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六十七节接受

  “这个是……”

  “我做的。”艾修鲁法特突然从后面走出来,差点吓了她一跳。

  “你做的?”星刻下意识的问道。然后她立刻明白这事不值得奇怪。一个雇佣兵怎么可能不会做饭呢?对一个浪迹天涯四海旅行的人来说,生火做饭可是一项基本技能(当然,好吃不好吃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事实上不止是艾修鲁法特,两姐妹自己也会做饭,

  不过艾修鲁法特肯这么做还是令人很意外。此外,这满桌子食物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呢。

  “因为正好有原料,有柴火,还有厨具。”艾修鲁法特说道。说着,他将一瓶佐餐的红色葡萄酒放在桌子上。

  “我已经用过了,你们吃吧。”他看着星刻一眼,轻笑了一下。这位未婚妻的眼睛里可是有很多的警惕,如果他在场的话,她恐怕就不肯吃了吧。

  说完这个,他从餐厅门口出去,沿着过道来到了城堡塔楼高处的平台上。前面已经说过,这里是这座城堡的最高处,站在这里就等于把整个城堡踩在了脚下。

  前方就是那个小湖泊,此时在月光下闪耀着神秘的银光,而后方则是环绕着这个小山谷的群山。

  不知为何,艾修鲁法特对这种场面有一种熟悉感。就好像很久以前,他经常站在一个类似的地方——似乎同样是一座高塔之上,看着脚下的风光。一种朦朦胧胧的记忆在他脑海里翻腾着。

  当然,和过去所有的灵光一闪一样,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我应该……拥有一座城堡?这个念头突然从艾修鲁法特心里跳出来。不过他的理性马上就做出了正确的回答。这没啥奇怪的,大概是某个驻军的军事要塞吧。有时候军事调动中,一个小小的队长之类也会暂时得到一座城堡的控制权。这种事情不值得奇怪,也许他过去以雇佣兵队长的身份得到了上司的青睐,因此成为一座城堡临时的关长。

  他迅速的挥去头脑里这种念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眼下这座城堡却是真真正正的属于他。

  对了,还有一些零碎杂事要去处理一下。

  ……

  前面就是塔楼了。

  在妹妹的带领下,星刻走上的了那座高塔。其实这城堡并不很大,用“高塔”来称呼这座塔楼不太合适,但是问题是如果站在塔楼顶端,却自然有一种居高临下,高高在上的感觉。

  不过,她们刚刚走上平台,一阵风就差点将星见手中的烛台整个吹熄掉。

  “风太大了!”星见后退了半步,缩了回去。不过星刻还是走到了平台上。

  时值春季,夜风虽然强劲,但吹在人身上早已经没有冬日的那种寒意。就算衣裳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也不觉得很冷。站在平台之上,能够看到此时明月当空,群星璀璨,天地之间昏暗朦胧,但是却又有一定的视野,能够清晰的看到城堡边上的湖面倒映着星月,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银光。

  “我们走吧,姐姐。”

  “我在这里多呆一会。”星刻说道。“你先去休息吧。”她下意识的说道。城堡的主人起居区内有多个房间,但是她其实不知道星见今天晚上会在哪里过夜。或者说,她刻意的逃避着这个即将到来的事实。

  “风太大了,我先下去,留一根蜡烛给你。”星见说道。

  星刻看着对面的湖泊。这种静谧、幽远又充满神秘的风光让人着迷。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上一次她作为客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对这座城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她一直以来期待的事情,站在这个高台上,平静的,随心所欲的欣赏四周的风光。她将身体靠在平台栏杆之上,享受着风儿吹动衣襟,吹起发丝的感觉。

  等等,我不应该在这里。她心中某个声音在发出质问。我又没打算搬过来住,而只是想在这里看一看然后回去……可是好像不知不觉中就要在这里过夜了一样。她心中的这个声音在徒劳的挣扎着,但是或许是自身的惰性,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压制住了这个声音。

  我应该回去……应该……

  然后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来了。

  星刻没有动弹,继续保持先前的姿势不变,但是她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

  “星见?”她听见艾修鲁法特的声音。果然是这个老套路吗?先装作认错了人,然后借机动手。

  她依然没动,甚至装出一副连声音都没有听见的样子。艾修鲁法特从后面走过来,通过他的脚步声,她能够清楚的听见他的一举一动。在她全神贯注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每一个动作,踏出的每一个脚步。

