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九十二节真相

  完了,一切都完了!

  雪莉瘫坐在的办公室里。之前一段里,为了开展行动,她这里聚集了不少人手,使得这栋办公楼里充满了办公楼特有的喧嚣。但是现在,这座办公楼再一次恢复之前的沉寂,现在这里也许只有她一个了。

  她挣扎了最后一次,向那个血缘关系的父亲求援。对于这件事情,她原本有着一种不可自制的本能反感,所以她直到最后,所有的努力都宣告失败之后才这么做。她的预感是正确的,她那位血缘关系上的父亲没有给她任何答复,取而代之的,是他派来为她服务(当然也监视她)的那些人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她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对于在王城操控一切的那个人来说,她就是棋盘上的一颗弃子,一旦没有价值了就会被抛弃——就好像画家抛弃他用旧的笔一样。

  至于另外一些人,他们离开得更加迅速。原本他们就是雪莉为了开展这场行动而临时雇佣的。传说一艘命中注定要水中沉没的船,船上的老鼠就会预先溜走。这些人也是一样。当每个人都理解局势发生了的变化之后(这压根就隐瞒不住),他们也就没有任何留下来的理由。

  现在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了。实际上,办公楼的租期也已经到期——不过按照人类世界上通用的一个准则,房东要收回他的房子的时候,总是要给租客留下一小段的空挡,好让他有搬走。所以那位房东至今尚未上门找麻烦。

  到底发生了事情?一转眼之间,所有的美好梦想都变成了天空上的浮云,不飘到哪里去了。到底哪里出了?那个艾修鲁法特只是一个失去记忆(这一点存疑)的普通雇佣兵啊,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就算整个布拉西安城所有的乡绅贵族都慷慨解囊,他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

  有人在外面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雪莉下意识的喊道。然后她紧张起来,现在有谁会来?当然,确实有人一定会来的。商会的调查员会找上她——这只是上的问题罢了。唯一的问题是,那位上门的调查员身后会不会跟着一个伍长,陪同他们一起到来的还有五个兵。雪莉已经不想逃跑,与其说这是理智思考的结果——因为她现在既没有钱,也没有力量能够逃离法律的控制——不如说是因为挫折感已经击败了她,使得她完全丧失了抵抗命运的勇气。

  不过这一次进来的却不是带有恶意的人。进来的是她的。和上一次一样,法娜的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点心和茶。

  “奇怪呢,这里所有人都离开了?”法娜问道。“我还差点以为走地方了呢!”

  雪莉勉强的笑了一下。对了,还都不。这倒也难怪,她这几天估计都是呆在租来房子里没有出门,所以一点也不明白发生了。只不过,现在的雪莉完全不应该开口向说明这件事情。

  “为这两天都没有?害的我担心。”法娜来到办公桌边上,将点心放在桌子上。“这里也变得好脏,每个房间里不但人走了,还丢了满地的垃圾。打扫会需要很多呢。不过幸好楼下的厨房里都还在。”

  “让他们走吧。”点心虽然依然很香,但是她已经闻不到任何气味。她转头看向窗外,突然之间一个想法跳上了脑海。

  如果她就这样死在这里……会不会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局呢?

  不!就算死,也不能一个人死!在这个念头之后,另外一个更加强烈,更加执着的念头出现在她脑海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在那里逍遥得意呢!

  她的手伸到办公桌边上的抽屉上,将其打开。那把手枪依然平静的躺在里面。这是一把极其精致的武器,准确率和威力都很可观,而后坐力却很小,非常适合臂力不足的或者小孩使用。火枪是非常容易使用的武器,虽然雪莉从来没有用过它,但是她,只需要将枪口对着目标,然后轻轻扣下扳机,一条生命就会直接消逝。

  她把枪拿出来,在手上把玩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法娜已经停下来手中的动作,用不解的神情看着。

  “……我有一件事情,可以帮我一下忙吗不跳字。她说道。

  ……

  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天气晴朗,气温宜人。事实上,这段日子正是一年内最黄金的,布拉西安城每年一度的秋季狩猎已经快临近了。发生在隔壁省份的旱灾并没有对布拉西安城这里造成影响,今年收成很好,不管是平民还是乡绅贵族,都准备用笑容和开朗的心情来面对今年的狩猎。

  城堡大门打开,艾修鲁法特策马从门中出来。因为并没有急事,同时路也不远,所以他没有控制马匹,而是让马儿自行慢吞吞的前进,则用这段欣赏城堡边上那个平静的小湖。秋高气爽,湖面平静得像一块晶莹的宝石,格外美丽。

