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修改一个误,上一节其实法娜还不艾修鲁法特的名字。这是我情节修改过程中留下的一个误,多谢们指出)

  第七十二节警告

  黄昏的酒馆里,充斥了烟草和烈酒的气味。楼下大厅里不停的传来人们粗野的叫喊声,夹杂着些许放荡的嬉笑。

  楼上的雅座要好上很多,至少没有任何惹人讨厌的劣质烟草的气味。只要不开门窗的话,每个包厢内部也算得上安静,非常适合们彼此密谈。

  “来,干!”葛瑞举起酒杯。两个人又碰了一次杯,他已经喝了不少,有了三分酒意。“为了我的倒霉,为了我没有希望的未来!干杯!”葛瑞一饮而尽,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笑声。虽然在艾修鲁法特眼里,这阵笑声实在是比哭还难听。

  “……我真的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艾修鲁法特谨慎的选择着用词。这位叫做葛瑞的男人是一个商人,或者说是某个商会设置在布拉西安城分部的负责人。当然,按照葛瑞说的,这已经是的事情了。

  “我彻底的完蛋了!”葛瑞哀叹着。“我干了二十年……没想到最后还是看走了眼……”

  原本只是在这座城里偶然的碰面,而葛瑞却硬拉着艾修鲁法特喝酒。虽然艾修鲁法特最初抱着几分警惕,但是这似乎并不是又一个陷阱,事实上整个事情就只是一个陷入极度困境的男人需要一个倾述心事,发发牢骚的对象而已。

  葛瑞已经将的悲剧说给艾修鲁法特听了。其实事情也简单:为了能够在布拉西安城扩展商业规模,打开局面,葛瑞花了不少力气得到了一位本地名流提供的,使得他能够布拉西安城总督见面的介绍函。只不过总督因为去王城述职的缘故暂时不在。毫无疑问,在葛瑞看来,他只要等总督就能和他来一次正式会面,然后就能得到渴望已久的商业突破机会。不过这个时候,葛瑞正因为迟迟没打开局面而在商会内部受到很大的压力,在得到这份介绍函后,他很快就将这场尚未发生的会面作为已经完成的成绩汇报给上级了。

  可惜的是,葛瑞毕竟是外地人,他来自南方,所以他压根不懂得阿卡内亚省的传统,在这个省份内,要是某个总督被命令去王城述职,那就意味着他要被调走了——这是历来的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本地人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也就是说,那张介绍函一下子变成了废纸,半文不值。而葛瑞汇报给上级的报告,就成了他的敌人,那些商会内部的竞争对手攻击他的一件致命的武器。

  今天和艾修鲁法特偶然碰面之前,葛瑞已经得到了初步的处置结果。不管葛瑞有多少理由,多少苦衷,对于商会高层而言,这样一个公然的谎言(外加迟迟没有打开局面的现实)是不可容忍的。就在艾修鲁法特出发来瓦隆城之前的两天,葛瑞就被命令来这里等候着着最后的处理。而这份处理意见一点也没有出人意料——就在葛瑞和艾修鲁法特偶然碰面之前,他已经被剥夺了布拉西安城分会负责人的地位。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布拉西安城,收拾好行李,等着的后任带来对的最终处置结果。往好里说,他就得和那些刚刚入行的雇员一样,今后要在货栈里清点货物,或者坐在窗口柜台前数钱,庸庸碌碌的度过一生。如果运气不好,他就得卷铺盖走人,也丧失了他的年金和退休金。

  “……所以我完了,彻底的完了。”葛瑞满脸沧桑,看着艾修鲁法特。“我好容易才得到这个位置……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我可以把布拉西安城作为我新一步的起点,我甚至可以成为商会的高层,成为……”他沮丧得说不下去了。

  “命运不会这么残酷的。”艾修鲁法特说道。“你要往好的地方想啊。命运有时候是光明,有时候是黑暗,而两者总是在彼此交。”

  说起来,他其实对葛瑞并没有特别的好感。但是一个人看到那些厌恶的人受到的打击超过仇恨的范围的时候,他总是会发生怜悯心的。“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的,不是吗不跳字。

  说这句话的时候,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摸了摸的鼻梁。他的鼻梁上有一道由刀剑留下来的醒目伤疤。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如果当时这一击再向前进一两分,那么艾修鲁法特就不存于这个世界上了。

  “但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我的未来,我的一切都毁了!”葛瑞痛苦的喊道。“我花费了所有的力气才达到今天的地步,但是这一刻我脚下的泥土,那些坚实的土地全部化为虚空!我一生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分部的负责人,我想看看的力量能做到程度……但是却没有想到我道路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他一心的在发牢骚,完全没意识到艾修鲁法特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异常的光芒。

  “对了,葛瑞……”

