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三十二节行动

  “这么说很不公平?但是很遗憾,事情就是这样的。男人和之间本身存在着非常大的区别。这是彼此的天性和能力所决定的。等待是的特权,男人应该主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些额外的例子,确实有主动的。但是这种事情,打个你熟悉的比方的话,就是盾牌和剑的关系。盾牌的作用就是防护身体,剑的作用就是攻击敌人。尽管偶然也会出现剑来招架挡格,用盾牌来敲击敌人的额外例子,但是那些只是偶然的意外。我的意思你懂吗不跳字。看着艾修鲁法特的神情,玛丽姨妈又额外的补充了一句。“你应该主动……而且如果我没弄,你很快就会有机会了。我希望的时候,事情已经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玛丽姨妈说到做到。艾修鲁法特刚下车,她的马车就动了起来,一路驶出了艾丝的家门口,转上大路。很快,其他人就看着姨妈的马车加鞭远去,消失在道路尽头。

  前面已经说过,玛丽姨妈的马车是一辆四轮双马的精致马车。这种马车一方面要比普通的双轮马车更加舒适,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的身份和财富(或者说炫耀的身份和财富)。所以,当玛丽姨妈的马车绕过前面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一个骑着雪青色高头大马的骑手立刻就把的注意力放在马车之上。

  这个骑手戴着帽子,所以遮掩住了大半张脸。这种情况下,就连那位坐在驾驶位副座,观察力很敏锐的仆人也没有他。这又有好怀疑的呢?在大路上遇到其他的旅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只要这个人没有追上来,或者没有做可疑的事情,那么他自然不会被注意到。

  等到马车远去,那个骑手慢慢的摘下了的帽子,露出莱尔的那张脸。

  他朝着远去的马车啐了一口,然后立刻重新戴上帽子,策马从三岔路的另外一边离开。

  这条路正是通往布拉西安的。所以不久之后,莱尔就来到了城郊的一栋建筑物门口。这栋房子并不是普通的民宅,而是一处办公楼,是那种商业办公用的建筑。不过很明显,这位建造者没有足够的智商来搞清楚城里和城郊的区别,所以这栋房子自建成以后一直都是无人使用的空楼。直到近期,这栋办公楼里面才出现人迹,不过没人它到底是被租出去了还是卖出去了。

  此时此刻,门口有两个身材高大,满脸写着“我不好惹”的守卫在看门。如果有人好奇心旺盛想要打听个究竟,那么他们就很难过着两个守卫这一关。不过莱尔是个例外,两个守卫都认识莱尔,所以后者很快就被放了进去。

  没费多少工夫,莱尔就来到了这栋房子三楼一处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门紧关着,但是隔着门能够听见一些声响,说明里面有人。

  莱尔敲了敲门。

  “是莱尔吗,我估计你也差不多了。”房间里面的声音响起。不是不是因为房间的门没装好的缘故,里面的声音能够清晰的传到外面来。“样,玛丽安伯爵已经走了吗不跳字。

  “确实如此。我亲眼看到她的马车走掉的。”莱尔尽量用毕恭毕敬的口吻。但是如果房间里面的人能够看到他此刻的表情,就能他说这些话是多么的愤怒。事实上也是如此,对于莱尔这种虽然没本事但是却自视甚高的人,去负责这个打探消息的任务实在是一种非常大的屈辱。

  但是他现在只能暂时低头,别无选择。

  “去玛丽安伯爵家里确认一下。如果她确实走了,我们就得立刻动手。就后天好了。反正我们已经万事俱备了。”

  “这个……我认为稍微多等个几天,等到伯爵走远一定或许会更加妥当。”

  “压根没有这个必要。玛丽安伯爵的身边又没有跟着一个魔法师……就算这里发生了事情也无法通知到那边……不,应该这么说。玛丽安伯爵在路上的时候,才是最合适的时候。因为坐着马车快速前进的她是难接到后方送来的急信的。相反,如果她已经到王城了,那么她倒真的有可能收到急信。毕竟还有魔法通讯的可能。当然了,这本质来说也只是一种谨慎的措施罢了。就算玛丽安伯爵在场,她也不一定能破解我安排的局面。”

  “可是到处都传说她神通广大……”

  “她没能对这一次治安官调任发挥影响力,本身就说明了她能量有限……不管这个,你先吧。等我需要你的时候,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房间里面的人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直接打发莱尔离开。后者只能应了一声后,乖乖的走下楼梯。

  “给我等着!”莱尔用仅能听见的声音咒骂道。“别看你现在作威作福……有朝一日……我一定让你后悔!”

