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九十八节选择

  艾修鲁法特很迟了也没有回来。不过这一点是他早就说明过的——这是因为欧洛克商会正进入一年之内最忙碌的季节,作为大股东必须执行监督查账的工作。毕竟刚刚得到这个商会的控制权,所以这个查账工作会比较繁琐,可能持续好几天。

  而且由于之前必须要参加秋季狩猎的缘故,所以艾修鲁法特没办法提前查账。秋季狩猎是布拉西安城每年固定的庆典。不过和春季赛马不同,这场庆典的参与者倒是清一色的乡绅贵族,因为平民既没有相应的装备,也没有空闲去参加一场持续五天的狩猎活动。

  晚上的时候,双胞胎在床上讨论了很长时间。

  她们首先讨论的是关于这一对新来的女奴的事情。艾修鲁法特完全没有事先提及这件事情(她们两个也一直呆在家里研究,没有关系艾修鲁法特在外面的举动),所以今天的事情很突然,她们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但是躺下来细加考虑,两个人却越说越生气。男人买两个女奴回来是为了什么,不用问也知道。

  不过艾修鲁法特并不在这里,所以她们一时之间虽然生气,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也不懂是为了什么。考虑到也许他两三天都不会回来,她们最后决定明天将这件事情告诉姨妈。

  决定了这件事情后,她们再一次开始讨论今天的新发现。这是她们这么长时间以来最大的一个发现,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发现。如果她们的发现正确,那么她们就找到了黑魔法能量扭曲人类理智的根源所在。确定了这一点后,她们就能开始去研究对抗这种扭曲的方法。

  说起来,这完全是托了这座城堡的福。像她们之前居住的那个庄园的话,恐怕就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在城堡地下构筑了魔法阵之后(这个魔法阵参考了很多艾修鲁法特提供的黑魔法知识),她们发现自己压根不需要进入地下室就能够使用黑魔法能量。这使得她们能够很方便的进行魔法实验,而不是像之前一样,隔上个把月才能偷偷的去山区别墅做一次实验。

  当然,作为代价,就是这座城堡的主人起居区域绝对不能让陌生人随意进入。因为人对于魔法的感受能力是有很大的不同。修炼魔法的人能够轻易感受到黑魔法能量,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人也有部分能够感觉到黑魔法能量。这是一种特殊天赋。也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但是他们却确实的能够感觉到黑魔法能量的存在——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感觉到的是什么,但是只需要稍微追究一下,他们就可能意识到这是黑魔法能量。

  这一番兴奋的讨论使得她们到了半夜才入睡。当她们早上睡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在天空的正中央了。

  城堡里的生活和庄园有所不同。前面已经说过,由于城堡里的人很少,所以大部分事情都要她们自己动手。她们起床,穿好衣服,打算洗漱的时候却发现过道里变得有些奇怪。

  “这里……怎么变得这么干净了?”星刻来到过道边的窗台上,用手手指擦了一下。手指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灰尘。因为魔法研究的缘故,再加上不擅长做家事,所以城堡里并不是打扫得很干净。而每个人都知道,一个吹不到风的地方,三天不打扫就会积累下一层薄薄的灰尘。

  她们的问题马上有了答案,因为她们看到法娜从前面走过来。像所有的进行清洁打扫的女人一样,用毛巾包着头发,手中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拿着清洁工具。

  “啊,两位夫人。”法娜立刻放下工具和水桶行礼。

  “你……在打扫?”星见问了一个蠢问题。

  “嗯,因为早上没其他事情,就稍微打扫了一下。”法娜倒是完全没有掩饰。“其实这座城堡打扫起来还挺麻烦的,我花了一个上午时间才清理完了。”

  “一个上午……”说句实话,双胞胎自己也打扫过。两个人动手也花了两天。这就是不同人之间才能的差别了。

  “对了,早餐在那边准备好了。”法娜说道。“不够因为你们迟迟没有起床,所以我准备的分量很多……”

  ……

  其实玛丽姨妈,或者说玛丽安伯爵夫人的住处距离城堡并不很远。坐上马车,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本地人都知道这个老太婆很有来历,部分消息灵通的人还知道她实际上是因为在王城惹下大麻烦才被“贬”到这里的。不过话说回来,实际上这位老妇人的家倒不是什么特别奢华的场所。玛丽姨妈的家是城郊的一处大地方,六、七栋房子构成。大是够大,但是看上去有点俗气。这些房子都是那些比较老的类型,老到已经没人记得它们上一次粉刷是多久以前了。原先的白墙房子现在已经变成了灰墙,上面还点缀着一些不伦不类的爬墙植物。若非造型,否则普通人路过的时候,大概会直接以为这些房子是仓库之类的建筑。

