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五十节下坡

  虽然实际上这段并不很长,但是在星见的感觉里,这简直像整整一个世纪的漫长等待。

  一片白色骏马带头冲出了树林,骑手身上的白色披风在飘扬,简直就像一面旗帜。山上的观众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欢呼,为这位抢占先机的骑手喝彩。

  “艾修鲁法特!”星见情不自禁的叫出名字。“是他,他跑第一了!”她兴奋之中抓紧了艾丝的袖子,用力是那么大,差点将这条袖子给撕了下来。

  “啊,亲爱的!”艾丝也十分兴奋。“他确实是个能干的小伙子!”极度兴奋之下,她转过头,抱着星见,猛的亲了她一口。这本来是很出格的动作,可是此时此刻,人们全部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所充溢着,没人在意这种小事。

  在艾修鲁法特冲出来一小会之后,其他的马也逐一冲出树林。此时的局面看起来对艾修鲁法特十分有利,因为他和第二名之间相差了足足数十个马身。

  离开树林之后,前方是一段相对平坦而简单的道路。这也是整个赛程最后一段无障碍的路了。

  “啊,我们领先者产生了!”一个声音从高处响起。声音来自一个高高的架子上,那里站着一名大嗓门的解说员,他的位置使得他能够比一般的观众更好的看到比赛的细节。这是比赛的一种服务,使得那些未能占据好位置的观众(这些人通常很难看到全貌,只能看到其中一段赛程)也能理解发生了。

  “那,是本城的艾修鲁法特,他虽然不是第一个冲进树林的,但是他却是第一个冲出来的。大家都,他的坐骑正是曾经属于迪克斯爵士的宝马‘迅捷’!他已经超出了后面人近三十个马身了!”

  虽然四周空旷,但是这位大嗓门解说员的激情声音还是使得大部分人都能听见。

  “等等!看起来,艾修鲁法特的速度并不快,他们追上来了啦!紧紧追逐……”

  解说员的观察确实没。艾修鲁法特从树林里冲出来的时候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但是随着的推移,后面的马匹一点一点的追赶上来了。

  刚才艾修鲁法特领先带来的兴奋已经褪去。星见不知不觉中双手已经不安的绞在了一起。艾修鲁法特虽然依然占着头位,但是后面那匹四蹄雪白的黑马“踏雪”领先,“红色闪电”和“灰毛”紧随其后,已经一点一点但是十分稳定的缩小着被拉开的距离。所有的这些马都已经和那些选择绕路的骑手们拉开了巨大的距离。

  “奇怪,它们为会追上来?”星见听见旁边有人提出这个问题。那是一个外地来的贵族女子,她的身边陪着一位男士。

  这个位置是一个很好的观赏位,是特别圈出来为女士们使用的。不过实际上这里依然混杂着一些男人。他们全部都伪装成陪同女伴的模样——这个世界总是这样,总有一些人为了占点小便宜而无视别人鄙视的目光。

  “哦,亲爱的,这太简单了。”那位男士回答道。“这就是技术方面的问题。”

  “技术?”

  “我听说这位艾修鲁法特是军人出身。”男人说道。“他会骑马,而且骑的不。但是一个军人的马术毕竟不能和专业骑手相比。”

  “骑马也有专业的?我还以为这很简单的呢,是个男人都会骑。”

  “亲爱的,这方面细微的差别很大。骑马打仗的军人其实并不追求马的最大速度。他们真正追求的是纪律和速度方面的一致。但是赛马不一样,骑手讲究的是要和马融为一体,一举一动决不能影响坐骑的运动——甚至要辅助坐骑的动作而不是阻碍坐骑的动作。这就是专业的高阶技巧了,必须要经过专业的指导和良好的训练才能做到。比如说这个艾修鲁法特,虽然说也会骑马,可能在军队中马术还不,但是和这些专业的比起来,他掌握的也只是乡下人都会的跑法罢了。”

  尽管不是故意的,但是星见确实完全无漏的听见了这番话。这让她更加不安了。她继续看向赛场,这段整个赛程最后的平坦道路已经将近完成,而后面的马已经追了上来。此时此刻,艾修鲁法特依然领先,但是他的领先已经不再是刚才那种大幅度的超前,而是一个群体之中略微领先而已。他随时可能被后面的人追上甚至超越。

  比赛依然在进行。从起跑点出发的马匹之中,已经非常清晰的分出了领先集团,中间集团和落后集团。领先集团由六、七匹最出色的(赛前也是大热门)的马组成,中间集团和领先集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相差不至于太悬殊。而落后集团全部由那些选择绕过树林的骑手组成,他们和前面的人已经落下了很大的一段距离,以至于大部分观众都已经放弃了对他们的关注。

  现在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领先的那些马身上了。众所周知,这是一场越野赛,而现在骑手们已经来到真正的“越野”路段中。而高处的那位解说员正在大喊大叫着鼓动人们的情绪。