  “艾修鲁法特!”一个声音突然传到他脑海里。艾修鲁法特看到一个身影不时候出现在前方。

  “法娜?”艾修鲁法特认出了对方。

  “你在这里?”艾修鲁法特跳下马。法娜来到他面前。他注意到她的鞋子上沾了不少污迹,应该是走了不少路才到这边来的。

  “我在这里等您的。”法娜说道。“因为您的城堡关着门,所以我在这里等了一会。”

  话是这么说,但是艾修鲁法特看得出来,她应该等了不止一会了。

  “对了,你……”他突然之间意识到地方不对头。等等,?可是她的嘴……

  虽然彼此在交谈,但是这个叫法娜的女孩,却始终没有张开嘴过。她一直保持着微笑,嘴唇压根就没动过,偏偏艾修鲁法特却能清楚的听见她的话。

  “你……”就算是他也略感愕。“这是回事?”

  “这个……艾修鲁法特,其实我是一个哑巴。大家都这么说。”

  “啊……”艾修鲁法特现在确定了,法娜的声音不是通过耳朵传来的,而是直接在脑海里就出现了,真的是非常令人惊讶的事情。

  “嗯,就是这样。不过,虽然我嘴巴不能说,但我实际上还是能……我也不这是为,只不过我的声音似乎普通人听不见,只有很少的人能够听见。”

  “啊,啊!”虽然这事挺稀奇,但是似乎也不能深入追究,因为这样不太礼貌。

  “你找我有事?”艾修鲁法特换了个话题。法娜从身上摸了摸,拿出一个信封出来,双手捧着递到艾修鲁法特的面前。

  “这是?”艾修鲁法特接过信封。通过手感就,信封里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甚至可能只是一张小纸条。

  “有人让我为她带信给您。”法娜说道。“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看着她离开,艾修鲁法特站在马边,拆开了信封。信封里确实只是一张纸条,上面写明了、地点。不过纸条上也只有和地点,没有其他任何的。

  “今天晚上……货栈边上的小房子里……这算?是谈判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微微一笑。“也好,去一下也行,至少能尝试打听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天黑透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就来到了目的地。这件事情很容易,因为之前几天他不断关顾双马商会的货栈以进行期货买卖,所以路线可谓驾轻就熟。

  “就是这里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来到了那栋小房子的门口。在他想要敲门的时候,门却先一步打开了,开门的正是法娜。

  “艾修鲁法特,您来了啊!”

  艾修鲁法特走进房子。前面说过,这真的只是一栋小房子,而且是单层的。整个房子的内部布局就清楚的说明了它的岁数比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还大。房子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霉味,四周能够看到很多零碎的杂物。这真的不像是一个会面的好地方。

  在房间的里面摆放着桌椅,桌子中间放着一个大烛台,照亮的房间。蜡烛的光线并不强,但艾修鲁法特拥有非常强的夜视能力,所以他清楚的看到雪莉正坐在桌边等着他。她依然戴着面纱,看不出悲喜。

  艾修鲁法特来到桌子边上,在和雪莉面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法娜似乎想做,但是雪莉叫住了她。

  “,都不需要。我们只是简单的谈几句罢了。”

  “她是你?可是你是……”

  “她不是,”雪莉回答道。“我和她同母异父。她和拜伦公爵一点关系都没有。”

  “哦,原来如此。所以她的哑巴也是……”

  “没,也是魔法诅咒的后果。我们很幸运,我得的是侏儒症,她得的是失语症。”雪莉回答道。“这两个病都不是致命的一种……不管多严重都不会死。”

  “很抱歉……”

  “艾修鲁法特,这一次我输得心服口服。”雪莉换了一种口吻,“今天已经是期货交割的日子,你赢了多少?”

  “不是很多,大概……三十万到三十五万金奥利左右吧。”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其实今天我只是到场去签了个字,其他的事情由葛瑞替我做的。”

  三十万!雪莉握紧了拳头。如果这三十万在她手里,她能做出多少事情来?足够让她构架出一个地区性大商会的雏形了……就好像在画家面前铺开了一张巨大的画布,上面可以画出多少精彩的作品啊。

  “虽然很不礼貌,但是我还是想,我为会输?”雪莉问道。“啊,千万不要误会,爵士。一切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有其他人找你麻烦了。”她凄凉的笑了一下。

  “我觉得也是如此,我那位姨妈也快了。”艾修鲁法特说道。“有她在,你们截断道路以求收税的计划实际上不可能成功。”

  雪莉的眼睛眨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沮丧的叹了口气。“确实如此,没了。”不她马上再次坐正身体。“这样也比较好,至少您应该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我,到底我在哪里。”

  “我就你会问我这个问题。”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其实你们做的很好了。我对商业之类的并不精通,最多只能算个新手,但是我依然能看出这件事情做的非常巧妙。从前期的布局到后面的期货操作——说实话,我看不太懂,但是依然觉得相当厉害。”

  “那我为会输呢?”

