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一节不明

  两位神殿的执事将艾修鲁法特迎了进去。正如罗蒂雅之前提及的一样,这只是一个例行仪式罢了。别的不说,单这两位教会的工作人员就是如此。他们在前面带路,一边走还一边彼此嘻嘻哈哈的聊天,完全没有那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但是艾修鲁法特却隐约的从斯卡德拉那种不太自然的紧张中,嗅到了一丝丝不祥的味道。平平常常的宗教仪式,每年都要进行的例行公事,为什么会让那个老人有那种反应呢?

  两位带路者停下了脚步。

  “阁下,”一位执事(他也是一个年轻人),非常有礼貌的对艾修鲁法特说了一句。“前面就是供您沐浴净身之地。您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净身之后也不必返回,只需向前即可,那边有另外一个出口和更衣室,您的衣服,斯卡德拉大人已经放在那边了。”

  艾修鲁法特依言走进房间。和他预想的一样,这是一个颇有点规模的水池,其大小大概足够这个神殿里所有的神职人员一起挤在里面洗澡。当然,此时此刻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暖烘烘的清水散发着阵阵氤氲的雾气。

  从结构来看,这种大小的水池是没办法将水加热后再注入的,而是必须进行现成的加热。从这一点说,这个水池下方应该是是一个锅炉,随时能够烧火,将水池里的水加热。

  艾修鲁法特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整个房间的构造,但是马上他就把这些杂念丢开。

  水池前方有一个空的小更衣室,所以他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了,放在一边的凳子上。其实这件衣服已经穿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要说换洗一下也是差不多了……

  他迈步走进浴池。斯卡德拉仔细的强调过,艾修鲁法特需要简单的用水冲洗身体之后,而不能浪费时间搓洗。不过说句实话,虽然来鹰隼城之后,他洗澡洗的很不勤,但是他的身体几乎不出汗(或者就算是出汗他也感觉不到),所以身上倒也没什么异味。按照一种男人根深蒂固的潜意识,既然自己身体不是很脏,那么自然不需要仔细搓洗。

  艾修鲁法特在水池中只是象征性的洗了一下,这个时候他听见了后面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影出现在浴池的入口处。

  “埃辛?”艾修鲁法特问道。

  “啊,是艾修鲁法特啊。”埃辛的声音轻松,戏谑。“你已经来了啊。来得挺早的嘛。啊,我先脱衣服,你快点去见斯卡德拉老爹吧,他恐怕等急了。”

  他的声音里似乎暗示着什么,不过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还不能明白。不过埃辛说的这句话倒是对的,因为进来之前,斯卡德拉那副紧张的神情……虽然艾修鲁法特不理解斯卡德拉到底在担心着什么,但是确实他早一点出去的话,也许能够减轻那个老人的心理压力。不敢怎么说,斯卡德拉也是格里芬家族的长辈,甚至能够自称为艾修鲁法特的“叔叔”呢。

  当然,此时已经洞悉整个鹰隼城整体格局的艾修鲁法特,已经不对自己这个职位有原本那样大的期待了。原来以为这是一个靠着关系才能得到了香饽饽,没想到是一个祸福难测的烫手山芋。嗯,埃辛前几天说的那些话,恐怕不是空口白话的威胁。艾修鲁法特的那几位挂掉的前任,就是最好的证明。

  几分钟后,他就来到了出口位置。正如之前那两位神殿执事所说的,这里也有相应的更衣室。毛巾之类的东西很齐全,艾修鲁法特之间交给斯卡德拉的随身物品也在这里。除此之外,之前那个埃辛扎成的包裹也放在边上。当然包裹解开了一半,其中的剑和盾牌已经被拿走了。

  艾修鲁法特很快就穿上了整套制服。这套衣服估计是为他制作盔甲的时候同步缝制的,因为不管是肩宽还是臂长都很合适,完全是定身而制的。总的来说,穿上很舒服,一点也没有新衣服常见的那种紧绷不适感——鹰隼城的裁缝手艺,可是要比布拉西安那样的小地方高明上很多。

  艾修鲁法特随手挂上披风,然后推开门走出去。出口位置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标志牌,示意出来的人可以朝着走廊右拐,那边直通神殿出口。

  艾修鲁法特没走到一半,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看起来埃辛的动作也很快,没浪费什么时间。

  斯卡德拉正在外面等着他。当艾修鲁法特出现的时候,这位穿着黑衣的老人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的盾牌和剑……”斯卡德拉将手边的东西交给艾修鲁法特,但是在佩戴宝剑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艾修鲁法特……你的披风……”

  “披风?”艾修鲁法特迅速的摘下了自己的披风。现在他看到了,披风的背面被沾上了一个巨大的暗黄色污迹。这似乎是一种油性的污物,甚至可能就是一种染料。不管如何,在白色的披风上沾染了这么大的一块,实在是很惹眼。

  艾修鲁法特居然一直没发现。当然,这算不上一个错,有谁又能想到会在这玩意上做恶作剧呢?