  刚才那一对闲聊的男女还在继续。那个男的听起来是对赛马有着很深入研究的人,至少给人的感觉如此。

  “其实现在赛程才过了一小半。”那个男人说道。“每个人都还有机会。”

  “那些落后的也是?”女的怀疑的问道。

  “当然了。”男人回答道。“别看他们现在大幅度的落后,但是越野比赛对马匹的体力消耗非常大。刚才他们是通过穿过树林以获得缩短路径的优势。但是这个捷径并不好走。除了极高的受伤风险之外,马匹为了穿越树林,消耗了很多额外的体力。在普通的比赛中这是一笔有利可图的赌博,但是在越野比赛里……一旦马匹体力不足,就远比正常情况下更容易受伤,甚至无法越过一些原本能越过的障碍。”

  “看啊,各位观众们,我们勇敢的骑手们已经开始尝试穿越第一段障碍路线了!这是灌木林!看,领头的还是艾修鲁法特和他的坐骑‘迅捷’。但是大家如果没记的话,去年这匹原本属于迪克斯爵士的‘迅捷’就是在这里折戟沉沙的!今年它还会重蹈去年的覆辙吗不跳字。

  原本沿着一条直线前进的马匹已经分散开来。所谓的灌木林实际上是一片多石的荒地。所以这里长不出大的树木,只有无孔不入的矮个灌木能够在石头缝里钻出来。灌木林面积相当大,足够所有的马匹并肩。穿越灌木林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直线方式——一路跳过所有的灌木丛和乱石堆。另外一种就是沿着不规则的路线,想办法绕过各个挡路的灌木。两种方式的优劣一清二楚。第一种快速而危险,第二种慢而安全。

  星见感到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她去年的时候也在这里观赛——实际上去年迪克斯在这里摔伤坐骑的过程她也是亲眼目睹的。不年和今年的时候,她的心情可谓完全不同。去年的时候虽然也是紧张刺激,但是今年却是让她的整个心脏都在不受控制的狂跳着。这不是因为那一万金币的赏金——实际上她此时已经完全把那件事情抛之脑后了。至少在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完全没有想到那一万金币的事情。她的双手握拳是如此的紧,以至于指甲都深入了肉里面。

  领先集团冲入灌木林。没有一个选手选择绕过灌木,每个人都是毫不犹豫的选择直线前进。

  白色的身影在星见的目光中跳跃着,越过一丛又一丛碍事的灌木,轻捷得如同那些跳出水面的鲤鱼。虽然每匹马都是如此,但是星见的眼睛压根就没看到其他的马。她眼睛紧紧的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心中向着她也不的某个存在祈祷着。

  这段赛程让她连气都喘不。不过白色的身影还是顺利的跑过了一半的灌木林。在中间一个灌木比较少,比较开阔的位置,艾修鲁法特突然转身面对远方山顶的观众——在星见看来,他就是在朝着她,举手致意。

  这个举止立刻引起了观众席上的一阵欢呼。

  “看啊,艾修鲁法特居然在紧张的赛马途中还向观众们打招呼。天啊!我应该说他是太轻松了呢还是太大意了呢?”这个举动让解说员都激动不已。“哦,对了,他应该是对他的未婚妻致意,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只有等待比赛结束后才能了!等等!大家看,有人摔倒了!”

  观众们的注意力已经被这件突发意外吸引了。领先集团中的一员,一匹花斑马在跳过一丛灌木的时候失足摔倒了。马匹摔倒在地,骑手则飞出了坐骑,摔向前方。眼见意外发生,所有的观众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不过看起来,这位倒霉蛋还算不太倒霉。因为大家都看到他很快爬起来,走向坐骑。但是花斑马却没办法站起来。很明显,这匹马已经无法继续比赛了。领先集团中永远的少了一个成员。

  但这不是唯一的损失。此时第二集团早已经冲入了灌木林,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果断的采用了直线前进,跳过障碍的方式。这使得倒霉者不停的出现。一匹又一匹的马摔倒了。它们中只有很少的部分能够爬起来继续前进。不止是马,骑手也一样。相当一部分骑手摔倒后就再也起不来了。

  不过,和刚才不同,这些伤员短内无法得到救援。一直等到落后集团也跑过之后,负责这段险途的典礼官才带着部下们跑进灌木林,开展急救。

  不过,这也是这场越野比赛中必然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未能越过这个灌木林的人很少,所有的人都加在一起也只有七八个人。其他所有的骑手都顺利的穿过了灌木林,继续向前。

  “哦哦!各位观众,现在前面就是河谷陡坡的下坡路段了!这是一段长距离的下坡,然后是一段等距离的上坡。这条路看上去简单,路上也没有任何的障碍物,但是请记得,每年至少有一半的淘汰者就是在这一段路上出现的!”讲解员的声音在星见的耳边回响着。“今年的情况究竟会如何,请大家拭目以待!”

  第五十节下坡

  第五十节下坡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