  艾修鲁法特从她后面走过来,伸出双手试图搂抱她的腰肢。她一动不动,在他试图将她身体翻转过来的时候,她将用一个手肘打击狠狠的打在他的脖子或者头上。好像到现在为止,她一直都没有动过手。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艾修鲁法特一直客客气气的保持着距离,根本就找不到动手的机会。

  艾修鲁法特的手碰到了她的身体,但是迅速后退。

  “抱歉,我弄错了。”她听见艾修鲁法特的声音响起。“你为什么不应一声?”

  “你能……认出我来?”她转过头,看到艾修鲁法特略带歉意的脸。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有些奇怪,刚才为什么想要打他呢?

  “背影分不出来,”艾修鲁法特说道。“但是身体上有很大的区别。你的身体锻炼过……坚韧而且紧绷很多。”

  “你今天这是……故意讨好我吗不跳字。

  “也许是吧。”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他依然微笑着,也许是这月光的缘故,他的笑容看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人反胃。“因为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能更好的相处……像真正的未婚夫妻一样……”

  艾修鲁法特突然上前一步,用手圈住她的腰,将她向后压在平台的栏杆之上。又厚又结实的石头栏杆和她隔着衣服紧贴在一起,让她感觉到石头的寒意似乎渗透进来了。

  她想要挣扎,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挣扎。两人四目相对,静静的凝视着对方的脸,都没有说话。

  “过去的我……丧失记忆之前的我,是不是对你说谎了?”

  “哼。”

  “对不起。虽然有人告诉我,人如果失去记忆,就等同于死后重生——从他苏醒过来的一刻,他就应该被视为一个新的生命,新的灵魂……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声对不起。”艾修鲁法特又向前靠了一点点。“我想,现在的这个我,应该能值得信任才是。”

  他的头慢慢的靠拢过来。那是很缓慢的动作,但是却让她感觉到一种异样。一种本能的冲动突然占据了她的头脑,让她一瞬间无法思考。在她犹豫迷惑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已经吻上了她的嘴唇。

  久久,两人才离开,这一次他手上用力,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还有,也许过去的那个我是个普通人,至多会一点黑魔法,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普通了。”艾修鲁法特在她耳边低语着。“我会……”

  她突然之间捧住他的脸,这一次是主动的吻了对方。她有些狂野的亲着,反过来将他推到了后面的墙上。

  “你知道你上一次做了什么吗不跳字。她松开手,退开半步,恶狠狠的说道。

  “姨妈告诉我了。她说……我强暴了你们。”

  “没错!”星刻回答道。“而且就在一张床上,在我们无法反抗的情况下,轮流和我们两个做。”

  “那一定是你们的美貌让我丧失了理智。”艾修鲁法特说道。

  “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真的如此。”艾修鲁法特回答。下一瞬间,他再一次抱住了她。他没有犹豫,直接将她抱在怀里,一路走上塔楼,来到卧室这边。

  一开始的时候,星刻还在挣扎,而且骂他坏蛋。但是很快的,她就喘着气,乖乖的听话了。

  ……

  在距离布拉西安城大约十天路程地方,北郡的主城,也就是瓦隆城的城门口,一匹快马趁着月色从城中冲了出来。骑马的是一位年轻人,穿着一套属于某个商会的漂亮制服。稍微有点见识的人就能看出,他是一位信使。从他急匆匆的行动和此时的时间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一封急信。

  城门口的卫兵执行了一下他们的职责。不过这个耽搁并不太长久,因为年轻人拿出了一份相关的证明文件。

  “是急件,要送去布拉西安城的。”信使大声的对卫兵们解释道。

  在这个年代,魔法通讯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了。通过魔法之风的联系,两个魔法师可以在任意的距离彼此通讯(除非是魔法之风无法吹到的地区)。但是实际上,这种通讯方式至今尚未得到普及。这主要是因为要进行魔法通讯首先要找到两个愿意帮忙而且诚实可信的魔法师,尤其是后者难度更大。政府、军队、教会之类组织还能凑合,其他的集团就比较困难了。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