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四十九节选择

  “伊奥先生,恐怕……”锣响之后,那位高阶祭司说道。“我们什么也没感觉到。压根就没有黑魔法的气息。”

  从上午到现在,祭司们一直分散在各个角落,努力感受着黑魔法能量的气息,甚至在所有参赛者都聚集到起跑位置后也没有放松。不过结果证明了一切。

  这位可敬的祭司态度温和,但是神色之间已经有一种明显的意味了。伊奥知道,如果不是他昨天刚刚向教会捐赠了一笔款子,恐怕这位祭司就连“态度温和”都不会有。

  “抱歉,可能是我多心了。”伊奥一脸歉意的回答道。“我们还是来好好欣赏比赛吧。”

  话是这么说,他很快抽了个空子,离开了这个专属于教会的位置,去找莱尔。这很容易,因为莱尔就在约定好的位置等着他。因为此时所有人都忙着观赏比赛,所以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看起来这事还真的和黑魔法无关……”伊奥说道。尽管这事很不可思议,但是艾修鲁法特的坐骑确确实实是一匹活马。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迪克斯那个蠢货真的把自己的宝马用最低廉的价格给卖掉了。“你的事情办成了么?”

  “我已经和那几位骑手谈妥了。”莱尔说道。“每个人都许下了四百金奥利的许诺。这个价格应该够让他们尽心尽力了。”

  “希望如此……”伊奥的心中充满了挫败感。他原本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内,现在才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迪克斯的那个白痴……人家随便的买通了兽医来一个简单的骗局,就把他哄上了当。”他焦躁的说道。“这事肯定不是我那两个表妹想出来的,一定是艾修鲁法特在操作。”

  莱尔点了点头,完全同意伊奥的看法。

  “我现在担心……有了那匹宝马,艾修鲁法特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性……”伊奥现在后悔当初的价格定得不恰当。早知道就定为十万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事很难办,两姐妹也并不是毫无势力人脉的外地商人或者平民,能够被任意揉捏。而他那位神通广大的玛丽姨妈的能量,伊奥也是知道一二的。

  “伊奥大哥,不要太担心。”莱尔倒是比较乐观。“这个比赛可没有必胜的。艾修鲁法特虽然有了好马,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雇佣兵,骑术肯定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骑手。有好马不一定稳赢,迪克斯去年不也是输了吗不跳字。

  “嗯。”莱尔的话让伊奥心里稍微宽慰了一点。“走,我们去看看那些专业的骑手能不能对得起他们的职业水平。”

  ……

  伴随着锣声信号,所有蓄势待发的马全部如离弦之箭一样向前猛冲出去。不管是骑手还是观众,都知道这场比赛起步的非常重要。参赛的有一百多匹马,而这条狭窄的道路实际上只能容许五、六匹马并肩疾驰,这意味着一开始速度慢的人就会被挤到后面,跟着别人的马屁股慢悠悠的前进——哪怕有力也用不上。

  星见站在凉棚边上,专供女性观赏的位置。和她之前说的一样,着一次是她独自来的,星刻以“身体不舒服”为理由没来。此时此刻,本地的乡绅贵族女性几乎都集中在这里,而星见身边的就是艾丝。

  说起来,这早已经不是星见第一次参加赛马会了。但是这却似乎是她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紧张。她的眼睛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艾修鲁法特——在骑手群中找到他这不是很困难,因为艾修鲁法特不管人马都是白色的,相当醒目。

  “哦,亲爱的。”如果说星见的紧张是放在心里,艾丝的激动可是明明白白的表现在脸上了。“你看,他棒极了,抢到了第一线。”

  确实,艾修鲁法特在起步的时候表现出色,已经抢到了第一线。事实上,本次比赛一群种子选手全部抢在了前头,稳稳的占据了第一线和第二线的位置。而起步失败,被挤压到最后的马全部都是那种实力不足的类型。不过说句实话,起跑虽然激动人心,也激起了观众之中一片大呼小叫的声音,但是要说此时就判断胜负就还太早啦。越野比赛就有这样的好处——不到最后,其实你很难确定谁胜谁负。

  马匹混成了一片五颜六色的潮水,沿着赛马路线向前迅速的涌动着着。第一段路的先后大局已定,只要没有失手跌下马匹,前后排序的位置就不会改变了。哪怕是前面的骑手故意放慢速度,后面的也无法超越。

  “哦,你的未婚夫真的很棒。”艾丝几分羡慕几分祝贺的对星见说道。“他抢到好位置了。”

