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二节陷阱

  艾修鲁法特慢慢明白过来了。之前那次会议他也参加了(或者具体的说,旁听了),所以对当时的情况很了解。在这个时代,尽管信使、信件依然是通讯的主流,但是两个相隔遥远的地方,魔法通讯才是唯一的选择。特别是对于国家来说更是如此——国家其实不是在意信息沟通的成本,需要的只是信息的迅捷和准确。

  斯卡德拉作为王宫的大主管,实际上就控制着这个消息的渠道。换句话说,来自外国的消息并不是第一时间来到国王(当然现在是摄政大臣)的手里,而是必须先经过斯卡德拉的手。反过来说,如果国家有什么紧急情况需要使用魔法通讯来告知列国的,也必须经过斯卡德拉这一关。

  其实不止是魔法通讯带来的消息。其他大部分要送往王宫的信件也都是如此。

  艾修鲁法特猜想,拜伦公爵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职位的重要,但是最近那场御前会议才真正的坚定了他要将宫廷大主管的职位掌握在手的决心。不过这种事情想来也不会太容易,否则的话斯卡德拉早就被换下来了。所以,拜伦公爵需要一个很好的,任何人也挑不出毛病的借口。

  如果艾修鲁法特出了什么大差错,那因为担保人的连带关系,斯卡德拉就得负责。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了。

  艾修鲁法特开始沉思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显得不太正常呢?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并不是针对艾修鲁法特,而是针对斯卡德拉。如果用战斗来比方的话,这就是一场突袭战。需要的是周密的准备,然后一次隐蔽、快速,而且出其不意的攻击。这种突袭战中,最忌讳的就是让对方知道你的行动,只有愚蠢到了某个程度的人,才会想出“先派遣有限的几个士兵攻击一下,试试对方反应”这种办法。

  拜伦应该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但是他现在就是在做一件蠢事。

  艾修鲁法特脑子里灵光一闪,让他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看到的某本兵书。他当年一定用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来阅读那本兵书,所?,所以现在甚至能想起具体的内容。

  如果一场目标明确的突袭战之前,出现了骚扰行动,而对手又不是白痴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敌人的骚扰是为了掩护他们真正的行动。

  能够让斯卡德拉撤职的最好理由就是这场宗教仪式上出错,而是是出大错。整个仪式涉及三个人,小丫头、艾修鲁法特、埃辛。埃辛身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的担保人就是拜伦公爵自身,他出错就是拜伦出错。而艾修鲁法特身上并没有其他的漏洞,而且假如他们打算通过艾修鲁法特来达到这个目的,那么就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方式来先给他提个醒……

  答案已经很明白了。

  “斯卡德拉大人,”艾修鲁法特问道。“我们的女王现在还在里面吗?”

  “还在静思室里,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出来沐浴净身。”斯卡德拉一时之间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问这个干什么。”

  “哦,没什么,既然现在时间有多,那么我在神殿里稍微转一下吧。”

  ……

  艾修鲁法特很快就重新走进了神殿深处。大概是为了照顾新来人员的缘故,关键路口边上都挂着指示牌,所以他虽然对这里的内部结构不熟,但是一路走来倒也毫无障碍。但是要直接找到目标好像比较困难。

  前面有几位穿着侍僧袍子的人走了过来,他们看上去是这里的执事或者仆役。

  “打搅一下,几位。”艾修鲁法特挡住那几个人。“请问,女王沐浴净身的地方是不是大浴室?”

  “啊。”领头那位执事上下打量了一下艾修鲁法特。“当然不是,”他回答道。“陛下有专用的小浴室。就在拐角那边。”他用手指了一下。“那边过去就是更衣室的入口了。”

  “啊,那边有人看守吗?”

  “看守?”那位执事反问。“为什么要看守呢?那边出来拐个弯就到了正门出口了。”

  “我的意思是……这里没有负责安全的警卫吗?”

  “啊……哈哈,护卫先生,您是新来的吧。”执事哈哈大笑。“我们这里外部守卫可是很严格的,除了正门之外,是不允许其他人进来。您现在之所以能进出自如,完全是因为您的特殊身份,再说了。”他摊了摊手。“此时此刻女王都还没来呢,在这里需要什么守卫吗?”

  “啊……你的意思是,在女王身边,有着护卫?”