  两姐妹到达的时候,玛丽姨妈正在房间里继续着自己的绘画。双胞胎进来没有受到任何阻挡。这是因为仆人们都知道双胞胎和玛丽安伯爵夫人的关系。不过在玛丽姨妈房间的门口,两姐妹停下了脚步。门虚掩着,她们能够看到姨妈正在里面全神贯注的绘画,一时之间不敢惊动。

  “我听到你们的声音了,进来吧。”许久,玛丽姨妈放下手中的画笔,并且用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对着门外叫了一声。双胞胎姐妹这才推门进来。

  “你们来找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猜猜,你们……该不是怀孕了吧?”她略带戏谑的问道。

  两姐妹立刻涨红了脸。不过星刻还是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嗯,他又找了两个女人?”在听完她们说话之后,老妇人再一次拿起了自己的画笔,开始往画布上添加了几笔。“所以,你们感觉到不安,是这个意思吗不跳字。

  “但是,他很过分……”星见察觉到姨妈完全没有情绪波动。“难道您不这么认为?”

  “不不不,亲爱的侄女,你们弄错了一点……这么说吧,你们应该理解一些事情。这是作为女人,作为妻子或者作为未婚妻——总之就差不多是这么回事——必须要理解的事情。”玛丽姨妈微微一笑,手中画笔暂停。“第一,不可纵容男人。溺爱永远是错的,哪怕是母亲对于孩子也是如此,更别说妻子对于丈夫了。”她做了个手势,阻止住急切想说话的两个侄女。“第二,有时候,你需要理解别人。特别是像丈夫这样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姨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些话,是站在哲理的高度来说的。你们可能不一定懂。所以让我将它转化成你们能够理解的话吧。作为妻子,当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防止丈夫去找其他女人的。这不仅是本能,也是理智思索的最佳结果。但是,”她用很轻的口吻吐出最后两个字。“如果那个女人能够填补你的不足,做到你做不到的那些事情……特别是如果能够确认这些事情正是你丈夫找上她的原因,那么就必须接受。”

  她放下画笔,看着两个侄女。“举个例子来说,万一你不能生育,而丈夫非常想要一个孩子,所以他找了一个其他的女人……这个时候,就必须接受第三者的存在。”

  “如果无法接受呢?”星刻立刻追问。

  “没有‘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如果有,那就是那个男人对你的重要性不够。”姨妈回答。“这就好像两个人拔河,总归要分出一个胜负。要么他做出牺牲,断掉了这个欲望,要么你做出牺牲,接受了原本不愿意接受的东西。理想情况下是各退一步,或者用其他的好处交换了这个付出——这种事情在政治婚姻中很常见。糟糕的情况是一拍两散,最后每个人都是损失大于获得……你们如果向我征求个人意见的话,我的意见是,你们最好接受艾修鲁法特的安排。因为就我个人的看法,你们两个还不足以配上他。实际上,我觉得你们是两个没多少头脑的傻孩子,看不清很多事情……不过要切记,绝对不能让那两个女奴得到侧室的身份,最多也只能是侍妾。因为这件事情关系着你们的孩子的未来。”

  “姨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双胞胎和这位姨妈非常的亲近,实际上双方的关系与其说是姨妈和侄女,不如说是母亲和女儿。所以星刻意识到姨妈的话中有话。“对了,姨妈,我记得当初你说过你要去努力打听这个艾修鲁法特的来历……”

  星刻记得姨妈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似乎从那以后,这件事情就没再提起了。这可不是玛丽姨妈的作风。因为她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人,记忆力也好得惊人。

  “没错,实际上我已经调查过了。这一次我出远门,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为了进一步确证。”玛丽姨妈微笑着说道。“你们知道这个艾修鲁法特到底是什么人吗?或者可以说,你们知道他做过什么样的事情?他的身上为何携带了如此惊人的巨额财产?”

  “姨妈,你说什么呀?他携带了巨额财产?”

  “哦,你们该不会到现在还没发现,他身上携带的那几份商会存单都是真的吧?”玛丽姨妈眉头一挑。“这四份存单加起来,超过了我们整个国家一年的财政收入呢。”

  “什么啊!”两姐妹目瞪口呆的彼此看了一眼。她们早就知道艾修鲁法特随身携带的四份存单——因为那个时候是她们和姨妈一起仔细搜索过艾修鲁法特的随身物品的。“姨妈,你说……那些存单是真的?”那么大金额的存单!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