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十二节混乱

  这场表演舞蹈终于结束了。必须说明一下,在他们跳了一半的时候,舞会的主人,也就是拉乌尔男爵已经出来了。不过他和所有其他的客人一样,站在边上观赏这两个舞者的表演。在舞蹈结束的时候,观众都为刚才精彩的舞蹈而鼓掌,拉乌尔男爵则是一边鼓掌一边走上前来。

  “非常棒的舞蹈。”他来到艾修鲁法特和蓝妮的面前。“让人赞叹。”

  毫无疑问,由于出场较晚,所以这位主人尚未从别人嘴里听说艾修鲁法特的事情。他的目光从蓝妮身上扫过,停留在艾修鲁法特的身上。

  “请原谅……但是,这位应该是我第一次遇到。”

  “他叫艾修鲁法特。”这个时候,玛丽姨妈从斜刺里走了上来。“男爵大人。”

  “哦,玛丽安伯爵。请问这位艾修鲁法特是您带来的?”男爵问道。

  “可以这么说,他是我那两个侄女的未婚夫。”

  “两个侄女?”男爵眼睛向两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随即释然。这种事情虽然说不多,但是也不算罕见。在贵族家庭中,女儿通常是很重要的资源,在政治联姻方面有很大的意义,所以通常情况下不会嫁给同一个人。不过这两明显是个例外。虽然她们血统显赫,但父母早亡,现在直系亲属长辈也就剩下这个六十来岁的玛丽安伯爵,而且一起居住在布拉西安城这个小地方。换句话说,她们的这个婚约大概就只是单纯的婚约,没太大的政治因素了。嫁给一个男人只是为了保证她们的财产不会因为婚事而被分割。

  “很荣幸见到您,男爵大人。”艾修鲁法特弯腰行礼,不管是动作还是语气都无可挑剔。这种礼貌的方式让男爵大有好感。

  “年轻人,很高兴认识你。”男爵高兴的说道。“我的客厅永远欢迎你。”

  说完这个,他就走到大厅正中间,宣布舞会开始。

  必须要说,男爵的这番发言或许只是随意的,但却起了很大作用。因为刚才那些还嘲笑着这个“粗俗无礼的雇佣兵”并等着看他出丑的人很快就不再讨论艾修鲁法特的话题,而舞会开始之后,艾修鲁法特也能够站在其他人身边而不受到明显排斥远离了。

  和大部分舞会开始时候一样,第一曲舞蹈永远是集体的舞蹈。大概四十来对男女在大厅中间排列成舞蹈队形开始跳舞。由于之前的精彩表演,艾修鲁法特也受邀加入第一批舞蹈者之内,不过他的舞伴已经换了一位——换成了两中的星刻。

  这种集体舞蹈当然节奏缓慢很多,以适应不同人士的跳舞水准和体力档次。因为参加跳舞的人很多,就算有一些动作上的小失误也很难被人看出来。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会跳舞。”两人开始旋转的时候,星刻突然问道。

  “我也不。”艾修鲁法特真心实意的回答。现在他能够确定参加过这种舞会,因为他的身体几乎不需要记忆,就本能的随着音乐声而动作。

  “刚才跳的很得意嘛!”艾修鲁法特有些惊讶的星刻的表情有些咬牙切齿。话说,刚才在他跳舞的时候,她也是有着这种类似的表情。

  “我觉得打入社交圈,稍微表现一下是应该的。”艾修鲁法特回答。

  星刻不再,两个人继续跳着舞。

  舞曲变得更加轻松缓和,不为,艾修鲁法特突然之间想起在哪里听过这首曲子……他努力回忆着,这一点情况要好上很多,那道看不见的墙壁或许也被这音乐和舞会气氛所隐藏,很多点点滴滴的慢慢的浮上心头……那个时候他也在一个类似的大厅里……一个很大的大厅……数不清的达官显贵聚集在这里……而他也是其中一个。那不是普通的人家,而是一个宫殿……在一个宫殿的舞厅里,无数勇敢的骑士和美貌的少女翩翩起舞……公主……骑士……宫殿……舞会……战争……伙伴……导师……叛徒……

  他的神智陷入一种因为沉思而迷茫的状态,一个又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词和概念在他心头浮现,此起彼伏。那是一种熟悉而怀念的感觉,而且其中夹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悲伤和失望。

  接着,他的脚上受到了重重一击,将他从这种恍恍惚惚的状态中拉回现实。这是因为星刻用的靴子结结实实的踢了他一脚。

  “和未婚妻跳舞就这么无聊吗不跳字。星刻质问道。都是敏感的,她已经艾修鲁法特虽然身体在跳舞,但是完全是魂游天外,心不在焉。

  “没有。”艾修鲁法特收回心思。他这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到星刻身上,突然之间,他觉得面前的女子皮肤细致,容姿秀丽;五官精巧。那是一种那种即将成熟而尚未成熟的花蕾所拥有的美。虽然说她年纪其实不小,但是她看上去真的完全是一个刚刚成年(甚至尚未成年)的年幼少女。就算她努力把打扮得成熟也是徒劳的。