  “叫我葛瑞就好,我以后可能再也不是‘’了。”葛瑞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苦笑着说道。

  “我这趟旅途上遇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艾修鲁法特说道。“我居然了一个不需要吃饭的人……只喝水,不吃饭?其实连水都不需要喝。”

  “骗人的把戏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有可能是骗子。不过你刚才说你曾经走过半个世界,见多识广,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特殊能力吗不跳字。

  “从理论上说,有的。”葛瑞毫不在意的回答道。“如果是个神圣骑士就有可能。你,很多神圣骑士都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神眷之力。”

  “神圣骑士的力量……我听说这些神眷之力都是战斗的力量。”

  “不一定。我曾经认识一个神圣骑士,他拥有的力量就不是战斗类型的。他拥有超级的视力,甚至比老鹰还厉害。他能站在城墙上数清楚的看见一里格外的一棵树上的树叶数量。我还听说有一个神圣骑士,他的神眷之力居然是可以不需要睡眠。总之,这事你翻翻教会典籍就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都有。”

  神眷之力吗……艾修鲁法特沉思着这个词。在回忆着“神眷之力”一词的时候,他脑海里再一次灵光一闪——他突如其来的想起了一件往事:他曾经和神圣骑士们交手过。但是他能想起的也只有这件事情本身,那场战斗的细节的他完全就想不起来了。

  “神圣骑士……不都是星域诸神的忠实仆人么?”艾修鲁法特试探的问道。

  “有些是,有些也不是。”葛瑞已经有五分醉意,变得十分直接,毫无遮挡。“根据我那位说的,他也不为何神色骑士会突然蒙受诸神恩宠,得到力量。这种力量来的毫无预兆,并不是因为你很虔诚所以你才得到这力量的。事实上有一些长着反骨的家伙都突然得到了神眷之力。尽管教会那边尽力隐瞒,但是确实有一些拥有神眷之力的神圣骑士背弃了教会……当然了,自从奥伦城被绿皮攻陷,神圣骑士们全军覆没之后,这事都变得无从追究了。现在,新任的大主教最终和舍姆人达成妥协,同意不重新组建神圣骑士团。所以你看,虔诚的人尽数死于战场,那些叛徒却得以逍遥……其实这个世界上实在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了。恰如那些牧师们说一样,诸神的意志是无从揣测的啊……”

  和葛瑞告别之后,艾修鲁法特回到了旅馆里。和平时一样,尽管天色已经很晚,而且又喝了很多酒,但是他毫无睡意。

  神圣骑士、神眷之力、黑魔法……这几个词好像混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今天,他从这种灵光一闪中得到了一些,但是不管思考都无法得到更多。

  我和那些神圣骑士交战过……为我会和神圣骑士交战?当然了,我是一个黑魔法师,本来就是教会的死敌。但是为何要出动神圣骑士来追杀?除非机缘巧合,否则教会不会特意出动神圣骑士来追杀黑魔法师,而是会利用地方政府的力量。难道我也曾经是一个神圣骑士?不对呀,根据玛丽姨妈和两所说的,我应该是一个雇佣兵队长才对。等等,雇佣兵队长?任何人都可以当雇佣兵,这也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不管来历都无人追究的集团……

  也就是说,我之所以不需要吃饭和睡眠,是因为我曾经是一个得到神眷之力的神圣骑士?但是因为修炼黑魔法的缘故,我为了防止露馅,必然会想办法逃离……于是在逃离的过程中,遭到了同伴的追杀。不过,也许因为天赋异禀,也许是得到了很强悍的神眷之力,最终我杀退追兵,成功逃走了?

  艾修鲁法特慢慢的思索着,为那个失去记忆之前的描述出了一个清晰的人生轨迹。他自身的一切疑问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他松了一口气。在解答了这个谜团之后,他突然觉得应该睡一觉。于是他闭上眼睛,下一瞬间就陷入了那种浅眠之中。

  ……

  布拉西安城和瓦隆城之间的距离其实真的不算很远,来往两座城市之间,只能算作一场短途的旅行罢了。哪怕在不赶路的情况下,步行也只需要十天。如果有一匹马或者一辆马车,又愿意多花一点赶夜路,那么实际上真正花费在路上的不过两天而已。所以,并不需要太长的,艾修鲁法特已经回到了布拉西安城外的那座城堡。那座属于他的城堡。此时此刻,所以相关手续都已经办妥,各方面都很完备,不用怕再出现类似两庄园之类的情况了。事实上连戴尔骑士本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小地方,为了的前途而努力去了。

  他将早已经疲惫不堪的马匹牵进马厩。然后进入了城堡内部。他隐约感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头,因为他确信已经弄出了很大动静,但是星刻和星见两个人却毫无反应。如果说她们出门去了,那么她们的马车却在院子里。