  “嗯。”星见也是很高兴的回答道。

  “不过接下来改变位置的机会还很多。”艾丝的把目光投向前方。在跑道前方有一片树林。在这个位置,骑手们都面对一个简单的选择——绕过去或者以直线穿过树林。走直线可以节约一大段路程,甚至能够后来居上——但是快速纵马从树林中穿过,这件事情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性和挑战性。

  想要在这场赛马中取得胜利,勇敢的冒险精神和高超的骑术是必不可少的。

  “比如这段路。”艾丝指着前面的树林。“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呢。”

  早春的树林,树梢枝头已经萌发出第一抹新绿,但是整体还是光秃秃的。地上的藤蔓而言已经在冬季的严寒中消逝,因此地面上

  艾修鲁法特调整自己和坐骑的节奏。他谨慎的分出三分精神观察了一下整体的情况。此时他并不是排在第一,但是却是先头集团中的一员。这个先头集团除了他之外,还包括他之前所关注过的每一匹骏马。那匹“红色闪电”此时就奔驰在艾修鲁法特的侧面,比他还略微超前一点。那匹特别高大的“灰毛”就紧贴在艾修鲁法特后面。另外那匹四蹄雪白的黑马,也在他的边上。除了这些马之外,还有几匹艾修鲁法特之前未注意到的骏马。只有那匹艾修鲁法特一度关注过的肌肉特别壮硕的马不在。不过这倒在预料之内——那匹马的体型一看就是擅长耐力持久,而不是短距离冲刺的类型。

  此时先头集团中的每个骑手都很谨慎。所有的人都没有刻意的去追求第一的位置,而是尽力的保持自己坐骑的体力,调整人马之间的节奏。

  那个树林就在前方了。如果把这场越野比赛看成是一连串的考验的话,那么这里就是第一个考验——考验骑手的勇气和技术。如果能顺利通过这个考验,领先的可以保持优势,落后的可以后来居上(至少不至于被拉下太远)。相反,如果不参加这个考验的话,那么落后者基本就丧失了取胜的机会。

  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第一集团所有马匹全部毫不犹豫的直线冲入树林。

  “看,他们全部冲进去了!”艾丝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心再一次激动起来。这个场面可不多见,组成领先集团的七匹马全部直直的冲入树林。虽然现在树木全部光秃秃的,但是依然对观众的视野造成了很大妨碍,只能隐约的看到一匹匹马在树林中闪现。

  比预想的要简单一些。

  艾修鲁法特一边保持着马速一边想到。树林之中地形十分复杂,不仅要担心脚下,还要担心头上。后者比前者更加致命。如果在飞速奔驰的时候撞上那些树枝,实际上就等同于宣告骑手比赛终结了。

  艾修鲁法特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应接不暇,不得不减速前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很快就习惯了这种感觉——如果将那一根根随时可能撞上脑袋的树枝看成是挥舞过来的刀剑的话,那么其实这些攻击的速度很慢,很容易躲闪。艾修鲁法特甚至抽出了一点空闲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的情况。

  其他的骑手无一例外的放慢了马速以适应这种危险的环境。树林之中的空间很大,所以骑手们彼此之间都相隔开很大的距离,各自选择一条适宜的道路通过。在不知不觉中,艾修鲁法特已经占据了前位,成为了领先者。

  先头集团虽然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但跟在先头集团后面的骑手们就不一样了。一部分骑手冲进了树林,但是更多的则老老实实的选择绕路。当这段选择题结束之后,山上的观众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概一半略多的骑手选择直线前进穿过树林,剩下的全部选择绕路。

  这绝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就在这个骑手们跑过这个可供抉择的路口之后,树丛里响起了一声惨叫声,声音非常清晰响亮。就连山顶上的观众都听得一清二楚。接着,人们清楚的从树枝的分析里,看到一匹白色的马跳过,马背上却没有骑手。

  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去是更多的惨叫声。观众们都屏息静气的看着这惨烈的一幕。虽然说他们很难看清楚具体的情况,但一声声的惨叫和不时出现的一匹匹失去骑手的马匹清楚的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面一群负责善后的人员则在一名典礼官的率领下急匆匆的奔向树林。这也是老套路了,每年这里都会淘汰掉十来名不走运的骑手。今年选择从树林穿过的人数要比往年多,所以今年的淘汰数量也明显要比往年多。不过幸运的是,历年的经验证明,这里被淘汰的骑手们通常都是受伤,伤势很少有严重的,至今也只有一名特别倒霉的家伙死在这里。

  星见早已经站了起来。事实上现在已经没几个人还能安静坐在那里观赏比赛了。激烈而残酷的竞赛勾起了每个人心中的紧张和不安。在她的发觉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的抓住了艾丝的胳膊。而艾丝也因为过分紧张和关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那些绕路的骑手,每个人都看着树林尽头,等待着有人冲出来。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