  “具体点说,两位教会的女性高阶祭司。有两个魔法师陪伴着,您就不用太担心您君主的安全啦。”

  那位执事说完这些话,和同伴继续走了。

  果然,这里的警备并不严密吗?艾修鲁法特看着那几个人离开,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艾修鲁法特按照对方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更衣室。正如那位可敬的执事所指出的,此时这里并无看守,房间里为了照明,甚至还有一个点燃的烛台。艾修鲁法特很容易就进去了。短暂的观察后,他就认出小浴室的构造和大浴室是类似的,入口和出口不是同一处。他现在就在出口的位置,这里已经放着小丫头预备更换的衣服了。

  还真的没想到,这套更换的衣服居然是一副盔甲。或者具体点说,上半身是甲胄,下半身是裙子。

  当然这不是金属的盔甲,而是软皮质的,简直就是一套比较厚的旅行服。不过这套仪式性的甲胄明显经过精心的处理(甚至是伪装),上面染上了一层银光闪闪的染料。这使得它看起来和金属盔甲非常的相像,哪怕是那样的小丫头穿起来,也会显得有几分英武。

  艾修鲁法特拿起小丫头的头盔,略微观察了一下。头盔倒是外包金属内衬丝绸,可惜这层铁皮比纸还薄。不过这也正常,这只是一场仪式罢了,这种装备才比较符合逻辑的。不过头盔这玩意实在没多少好发挥的地方,所以他很快就把头盔放了下来。

  艾修鲁法特一边思索,一边仔细检查这套仪式性的盔甲。

  杀掉女王,那不符合拜伦公爵的利益,使她受伤……风险也太大而且不可控。目标仅仅是让斯卡德拉滚蛋而已,所以行动的范围一定会局限在……

  找到了!下一瞬间,艾修鲁法特找到了关键所在。果然……盔甲肩膀位置的内侧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裂痕。不,不止是裂痕,这里似乎被人划开,然后又用线缝上,但是缝得比较松。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因为普通的缝补,但是线头的布置是……活结?

  女王穿上这套盔甲,只要不剧烈运动的话,就可以行动自如而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是假如她但是只需要有人悄悄扯开这个活结,那么里面的线就会松脱。由于线并不是一下子松弛开,所以大概需要几分钟时间——然后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盔甲就会从身上掉下来。考虑到小丫头身体里面可能不会穿什么特别的内衣……

  这个宗教仪式就会变成一个大笑话。大概够这座城市的居民笑谈好几年吧。

  出来这种篓子,毫无疑问,必须有人出面负责。负责宫廷内部事务的斯卡德拉恐怕就是一个最好的目标了吧。一方面打击了小女王的声誉,另外一方面又移走了一个麻烦……

  嗯,虽然说是十分下流的陷阱,但是必须承认做的很不错。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都选择的很好,想必是早有预谋并且精心策划,最后还耐心的等到了这个特殊的节日。没有给可敬的宫廷大主管任何防御、识破的机会。

  他们甚至还准备了这个恶作剧,来引开斯卡德拉的注意力。可惜的是最后这一点弄巧成拙,反而暴露了他们的计谋。

  艾修鲁法特第一反应就是拿针将这个裂缝多缝上一重线。但是他手中没有针,只有线——可以裙子下摆里抽出一条而不会有什么意外。当然,就算他手中有针有线,他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做这种针线活。

  他脑子里快速转动着。出去通知一下斯卡德拉?及时阻止这个陷阱?或者干脆就这样悄悄的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不,还是后者比较好。如果是一个周密的计划,那肯定有着第二、第三套预案面对各种变化的。

  一小会之后,艾修鲁法特听见了水声。

  起初他不是很在意,因为一方面水声很轻,另外一方面他也忙着手里的工作。几分钟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什么地方——以及这个水声意味着什么。

  就在艾修鲁法特刚刚把那套“盔甲”挂回原来位置的时候,他看到浴池和更衣室之间的帘门被揭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满身蒸腾着热气,一丝不挂。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彼此都愣住了。

  “……”艾修鲁法特是两个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出来。现在能说什么呢?

  “啊啊啊啊……”

  凄惨的女孩子的叫声瞬间响起来。下一瞬间,一个身影从后面抢上,挡在了小丫头身前。那也是一个女人,身上同样没穿衣服。当然,此时此刻,艾修鲁法特也没空仔细观察人体艺术之美。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赶紧出去,可惜对方没给他这个时间。

  “大胆狂徒!”这位女性祭司瞬间拥抱了魔法之风。一团火焰从她双手中出现,接着朝着艾修鲁法特喷过来。她是含怒出手,火焰魔法又快又猛,艾修鲁法特无从躲闪。R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