  “其实也没,只是我钱多罢了。如果将商场比作战场的话,那么其实就是我拥有压倒性的兵力罢了。不管你设置了样的圈套,不管你多么巧妙的排兵布阵都没用。我技巧都不需要,只需要将士兵一波一波的派上去,就能依靠数量上的优势把你堆死。”

  “那么之前你每一天换一种购买的方式……比如说有一天全部都是一小笔以小笔的小额下单,另外一天则是疯狂的大额下单……还有格里芬家族的……你未婚妻,连夜出发去瓦隆城……”

  “哦,我之所以那么做完全是因为我很无聊而已。为了消磨,我不得不给找点事情来做。至于她们两个,”艾修鲁法特说道。“其实她们压根不这事——她们忙着整修新家,对此一无所知。她们之所以要走是因为我的那位玛丽姨妈来信让她们去那边。”

  “!那么……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雪莉眼睛都几乎喷火了,但是下一瞬间她就再一次控制住。“很抱歉,爵士。我只是对此有一点好奇心罢了。既然我输了,那么至少让我输的原因……你到底有多少钱?”

  艾修鲁法特从腰包里摸出一份,将它放在桌子上。雪莉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张高级皮纸——这是一种非常高档昂贵的纸张,用复杂的工艺处理过,非常结实而且水火不侵——只有最重要的文件才会使用这种纸。她将皮纸接过,然后马上明白了这是。这是一份皮尔斯商会的存单,而且这个存单的数字是……

  “超过一百万金奥利!”雪莉迅速的将存单上的数字转化为金奥利来计算。“不,也许一百五十万都有了!”她倒吸一口冷气。

  她再一次仔细的阅读了一下文件。“不可能的!”她轻声的自言自语。“会有这么荒唐的存单?这么多钱却存在商会里,却没有任何其他的收益?除了本金之外都不保证?完全没有利息的存单?这是伪造的?!”

  “不,是真的。”艾修鲁法特说道。“我之前去了瓦隆城,那里有一个皮尔斯商会的分部。那里的人帮我确认了……说实话,,我都不太有这样的事情。这是一张真正的存单,由一位特殊的客户存入商会之中,并且约定凭单取钱,无需其他任何条件。”

  “天啊……”雪莉低声的喃喃自语道。她有多蠢了。她以为掉进罗网的最多只是一头鲨鱼,但是没料到,这是一头巨无霸的鲸鱼!靠那样可怜的陷阱捉住它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样的单据,我有四张,数据是一样的。”艾修鲁法特说道。“四张分属四个商会。不过其他三张我没有确认过,但是既然这一张是真的,另外三张应该也是真的。”

  “你!”雪莉突然怒视着对方。“到底是人?”

  “很抱歉,我也不。”艾修鲁法特回答。“你应该听说过,我失忆了。”

  “这个世界上可能有这么荒唐的事情!?我们国家一年的财政收入也才不过五六百万金奥利!”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既然皮尔斯商会的人肯为我出具商会担保汇票,那我想这事情应该是没的吧。”艾修鲁法特耸了耸肩。“有钱总是一件好事,不是吗?你看,我话都说了,”艾修鲁法特继续说道,“所以你最好不用动你那把手枪。”

  “你……”

  “其实我一进来就看到你的手枪了。”艾修鲁法特说道。“我看得出来,其实你不擅长这个,所以你在我进门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将枪套向后面挪了挪,恰巧被我看到了手枪的把手。你以为你的动作很隐秘,但我的视力很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注意到雪莉再一次将手伸到身后。

  “如果你想杀我,我建议你还是放弃为好。凭你是杀不了我的。在商业买卖方面,我也许有点业余,但在这方面,我却是专业的。”

  两人对视良久,最后还是雪莉败下阵来。她发出了一声叹息,整个身体像是失去力量一样弯了下来。她从身后摸出手枪,沮丧的放在桌子上。

  “还有要说的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说道。话已经说完,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可以……把我们买下来吗不跳字。良久,雪莉幽幽的说道。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