  两就在通道尽头等着他。必须要说,那副表情可不像是妻子迎接回家的,亦或者是等候归来的情人时候的表情。

  “有事情吗?为要露出这种表情来?”艾修鲁法特走到两的面前,主动问道。星刻依然挺胸站在前面,而星见则略微藏在的身后。

  “有人看到你和蓝妮一起去了瓦隆城那边。”星刻说道。“我想真相。”

  “真相是……”艾修鲁法特开始感到有点头疼了。“确实是如此。她要离开布拉西安城,在路上与我偶遇。于是我送了她一程,帮了小忙,让她坐上了邮车。”

  “就这样而已吗不跳字。

  “难道我就不值得信任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苦笑了一下。“真的就是这样而已。”他趁着她们两个没注意的时候一把抱住她们,一手一个,然后在她们脸上轮流的亲了一下。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要么曾经被人指导过应付的手段,要么就是对的经验很丰富。

  “其实我这次去瓦隆那边,除了办事之外,还顺带了解了一下事情。”艾修鲁法特说道。两都挣脱了他,不过两个都脸红起来了。

  “了解?”

  “了解一下未来的事情。”艾修鲁法特说道。“大概两个月内,新任的布拉西安城总督就会到任。听说是一位年纪很大,濒临退休的老贵族。应该是将这里作为养老地吧。此外,布拉西安城新的治安官已经被确认,在十天之内就会来这里的吧。这位治安官……如果没弄的话,是一位布拉西安城本地出去的人。”他停顿了一下。“这个人事任免就属于正常范围,应该没有特殊的原因了。”

  “你说呀……你了解这些干?”星刻有点奇怪的问道。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危机尚未。”

  “危机,危机?”

  “就是关于庄园的危机。”艾修鲁法特加强了语气。“我有有人在觊觎我们的庄园。”

  “为?”星刻有点莫名其妙。“我们的那个庄园?姨妈给我们的那个?”

  “当然是因为某些不能告人的理由。”艾修鲁法特微笑的回答道。“伊奥只是其中一个棋子罢了,或者说爪牙更合适些。我,这是因为他们这片庄园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宝藏。”

  “古代的宝藏?真的?”

  “有人认为这是真的。不把那里挖上一遍他们不会死心的。”

  “但是……但是伊奥已经……死了!现在谁能提出继承权的质疑呢?”

  “所以我们不他们还有其他手段!”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但是既然新任的总督和治安官没有问题……”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投向身边的窗口。从这个窗子看出去,能够看到湖畔的一片碧绿。“那么这一次的攻击,可能来自一个我们都不曾预想到的地方。”

  “真的有一个古代宝藏?”

  “我不。”艾修鲁法特回答。“但是他们似乎很确信这个。”

  “那么,他们不会偷偷的……”

  “不会,我那个挖宝工作是一个大工程,是无法隐瞒的。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土地所有者的同意,他们是不可能挖宝的。”挖宝?没,那确实就是挖宝。从一无所有中挖出巨大的利益来,比之任何宝藏都不为过。唯一不同的是,地下的宝藏其实不影响其他人的利益,而这个挖掘工作却会对整个地区……不乃至整个省份,造成巨大的危害。

  ……

  今夜月朗星稀。在布拉西安城郊的城堡里,一阵阵隐约的娇喘声正从城堡高处的一处窗口传出来。

  艾修鲁法特紧紧的抱住怀里的星刻。尽管她之前对艾修鲁法特充满了警惕,甚至有点敌意。但是正如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的一样,最困难的是第一次推倒。自从和星刻第一次心甘情愿的肌肤相亲之后,以后的所有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自从他们打破了那层关系后,艾修鲁法特就两别看外貌相似,但是几乎所有方面,包括床上也有很大的不用。比如说星刻,她表面上似乎很淡漠很傲慢,但是在床上的时候,她简直像是一只狂野的猫,甚至喜欢由她主动。相对,星见就显得乖巧听话,像只波斯猫。

  前后律动的粉白娇躯在魔法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一阵潮红如汹涌热浪一般冲击她全身,让她娇小匀称的红唇喊出音色极其美妙的高亢歌声!

  不为,在感受着这激情的瞬间,艾修鲁法特突然感到一阵迷离,某种朦胧的回忆从被封闭的记忆深渊中泛起,让他隐隐约约的想起,也许的某个事件,某个地方,他似乎同样的和两个在一起……

  肩头一阵痛楚把这种朦胧的感觉直接驱赶出了脑海。艾修鲁法特回过神来,星刻正在用她贝壳一样的白色牙齿用力的咬他。

  “都有了两个这么可爱的新娘了,不许你再去想别的!”她贴在他耳边,警告道。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