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六十二节生日

  “他出门去了?”

  “他现在有钱有闲,自然会出门去。”星刻有些赌气的说道。她也不到底为而赌气。

  用有钱有闲来形容现在的艾修鲁法特确实不为过。别的不说,他因为赢得了赛马,所以得到了总金额为一万零七百大金奥利的奖金。加上他之前所拥有的,星刻估计艾修鲁法特手头至少有一万五左右的金币。这对于乡绅贵族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如果这些还不够,他还有一匹随时可以卖上两万金币的名马。星刻毫不怀疑,只要艾修鲁法特流露出要卖掉这匹马的口风,马上会有人上门来抢购。

  这些财产,完完全全都是属于艾修鲁法特的。严格意义上说起来,这件事情和星刻没关系,因为他们还是“未婚夫妻”。未婚夫妻的财产向来都是彼此独立的。这就和这个庄园一样,这是属于两的,所以和艾修鲁法特完全无关。不过星刻也不为,想起这件事情就让她不乐。

  “大概是觉得现在有钱了,所以不愿意吃这样简单的菜色了吧。”还亏我特地准备了这只羊羔的。星刻用力吃一口羊肉,心中恨恨的想到。

  就在昨天,在艾修鲁法特的建议和协助下,两终于彻底搞定了庄园的继承权案子。“由于争议者伊奥已死,所以本案撤销。”这样一个结果,可以说是这件大麻烦最好的一个结果了吧,一分钱没出,保住了的地产,顺带还彻底的消除了一个隐患。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星刻才特地让人准备了这一顿丰盛的午餐,但是却未料到艾修鲁法特一早出门,压根就没有在家里吃饭。

  “反正艾修鲁法特也只是一个靠不住的家伙罢了!”星刻想着。在他最初醒来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每天都乖乖的呆在家里吃饭。现在他一有钱,立刻就选择整日不归了。

  “但是…………这件事情全亏他……”

  “靠的不是他,是运气!”星刻回答。“就算他没有赢得冠军,伊奥也会因为跌下悬崖而死。”

  “但是他毕竟是为我们获得了冠军……”星见回答道。“就算伊奥没死,我们……”

  “不要再说啦!”星刻回答道。“总之最后这件事情并没有他多少功劳。他赢得了一万金币的奖赏,这很好,但是再好也和我们没关系。”

  “可是昨天如果不是他要求,我们或许……留下隐患了……”

  “伊奥已经死了。案件的,处理不处理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虽然处理掉确实比较好,但是不处理也没的吧。总之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了。”

  这句话成了这番对话的最后一句。两心不在焉的吃完了这顿午饭。原本丰盛美味的午餐现在却变得索然无味,星刻其实也说不清楚到底为。

  好像不知不觉中,那个本应该是无足轻重,依托于两而生活的男人,在这个家里变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不止是这顿午餐,事实上,整个都变得索然无味了。原本一个天气这样好的,正是一个进城看看的好时机,但是两个完全都没了这个心思。星刻看了一会故事书,但是却捧着书却完全看不进去。于是她只好放弃,提议两个人去睡了一个午觉。不过事实上这个选择也不是个好选择。

  星刻一闭上眼睛,似乎就看到艾修鲁法特在城里的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她最后只能选择闭目养神,努力的思考着魔法研究方面的问题来分散的心神。除此之外,由于双胞胎那种天然的默契,她也能感觉到身边的也没睡好,或者说星见也压根没有睡着。

  在这样乱糟糟的情绪中,她们消耗掉了这个拥有暖和阳光和明媚春意的。到最后实在躺得累了,星刻才选择起床。

  在她爬起来的时候,星见也几乎同时起来了。两个人其实都对方没有睡着,但是却又装出一副睡得很好的样子。

  艾修鲁法特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准备晚饭的了。两“睡醒”后一直没有整理容妆,而是在房间里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关于魔法研究方面的问题。所以艾修鲁法特在外面敲门的时候,她们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前面说过,两的闺房位于二楼。艾修鲁法特在之前从未进来过,甚至也从未尝试过进来。这是他第一次在房门外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说道。他的声音很平静也很礼貌,和他平时的态度几乎完全相同。

  不过在两的耳朵里,这完全就是一个出其不意的突袭。她们现在穿着睡衣,没整理头发,当然更谈不上化妆、佩戴首饰的。当然,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说,这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但是此时却让两都慌乱不已。