  他心头的激愤使得他用力的鞭打坐骑,以一种旋风般的速度在路上疾驰着。道路前方出现了几名骑手,但是莱尔一点也没有停下马的打算。他将马头稍微侧过一点,打算从这几个旅行者面前快速擦身。

  “莱尔!”一名骑手突然叫了一声,使得莱尔一愣,在最后一刻勒住了马匹。他看着这几个旅行者,从打扮上看他们是外地来的。

  “莱尔,果然是你!”这几个人中领头的那一个继续说道。

  ……

  艾修鲁法特坐在餐桌边上。和一样,在他就座之前,两个已经开始吃了。自从他身体康复以来,她们一直对他保持这种刻意拉开距离的姿态。虽然说也有偶然的时候会显得比较亲切,但是大部分,她们选择无视他的存在。至少是不和他主动。

  自从那一次夜里一起观看银青草开花的场面之后,两的态度有所软化。虽然说还没有和他主动交谈,但是至少会时不时看他一眼了。

  玛丽姨妈虽然说让他主动,但是他确实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但是这种情况也让他进一步推断出的。大概是因为当雇佣兵的缘故,似乎他对于取悦讨好女性很缺乏经验。特别是那种抱有一定程度敌意的女性。

  他的,应该不是妓女就是那种可以向任何人投怀送抱的荡妇吧。

  他慢慢的把注意力转回到的盘子里。虽然说他的身体痊愈已经相当长一段(就算没彻底痊愈也应该差不多了),但是他依然缺乏食欲。他能够闻得到食物的香味,能够品尝食物的鲜味,但是他却不想吃。就好像他的身体不需要这些食物一样。有几天,他计算了一下所进食的分量,节食的如此夸张,以至于都不敢。

  不过话说,尽管他吃得很少,但是他的身体却完全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其实很多人都,人们哪怕处于饥饿状态,也不一定能感觉到“肚子饿”。但是没有直接感觉不等于不存在。饥饿会让人身体无力,让人头昏眼花,让人意志昏沉——直到最后饿死。艾修鲁法特既没有感觉到饿,又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所以他只能认为天赋异禀,吃得很少也没关系。

  当然,在见识了上一次那个不可思议事件之后,他现在对于自身的那些谜题有了比较好的适应的能力,至少不会表现得太过吃惊。

  “。”就在艾修鲁法特思考着的问题的时候,一位仆人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外面有客人。”

  “客人?”星刻奇怪的反问了一句。现在是午餐,除非是约定好的,否则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上门拜访的吧。

  “没,他要求见您。而且,”仆人迟疑了一下,“他指明让你们出去见他。”

  两彼此对视了一眼,“是个样的人?”

  “他自称是治安官。”仆人回答道。两立刻想起了玛丽姨妈的警告。

  “不管样,既然找上门来了,我们就必须出去见一下。”星刻最终说道。

  门口的拜访者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他穿着一件很常见的杂色毛皮外套,胸口敞开,清楚的露出内穿的皮甲。他的头盔则挂在马鞍边。尽管在身材外貌上并无任何特殊之处,但是这个自称治安官的陌生人却有着一种非常显眼的军人气质。因为他在马背上坐的笔挺,后背呈一条直线。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下马,而是坐在马背上在门口等候着两的出现。

  “你们就是格里芬家族的卡秋娅和帕拉吗?这里的主人?”看着两和艾修鲁法特一起走出来,陌生人开口就问道,而且的口吻很不客气。

  “正是。请问你是……”

  “我是治安官法洛德……”陌生男人说道。

  “等等,你是不是搞了?!我们认识治安官法洛德,你和他不是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凑巧和我的前任同名。”这位也叫法洛德的男人回答。“这只是一个偶然罢了。”

  巧合吗?要说这个世界上名字重合的事情可谓不胜枚举。特别是某些地方有一些特殊的命名习俗,比如说将父亲或者祖父的名字赐予孩子的。艾修鲁法特眼睛盯着对方,从对方的那种泰然自若的神情来看,这不像是一个谎言。再说治安官要调动的事情早已经有所传言。这一次调动虽然说也确实是按照正常程序进行的,但是上却有一点特殊之处。那就是布拉西安城的总督大人正好赴王城述职。按照惯例,总督不在的时候,他的职权将由治安官代为执行。

  换句话,在短内,治安官就等于这座城市的实际统治者。当然了,就算总督大人在,他也是城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官员。

  “那么……法洛德大人,您来拜访我们有事情呢?”星刻回答。她也不傻,其实单单这副上门求见却不下马的姿态,就清楚的表现出了对方来意不善。

  “是这样的。”法洛德用一种庄重的神气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公事。有人对你们的这片庄园的所有权提出了争议。”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