吐掉了嘴里的卷烟,尽管这玩意刚刚被点燃。

  “没有披挂的生死之战,永远都是试探优先的。”埃辛回答。尽管他是策划人,但那种微妙的气氛使得他也变得有点紧张起来了。“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猛攻的是蠢牛……没有盔甲的话……以他们两个人的臂力,哪怕是随便的一击也能造成致命伤。”

  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既然艾修鲁法特当过雇佣兵,那么他肯定擅长披甲作战。但是一个真正的战士都明白,披甲作战和无甲作战是完全两回事。后者需要更多的技巧,也更加考验人的心理素质。这一方面巴萨多尼就占了很大的优势,角斗场里的格斗可是从来都不穿盔甲的。

  虽然是向斜刺里移动,但是两个决斗者确实在一点点的缩短彼此的距离。很快,他们就接近到可以互相攻击的距离,或者说,他们中只要有一个人再踏上前一步,就能够用剑刺到对方的身体。

  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下来了,却让旁观者们都情不自禁的捏了一把汗。

  下一瞬间,战斗就爆发了。两把剑彼此交错、撞击、摩擦,两个人都用最快的速度移动着,一方面寻隙发动攻击一方面努力避开对方的重击。

  “果然……”埃辛看着战斗的双方,轻声的喃喃自语着。

  “果然什么?”克利奥问道。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克利奥并不是一个剑客,所以对于双方的交战看不太懂。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这种不披甲不持盾的长剑决斗,往往都是在几个回合之内就分出胜负的。只要一击命中,战斗结果就决定了。但是这两个人却交手了相当长时间,双方都未能作出有效的攻击。

  “这个艾修鲁法特,果然厉害。”埃辛嘴唇略微抽搐了一下。“看起来,他也是经过无数次单兵格斗和群体战斗,从尸体堆里考验出来的。我们的斯卡德拉大叔还真是给人找麻烦啊,这次居然找来了这么一个本事又好,思想又顽固的家伙来任职……”

  “你的意思是……”

  “艾修鲁法特也有不输给巴萨多尼的敏锐战斗直觉。”埃辛回答道。

  此时双方已经再次分开距离。这一轮交手的结果看上去惊险,但是实际上两个人都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肉眼能够看出,巴萨多尼的衣服肩膀位置被划破了,不过并没有伤到皮肉。

  但是就算如此,孰强孰弱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因为巴萨多尼的额头冒汗,呼吸变粗,整个胸口剧烈的起伏。而和他比起来,艾修鲁法特甚至看不出和之前有什么变化。

  “真不敢置信,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人是用铁打造成的吗?”在远方,埃辛轻声的说道。他也算一个jīng通格斗技艺的剑客,所以他能够看出双方之间的差异。在技巧上,似乎旗鼓相当,但是在体力和耐力上,艾修鲁法特却占据了压倒xìng的优势。不,这不止是单纯体力的问题,这一轮交战巴萨多尼已经是全力以赴,所以他才会流这么多汗的。

  换句话说,在身体素质方面,在速度、反应、敏捷、力量、耐力这些对于战士而言的关键因素,艾修鲁法特呈现压倒xìng的强大。表面上此刻双方势均力敌,但是战斗稍微延长一点,巴萨多尼马上就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输掉决斗。事实上巴萨多尼之所以能撑过这一轮,应该也是依靠经验和技巧,略微弥补了这些不足。

  “……还是,他用剑的技巧已经达到了一个……凡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他喃喃的说道。这下子完了,这头疯狗也遇到硬手了——虽然埃辛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但是至少公爵大人交代的任务恐怕要多费一番手脚。

  然后他看到艾修鲁法特停下了刚才的姿态,换了另外一个动作。这不是一个寓攻于守的动作,而是一个双手握剑,打算强攻的动作。明明他只要保持刚才这个战术,再拖上几回合他就能拖垮对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艾修鲁法特放弃了这个必胜的战术,转而打算一击定生死。

  哪怕是埃辛这样老经验的战士,也判断不出艾修鲁法特想干什么。

  “埃辛,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克利奥问道。

  “全力猛扑。”埃辛回答。“一击杀死对手……但是如果被人避开或者挡住的话……那就很难抵挡对方顺势的反击。我看不懂……”他轻声的自言自语。“单纯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亦或者别有深意?”