  确实,这不是一个陷阱,不是一个威胁,而只是一个恶作剧。这是因为白色披风上的暗黄污迹实在太过于显眼,以至于只要穿好披风就一定会被人发现。但是说句实话,要换一件披风,真的不花费太多的功夫。

  “该死!”斯卡德拉轻声的说道。他的声音里有几分愤怒,但是并不显得惶恐。“这件披风是没办法用了……必须马上换上一条。”他思索着。时间还早,他还有充裕的时间来应对这个小麻烦。所以他仔细的在艾修鲁法特身上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其他的什么意外。

  “啊,这披风怎么啦?”就在斯卡德拉检查的时候,艾修鲁法特身后传来一个夸张的声音。不用问就知道是埃辛来了。甚至不需要别的证据,单单是他这种故意装出来的夸张口吻,就能知道这个恶作剧到底是谁干的。

  斯卡德拉没有理会他,继续检查。不过看起来这也仅仅是个恶作剧罢了。因为也就是披风上被倒上了这种污迹。现在还有充裕的时间,不算太大的问题。

  “哎呀,斯卡德拉老爹,这东西不能用了,还是让人快马去王宫那边再拿一件过来吧。”埃辛提议道。

  这是明显的猫哭耗子假慈悲,所以斯卡德拉半天没理会他。

  但是另外一边,艾修鲁法特心中可是满腹狐疑。事实上,他完全不明白埃辛想要干什么。事情是很明显的:如果埃辛真的想破坏这场宗教仪式,他应该想一点更高明,更简单的办法——毕竟他自己也是参与者之一,想要在仪式现场弄点破坏不会太难。如果他想要让艾修鲁法特出丑,那么这种方法又实在太容易被发现了。事实上,这种程度的恶作剧,除了进一步加强别人的反感之外,什么都做不到。再说了,斯卡德拉至少在名义上是他的顶头上司,用这种蠢不可及的恶作剧得罪顶头上司,就是直接激化了矛盾。虽然埃辛身后另有靠山,但是却也不智至极,至少是打草惊蛇了。

  虽然不理解埃辛的真正意图,但是凭借一种直觉,他清楚的嗅到阴谋的气味。

  “就是这件披风。”斯卡德拉此时也已经检查完毕。“艾修鲁法特,我马上让人快马去王宫那边再拿一件过来。”

  “不必了。”艾修鲁法特说道。他解开自己随身小包,从中取出一块白色的织物。就在埃辛的惊讶目光中,他抖开了织物,变成了一件白色的披风。

  这正是那件精灵制造的披风,是艾修鲁法特失去记忆之前随身携带的物品。这件披风不仅美观、细致,而且上面被附带了强力的魔法,一方面使其纤尘不染,不需洗涤,另外一方面又足以抵挡子弹或者弓弩的射击。这与其说是一件魔法物品,还不如说是一件宝物——因为魔法师却无法这件披风上感应到魔法之风的能量。不过这一点可能是因为其制造工艺特殊——众所周知,精灵在魔法上的造诣是超过人类的,特别是物品制造方面更是如此。

  和原先那件被污染的披风比起来,虽然材质、厚薄等等有不同,但是披风就是披风。有谁又能仔细的研究两件披风的差别呢?只要两者都是同色的就行了。

  埃辛虽然保持着微笑,但是他的的神情略微变了一下。艾修鲁法特清楚的看到,他虽然尽力的掩饰,但是神色之间依然出现一丝惊讶和挫败感。

  “你居然随身带着一件披风?”几秒钟后,埃辛用不可思议的口吻问道。

  “啊,这是一件精灵制品。”艾修鲁法特回答。“高档货,很值钱的。”

  “啊,是吗……”埃辛回答。

  接下去就是无言的等待。前面说过,艾修鲁法特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来的,所以此时虽然万事俱备,但是距离正式开始还早的很。他们也只能在神殿门口一带耐心的等。埃辛也自感没趣,所以踱到另外一边去了,这了只剩下艾修鲁法特和斯卡德拉,当然边上还有几个王宫的杂役,以及教会的执事。

  “他为什么这么做?”艾修鲁法特抽了个空,偷偷的问身边的宫廷大主管。“如果他想捣乱,那么自己来穿那件披风不是更好?”

  “他是拜伦公爵推荐的。”斯卡德拉回答道。“女王的贴身侍卫必然要被证明绝对可靠,所以需要担保人。他的担保人就是拜伦公爵。所以如果他身上出篓子……拜伦公爵作为担保人必然要负责……他不会干那种傻事。”

  “那么我的担保人……”艾修鲁法特脑子转动一下,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埃辛不会自己动手来捣乱,而非要在自己身上找机会了。

  “你的担保人就是我。”斯卡德拉很干脆的回答。“如果你什么事情办得差了……你要负责任,我也要被追究责任。”

  “但是……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虽然说这是一个捣乱,但是却很明显不是一个威胁,只是在恶心人罢了。埃辛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做这种事情呢?又有什么好处呢?

  “大概是向我示威吧。”斯卡德拉回答。他看起来心事重重。“某个人提醒我一下……我那一天在御前会议上可能太招摇了。”R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