  “盯着我看干?”星刻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没有,只是觉得你很漂亮。”他悄悄的凑近一点,在下一个搂抱的舞蹈动作之时,他紧紧的抱住对方的腰身。少女的腰部纤细而富有弹性,而且拥有着似乎很强的力量。因为艾修鲁法特的这种搂抱几乎瞬间就被对方用蛮力给挣开了。

  第一曲舞蹈结束。乐队开始演奏一曲比较轻松的曲子,宣告中场休息的开始。接下来的主角就轮到拉乌尔男爵和他的孙子了。男爵将这位少年带到舞会当中,向大家介绍他,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转眼之间,男爵和他孙子就被一群人包围住了。必须要说明的是,其实很多来宾的兴趣并不是在于聚会、社交和跳舞,而是这位刚刚成年的年轻人。而其他对这位年轻人不感兴趣的人,则开始分散开来,休息、闲聊或者吃点喝点,等待着下一场舞曲的开始。

  在距离人群的一个偏僻位置,或者具体点说,在男爵宅邸的后院,一个其他客人都没有光顾的无人区域,之前和艾修鲁法特跳舞的蓝妮迎来了她的麻烦。

  她的麻烦其实也很简单:她原本是为了让艾修鲁法特出丑才去和他跳舞的,但是结果不但没有让对方出丑,反而让对方接机大大表现了一方。站在客观的角度,她确实努力的尝试兑现的任务,但是前面说过,这种秘密手段是外人无法体会到的,只有跳舞的舞伴才能通过身体感受到。

  在亚拉,也就是她的情人眼里,蓝妮只是和对方高调的跳了一支舞,而且后面还做出了极其亲昵的贴身动作。这当然会让一个男人恼火之余,再添加几分浓厚的醋意。

  “蓝妮,我交代过你,你任务是让他出丑!”年轻男子有些声嘶力竭的喊道。因为四周无人,加上远方喧闹的声音,所以就算他这么大声喊着也吸引不到人,最多也只是男爵府上几个仆人听见罢了。“结果你反而是和他们这么亲密。”

  “我试过了。”蓝妮回答。“但是没用,他早就有准备。”

  “胡说!我在一边全看着呐!你根本就是看到小白脸就都忘记了!”

  “你也不我也没办法。”蓝妮也生气起来了。“再说他确实也比你长得帅气!”

  这句抢白让亚拉所有话都直接被压回喉咙里。他的脸色在青白之间交替着。说句老实话,其实蓝妮说的也没有。亚拉是个年轻人,衣着华丽——但是面容之上却实在乏善可陈。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他长得不算丑陋,但是也仅此而已罢了。他的脸离“漂亮”这个评价确实有点差距。

  但是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自诩花花的年轻男人,被的情人用这种话抢白,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了,而是够得上“心理打击”的层次了。暴怒之中的亚拉突然之间举起手,用有力的一击打在蓝妮的头上,打得她踉跄后退,后背一直靠到墙壁才停住。昏眩的感觉褪去,她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的,嘴里传来血腥味。

  打了她之后,亚拉掉头大步离开,朝着他们一帮人聚会的那个房间冲去。

  房间里还是他的一帮狐朋狗友,莱尔也在内。他们一开始还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但是看到他那副脸色,每个人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大家都不了。

  其实在他们目睹了那一段堪称精彩的舞蹈之后,他们就亚拉的计划失败了。特别是舞蹈的后半段,双方那种看上去很亲昵的动作,更是让人明白了背后的理由。就算是这帮人也得承认,其实那个肮脏的雇佣兵穿戴整齐之后,外表还是很不的。

  “别难过。”这一次轮到莱尔来安慰的了。“我们马上就会去教训他一顿!”

  这倒没,因为他们原本就计划好这么做了。只是他们选择的时机未到。此时客人们还精力充沛,很多人四处走动。必须等到第四、第五首曲子,参加舞会的客人感到的疲乏的时候才方便他们动手。他们为此做了很多准备,包括遮掩身份的面具好套住艾修鲁法特脑袋的黑头套。

  “不!”亚拉乖戾的说道。“不要这么做!”

  “你的意思是……”

  “我要宰了他!”亚拉发出了一声骇人的笑声。

  莱尔愣了一愣。他肚子里感到一阵兴奋,但是他脸上可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干掉艾修鲁法特?那真的是莱尔最巴不得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最完美的结果了!只可惜,杀人这种事情总会引起比较严重的后果,所以之前权衡再三之后,他不得不遗憾的将这个选择从的行动中剔除。

  但是现在有人主动出来要承担这个任务,他当然乐见其成,绝对想不到要反对。

  “你是认真的?”他假意的问道。

  “当然!”亚拉的表情扭曲,他心中想象着艾修鲁法特在面前哭泣求饶,然后被他一刀一刀的猛刺着的画面。“我的马背上正带有一把短剑。”

  这是跳舞会,因此来宾都是没有武装的。就算他们身上携带了自卫或者装饰用的武器,也必须留在马车或者马鞍袋中。

  “我有一把手枪。”另外一个人热心的说道。“也在鞍袋里。”

  “手枪不合适!”莱尔直截了当的否决了这个提议。“惨叫声还能掩盖一下……如果动作够敏捷甚至可以无声结束,但是枪声是无法隐瞒的。”

  第十二节混乱

  第十二节混乱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