  巴萨多尼狞笑起来,露出了宛如择人而噬的凶暴表情。作为当局者,他当然更加清楚对方的用意。不会再有这样你攻我守的对峙作战了,下一个照面就决定了双方生死。但是这样对他而言更好。

  短暂的停顿之后,两个人在不约而同的发动了攻击。巴萨多尼冲上来,像猫一样迅捷,同时嘴里咒骂着。而艾修鲁法特则安静的迎战,只有眼睛闪烁着冷冷的火焰。

  这一次交手远没有人们希望的那么绚丽,因为一切都就这么简单。在双方接近的最后一瞬间,巴萨多尼的动作迟滞了一下——然后艾修鲁法特直接一剑刺穿了对手的胸膛。

  巴萨多尼低下头,看着刺穿胸口的兵刃,而鲜血不受控制的从他嘴角滴落。伴随着咣当一声,他的长剑落地。

  如果换一个人,那么也许他就这样死去,但是这个男人突然在临死之前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他的手刚才连剑都握不住,但是下一瞬间,他的手再一次恢复了活力。他伸手从腰上抽出自己的匕首。伴随着一声不像是人类的怒吼,巴萨多尼将匕首刺向艾修鲁法特。

  艾修鲁法特不闪不避,但胳膊用力扭动了一下,一下子将长剑造成的创口扩大为一个人类无法承受的程度。鲜血狂涌而出。这一下直接剥夺了巴萨多尼最后的力量,他的匕首虽然刺中了艾修鲁法特肩膀,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击变得虚弱无力,只造成了有限的伤害。巴萨多尼嘴唇动了一下,似乎在用最后一丝生命在喘息,又或者他在轻声说出自己的遗言。但无论如何,他的身体迅速的衰竭下去,双膝跪倒,和所有那些受到致命重击的人一样,躯体从剑锋上滑落,作为一具尸体倒在地上。

  眼见着这一幕,让所有的围观者都倒吸一口冷气。这种刺激太过于强烈,以至于让最好事的人都感到一阵来自内心深处的战栗。整整过了半分钟,克利奥才重新呼出一口气来。

  “埃辛,这一下……”

  “成了!”埃辛轻声的说道。

  “什么,你说成了?”克利奥问道。他眼睛迷惑的看着场中。艾修鲁法特已经将那把匕首拔下来,顺手从死去的对手身上把鞘也收起来,揣到自己的口袋里。“什么意思?”

  “那把匕首。”埃辛回答道。“注意到了吗?匕首刺中他了。”

  “没错。但是……”傻瓜也看得出来,那把匕首明显只造成了很有限的一点伤害,最多只能算皮外小伤。

  “还记得上一次我给你看过的那种毒药吗?”埃辛神秘的一笑,脸上尽是得sè。

  “你是说那些什么次元石的粉末?你的意思是……”

  “那把匕首上……涂着那些粉末。”埃辛轻松的回答道。“虽然那只是一个小伤,但是如果加上这种毒的话……”

  克利奥立刻明白过来埃辛的意思了。

  “这种毒……目前只有食用的记录。基本上让人吃下去,半天之内必死无疑。见效虽然并不很快,但优点在于绝对无药可救。不管是魔法还是医疗手段都对次元石毒无效。但是我想直接沾上伤口应该也会有效的。”埃辛回答。“我想应该会多用一点时间,大概后天的时候,我们就见不到我这位武艺高超的同事了。”

  疯狗也死了,任务也完成了,事情非常顺利,还顺带节约下任务资金。此时此刻埃辛的心情非常的好。“我们走,别让艾修鲁法特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有,我今天只请了一个短假,必须尽快回去旅行我的职责呢。”

  必须要说明的是,在这里的决斗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情。所以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四周围观的人群纷纷离开。这些看客如果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刺激,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回家好好休息回味,如果他们觉得还不够,那么他们就在这里闲逛,等着另外两个来决斗的浪荡子。这样高水平的决斗并不常见,足以让成为看客们连续好几天的话题。

  至于那些热心的证人,他们这履行了自己作为决斗证人的最后职责,找人来清理掉了尸体。

  两天以后,埃辛一脸笑容来到了王宫。和往常一样,宫廷主管斯卡德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各项杂务。

  “埃辛,今天不是你值班啊?”在埃辛进门之后,斯卡德拉略微抬起一点眼皮。

  “啊,我估计艾修鲁法特有事不能来。”埃辛笑着说道。不过他的微笑两秒钟后就消失了,因为艾修鲁法特穿戴着全套装备,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啊,艾修鲁法特,是你啊。”埃辛虽然主动打招呼,但是脸上却是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