  门并没有反锁上。换句话说,艾修鲁法特随时可以推门进来。

  “等一下,我们没穿衣服!”星见慌了神,随口冒出一句谎话。

  “傻瓜!你在说傻话!”星刻低声的斥责。“先在外面等我们一下。”她大声的对外面喊道。

  艾修鲁法特倒也没有做出任何鲁莽的举动。他静静的在门口等候,而两则用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不过,化妆戴首饰的是来不及了,也幸好她们其实并不需要这个。两的外貌其实真的非常年幼,几乎就长着一副十五岁的面孔,甚至不只是面孔,连皮肤也是如此。而众所周知,在这个岁数的少女压根就不需要化妆——她们的天赋本钱比任何化妆品都有效。

  一小段以后,星刻打开了门。前面说过,这是艾修鲁法特第一次进两的睡房,所以他进来之后停了一下脚步,对整个卧室略微打量了一下。

  这是一个以贵族的标准而言非常普通的房间。中间有一张巨大的床——这毫无疑问就是的睡床了。除了这张床之外,房间里还有衣柜、书柜、床头柜、化妆台、写字桌等等一些常见的家具。所有的家具都颇有些年纪却依然显得富丽堂皇——这对于贵族之家原本就是一种常态。

  除了这些家具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的一副画。画上的内容是一个胖胖的男人,一个身材修长窈窕的,还有两个容貌非常相似的小女孩,四个人都呈现一种幸福的微笑。不需要更多,只需要一眼,艾修鲁法特就能看出画像上的两个小女孩正是两个,而这个男人和——从容貌上关联可以推断出,这是两的父母。

  “你……你来找我们干。”看到艾修鲁法特在打量这个房间,星刻沉不住气,首先开口了。

  “抱歉。”艾修鲁法特微笑着说道。“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好像今天是你们的生日?我有没有记?”

  两对视了一眼。这段以来,她们一直生活的巨大的压力之中,直到赛马比赛结果出来后才从这种压力中解脱出来。这种心情之下,哪里有想到的生日呢?再说了,她们的生日也不值得特别的庆祝——两一直在努力隐藏的年纪,所以尽力的不把生日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一直以来,她们的生日从不曾召集邻居们开生日晚会。

  “没。”过了一段,星刻回答道。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们。”艾修鲁法特说道。“生日礼物。”

  “我没兴趣。”星刻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一件很不的礼物。”艾修鲁法特补充道。“至少我认为不。”

  城里买来的珠宝首饰吧。星刻在心里回答道。这也是她原本就预料到的事情了。艾修鲁法特虽然多了一大笔钱,所以今天忙不迭的进城花天酒地一下。不过和绝大部分的男人一样,等到欲望得到满足之后,他肯定就想起两的问题了。因为不管说,他都和两存在婚约关系——只要是聪明的男人就不会不顾及这一点。

  所以,艾修鲁法特就从城里买了一些首饰。布拉西安城里做珠宝首饰生意的可不止一家店,甚至还有几个堪称妙手的珠宝匠人。要买到一些讨人喜欢的珠宝应该不成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门。因为艾修鲁法特进来的缘故,此时两的房门大开着,她们厨娘就站在外面。这位厨娘是一位年纪四十多岁,粗手大脚而且相当胖的农妇,而且有三个孩子。虽然说她的厨艺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但是每个到两家吃过饭的人都认为饭菜的味道不。

  这位厨娘平静的看着房间里的情况:此时此刻,两的床上乱糟糟的,杯子和褥子混成一团。而两衣着凌乱,没有整理头发,而房间里正有一个男人在场。艾修鲁法特的衣着虽然整齐,但是男人的衣服和的衣服本来就有很大的不同(的衣裙,特别是贵族女子通常穿戴的衣裙,没有细心穿就很容易显得凌乱,男人的衣服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单单看到这个场面很容易让人产生某些方面的联想——事实上她也很明显就这么做了。这位厨娘嘴角流露出人的那种经典的笑容,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在她的眼里,事情已经一目了然,两凌乱的衣着,乱糟糟的床铺,还有一个未婚夫,这些加起来很容易就能猜测出刚才发生了。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厨娘说道。说完这句话后,她掉头离开,却在临走之前丢下一句话。

  “主人,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要提一个小小的意见:下一次注意把门关上,不管说这都是白天。”

  星刻涨红了脸,而星见差一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